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独眼人

第106章 独眼人

送迎队伍逶迤向东。

赶路五日。

终于离开烽火帝国,抵达一片无人荒野区域,此处乃烽火帝国与骄阳帝国接壤处,一片缓冲地带。

入目山土肥沃,零星点缀着一些村落,山高林密,间中有清溪山涧潺潺流过,枯藤伴老树,亦有野兽出没。

在这兼程赶路的五日中,墨痕公主的家臣倒是与南宫夜的军队相安无事。井水不犯河水。

但平静之中酝酿着危机。若暴风雨来临前夕。

在这几日中,萧寒只顾潜心修炼,十分低调,甚至钻进一辆大辇中,无人无我。

不过,在这几日,萧寒发现,已有数批真气境武者,前来一探虚实,幸好被南宫夜应付过去。而萧寒的伪装亦十分到位,并没有纰漏可抓。

一辆大辇中。黑色帘布遮住光线,令萧寒彻彻底底处于漆黑的环境中。

萧寒盘膝而坐,默运玄功。

此时,萧寒全身每一个毛孔中,都有金光在闪动,肌肤下面,发出潮汐般的澎湃涌动声。眼皮微微一掀,双眸便绽现出来一种骄阳万里的味道。

“反复观想修炼不灭金身第41~50个动作,令我肉壳得到大幅度温养,而且,这不灭金身,越炼越神异…”萧寒心念闪动。“这不灭金身第41~50个动作,比起前面40个动作,繁复艰深了许多,观想起来多有滞碍,不过一旦炼成,全身骨骼竟然隐隐然有蜕变为金骨的趋势……”

萧寒自我内视。

他发现。体内那无瑕无垢。仿若白玉雕琢的骨骼。此时竟泛出金色,像是镀了一层金粉,熠熠生辉。而且,金色骨骼之上,隐隐约约,显现出来一些骨文。

每观想一遍不灭金身诸多动作,骨骼的金色便加深一丝;骨文便深邃一分。

“现在,不灭金身100个动作。炼到一半,甚至骨骼都在逐渐变异。那些骨文,我隐隐约约,明白其神异之处,竟然是在肉壳承受敌人攻击之时,直接吸收敌人一部分力量,转化为自身肉壳力量!”萧寒微微点头。

“方师哥曾经说过,凡人的肉身,不可能拥有太强横的力量,否则会爆体。一般的人。淬炼肉身,也就是几百鼎力量。便是极限了,再炼下去,不会再有突破。那时候,便尝试冲破真穴,修炼真气。然而,我将不灭金身炼到此处,肉壳已经远超常人,可比蛮兽,骨骼变为金色,诞生出来玄奥与神异的骨文,打碎了桎梏,使得肉身可以淬炼出更加强横的力量!不用担心爆体!”

“嗡~~~嗡~~~~~~”

一道道金色骨文,在萧寒的心念之下,隐现于肌肤之上,流光溢彩,炫目缤纷,颇有古意,使萧寒若一尊远古金色神祇,非同小可。

“自此,只要我坚持修炼不灭金身,并且在受到敌人攻击的时候,催动金色骨文,便能使肉身力量节节攀升,永无止境!当然,一下子承受太过强横的力量,我一样会灰飞烟灭。”

“天子神拳第五式,君要臣死。”

“天子神拳,重势不重招。这一式‘君要臣死’,依旧是一种‘势’。一种睥睨天下的‘霸势’,精髓之处在于,一拳打出,大幅度削弱对方的防御。瓦解对方的精神斗志,甚至令对方产生一些幻觉。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至于七碎刀诀第三式,碎意式,领悟起来,有点艰难。这一式,需要领悟出刀意的刀客,才能够修炼。而且,这一式不简单,是粉碎自我刀意…有一种从‘有刀’到‘无刀’的意境。刀意粉碎,涅槃重生,会衍生出来什么?”

