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一只手捏碎你!

第129章 一只手捏碎你!

那子煜与韩水棠,在云层中不停交谈。

子煜眼中酝酿着一些阴谋,不停的怂恿与挑拨,想让韩水棠出手,狠狠教训与羞辱萧寒。

这韩水棠,年龄不大,也就才28岁,但天纵奇才,修为要比子煜高出一截,而且常年在外历练,战力不俗。甚至于在西域一个沙底遗迹中,发现了一门攻击力极强的真气神功,‘黄沙万里诀’,将本源真气炼化为黄沙,每一粒黄沙都有千斤之重,一道沙尘暴打出去,伏尸万里,非同小可。

在云雨宗93位真传弟子中,韩水棠的攻击力,可以排在中上游了。他心高气傲,今次要参加妖侠选拔赛,志在必得。

但韩水棠似乎并不热衷于主动去打压萧寒。他这种孤傲之人,不可能被子煜摆布。

“这韩水棠真是油盐不进!哼!”子煜心中不满。不过他不敢发作,只是在韩水棠耳边,不停数落萧寒的各种不是,丑化萧寒。

………

云雨殿堂。

“好了,萧寒,你自行去准备一下吧,可以安心休养几日,放空心灵。南域预选赛,是在骄阳帝国举办。现在,南域许许多多的宗门才俊,帝国皇室妖娆,江湖散修,已经陆陆续续赶赴骄阳帝国了。本宗会亲自带你们去的。”宗主笑言。

“骄阳帝国?”萧寒眉头微微一蹙。“大日天子便是骄阳帝国著名的妖侠。弟子在骄阳帝国边陲,曾被大日天子围堵。若不是大师兄及时赶来。恐怕……”

“无妨。今次本宗陪你过去参加预选赛。大日天子不敢胡来。”宗主洒然一笑。

“萧寒师弟,为兄也会过去观看预选赛的。有什么事情。整个云雨宗都为你撑腰。你只需要放手一搏,拿到进入正赛的名额便可。”萧明初打了个哈欠道。

“好。”萧寒点了点头。忽然,他想起一件事情,脸色微微有些发红,“宗主,弟子想去药王谷一趟。”

“哦?”宗主窒了一下。

“萧寒师弟,你没事跑去药王谷做什么?”萧明初笑问道。

萧寒越来越不好意思,咕哝道。“有一些私事…”

“哈哈哈哈…”东方禽在旁边鉴貌辨色。大笑起来。“师弟,恐怕是男女之事吧?哈哈哈哈!说说,看上药王谷哪位女弟子了?”

“这…这个嘛……”萧寒脸色发红。

“萧寒,武道中人不拘小节。你说吧。”宗主也笑了。

萧寒一咬牙道。“宗主,各位师兄,是药王谷两位外门女弟子。与萧寒曾经有一段缘分。上次去往落日山脉,那两位女弟子。将要被强嫁入烽火帝国皇室。后来,弟子出面,药王谷两位真气境,答应给弟子两年时间,在这两年中,他们不会将溪溶与烟雪嫁入皇室。算是给弟子一个面子。如今,两年时间将近,弟子怕出什么闪失。弟子不想让溪溶与烟雪嫁入皇室,她们也不是自愿的。”

“溪溶?烟雪?名字是极好的。”宗主似笑非笑的看着萧寒。“应是极美的女子吧?”

“还…还过得去吧。”萧寒嘿嘿一笑。

“好你个萧寒,到处留情!哈哈哈哈!”萧明初善意调侃道。“古村还有墨痕小公主等着你呢。”

“邵家还有一位名剑山庄的女弟子。我见过,”方凌也插话进来。“萧寒。看来,你不光只是在武道上突飞猛进,其他方面,一点不差。”

“嗯,萧寒,药王谷你就不用去了。好好静养吧。今次的预选赛,药王谷亦有份。公孙老头会亲自带着他门下才俊参与。到时候本宗替你说这一门亲事吧。”宗主淡笑道。“萧寒你放心,本宗也还是有几分薄面的。不过嘛…这件事情,是药王谷大大占到便宜了,两位外门女弟子,配我们云雨宗最年轻的真气境,未来的妖侠…公孙老头睡着亦会笑醒。”

