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大师兄来了!

第115章 大师兄来了!

击杀掉南宫夜后,萧寒迅速清理战利品。

从南宫夜全身真穴中,爆出来一堆堆的极品真气灵石。以及一些药瓶。还有几本书册。萧寒将其中一本书册拿起来一看,扉页上书写着古朴的大字…【焚天大真气】。不过萧寒没有细看,只管先扔进自己的真穴,储存起来再说。

另外,萧寒还发现几根鸟雀的翎毛,几张地图。

“嗯?妖侠令?”萧寒从地上拣起来一块巴掌大的黑色令牌,布满了古老的篆字与符文,描绘着先民与妖族搏杀的图案,古气盎然,散发出来了庄重与神异。

‘妖侠令’三个古字下面,写着‘南宫夜’这个名字。

“这块妖侠令中,似乎蕴含着一种很神秘的气息与不可思议的力量,但我无法触发。”萧寒喃喃自语,旋即先不去计较那么多,将这块妖侠令扔进真穴中放好。

看到萧寒自顾自的吞并南宫夜的遗物,那些偏将与士兵,不敢怒亦不敢言,他们想逃走,但是似乎被萧寒的威势震慑住了,生杀予夺,没有力气动一动。

萧寒击杀南宫夜,已经在这些偏将与士兵的心中,留下了几乎无敌的印象,他们惶惶不安,生恐一个不好,萧寒就跳出来灭杀他们。

忽然…

“砰!”

一名真气境偏将,双膝一软,直接跪了下去,全身瑟缩抖动。“饶命…请…请饶恕…请墨痕公主与萧寒少侠开恩,饶恕小人性命…”

这一来。地上立即跪倒了一大片。有的士兵甚至不停的磕头如捣蒜。

公主的家臣,亦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公主伸出白玉般的素手,拉开帘布,莲步轻移,走了下来。

“云…你…你就是那萧寒,对么?”墨痕公主轻声道,眼睛里面有好奇与感激,并没有太多惧怕。

“云先生…哦。不,萧寒少侠,”胡成和亦走向萧寒。“萧寒少侠真是神通广大,在烽火帝国,被举国通缉,皇室所有妖侠都被遣出,追杀萧寒少侠。可没想到,萧寒少侠居然混入墨痕公主的远嫁队伍,瞒天过海,逶迤来到了此处,彻彻底底的远离了烽火帝国…并且,萧寒少侠还越级击杀了南宫夜…此等手段。老朽实在佩服的紧张。想必,萧寒少侠日后必将成为一名惊世大人物!”

这一路上,萧寒与胡成和多有结交,两人关系较为熟稔,因而。虽然萧寒在烽火帝国,被冠以狼藉的声名。但胡成和深信萧寒并非十恶不赦的凶徒。甚至要比道貌岸然的妖侠南宫夜,纯良了不知道多少倍。

萧寒站了起来,将斗篷一掀,那年轻与略显稚嫩的脸容,彻彻底底暴露在阳光之下,有几分人畜无害的味道,但眼神漆黑与灵动,古井深潭般不可测度,“墨痕公主,胡老前辈,萧寒是迫不得已,才隐瞒身份。还有,萧寒并非奸恶之人,绝不会伤害各位。至于击杀南宫夜,实在也是侥幸。”

萧寒自家清楚自己事,今次斩杀南宫夜,堪称艰难!

燃尽了14枚真穴中的灵龟真气,耗尽了100条妖脉中储存的妖力,可谓底牌尽出,猝不及防之下,最终斩了南宫夜。

稍微一丁点犹豫与行差踏错,都有可能被南宫夜反杀!

“那么…胡老前辈,如今,该去往何处?东域,恐怕不能够再去了。而在下亦需要躲避无尽的追杀。”萧寒深深蹙眉。“还有,南宫夜这些偏将与士兵,怎么处置?”这些偏将与士兵,理应全部斩杀,灭口,而且,他们欲图屠戮公主家臣,论罪当诛,死有余辜。但萧寒并不愿意出手击杀毫无抵抗能力之人。

“这…这个…”胡成和思考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道。“不如,我们寻一处幽僻之所,先将公主安顿下来再说。如果有可能,以后可以逃避到北域与西域,真武大陆疆域无边,烽火帝国只是冰山一角,不可能只手遮天,要逃,老朽相信,是能够逃脱的。”

就在这时…

“咦?”另一名真气境护卫,抬头望天,惊诧道。“天上为何出现两个太阳?这…这是怎么回事?”

“嗯?”萧寒心中微微一动,抬头一看。

只见,果然有两轮烈日,悬浮在天穹中。

两个太阳,一般大小,阳关普照大地,带来温暖。

赫然之间!

其中一轮烈日中,无尽的阳光与神曦中,负手走出来一名金袍男子!

他面容轮廓如岩石雕琢而成,天生吸引光线,令天地之间,所有的光与热,都集中到他身上。他矫矫不群,鹤立鸡群,眼神中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骄傲,气质中,充满了领袖的风姿与冷漠。

大日天子!

妖侠中的至强者!

居然追踪出现在此处。

此时,大日天子从虚空中一步步的走了下来,一轮烈日紧随其后,悬挂在他头顶。烈日中显现出来了一尊神祇,双眼紧闭,宝相庄严。但是一睁开眼睛,必然是灭世之威,照耀万古,横扫八荒。

一道道阳光,从大日天子全身每一个毛孔中折射出来,这些阳光中显现出来了先民祭拜,五谷丰登,宫殿瑶池,山村城镇…诸般种种。

这些阳光中,有苍生的味道!

