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活活打死

第114章 活活打死

萧寒知道自己和这个南宫夜是不死不休,不可能善了。因此一上来就打出最强杀招。连妖族秘法都动用了。不惜暴露身份。

因为萧寒知道,若不全力以赴,出尽手段,是不可能战胜南宫夜这位妖侠的,而且会遭到反杀。

毕竟,双方境界上的差距是不能够忽视的。

此时,萧寒以一招动静如幻闪到南宫夜身后,立即将14枚真穴中灌注的灵龟真气,统统燃烧了。

全身力量节节攀升,暴涨14倍!拔山填海!

“轰!”

龙颜大怒!

萧寒斗志坚定,毫不犹豫,一拳轰杀向南宫夜,几乎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一拳,力量狂暴,卷起飓风,甚至将方圆数丈的空气都抽干了,形成了一个真空力场。

南宫夜以真气四段的境界,思维反应速度奇快,都只感觉到萧寒这一拳无法躲避,陨石般的拳头,在他瞳孔中越来越大。

“这一拳有点味道,不过不够!”惊骇之间,南宫夜显现出来了妖侠身经百战,生死磨砺之后形成的战斗素养。一面火墙,顷刻之间,竖立在南宫夜身前。曦霞缭绕,焚天大真气,全力防御。火墙中,浮现出来火树银花,风林火山,诸般虚影。

萧寒这一招龙颜大怒,以燃烧全身真气为代价,加持力量,14枚真穴中的真气燃尽,提升14倍力量。但这只是一种纯力量,并不意味着萧寒能够击碎比自己强14倍的敌人。要知道,诸如当初的金甲妖侠。以及如今的南宫夜。他们本身修行了品质极高的真气功法。亦等于是提升了自身攻防。

说时迟那时快…

“砰!!!!”

石破惊天!

陨石坠落!

星辰撞击!

萧寒这一拳,怒意与力量,臻至巅峰,直接轰在焚天大真气凝固而成的火墙之上!

“喀喀喀喀喀喀~~~~”

产生密密麻麻的龟裂!

噗嗤!噗嗤!噗嗤!

一团团的火焰,被这一拳崩飞。

“嗯,能够稍微破开本座的防御,以你此刻的境界,亦算是不错了。但本座看出来了。你是燃尽真气,才能够换取如此伟力,一拳打出,你全身真气告罄,彻彻底底的透支。你若能够持续打出这种力量,那本座也有些忌惮你。好了,伏诛吧,本座擒住你,废掉你修为,敲碎全身骨头。慢慢的拷问…”南宫夜不停的狞笑。他看出来了,萧寒已经是强弩之末。

然而!

“君要臣死!”

萧寒趁着真气即将燃尽。力量即将枯竭的一刻,再度打出一招天子神拳!

君要臣死!这是一式霸意,将自身帝王大势,演绎到极致,打出君臣之道,并且让对手产生精神上的幻觉,令对手如臣子见到帝王,被赐予死罪,不得不死。

“什么?!”赫然之间,在君要臣死的大势之下,南宫夜只觉得天旋地转,眼睛一花,就发现自己跪伏在金銮宝殿上,犯下了累累罪行,罄竹难书,甚至于株连到了九族,满门抄斩。

不由自主,南宫夜泪如雨下,颤声道。“臣罪该万死…臣罪该万死……”

“砰!”

下一刻,南宫夜胸口剧痛,整个人直接被轰飞出去!

他骤然清醒,发现自己被萧寒近身一拳,连身上的将军铠甲,都被轰出千百道蜘蛛网般的纹路!

南宫夜整个人被打得镶嵌入一座巨大的石山中间,山体都扑簌簌的颤抖起来,石块崩飞。

这时,萧寒才一下子虚脱,头昏眼花与脱力,差一点就要从半空中掉落。

下面观战之人,一片阒寂与呆若木鸡。

没有人想到,一个照面,萧寒就轰飞了南宫夜。

这说出去,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没有人会相信。但却真实的上演了。

“噗!!!!!”

赫然,那座石山滚滚燃烧起来,热浪熏天,山石被烧成岩浆,水银泻地般的滴落着。

南宫夜沐浴着真火,如魔神一般凌空走了出来。他的将军铠甲支离破碎,嘴角微微渗透出来血丝,令他看起来十分的狼狈与狞恶。

“好,果然厉害,那一拳,蕴含了君臣之道,睥睨天下,霸绝无伦。竟让本座产生了幻觉。如果你境界再高一个层次,很可能就一举将本座崩碎了。这应是你临死前的反扑吧?好了,到此为止了。你真气耗尽,一切都结束了。而你的炼体功法与这门强横的拳术,统统都归本座了。”

南宫夜凌空走向萧寒,每走一步,空气都被踩得凝固了,留下了一连串脚印。

南宫夜飞快的将一枚古朴圣药塞进口中,全身气势开始节节攀升,头顶上方,曦火若孔雀开屏一般弥散。

焚天大火炉,凝聚而成!