宗主亦开起了玩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萧明初,东方禽,方凌,同时大笑起来。

萧寒又是尴尬,又是期待,心里边一想起景烟雪与蓝溪溶,就甜丝丝的,说不出的舒服受用。

“好了,都散去吧。”宗主笑着挥了挥手。

萧寒与萧明初,东方禽,方凌,有说有笑的离开云雨殿。

四人御空飞行到达云雨峰相邻的另一座山峰,正准备分道扬镳。

这时……

高天那云蒸霞蔚的雾气之中…

“萧寒那小子果然回来了!”子煜目光一扫,直接发现了萧寒。“被举国通缉,居然还能活下来,真是运气好!不过,这将近两年的时光,他的修为根本就没有长进!庸才始终是庸才!哼!当初,这小子吃了狗屎运,天降奇遇,受到古人真气灌顶,一回宗门,就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使诈,将薛剑风击杀了!如若薛剑风不死,今时今日,也必然修成真气境。不会比萧寒差!薛剑风是领悟了剑意的不世之才,天资凌云,一旦踏入真气境,前途无量,参加这次妖侠选拔赛,也未必就没有机会!竟然夭折在萧寒手里!可恨!可恨!可恨!”

三声‘可恨’。子煜是怒到极点了,彻彻底底就是咬牙切齿。

薛剑风是子煜的亲信,耗费了巨大的心力,加以培养。眼看就要飞升真气境,居然被萧寒给杀了,功亏一篑。子煜始终咽不下去这口气,发誓要报复。

“一个超级天才,早早殒命;一个溜须拍马的活靶子,居然在这里活蹦乱跳的,真是不公!”子煜一张脸完全阴沉了。“韩师弟你看,那便是萧寒了。和大师兄等人走在一起。他全身气势平淡无奇。也不知道是靠什么,拉拢讨好了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十足的小人一个!”

“哦?”盘膝坐在云层之上的韩水棠,神念一扫,也一下子将萧寒的生机状态洞察无遗。他的脸色,也一下子变了。“此人就是萧寒?彻彻底底一个废物,庸才!就这种人,也代表云雨宗参加妖侠选拔赛?真是荒谬!听宗主说,本次代表云雨宗去骄阳帝国参加南域预选赛的。有三人。舍本人之外,还有霍妩。霍妩就不说了,也是个人物,战力几乎与我在伯仲之间,那剩下一人是谁?难道就是这个萧寒?此等庸人,岂配与本人为伍?”

“对!就是个庸人!”子煜鉴貌辨色,发现韩水棠雷嗔电怒。心中登时大喜过望,怂恿道。“走,韩师弟,我们下去寻他晦气!”

说完,子煜全身曦光滚动,整个人化为一道火龙。直接冲了下去。

韩水棠身躯稍微一动,黄沙万里,滚滚如雷,亦冲了下去。

………

“大师兄,东方师兄。方师兄,那小弟这就和三位哥哥暂时分道扬镳了。小弟准备去外门山峰走一遭。小弟的兄弟阿丑,还是云雨宗一名外门弟子,小弟已经许久没有和阿丑师兄聚过了,心中也想念得很。这就趁此机会,去找阿丑师兄玩玩。”萧寒一脸轻松。在预选赛拉开帷幕这段时间,萧寒自己也想尽量放松放松。将精气神与肉壳,调整到最佳状态。

“行,萧寒你自己玩去吧。不过别离开云雨山脉,你身上有很大的秘密,许许多多妖侠都惦记着你,举国通缉呢。”萧明初懒洋洋的道。

就在这时……

“萧寒!”

一声厉吼,平地惊雷!

下一刻,子煜已经降临到这座山峰,一脸阴沉的看着萧寒,眸中闪烁着无尽的怨毒与厌恶。“萧寒,你小子命真大,这样都不死。”说完,他语气一变,十分讨好的对萧明初道,“大师兄,您回来了。多年不见,您风采依旧。”

“嗯?子煜?”萧明初十分的慵懒。“这么多年了,你还是真气三段,没什么长进呢…怎么,你和萧寒之间,难不成有什么恩怨?”

被萧明初嘲讽,子煜脸色一红,但是他不敢说什么,于是乎,一腔怒气,更是彻彻底底发作到萧寒身上。“大师兄,萧寒此人,小人得志,当着小弟的面,将小弟培养的一名外门弟子击杀了。那外门弟子,薛剑风,如若不死,现在也应该去参加南域预选赛了。可恶!”

