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分组

第135章 分组

乌云雨在给萧寒与霍妩讲述今次南域选拔赛的规则。

“三万多人争夺300个正赛席位,以擂台战的方式竞逐。”乌云雨沉声道。

“擂台战?”萧寒一蹙眉,“宗主,三万多人打擂台?那何其壮观啊…”

乌云雨淡笑一下道。“自然不可能让三万多人同时战起来,那样场面将极度混乱,失去控制。妖侠塔方面规定,南域3万余名才俊,分为100批,每一批300余人,决出3个名额。”

“哦?”萧寒与霍妩,下意识的对视了一下。

萧明初等真传,也一下子明白了,都在点头。

“简单来说,便是300人,抢3个名额。”乌云雨手指极有韵律的敲击木椅扶手。“萧寒,霍妩,你们听好,3万人,打乱分组,共分成100组,每一组300人。以擂台战的方式,决出3个名额。100个小组总共300名额。其中,每一组并不设立种子选手,是随机分组。也就是说,这样分组,存在一定的运气成分。”

对,如果不设种子选手,那有可能出现3万人中,最强的一部分,分到同一个组,这种小组,便是名副其实的死亡之组。

“宗主,这样便有机率产生死亡之组。”萧明初思考了一下。“现在关键是要知道这三万名妖娆中,哪一些能够对萧寒师弟构成威胁。”

“天魔宗的莫清瞳,算是一个狠角色。对了。我还听说,骄阳帝国的著名妖侠大日天子。有一名爱徒,被称之为‘火烈太子’,年仅20岁,便冲开42枚真穴,达到了真气五段的至强境界,并且得到了大日天子的衣钵传授,修行‘大日心经’,非同小可。我个人认为。‘火烈太子’算是近年南域炙手可热的年轻人。论战力,或可能不在‘莫清瞳’之下。同样是足以给萧寒师弟制造麻烦的恐怖对手。”方凌说道。

“我也知道一人。也来自烽火帝国。乃是名剑山庄的‘夏风’,今年25岁。”东方禽脱口而出道。

“夏风此人,我知道。”方凌立即接口道。“此人在20岁之前,都属于庸才。甚至于,一直徘徊在肉身境。不受到名剑山庄重视。几乎属于被淘汰与忽略的普通外门弟子。”

“什么?方凌师兄,20岁还一直徘徊在肉身境?那他今年25岁。也就是说,5年时间,彗星般崛起了?是厚积薄发还是突然开窍?亦或者是撞到什么奇遇?”萧寒诧异。

“嗯…21岁时,夏风陷入了一种深度睡眠。一睡,便是4年。中间没有醒过。”方凌道。

“这?”萧寒心道,沉睡数年。这应属于脑死亡与植物人的症状吧?

“4年后,夏风醒来,修行剑术势如破竹,境界节节攀升,一年时间。由肉身境跨越到真气境,冲穴如饮水吃饭。而且领悟了可遇不可求。万中无一的剑意。”方凌悠然道。“一跃成为名剑山庄年轻一代第一剑修。任何剑法,在他手中,都能够化腐朽为神奇。他被称之为‘剑神附体’。或可能成为名剑山庄未来的庄主。今次妖侠选拔赛,志在必得。”

“这不可能是突然开窍,一定是被什么上古剑神之残魂附体。”东方禽断言道。“夏风这种情况,古书上也有记载。偶尔一些凡人,突然陷入深度睡眠,几年后,甚至于十几年后醒来,修行武道如拾草芥。”

“有可能是血脉中的传承觉醒了吧。这种事情,非常诡异,不能妄加猜测。但根据本宗的识见来看,那‘夏风’祖上,也许诞生过超级剑修。他的深度睡眠,应可能是基因中含有的传承因子,偶然间觉醒了,要与他的记忆融合,迫使他睡去。醒来之后,使得根骨与天赋都继承了祖先的传承,彻彻底底逆天改命。这种人非常难对付。记忆中,说不定已经觉醒了祖先修炼的剑术功法。上古剑术,无一不是可杀生,可灭国的至强功法。”乌云雨淡然道。“看来,这‘夏风’,是名剑山庄今次参加妖侠选拔赛的才俊中,最难缠的一个。”

“这样吧…”萧明初直接道。“东方师弟,方师弟,我们三人都是妖侠,今次来到南域的无数妖侠中,也有一些,是我们三人的至交好友,我们三人,负责替萧寒与霍妩,打听今次参加预选赛的三万才俊中,哪一些的实力较强。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替萧寒师弟与霍妩师妹,理一理头绪,至少知道哪一些年轻人拥有种子选手的战力。这样,分组一下来,便大致上能够摸清这一组的强弱悬殊。”

“行,就动用我们的人脉吧!”东方禽与方凌,都异口同声。

乌云雨也点了点头,“本宗也会亲自去打探情报。萧寒,霍妩,你们好好呆在这宫殿中,不要乱走,五天之后,会举行分组仪式。三万余人,被分为100个小组。到时候就知道你们被分在什么样的小组了。本宗也希望你们分组能够好一些,不要分到有可能产生的死亡之组。特别是霍妩,你的战力与天赋,拿到整个南域年轻一代来说,只能算中等之姿,你要想拿到正赛名额,只能够寄希望于分到较弱的一组。”

