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一巴掌抽翻

第130章 一巴掌抽翻(475加更)

萧寒对着韩水棠与子煜一阵破口大骂!

口口声声要一只手捏碎他们!

“轰!”

韩水棠与子煜,脸皮一下子就涨红了!全身血液都往脸上冲!气得目眦欲裂,癫狂颤抖,全身真气狂涌!如果不是萧明初等人在场,而且宗门严厉禁止私斗,他二人早就冲上去对萧寒乱刀分尸了!

萧寒嘴角一挑,眼皮子微掀,一脸霸意与挑衅,而且还有深深的不屑。

这子煜,躯体内滚动着25枚五角星真穴,每一枚真穴,都有一种星火燎原的味道。和萧寒的境界一样,是真气三段。但是萧寒开了28枚真穴,修行两门真气功法,单纯以真气境这个层面来说,子煜根本及不上萧寒。而且,子煜并非妖侠,仅仅也就是个普通真气境,根本不值一提。

而韩水棠,作为今次代表云雨宗去参加南域预选赛的年轻一代,而且性格狂傲,目空一切,自然也有几分本领。他体内滚动着32枚真穴,是真气四段初期的人物。他修行的真气神功,要比子煜的火属性真气神功,强了几筹。但这一层次的人,对于目前的萧寒来说,的确有些不够看了。

“韩水棠对吧?”忽然,萧寒很认真的看着韩水棠。“就你这种修为,在云雨宗,的确是妖娆。三十岁不到,就臻至真气四段,而且你所修行的真气功法,让我感觉到了大沙漠的气息。鬼斧神工。但亦不足够高高在上,目空一切吧?说难听点。今次去南域参加预选赛,或许你就是个炮灰…能不能拿到正赛的名额。还很难说……”

“废话!”韩水棠厉声咆哮起来,全身都在颤抖,怒火中烧,气焰熏天,头上涌起一道道黄沙,不停的翻滚,“萧寒,你就是仗着大师兄等人的势。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敢评论本人?彻彻底底就是狗仗人势!”

萧寒脸色一变。“看来,今天就算冒着被宗主惩罚,我也要将你废了!”

“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本人与这萧寒,算是不死不休了!你们怎么说?要维护他?”韩水棠咬牙切齿。

“啧啧…”萧明初摇了摇头。“你放心吧。收拾你,萧寒就足够了。我们三人不可能动手的。”

“好!既然三位师兄不插手。那就好说了!萧寒!今日,本人就要你好看!”韩水棠戟指萧寒。

就在这时……

“诸位在这里争执什么?”一把悦耳的女声响起。只见,一名身材高挑的紫衣女子,明眸皓齿,走了过来。

她看上去二十二,三岁上下。姿容甚美,肌肤白皙,吹弹可破。眉梢眼角,英姿飒爽。身后真气形成一片连绵青山,巍峨雄峻。逶迤不尽。

“哦?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你们都在?霍妩见过三位师兄。”女子微微一鞠。旋即又看向韩水棠。“韩师兄,子煜师兄,你们也在?韩师兄,你在和谁争吵?”

最后,霍妩将目光投到萧寒脸上。她眼神微微一动,脱口而出道。“小师弟,你便是萧寒吧?在落日山脉出尽风头,得到了北玄妖皇晶的萧寒?”

“嗯?”萧寒不卑不亢的道。“这位师姐,小弟正是萧寒。”

霍妩点了点头,“萧寒师弟你好。今次去骄阳帝国参加南域预选赛,争夺正赛名额,我们云雨宗共有三人报名。除了我与韩师兄外,剩下一人,怕就是萧寒师弟了吧?萧寒师弟这两年,在烽火帝国,乃至整个南域,被通缉,无尽妖侠出动,要擒拿萧寒师弟。可萧寒师弟依旧安然无恙的回到宗门,就凭这一点,霍妩十分佩服,料想萧寒师弟一定有惊人的手段与智慧。才能够和天下妖侠周旋。”

“霍师妹,这小子可没你说那么厉害与不凡。仅仅就是个溜须拍马的小人,躲藏在大师兄的羽翼之下,苟延残喘了两年。”子煜一脸阴霾。

“嗯?”霍妩闻言,深深的看了萧寒一眼,她发现,萧寒全身竟然连一丝真气波动也无,双目若古井深潭,让人看不出深浅。一时间,她也对萧寒充满了狐疑与好奇。

“咻~~咻~~~咻~~~~”

不多时,十几名真传弟子察觉到了此处的火药味,都纷纷跑来看热闹。

萧寒就发现,当初接引自己进入外门的那位中年男子,面如冠玉,气质高贵,也来到了此处。

“嗨,这位师兄,”萧寒笑着挥手同那中年男子打招呼。“你还记得小弟吧?”

