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预选赛

第128章 预选赛

萧寒彻底解放了龟息式的封印,将肉壳力量与真穴展现出来,显山露水,直接引起了震动。东方禽与方凌瞠目结舌;就连云淡风轻的宗主,都动容了。

“人形蛮兽!”东方禽惊呼道。“萧…萧寒师弟…你,你简直就是人形蛮兽…这肉壳力量,逆天了!几乎可以同大荒深处那些从小饮宝血长大的蛮族相提并论了!太好了!这样的话,即使是号称最残酷的今届妖侠选拔赛,萧寒师弟亦极有把握脱颖而出!”

“萧寒…几年前,你还是一个任人欺凌的活靶子,被入门弟子殴打,可如今…一曰千里。是我云雨宗出类拔萃的真传弟子…沧海横流,世事变迁,莫过于此。”方凌连番感叹。

“嗯,萧寒,封住气息吧。”宗主满脸欣赏。

“是。”萧寒亦不太习惯将全部底牌直接浮于表面,他越来越喜欢藏拙了。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龟息式薄雾一般弥漫而出,将28枚真穴封死,真气波动涓滴不漏;肉壳力量与那大荒的狂暴气息,亦老老实实的封好。

而且,现在萧寒真气境界提升,真穴与真气量水涨船高,灵龟真气演绎得越来越熟练与奥妙,就连左臂妖帝手掌纹身,亦被封印得严严实实。

“嗯?”宗主深深的看了看萧寒的左臂,淡然道。“不错。就连那微微悸动的妖气,也完美封印住了。”

“嘿…”萧寒笑了一下。心中忽然一动…宗主神通广大,似乎能够感应到我的左臂妖帝手掌纹身,但我用灵龟真气一封,宗主或可能已经感觉不到。而心脏中蛰伏的妖蛋,我目前的灵龟真气,尚且不足以去封印,但宗主并没有感应到!

妖蛋隐藏得极深,即便是宗主这一级数的大能,都无法感应!只有妖族,对妖蛋有天生的感应能力!

“只要妖蛋不被感应与察觉,那就千好万好,不至于被全天下觊觎!”萧寒深深知道,妖蛋是他全身最宝贵的秘密,甚至远远胜过妖帝手掌纹身这个秘密!

“来,萧寒,明初,你们离开宗门已久,本宗亦时常挂念,过来陪本宗坐一会儿吧。”宗主气质恬淡,没有丝毫的架子,带着萧寒等人,进了一个凉亭,大家坐好。东方禽与方凌,亦坐了下来。

有灵鹤衔着古朴的茶具与热气腾腾的香茗,进入亭内。众人各取了一杯香茶。

萧寒抿了一口茶水,只觉得满嘴清香馥郁,神清气爽,通体舒坦,忍不住脱口而出道。“宗主,这真是好茶。”

“呵…是本宗在一个秘境中采集的茶叶。平素也舍不得拿出来喝。今次便宜你们了,哈哈哈…”宗主爽朗发笑。

气氛一片轻松与融洽。

“明初,关于妖侠选拔赛的事情,你已经对萧寒讲过了吧?”宗主品了口茶问道。

“是的,弟子已经将大概的情况与讯息,告知萧寒师弟了。不过宗主,你也知道,每一届的妖侠选拔赛,题目都不一样。弟子那一届,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实在没有太大的参考价值。”萧明初回答。

“嗯…”宗主笑了笑,看向萧寒。“萧寒,今次的考题,本宗亦不知道。那是掌握在妖侠塔少数高层大能手中的绝密。不过,既然本届妖侠选拔赛,号称史上最残酷与可怕,那肯定是非常难的。战力,境界,智慧,对妖族的敏锐洞察力,甚至于团队合作能力,心姓……诸多方面,肯定都会涉及。萧寒你如今修为不俗,但绝不可以掉以轻心。今次选拔赛,会有妖侠域一些老古董培养的妖娆参加,亦会有大荒深处的年轻一代。不是那么好应付的。”

“弟子知道,”萧寒郑重道。“弟子不会狂妄自大,亦不会妄自菲薄。”现在萧寒的气度中,有着一些难以描述的沉稳,他是一步步的养成了气势,精神层次达到了某一个高度,这很难得。

“嗯。”宗主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今次妖侠选拔赛的名额已经出来了。”

“哦?名额出来了?”萧明初,东方禽,方凌,都非常好奇的看着宗主。

“通过预选赛的筛选,大概会有5000~10000名青年才俊,最终进入到正式的妖侠选拔赛。当然,妖侠选拔赛的主考场地,是在妖侠域,但比赛过程中,会涉及到其他一些分赛场。”宗主叙述道。

“将有这么多人参加正式的妖侠选拔赛?”萧寒一惊。

“哈哈…萧寒师弟,才不过1万人,其实也不算什么。不要惊讶。”萧明初笑道。“萧寒师弟,一个烽火帝国,就有过百亿的人口,与烽火帝国接壤的骄阳帝国,人口更是达到两百亿不止。整个南域七大帝国,二十七个中等国家,无尽的小国家,若要统计人口,那就非常困难了。但几千亿是有的。”

“西域与北域,十分苦寒,妖族活动非常猖獗,几乎肆无忌惮,甚至不乏妖皇坐镇这两域。因而,西域与北域,即便疆域远远超过南域,但总人口加起来,肯定也比不过一个南域。”东方禽接口道。“不过呢,西域与北域的总人口,加起来过千亿,这没问题。而且,自苦寒之地成长起来的武者,自小就饱受磨砺,挣扎在生死之间,战斗力不容小觑。”

方凌亦插话道。“四域中最繁华的,当属东域。东域强盛,宗门数量与人口数量,达到了南域的数倍!”

