第105章 路途凶险

第105章 路途凶险

萧寒深知,从南域去往东域,路程艰辛漫长,自己身穿一席黑色斗篷,实在太惹眼,沿途不可能不被南宫夜盘查。畏畏缩缩躲避,终究是躲不过去的。倒不如兵行险招,以毒攻毒!予人一种亡命江湖散修的印象!

因而,萧寒暴起出手,九枚真穴中灌满的玄冰真气,化形为螭龙,直接攻杀这名真气二段的偏将,张恒。

“啊!你……你……”张恒肌肤表面瞬间结满冰渣,左臂已被冻碎,瑟瑟颤抖,周身曦光涌动,抵御这强横的冰魄寒气。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冲撞公主座驾?论罪当斩!不过,看在南宫夜将军的面子上,仅仅给你一点小小教训。教你学个乖,以后规矩点!”萧寒狞笑不已。

胡成和与墨痕公主的诸多家臣,现在心里都感觉到了痛快与解气,纷纷暗中叫好。

他们也知道,若不出一个萧寒这种凶狠角色,这一路上,免不了要受到南宫夜一方的种种刁难。

就在这时…

“轰!轰!轰!”

一道道火柱从天而降,曦火沸腾,熔岩绽放,密密麻麻的火鸦在飞旋,南宫夜似乎是从虚空中走出来,双目雷嗔电怒,山呼海啸般的威压,覆盖住了萧寒与胡成和等公主贴身护卫。

“南宫将军!”张恒呲牙痛叫道。

“嗯…”南宫夜狠狠的看着萧寒,杀气暴走。“区区真气一段修为,修炼一门玄冰真气。就敢逞凶?好,很好!”

螭龙在南宫夜的焚天大真气之下,不断的熔化。萧寒心念一动,螭龙分解为道道冰曦,纳入真穴。抬头一看,盛怒之下的南宫夜,体内运转着35枚五角星真穴,犹如35枚炙盛的火球。又如35座火山。如火如荼,锐不可当。

“南宫夜你想干什么?”胡成和一脸豁出去的表情,体内30枚五角星真穴绽现出来霞光,抵御南宫夜带来的焚天威压。

“南宫夜将军,在下受到公主殿下礼聘,有道是食君之禄,担君之忧。这家伙目无尊卑,以下犯上,冒犯公主,在下自然出手教训。有何不妥?”萧寒轻描淡写道。

事实上,萧寒抵御了南宫夜释放出来的大部分威压,此时全身灼热沸腾。似要燃烧起来。若不是体内不灭金身热流不停的鲸吞热气,恐怕萧寒已然爆体。

“这南宫夜果然不愧为妖侠,战斗力强横无匹,有实力秒杀同阶普通真气境武者。现在惹上了他,事无善了。不过,亦只能见步行步了。”萧寒暗道。

“击伤本座部下。已是弥天大罪…不可饶恕!”南宫夜神色一片幽冷,右手缓缓抓出,焚天大真气凝为一尊数亩地大小的火炉,炉体表面镂刻有上古铭文,先民祭拜火神,一时间金戈铁马,火舞艳阳,当头笼罩而下,要将萧寒生生炼化成灰!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寒冰螭龙再度从萧寒躯体中冲了出来,嗷嗷嘶吼,不断喷吐冰魄寒霜。

“噗!”

赫然之间,萧寒躯体内,迸发出来一声脆响,这是破茧成蝶的声音,又好似,在他躯体中,有一枚鸡蛋碎裂了。

在南宫夜庞大的压力之下,萧寒竟然冲开了第10枚真穴,一举达到真气一段巅峰!

与此同时,萧寒心脏妖蛋处,碎裂的几枚封印,同时悸颤触发,爆炸出来密密麻麻的武学光茧,鱼龙曼衍,蔚为奇观!

“说不得,老子拼了!”真穴一开,萧寒斗志与战意暴涨,就要强行燃烧真气,倍增力量,以一式龙颜大怒同南宫夜搏命厮杀,左臂妖帝手掌纹身,妖力准备就绪,随时可以触发北玄妖皇晶附带的本命妖法,动静如幻。

只不过,一旦施展动静如幻,萧寒的秘密将暴露无遗,瞬间沦为众矢之的,受到无尽的追杀。

就在这时……

“南宫夜将军,”墨痕公主的声音响起,她缓缓掀开锦帘,婷婷步出,仰头看向虚空中的南宫夜。“将军,难道墨痕刚刚离开皇城,将军就要欺侮墨痕么?云先生维护墨痕,才与将军的部下发生争斗。难道,云先生维护墨痕也错了么?”

“哦?”南宫夜目光深深注入到墨痕公主那出尘的姿容与长娇引人的身段上,眼中掠过一抹**邪之色,旋即冷笑道。“本座并非故意刁难公主殿下。此去东域,漫漫长途,难保不出什么岔子,本座受皇上重托,保护公主安危,自然要事事把细。哼!公主殿下,你招募的这名江湖散修,实在是亡命之徒,本座怕他对公主殿下不利。因为,出手替公主殿下铲除掉。以绝后患。”

“南宫夜将军,云先生不会伤害墨痕的。请南宫夜先生不要妄加猜测。”墨痕脸色清冷道。

“南宫夜!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云先生是公主礼聘而来,轮不到你来插足处置!云先生若有不是,公主自然会裁决!”胡成和勃然大怒。

墨痕公主一干家臣,亦尽皆不满的嚷嚷起来。

很显然,墨痕公主的家臣,对公主今次远嫁,本就不满,如今南宫夜的强势,直接令得家臣反弹。彻彻底底激起公愤。

气氛变得剑拔弩张。

迎送队伍一下子凝滞,一团乱麻。

“嗯……”南宫夜深深的看了墨痕一眼,眼中掠过无尽的嘲讽,“好,公主殿下,今次就算了,不过,你招募这名江湖散修,需要多多管束。下次,他便没那么好运了!哼!”