“嗯?”那中年男子看了看萧寒,惊诧道。“是你?竟然是你?你就是我们云雨宗近年来风头正劲的萧寒?真是不可思议!犹记得,当初你只是一个活靶子,偶尔得到奇遇,服用了一枚‘红萝仙果’,洗毛伐髓,这才有机会成为一名外门弟子,而如今,你已经成长为一名真传了…啧啧,厉害,很厉害……”

“师兄也很厉害,竟然开了42枚真穴,真气五段。”萧寒对这中年男子,非常客气,毕竟,他是萧寒的引路人。

不多时,又有十几名真传弟子飞了过来。

一下子,这座山峰就热闹起来。真传们见过了萧明初等云雨宗妖侠,便彼此议论起来……

“那就是萧寒,得到宗主青睐的少年。一身奇遇,非同小可。”

“不过,看起来,也就平平无奇。上次在落日山脉围杀北玄妖皇,重伤逃遁,没想到活了下来。”

“你们看,那是韩水棠,才28岁,便养成了手掌乾坤的气势,以后有可能成为我们云雨宗又一尊妖侠。”

“刚才这边有争吵,似乎就是萧寒同韩水棠发生了口角。”

“这萧寒。也是个惹祸精,不安生。刚刚返回宗门,就和韩水棠扛上了。我听说韩水棠修炼了一门‘万里黄沙诀’,稍微一出手,就是撕裂苍穹,气吞山河,纵横天下,不容小觑。”

“真要干起来,萧寒肯定敌不过韩水棠。”

“干不起来的!也就顶多是吵吵嘴。真传弟子之间要厮杀。必须要经过宗主的同意。”

……

就在这时,方凌忽然道。“萧寒,韩水棠,你们二人撕破脸皮,想要厮杀,绝对不能够在此私斗。须得请示宗主之后,得到同意。方可在擂台上一决胜负。不过,宗主近几天忙于今次妖侠选拔赛,怕是没功夫理会这档子事。好在,大师兄在此,我云雨宗,除了宗主之外。便以大师兄为尊,大师兄说的话,便如宗主一般无二。你们要打,就请示大师兄吧。”

说完,方凌向萧明初打了个眼色。

“嗯…打吧!上擂台!”萧明初装模作样道。旋即对着围观的诸多真传弟子道。“各位师弟师妹,都去观战吧。我们真传弟子之间。许久没有切磋过了。嘿嘿,萧寒与韩水棠两位师弟,是我们云雨宗最年轻的真传,且看看他们之间,孰优孰劣,孰强孰弱。”

一听说萧寒与韩水棠要打架,并且由大师兄点头同意,诸多真传都大声叫好起来。

“萧寒,有种就上擂台!”韩水棠狞笑着道。“上了擂台,我要你呼吸之间倒下去!”

“我要废了你!”萧寒也笑了起来。

火药味十足。

于是乎,两人被一大群真传弟子簇拥着,前往附近一座设有擂台的山峰。

子煜在后面阴测测的笑着。

“方师弟,你是想给萧寒师弟一次立威的机会吧?”萧明初一边走,一边笑道。

“是。大师兄,萧寒成为真传之后,一直被人诟病,说他是小人得志。事实上,诸多真传,心中认可萧寒的,除了我们几个之外,似乎也就没有其他人了。萧寒需要一个立威的机会,得到大家的认可。”方凌慢条斯理的道。

“狠狠的揍那韩水棠一顿最好!”东方禽在一旁嘀咕道。“大师兄你出面,事后宗主亦不好意思责罚。”

……

一大群人来到一座专门设有擂台的山峰。

萧寒直接跳上擂台,活动着筋骨。

韩水棠眼中杀气森森,身躯一动,就要跨上擂台。

“等等…”子煜身子一横,挡住韩水棠。“韩师弟,我与这萧寒有宿仇,今次,先让我去教训萧寒。你放心,我只稍微教训教训这小子,等会,再由韩师弟你下重手,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

“嗯?”韩水棠脸上涌起一丝不悦,不过也没多说什么,挥了挥手,“子煜师兄,你请吧。记住,不要将他打伤了,留给小弟,今日,咱们轮番羞辱这家伙,让他知道天高地厚!”