萧寒听得直瞪眼。这世界太大太大了,人口太多太多了!

说起来,真气境,属于一步登天,超凡入圣的境界。一个传承了上万年的大宗门,譬如云雨宗,真传弟子的数量加起来,也不过就是100位左右。每一位真传都是宝贝疙瘩。但是放眼整个世界,那真气境可就多了。毕竟人口基数那么恐怖。

“萧寒师弟,很惊吧?四域的人口加起来,那可是吓死人,多如恒沙。但是与大荒比起来,又不算什么了。”萧明初常年混迹于大荒,因而,对于大荒的情况,较为了解。“大荒的疆域,比四域加起来,还辽阔了不知道多少倍。在大荒中,人口数千万的部落,只属于小部落,芝麻绿豆似的。真正强盛的古老部族,哪一个不是统御数百亿人口?相当于我们四域的帝国了。更不要说屹立于大荒中的古国了,为兄曾经听说过一个‘爪哇国’,大约有五千万年的历史,如今的人口,萧寒师弟你猜猜有多少?”

“这…”萧寒头皮发麻,“五千万年的文明与历史?天啊,这……这人口恐怕得过千亿吧?”

“过万亿了!”萧明初很肯定的道。“绝对是过万亿的人口!类似于‘爪哇国’的古国,大荒深处还有很多。”

“那如此说来,今次妖侠选拔赛,近万的名额,不能说太多,反而是太少了?”萧寒现在终于醒过味来。

“僧多粥少。绝对的僧多粥少。”东方禽蹙眉道。“记得我参加妖侠选拔赛那一届,进入正赛的名额,是有5万人左右。当然了,良莠不齐,质量肯定比不上这一届。那次甚至还有真气一段的小家伙参加进来,结果第一轮就被人灭杀了。”

“宗主,这些名额,是如何分配的?”方凌问道。

宗主点了点头。“5000~10000人参加到正式的妖侠选拔赛。但报名的人数,远远不止这一点。因而在正赛之前,会有预选赛。角逐正赛名额。四域,总共分配下来2000个名额。妖侠域有100个名额。剩下的名额,全部被大荒获得。”

“啊?东南西北四域,才2000个名额?”萧明初错愕不已。

宗主淡然一笑。“对,总共2000个名额。而其中,东域疆域广袤,宗门林立,帝国强盛,得到了妖侠域的认同,在2000个名额中,占据四分之三。也就是说,东域有1500个名额。剩下500席位,在南边,西域,北域,三域中产生。”

“这太也没有道理了!”东方禽愤愤不平道。“东域就独霸了1500个名额,仅仅只有500名额,分配给其他三域。这是什么道理!”

“东方,你不要焦躁。事实上,妖侠塔高层,在决定名额的时候,经过了许许多多的考虑与评估。的确,东域整体势力,要比其他三域强盛,从历史上讲,东域诞生的妖侠数量,也远远超过其他三域。另外,从某种玄虚的角度来讲,东域的气运,凌驾于其他三域之上。或许,未来很多年,东域的优势,将越来越大。”

“弟子承认,东域的确强,那大荒竟也获得了半数以上的名额…真是难以理解。以往,大荒的名额并不是很多的。”东方禽咕哝道。

“以往,大荒各国与各族,对妖侠选拔赛,所抱的希望并不大。不想派遣族人送死。但盛极必衰,衰极必盛,近五年,大荒人才辈出,一些少年天才,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宗主淡笑道。“有人说,整个真武大陆的气运,已经逐渐向大荒靠拢。本宗就听一位大荒的族长口放阙词,今届妖侠选拔赛,专属于大荒儿女。大荒中的年轻一代,将独揽最后所有的胜出席位。”

“哈哈哈哈!宗主,这未免太猖狂了吧!视我们四域如无物!”方凌傲然道,“大荒里的蛮人,肉壳的确强横无边,但对于真气功法的感悟及运用,不见得比我们四域的人强。”

“都是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怪物而已!”东方禽不屑的道。

“呵…这些,暂时不要妄加评述,总而言之,大荒人口太多太多了,给他们大多数名额,不足为奇。”宗主云淡风轻。“现在说重点吧。分配到南域,北域,西域的参赛名额,是500席。其中北域与西域,各占100席。整个南域,占300席。也就是说,南域七大帝国,二十七个中等国家,无尽的小国家,上百宗门,各大皇室,以及江湖散修,符合条件的报名人数至少成千上万,角逐出300个席位!这就是预选赛!”