萧寒暂时还无法领悟‘碎意式’。而且,身处此境,他不敢随意暴露出刀客的痕迹,更加不敢放出刀意,粉碎刀意。

“不灭金身前50个动作,以及天子神拳第五式‘君要臣死’,我已经窥得门径,但‘碎意式’,还需要耗费一段时间慢慢领悟,一步一个脚印,欲速则不达。”

“另外,我的真气修为,已臻至一段巅峰,开10穴。现在要努力冲开第11枚真穴,达到真气二段。但第11枚真穴,是一个瓶颈。轻易不能够冲开。不过一旦冲开,将是庄康大道。”

萧寒掀开幕帘,从大辇中跳了出去,翻身上了一匹蛟马,依旧是一身黑色斗篷裹身。

“云先生,我们正位于烽火帝国与骄阳帝国的接缝处,数日之后,便能进入骄阳帝国疆域。”胡成和笑眯眯的对萧寒道。

萧寒冒死替墨痕公主出头,击伤南宫夜坐下偏将张恒,这令墨痕公主的一干家臣,都对萧寒极为折服与敬佩。现在,也彻彻底底将萧寒当成自己人了。

“骄阳帝国?”萧寒一愣。

“对,骄阳帝国,南域七大帝国之一,人口超过两百亿,国力比烽火帝国强盛几筹。”胡和成沉声道。“云先生,虽然老朽不是妖侠,不过也听人说过,骄阳帝国的妖侠数量,是烽火帝国的几倍。古老相传,群仙之下是妖侠,妖侠之下是众生。老朽虽然没见过仙人,亦不知道世间到底有无不死不灭的仙人存在,但妖侠的确是真武大陆最强横的存在。简单来说,如何评估一个宗门,甚至一个国家的强弱兴衰,直接看看该宗门与国度,拥有的妖侠数量便可。”

“嗯,胡老前辈,骄阳帝国妖侠数量众多,对吧?”萧寒笑道。

“对,不但数量多,而且诞生了不少妖侠中的佼佼者。譬如比较有名的‘大日天子’,‘龙骨圣刀’,‘一页金书’等等,全部都是威震一方的至强者。斩杀妖族如饮水吃饭般简单。”胡成和一脸叹服的道。旋即朝队伍前面努了努嘴。表情不忿。低声道。“南宫夜虽然也是妖侠,但属于不入流的妖侠,只懂在烽火帝国巴掌大的地方作威作福,他在妖侠排行榜上,都没有名次哩…”

“大日天子与龙骨圣刀在骄阳帝国?”萧寒心中微微一阵抽搐。

这可都是誓要追杀萧寒的无敌人物啊!

那大日天子,萧寒在西域曾见过一次,后来在落日山脉围剿北玄妖皇,对决擎霖妖皇时。见了第二次。的确是一名至强者,有神祇的威严,战力更要超过方凌师哥与东方禽师哥。

“云先生不用担心,骄阳帝国虽然强盛,但亦不至于留难墨痕公主殿下出嫁的队伍。”胡成和听到萧寒音调有异,连忙宽慰道。

……?……?……

在长蛇般的送迎队伍极远处的一条山脉。

数十名鬼祟的男子,正趴伏在一座山岗上,屏息静气,功聚双目,死死盯着送迎队伍。目光中流露出来贪婪与炙热。

“兄弟们,是烽火帝国公主远嫁的队伍。啧啧。相隔百里,我亦感觉到了纯净的真气波动,是极品真气灵石!毫无杂质的极品真气灵石!”一名络腮胡吞咽着口水道。

另一名尖脸男子,伸手一指,“据我的经验看,至少有十辆大辇中,装满了品质奇高的真气灵石!”

一名三十多岁的女子,容貌本算是极为娇美,风韵迷人,但偏偏生了双三角眼,令人大倒胃口。“切…烽火帝国的公主出嫁,自然风风光光,陪嫁品丰饶得吓人。”

又一个矮个子男子,神色极为彪悍,出言道。“烽火帝国在南域传承发家了无尽的年月,底蕴比许多大宗门还丰厚,堂堂公主远嫁,嫁妆少了,岂非大丢脸面?除了极品真气灵石,其他陪嫁品亦让人眼馋。什么药材,珠宝,丹药,哪一样不是价值连城?”

“啧啧…你们看看,那些婢女丫鬟,一个个的,多么的秀色可餐…哇!那几个丫鬟年龄恐怕尚不足十六,水嫩水嫩的…馋死我了!”一名白衣年轻男子,眼冒金光,大吞口水。“公主肯定更不消说了!必然美若天仙!要不然,咱们动手吧!灵石与药材,丹药,我统统不要!我只要公主和那些漂亮的小丫鬟!”