南宫夜凶戾的扫了萧寒一眼,神曦一裹,带着张恒离开。

“云先生,刚才多谢你维护墨痕周全。”墨痕公主对萧寒道。

“也没什么…”萧寒淡笑了一下。

“妈的,这南宫夜恐怕不会善罢甘休。一路上,会找机会灭杀我。不过我萧寒亦不是引颈受戮之辈…”萧寒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旋即不动声色的从储物戒中,取出几块极品真气灵石,纳入真穴,分解吸收。

此次,萧寒已经将两枚储物戒中,塞满了极品真气灵石,随时可以弥补消耗掉的真气。

“必须要抓紧时间提升实力,否则。随时随刻都有殒命的危险…”与此同时,萧寒心神彻底沉寂下来,默默观想臻至真气一段巅峰后,从破碎封印中触发的武学光茧。

不灭金身第41~50个动作;

天子神拳第五式……君要臣死

七碎刀诀第三式……碎意式

……

不过破碎的第四枚封印,带有‘九转神功’痕迹的封印,并没有触发九转神功第二转。

萧寒知道自己的处境岌岌可危,立即潜心观想修行起来。

这时。迎送队伍步入山林,遥遥望去,可见一条玉龙似的山脉,云蒸霞蔚,仙气飘渺,若仙家福地一般。

“这便是云雨山脉了。”胡成和对身边一名真气境护卫介绍道,“我烽火帝国五大顶尖宗门之一,云雨宗,便在此处开宗立派。这云雨宗啊,屹立了万年。诞生过无尽的妖侠。非同小可。”

萧寒全身微微一震,目光凝视云雨山脉。心中默念道。“云雨宗…我萧寒此次逃难,亦不想令宗门蒙受各方势力刁难与围攻。但终有一天,我萧寒会活着回来的!”

………

云雨宗。云雨殿。

“宗主,今日烽火帝国一位公主远嫁,途径云雨山脉,护送公主的,是帝国皇室一位妖侠,‘南宫夜’。”东方禽向宗主禀告道。

宗主双手背负,站在山巅,衣袂飘飘,目光凝视极远处,忽然,他嘴角扯出一抹飘逸的笑意,淡然道,“皇帝嫁女,与我等何干?”

“是,宗主。”东方禽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宗主,萧寒师弟,依旧没有下落。”

“本宗可以确定,他还活着。”宗主莫测高深道。

………

迎送队伍最前面。

南宫夜一脸戾气,驱策异兽。

在南宫夜身后,几名偏将脸上杀气腾腾。

那张恒,此时左臂已然粉碎,脸色惨白,眼睛里全部都是怨毒与仇恨,咬牙切齿道。“南宫将军,请将军一定要替末将做主,将那江湖恶客轰杀成渣!”

“哼!刚刚出皇城,你就想要本座大开杀戒?将墨痕公主的家臣,全部屠杀干净?”南宫夜不悦的道。

“不是,末将并非此意。只不过,末将与那江湖恶客,不死不休!”张恒怨毒至深道。

“张恒你放心,那家伙必然死无全尸。”南宫夜嘴角微微一扯。“此去东域,还有很长一段路途,本座随时可以出手。张恒你不必急于一时。至少要离开烽火帝国疆域,再筹谋动手。哼!公主身边那些废物,统统都可杀之,如宰猪狗!”他心中泛起无尽**邪的欲念,心道,‘就连墨痕公主,都可斩杀!只不过,在杀掉她之前…嘿嘿……’

南宫夜眼中,酝酿起来一些**邪与龌龊的勾当。

“南宫将军,击伤张恒那江湖恶客,全身罩在黑色斗篷中,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另一名偏将狐疑不定道。“将军,难道那江湖恶客,同近来举国通缉的云雨宗少年萧寒有关?”

“这决计不可能。”南宫夜不假思索道。“据说,少年萧寒修行的是一门灵龟真气,而且是得到奇遇,被灌顶输功。而那江湖散修,全身冰属性功法,同灵龟真气,泾渭分明。一般武者,绝对不可能身兼两门属性截然不同的真气功法,否则瞬间爆体,死无全尸。况且,那散修若是萧寒,岂敢跳出来惹事?那不是自寻死路么?”

“是,将军所言极是。”几名偏将连连点头。

“好了,快快赶路吧!”南宫夜很是忌惮的看了看云雨宗,云雨殿方向,“云雨宗有大能在窥看我们,令本座如芒刺背。”

“将军无需紧张,云雨宗亦不敢招惹我们皇室。云雨宗虽为帝国境内五大宗门之一,但底蕴比起皇室来,应当差了不止一筹两筹。”一名偏将大马金刀道。

“蠢货!”南宫夜低骂道,“你若知道当今云雨宗宗主在妖侠排行榜上的名次,你便不会如此口出无知言语了。罢了,妖侠的世界,强者的世界,你们不会懂得。抓紧时间赶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