“萧寒,有信心角逐这300个席位之一么?”宗主笑看萧寒。

“宗主,这仅仅是预选赛,若弟子都没有信心的话,更何谈正赛?”萧寒气度倒是很沉稳。他听完宗主与萧明初,东方禽,方凌之间的对话之后,是有些惊讶,但绝对不至于恐惧。反而战意蒸腾,蠢蠢欲动。

“预选赛对于萧寒师弟来说,应当没什么问题。拿到一个正赛名额,几乎板上钉钉。”萧明初正色道。“只不过,最终进入正赛的,只有1万人,通过了名额紧缺的预选赛,诞生出来1万名妖娆,必然个个变态,不能以常理测度。毫不夸张的说,1万名正赛人员,几乎统统都是天才。将没有弱者。”

“这一届妖侠选拔赛,含金量很高。”方凌言简意赅。

“那就先让萧寒师弟热热身吧!参加预选赛!”东方禽也饶有兴致起来。“萧寒师弟,你在南域预选赛中,必然大放异彩!不过记得留一手,不要把全部底牌压出去。”

“多谢东方师兄提点。小弟明白。”萧寒微笑。

“嗯,萧寒,本次妖侠选拔赛,我们云雨宗,舍你之外,另外还有两名真传弟子,参与其中。分别是28岁的韩水棠,24岁的女弟子霍妩。你们三人,将代表云雨宗,首先参加南域预选赛。”宗主正色道。“萧寒你听着,你们三人,本宗并不奢求,全部通过预选赛,获得正赛名额。但你们必须要努力。扬云雨宗威名。至于韩水棠与霍妩,都是桀骜不驯的真传,天纵奇才,这些年在外面历练,处处占人上风,没有受到过挫折,因而姓格上难免有些孤芳自赏。萧寒,你可以不和他们做朋友,但也别和他们一般见识。明白了么?本宗最看好的,还是你萧寒!”

“是,宗主,弟子明白。”萧寒点头。他思考了一下。“宗主,弟子尽量不会同门相残。不过…弟子是活靶子出身,许许多多同门,心眼里看不起弟子,若是有人一再侮辱弟子,弟子也很难保证云淡风轻,这个……”

“你自己拿捏与权衡吧。本宗不制约你。但最好不要杀戮同门。”宗主淡淡一笑。“肉身境没什么,但真传之间不要互相倾轧与灭杀。真传弟子,死一个少一个。”

………

云雨山脉上方,一片云气之中,一名男子盘膝而坐。他肌肤黝黑,剑眉,阔口。眼睛里有一种养成了气势的锋芒,目光流转之间,似乎是要掌握一切。在他身体周围,曦光涌动,有一道道黄沙在漫卷。这并不是普通的沙砾,每一粒沙,都有千斤之重!

一名白衣如雪的年轻男子,站着,口中不停的道。“韩师弟,你才是我们云雨宗年轻一辈中,最天才的人物。今次代表云雨宗参加妖侠选拔赛,通过预选赛是没有任何悬念,必然拿到一个正赛名额。嘿…韩师弟,你如今的成就,都是一刀一枪自己拼杀出来的,不像某些人,欺世盗名,专门靠拍马屁,获得宗主与大师兄等人的信任。”

这白衣男子,正是子煜。

“哦?子煜师兄,你说的是谁?”盘膝而坐的男子,微微蹙眉。

“除了萧寒,还能是谁?”子煜舔了舔嘴唇。“韩师弟,这萧寒,小人得志,大逆不道,而且,身上有一些极为重大的秘辛,而且,烽火帝国皇室方面,已经发布了悬赏通缉令,要擒拿萧寒。这个……韩师弟……”

两人在云层中,窃窃私议的交谈起来。

“我不管他怀有多么大的秘密,亦不会去理睬帝国的通缉,”那盘膝而坐的男子挥了挥手,“不过,我已经28岁了,今届妖侠选拔赛,我不能够错过,否则,将不再有成为妖侠的机会。抱憾终身。拿到正赛名额,那是必然的!所有竞争对手,统统都要扫除!包括同门!那萧寒,低调点,不要在我面前蹦跶,那没事,我也不会去理会。他要是想靠关系与溜须拍马,压在我头上,那容不得他!这世界,终究还是靠实力说话,并不是阿谀奉承,讨好宗主与大师兄等人,就能出头!区区一个小人物罢了,子煜师兄不必再说了。”

……

PS:多谢贺盟的打赏与鼓励。

也多谢各位兄弟的鼎力支持。

现在,月票已经破了500张了,我也欠下了一些补更。

昨夜贺盟的飘红打赏,我会加更3章。

总之,我会在每天保底2更的基础上,尽量加更,这个月,争取将欠下的所有更新,全部补足!让大家看得舒服!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