“达奚茂,你闭嘴!别看见女人就走不动道。烽火帝国公主远嫁,此事在整个南域都传得沸沸扬扬,多少人盯着公主的嫁妆?可又有谁敢动手?我告诉你们,今次护送公主的,乃是烽火帝国皇室一尊妖侠,‘南宫夜’,此人修行一门焚天大真气,功参造化,举手投足,焚山煮海。万万招惹不起,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一名老者吹胡子瞪眼道。

“切…他是真气境,咱们也是真气境,未必怕他了!那南宫夜,真气四段而已,咱们虽然修为弱一些,但一拥而上,未必就输给他。”那三角眼女子嘟囔道。“如此多的极品真气灵石与丹药,足够咱们修行数年了!咱们这些江湖散修,缺的就是真气灵石!”

“公孙三娘,老子看你是被猪油蒙了心!群仙之下是妖侠,妖侠之下是众生!同样是真气境,至强的妖侠,可以秒杀同阶!”那老者沉声道。“你们知不知道妖侠是什么?你们没见过妖侠吧?老子告诉你们,每一位妖侠,都是从真气境中的顶尖人物中甄选出来的。嗜杀如命,战意狂暴,天纵奇才。就算是面对妖族,妖侠都能够面不改色的厮杀,你们能够做到么?”

“对,我听说妖侠修炼的是最强的神功真气,可以去一些普通武者没有资格进入的古国,秘境,探寻秘宝。而且,妖侠选拔赛的死亡率很高,能够活下来,最终成为妖侠的,都是顶尖人物,叱咤风云,我看,咱们还是别打歪主意了。真气灵石与宝药虽好,但也要有命去享用。”那神色彪悍的矮个子男子无奈叹息道。

“不行!咱们是整个南域数一数二的山贼,就连一些中等国家的军队,都对我们谈虎色变,望风而遁。现在眼看肥羊从身边经过,不动手,实在说不过去!”络腮胡狠狠的道。

那白衣男子‘达奚茂’。亦捶胸顿足。“不行!我必须要和公主殿下欢好。做一做露水夫妻。这一生也不枉费了!就算得不到公主殿下,弄几个俏婢丫鬟来玩玩,也是极好的!老子这一辈子,还没玩过皇宫中的美人儿!”

“放肆!达奚茂,你色胆包天,趁早收敛起来!上次你不是劫持了‘燎原国’一位公主,**了七日七夜,方才罢休么?”那老者呵斥道。

“燎原国只是南域一个芝麻绿豆般的小国家。和烽火帝国这种庞然大物无法相提并论!燎原国的公主,放在烽火帝国,撑死也就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给烽火帝国公主提鞋都不配!”达奚茂猴急道。

“好了!这件事情,大当家自然会拿主意。”老者挥了挥手。“大当家当年亦参加过妖侠选拔赛,虽然最终没能够成为一名妖侠,但也保住了性命。能够在残酷的妖侠选拔赛中活下来,足以自傲!”

“对!大当家当年也天赋异禀,绝世天才,未必就怕了南宫夜!只要吃下这头肥羊。咱们几年不开张都够了!”

……?……?……

墨痕公主的送迎队伍。

最前面。

南宫夜嘴角浮现出一抹嘲讽与不屑的冷笑,驱策异兽而行。几名真气境偏将策马上来。

“南宫将军,末将感觉到,这处荒岭区域,似乎有人在暗中窥伺我们。”一名真气境三段的偏将低声道。

“天下间,总有一些非常愚蠢的家伙,”南宫夜双眉一掀。“此处是烽火帝国与骄阳帝国的接缝处,早就听闻,有一些山贼团伙蛰伏在此处。不过,他们的存在,能够对烽火帝国与骄阳帝国形成缓冲作用,因而,两大帝国才没有出兵剿灭他们。”

说着,南宫夜眼睛一眯,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眸子中绽放出来嗜血与狂暴的战意。“就这样赶路,未免太单调与枯闷了,需要一些事情来调剂调剂。山贼…虽然说,击杀山贼远远不如击杀妖族来得过瘾,但……本座喜欢那种焚烧敌人时,发出来的好听的声音…”

说完,南宫夜显现出来一种难以言喻的亢奋与蠢蠢欲动。面部表情极为狰狞。“那些山贼若不敢来犯,也就罢了,只要敢来,本座统统虐杀!”