金色阳光,覆盖了萧寒所处的一片区域,强盛的压力,直接覆盖!令所有人,都彻彻底底恨不得跪下去膜拜,身体,已被剥夺了行走与动作的权利!

“大日天子…是他…”现在,萧寒彻彻底底有些心凉了。大日天子,其战力,超过了云雨宗东方禽与方凌!

高山仰止的感觉。攫住了萧寒。

“嗯,萧寒。”大日天子闲庭信步般步了下来,以他身体为中心的一大片区域,隐隐约约响起来了梵音与圣歌。他如一尊神祇,眸若星辰,金霞氤氲。高高在上,淡漠出口,要裁决人的生死。“想不到,你竟然混入烽火帝国皇帝嫁女的队伍中。你果然奸计百出。就连本座都差一点被你瞒过。若不是你与南宫夜战斗时,散发出来了一些妖气,催动了动静如幻,本座很可能就被你蒙混过关了。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终究难逃!”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萧寒一听大日天子的话,心里就非常不舒服。而且,大日天子这种掌握一切的态度,让萧寒本能产生了厌恶与抵触。“大日天子,我萧寒并不是罪人,亦不是妖族,为什么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嗯。萧寒,你击杀了南宫夜,因而觉得自己也是号人物,对吧?”大日天子略有些讥讽的道。“南宫夜虽为妖侠,但属于垫底的炮灰。是运气好,在妖侠选拔赛中。抱了大腿,侥幸活了下来,因而成为妖侠。你杀他,不算什么。好了,是非曲直,本座已经了若指掌,你不需要再狡辩了。跟本座走吧,本座会裁决你的生死。”

“你…你有什么权利裁决我萧寒的生死!我萧寒并没有罪!”萧寒目眦欲裂,双拳紧握,指甲镶嵌入掌心,刺出来了鲜血。

“本座说你有罪,你便有罪!”大日天子目光如炬,看向萧寒。“本座翻掌之间,杀你如杀蝼蚁,因而,你有罪!你自甘堕落,坠入妖道,你该死。”

大日天子,轻描淡写说道。

“这位…这位妖侠,萧寒…萧寒他不是妖道…他是人族!和我们一样的人族!”墨痕公主在大日天子的威压之下,终于还是鼓起勇气道。

“烽火帝国的公主,嗯,闭嘴吧,你在本座面前,没有说话的资格。即便是烽火帝国皇帝,在本座面前,亦只有乖乖听命的份。”大日天子的语气,是掌握了一切,俯视众生的语气。

“这…这真是不公啊…随意裁决人的生死…”胡成和亦愤愤不平的低语。

“这世间没有公平,所谓的公平,都产生于自己拳头所能够打到的地方。这个萧寒,入了妖道,身上有妖气,还擅自使用妖皇的本命妖法,必须要处决。”大日天子微微蹙了蹙眉。“不过,本座会将你身上的秘密盘问出来,防止以后有人族效仿你,如你这般,自甘堕落,误入歧途。”

“哈哈哈哈!”萧寒怒极而笑,“道貌岸然!说来说去!还不是觊觎我身上的秘密!什么斩妖除魔,统统都是借口!虚伪!”

“嗯?”大日天子眉毛微微一蹙,眼中金曦爆闪,显现出来日月星辰的虚影。显然是动了怒气。

就在这时……

“嘿嘿,说得好,还真是虚伪呢…”一把极为懒散的声音响起。“大日天子,你都是几百岁的老东西了,还去觊觎一个少年的秘密,真是…嘿嘿…我可以说脏话么?”

一个穿着用兽皮裁剪的衣衫,中等个子的年轻人,由远而近步了过来。

他看上去,大约就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样貌平平无奇,但是嘴角有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画龙点睛,令他整个人焕发出来一种奇异的魅力。

他手里拿着一张木弓,背上背着一壶箭。那是白色的兽骨凿成的骨箭,每一根箭上,都镂刻着符文与篆字,涌动着令这片山河都战栗的力量!

他的皮靴上,还沾着来自大荒深处的古老木叶。

他似是从大荒中走来的。

行走之间,箭囊中的骨箭轻轻撞击,发出如若风铃一般清脆的声音。

“是你!”大日天子脸色剧变,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显现出来了很深的忌惮。“你…你不是进入大荒,传说…你…你已经死于那片古老的疆域中……你……”

“白痴,”年轻人非常不屑的皱了皱眉,“本少怎么可能死去?对了,既然你们认为本少已死,那根封印妖皇的骨箭,你们为何不敢去拔?真是没用的窝囊废呢……”

“什么?这个年轻人…手握木弓,背着一壶骨箭…他就是封印那妖皇的至强者?一箭射碎了妖皇晶……”萧寒脸色,也震惊了。

“哦…萧寒对吧?”年轻人看了看萧寒,态度略微有些亲热。“我听说东方师弟与方凌师弟,都非常欣赏你。甚至于,宗主亦很看重你。不错。的确是很让人顺眼的少年呢…”

“啊!!!!!你是?”萧寒大脑一片空白,脱口而出,“你就是…就是我们云雨宗真传的……大……大师兄?”

“谁说不是呢…”年轻人懒散的笑了笑。然后,看向大日天子,“那谁,是你自己滚还是我动手让你滚?”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