这炽盛滚烫的火炉,如一轮烈日,缓缓移动,碾碎与炙烤空气,移向萧寒。

如山岳一般的压力,扑人而来!

“妖侠,的确很难杀死…”萧寒吐了口浊气。下一刻,九转神功触发,体内真穴一转,空空如也的真穴中,灵龟真气被移走,取而代之的,是旺盛满盈的螭龙玄冰大真气!

“轰!”

无尽的冰霜,从萧寒躯体内喷射而出,天下有雪!

“什么!?”南宫夜被震惊住了!他口齿都有些不利索了。“你…你小子…居然…居然同时修炼了两门真气!并不惧怕异种真气冲撞,爆体…而且,本座察觉到。你体内的真穴。发生了一种微妙的转换。令你本已经干涸的真穴中,瞬间灌满玄冰真气,旧力耗尽,新力陡生,若枯木逢春…你身上的秘密太多了!你这个人,就是个活着的宝藏!焚天大火炉,给我镇压!死死镇压!”

“轰!”

火炉骤然变大,顷刻之间变得大如山岳。浩浩荡荡,热气肆掠。

“南宫夜这门焚天大真气,果然厉害,如今,我的螭龙玄冰大真气,还未臻至圆满,远远不足以抵挡焚天大火炉。而且,即便再度燃尽真气,施展天子神拳,恐怕也无法击杀南宫夜。毕竟他有所防备了。再说。我不敢将螭龙玄冰大真气也燃烧掉,那样我将再无退路。罢了…使用那一招吧!”

在巨大的危机面前。萧寒展现出来了冷静的一面,思维运转之间,天地万物,都寂静下来。

下一刻…

“咻!咻!咻!”

萧寒左臂妖光连闪!

“嗡!”

妖音骤响!妖风席卷!

一枚一亩地大小的上古妖符,出现了。墨绿色,闪烁着妖光,并伴随着一声声晦涩与遥远的吟唱声。

“天妖封神!”

顷刻之间,那焚天大火炉,竟然被这一枚妖符封住了!

这枚妖符,抽干了萧寒左臂妖帝手掌纹身上,所有妖脉中蕴含的妖力!可以将焚天大火炉,封印五个呼吸!

那焚尽一切的大火炉,如今,骤然变成废铜烂铁一般!

“本座的真气!被…被封印住了!”南宫夜心中卷起滔天巨浪!他只感觉到,自己全身真气所化的焚天大火炉,一下子同自己的灵魂与真穴失去了联系,如若泥牛入海!

“是死城那头妖皇的本命妖法!萧寒你为什么领悟了?你究竟是什么人?”南宫夜那磐石般的心理防线,终于被击溃了!萧寒的底牌太多了!每一张底牌,都是那么的诡异与无法用常理测度!

“天妖封神,还能封印4个呼吸的时间!杀!”

萧寒身躯如蛮兽,直接横移,已经闪到南宫夜身前!

“砰!”

一拳砸出!

狠狠砸在南宫夜躯体上!

南宫夜全身真气都已经放出去了,被封印住,因而,他如今处于防御最薄弱的时候。虽然他的肉壳要比任何真气境以下的人强横,但依旧受不住萧寒拳拳到肉的殴打。

“噗嗤!”

南宫夜全身铠甲,瞬间被打成粉碎!

“砰!”

萧寒再一拳!

南宫夜全身衣衫碎成灰飞!

“砰!”

“砰!”

“砰!”

“砰!”

……

萧寒狂风疾雨般的暴打!将南宫夜打得一步步后退!

鲜血若山泉水一般,从南宫夜口中不断喷溅而出。还有崩碎的牙齿,打爆掉的眼珠;他全身骨骼根根爆碎!

就在这时…

“噗!”

那枚妖符黯淡下去了。失去了对焚天火炉的封印与压制。

焚天火炉化为一道道曦光,欲要电射纳入与回到南宫夜真穴中。

然而……

“死吧!”

萧寒心念一动,一缕刀意如孽龙一般斩出!一下子将南宫夜的头颅斩飞,颈血狂飙数尺高!

“想不到…本座竟死在你这种…这种人…手……”

那头颅咬牙切齿,说了一句话,而后直接炸碎。

南宫夜无头的尸体,向地面堕落下去。

千丝万缕的焚天真气,一下子失去了控制……

“轰!”

焚天真气炸上天空,撕裂云层,天风滚滚散开,大地都颤动了起来。

最终,南宫夜的焚天真气消弭于天地之间。

与此同时……

“噗!噗!噗!噗!”

南宫夜躯体内的真穴,统统炸碎,一块块极品真气灵石,书册,地图,丹药,全部爆了出来。

“嗯?”萧寒心中一动,“这南宫夜的真穴中,倒是储存了不少物件…”

萧寒一下子落地。

南宫夜手下那些偏将与士兵,一个个惊恐欲绝的后退,南宫夜的死亡,摧毁了他们的心志,令他们彻底沦为一盘散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