几名偏将眼中都显现出来微惧的神色,心道,南宫将军不愧为妖侠,彻彻底底就是临危不惧,甚至于……还巴不得有敌人来犯。杀性太重了!

一名偏将略微有些谨慎,讪笑了一下。“南宫将军……不知道山贼中,会不会有妖侠的存在,如果有妖侠,那就有些棘手了。”

“哈哈哈哈哈!”南宫夜大笑道。“妖侠怎可能去做山贼?所谓的山贼,统统都是不入流的江湖散修与一些叛逃出宗门的渣滓,他们中的出类拔萃者,或许勉强能够迈入真气境的门槛,但修行的真气功法,统统都是垃圾!本座一只手就能虐杀数百名同阶山贼!”

一阵狂笑之后,南宫夜目光往墨痕公主的座驾处看了看,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呢语道。“公主殿下,您再多活几日吧。出了骄阳帝国,本座会让你在无尽的快乐中死去…让你临死前,亦尝一尝做女人的滋味!哈哈哈哈哈!”

……?……?……

这片广袤的荒野区域。莽莽群山之中。

一处极为隐蔽的山寨,修建于一条峡谷上方,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上千名肉身境武者,把守在山寨各处。山寨中,还豢养了百来匹精壮的蛟马。

在山寨最中间的位置,有一栋木质阁楼。

阁楼中,摆放了琳琅满目的珠宝与翡翠宝石。木架上陈列着各种装在小瓶中的丹药。

几口大箱子里,渗透出来真气波动,显然装满了真气灵石。

一尊光头大汉,高踞在一张兽皮大椅上,如虎踞,如龙盘。这光头大汉缺了一只眼睛,独眼中绽放出来荒古蟒蛇一般的幽冷光泽,阴鸷与诡诈。

他全身真气波动如大江潮涌,全身真穴中,冲出一条曦光粼粼的长河,一条真气巨蟒在长河中浮浮沉沉,蛇眼若铜铃一般,静静的注视着四周。

“大当家,烽火帝国公主远嫁的队伍,出现在这片荒地,大概三日之后,能够进入骄阳帝国境内。”一名书生装扮的中年男子,微笑说道。他身上有剑气波动,身体周围的空气扭曲,泛出波纹涟漪。

“嗯…烽火帝国…那可是庞然大物啊…”光头大汉的声音,极为沙哑,乍一听,若乌鸦聒噪。

“是的,今次护送公主的,乃是一位妖侠,‘南宫夜’。大当家,您当年也曾参加过妖侠选拔赛,应知道一名妖侠的战力。今次,恐怕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肥羊溜走了。”书生略微惋惜的摇了摇头,“寨子里虽然也有十几名真气境的兄弟,但…说难听点,一群乌合之众,遇到妖侠,有可能被瞬间秒杀。”

“妖侠选拔赛…”光头大汉独眼中忽然流露出来惊恐与尤有余悸的表情,眼角肌肉疯**搐起来。“是啊…我曾参加过妖侠选拔赛…真是很难呢,差点就殒命,万劫不复…我这只眼睛,便是毁于那次可怕的选拔……”

“不过呢…公主的嫁妆…我非常有兴趣。让我更有兴趣的,是那尊妖侠…”光头大汉伸出极长的舌头,扫了扫下唇。独眼中阴光四射,绽现出来了无尽的贪婪与无餍。

“大当家,您…您觊觎妖侠……这……这是什么道理?”书生狐疑不定。

“噗~~~~~~~”光头巨汉喷笑出来,他拍了拍自己身上一枚真穴的位置。“你们真是太蠢了,你们以为,今次公主远嫁的队伍中,最珍贵的财富,是那些陪嫁么?哈哈哈哈哈!我告诉你,每一名妖侠,都是一个巨大的宝库!只要击杀妖侠,他们的真穴中,会爆出无尽的秘宝!甚至有可能得到绝世神功秘籍!哈哈哈哈哈!当然,这件事情,不能够硬来,我会想一点小小的办法…”

……?……?……

ps:今天本来已经准备每张3000字,更新3章左右

明天开始,争取保持每张3000字,争取能够有3更!

努力!

给几张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