“轰!”

子煜一下子跳上擂台。

萧明初,东方禽,方凌,三人在下面看着,也不阻拦。

“哦?你跑上来干什么?”萧寒一窒。

“萧寒,薛剑风那笔账,今日咱们来清算清算。”子煜眼中盈满无法遏制的杀机与怨毒。“你知道我耗费了多少精力在薛剑风身上么?你这个蠢货!你竟然毁掉薛剑风!你惹怒我了!哼!我们云雨宗有规定,真传弟子之间,不允许私斗,甚至于上擂台,都必须要宗主与大师兄同意。但是,一旦上了擂台,就不留情面,将你打死打残,都是只怨你你技不如人!既然大师兄亲口同意你上擂台,那我就不需要顾忌了。打残了你,宗主亦不会责罚我!”

“哈哈哈哈!废话少说!既然你想自取其辱,那我就成全你!一招!”萧寒冷笑不停。

“什么一招?萧寒你小子在胡说什么?”子煜一愣。

“我说对付你这种人,一招就够了。”萧寒舔了舔嘴唇。

此话一说,下面一大群观战的真传,一下子就哄笑起来。那霍妩,也莞尔一笑。

子煜虽然修为不济,但要一招将其击败,也并不容易。

“找死!”

子煜暴怒发狂,顷刻之间,他全身火焰蒸腾,右手一伸,五指张开,五道烈焰爆射而出,整个擂台的温度飙升,这五道火焰熔金化铁,焚山煮海,一下子化为五条咆哮怒吼的火龙,每一条火龙都有十丈长,喷吐着烈焰。这五条火龙是子煜的本命真气所化,其温度不是一般的火焰可比,甚至于,在这火焰中,还有淡淡的符篆痕迹,比岩浆的温度还要高几倍。五条火龙,一下子就要缠住萧寒,直接将萧寒焚成灰烬!

“五龙神火杀!”

“什么?子煜这么狠?一个照面就施展出来压箱底的绝招?他是想一下子杀死萧寒么?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台下一片议论。

“雕虫小技!”

萧寒冷笑一声,赫然,他全身金光绽放!灿烂的金霞一下子弥漫覆盖出去几丈方圆,霞光中闪现着密密麻麻的骨文,隐晦的梵唱与禅音响起。

萧寒直接解放一半的肉身力量!并使出不灭金身!

顷刻之间,萧寒全身气势节节攀升,铺天盖地,一股股强大的战意,必胜的信念,滚滚如潮,从萧寒身体中喷薄碾压出去!

他头发无风自动,形体在台下众人眼中,仿佛一下子变得高大起来,给人一种遮天蔽日的错觉!状如魔神!又如荒古巨兽苏醒了!

一道道恐怖的龙卷风,以萧寒的肉身为中心,席卷而出,吹得五条火龙摇摇欲坠!速度减缓!

可怕的肉身力量,在萧寒体内涌动,发出来了千军万马对决沙场,万兽奔腾的声音!

下一刻…

“轰!”

萧寒身躯一动,纯粹的肉身力量,使他在半个呼吸不到的时间,就冲到了子煜面前,右掌直接抽了出去!

这一掌,似乎连子煜身体附近的空气都被抽爆了!

犹如流星坠地!

犹如陨石暴击!

“砰!”

子煜一下子被抽翻在地,满嘴牙齿被抽成碎片,半边脸直接镶嵌在擂台上,入木三分,整个人不停的抽搐,吐血,**,战栗,屎尿一起奔涌而出。

“彻彻底底就是个废物!还敢跳出来和我打?”萧寒冷笑不停。事实上,在抽中子煜的一瞬间,萧寒已经收回了绝大多数力量,只是将子煜抽得昏死过去。如果全力一击,子煜早就爆体而死了。

台下一片死寂!

那韩水棠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直勾勾的看着萧寒。

“你上来!”萧寒指了指韩水棠,脸上全部都是狞笑,“老子说过要废了你,决不食言!”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