“你就是萧寒?”韩水棠也走了过来,气派不凡,拿鄙视与不屑的目光看着萧寒。“你也是真传?不过我看你根骨稀松平常,不知道你是靠什么上位。但你要记住,武者的世界,歪门邪道是走不通的,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迟早殒命。这是我对你的忠告。”

说完,他才看了看萧明初。“这位就是大师兄吧?小弟韩水棠,小弟成为真传弟子的时候,大师兄在外历练。因而,这是小弟第一次见到大师兄。大师兄你好。二师兄三师兄好。”

他的语气,对萧明初,也不见得多么的恭敬。

也对,这个韩水棠,今年也就是28岁,十年前才冲开真穴,一步登天,成为真传弟子。而那个时候,萧明初早已经成名,叱咤天下,离开宗门,去大荒中历练了。

因而,韩水棠的确不认识这个大师兄。也没有见识过这个大师兄霸绝天下的手段。

“哦?哈哈哈哈!”萧明初忽然大笑起来。“那谁?韩什么来着?”

“大师兄,这是韩水棠师弟,你去大荒之后,才崛起的一名真传,如今三十岁不到,也算是一尊天才了。今次要参加南域预选赛,争夺妖侠选拔赛正赛的名额。”东方禽解释道。

旋即,东方禽厉声道。“韩水棠师弟!你平素桀骜不驯,这就罢了,见了本宗大师兄,居然执礼不恭!你还真以为你是个人物了?”

“好了好了,东方,你不要质问他。年轻人嘛,有点天赋,自然就轻狂起来了。我当初也是这般。不过,狂亦要有狂的资本。”萧明初的气势,也并不凌厉,懒洋洋的看着韩水棠,看了片刻,就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韩水棠脸色微微一变,拱手道。“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你们都是妖侠,修为与战力,比小弟高,小弟十分尊敬三位师兄。不过,三位师兄真实年龄早已超过百岁,而小弟不过才28岁…呵,说句话,三位师兄万万不要生气,若小弟也修行到上百岁,未必就输给三位师兄了!”

“哎……老子离开宗门十几年,想不到,咱们云雨宗也出了一些人物……哈哈哈…以前可没有这么狂的弟子。”萧明初眼中终于掠过一抹怒气。他拍了拍萧寒的肩膀,“萧寒,为兄现在心里有点小不爽,你看着办吧。”

“大师兄,可是…刚才宗主说,真传之间,要以和为贵。这个…”萧寒故意唉声叹气道。

“萧寒,为兄年龄大了,和这种小师弟动手,说不过去。你萧寒就不同了,十几岁而已,和他们是平辈…”萧明初搂着萧寒的肩膀,低声道。“给我打!打死打残!宗主责问下来,老子替你扛了!”

萧寒哑然失笑。看来大师兄今天是真的生气了。

大师兄是什么人?一箭封印妖皇十年,直接让大日天子这种超级妖侠滚蛋。这种人生气了,后果是很严重的。

东方禽与方凌对视一眼,都笑了。

“大师兄现在的性格,的确温和了许多,要是在十几年前,遇到今日之事,恐怕早就有人见血了。”东方禽咕哝道。

“这韩水棠十分狡猾,先拿话语挤兑咱们,说咱们是百岁的老东西了,让咱们不至于以大压小。”方凌眼皮子微微一掀。

“那个…”萧寒站出去一步。“子煜师兄对吧?这位是韩师兄吧?大家都是云雨宗的真传,以和为贵,以和为贵。”

“萧寒!你闭嘴!你一个溜须拍马的人,要不是宗主护着你,你早就死于落日山脉了,就你这种人,也敢出来说话?哦,我看你好像是和大师兄一起回来的。我知道了,这两年,你是托庇于大师兄,因而才有机会在这里活蹦乱跳的,要不是大师兄,你尸骨早寒!”子煜厉声道。

韩水棠冷笑了一下。“萧寒,你也去参加南域预选赛?”

“是啊,小弟也要去。和韩师兄一起,还有一个霍师姐对吧?”萧寒人畜无害的笑道。

“你不用去了。去了也是丢人。”韩水棠挥了挥手。“去参加预选赛,与其他宗门的天才交手,刀剑无眼,到时候可没有宗主和大师兄等人站出来维护你。”

“说得也是。”萧寒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旋即一蹙眉。“这位韩师兄,你气势很锐利啊,性格乖张。你们侮辱我萧寒,也就罢了,居然敢在大师兄面前蹦跶?你们是在找死,知道么?大师兄,你说过帮我扛的,对吧?”萧寒回头看了萧明初一眼。

“废话!”萧明初不耐烦的道。“动作干净点!给我搞残他们!”

“嗯…”萧寒点了点头。旋即厉声道。“马上跪下,给大师兄道歉,以后在云雨宗规规矩矩做人。什么天才?狗屁!老子一只手捏碎你!信不信?要不是宗主刚刚提醒过我,你们以为,你们还能站在这里说话?”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