“是,宗主,霍妩自家知自家事。但即便有一分希望,霍妩亦会拼死争夺!”霍妩眼中掠过一抹坚毅之色。

“嗯?”萧寒心神微微一动,他忽然感觉到,霍妩对今次妖侠选拔赛的重视。甚至于,萧寒还敏锐的察觉到,在霍妩身上,有一种死志已萌的味道。仿佛不成功便成仁。

“她为什么这么大的决心?以她的实力,她应当清楚今次妖侠选拔赛。她甚至很难通过预选赛,拿到正赛名额。”萧寒微微蹙眉。

乌云雨深深的看了霍妩一眼。似乎也洞察到了一些事情,但他没有追问,淡笑道。“好了,五天之后,便有结果了。当然,也不一定会产生死亡之组。”

就在这时……

“乌兄别来无恙!墨尘特来拜会!”一把雄浑的嗓音,在大殿外响起。这声音里,极具威严。显然是长期发号施令的上位者发出来的声音。

“烽火帝国当今皇帝来了。”乌云雨摇头失笑,旋即看了看萧寒。“萧寒,你随本宗出去应付一下。上次你为了逃避追杀,混入烽火帝国皇室嫁女的队伍,似乎你将那公主拐走了,还将皇室一名妖侠‘南宫夜’击杀。可有此事?”

“咳…宗主,弟子是迫于无奈。至于那公主。弟子可从没做出什么不轨的事情。”萧寒干笑道。

“好了,现在皇帝老儿找上门来,也去应付应付吧。”乌云雨似乎也不怎么在乎帝王威严,一脸笑意的带着萧寒出去了。

萧明初等真传,笑眯眯的抱着手跟在后面看热闹。

宫殿外。

烽火帝国当今皇帝,身穿龙袍。头戴冠冕,一脸阴沉的站在殿外花园中。他全身涌出无尽的祥云,瑞气,宝霞,曦光。眸子中有山河闪现。天庭饱满,随随便便一站。四面八方一片阒寂,举手投足,全部都是威严。

在皇帝身后,站着一名皇袍年轻男子,能有二十五,六岁上下,样貌同皇帝有几成肖似。这年轻男子气势极为强盛,冷峻,孤傲,君临天下。在他身体周围,一道道气流翻滚,凝聚为龙形,发出来苍老的龙吟声。似乎每一道真气,都能够化龙,镇压万古,扫荡日月乾坤。他身躯稍微一动,顿时风起云涌,天地风雷,龙虎玄武,全部显现!

萧寒与乌云雨刚刚出殿,皇帝与这皇袍年轻男子,就同时看向萧寒,帝王般的威压,直接笼罩过来!

“萧寒!”皇帝龙颜大怒。“你就是萧寒?好!你很好!你竟然拐带朕的女儿墨痕!你这是欺君犯上之罪!还有,朕的心腹爱将南宫夜,是死于你手把?大胆狂徒!犯下的都是弥天大罪!”

一个照面,皇帝便将许多罪名,扣到萧寒头上。盛怒之下,似乎是想立即处斩萧寒。

不过,萧寒修行了天子神拳,即将圆满,本身气质中,便拥有睥睨天下的天子大势,帝王之势,因而,面对着一尊皇帝的威压,萧寒不但不怵,反而生出一抹藐视。就这皇帝身上的气势,远不如天子神拳的气势尊贵。

“墨尘,你在这里咆哮,是视我云雨宗如无物么?”乌云雨讪笑了一下。“你的皇帝威风,都收起来吧。在本宗面前,没有用的。”

“哼!乌云雨!朕就知道你要护短!不过,这萧寒罪该万死!朕奉劝你一句,将他交给朕处置,否则,朕与你云雨宗,誓不罢休!”皇帝怒声咆哮,不过,在面对乌云雨的时候,眼神中,终究还是充满了忌惮。

“墨尘,本宗出来见你,已经给足你面子了,够了,速速离开此地。萧寒是云雨宗的弟子,不受到世俗帝国法典约束,收起来你的威风吧。”乌云雨极不耐烦的道。

“你!”皇帝全身气势上涌,盛怒之下,在他头顶,出现一尊漆黑大手,覆盖山河大地,电闪雷鸣。

“哈哈哈哈…墨尘,就你?还想出手?”乌云雨大笑起来,似乎是看见什么非常好笑的事情。

“好了,父皇,您不要动怒。不值得。”那皇袍年轻男子,一步踏了出来,他十分沉稳,目光看向萧寒。“萧寒,我妹妹墨痕,如今身在何处?你说出来吧。”

“我不知道。”萧寒耸了耸肩。

“哦?”皇袍年轻男子瞳孔微微收缩。“萧寒,你大约以为,有乌宗主护着你,你便得意忘形,趾高气昂了,对吧?但你要知道,乌宗主护不住你一辈子。好,你不说也罢。你总有一天会落到本太子手中,到时候…本太子至少有一百种酷刑,让你说出实话。对了,今次你也是过来参加预选赛的吧?嗯,希望五天后的分组,本太子可以和你分到同一个组。本太子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他说话,君临天下,有一种决胜千里的味道。

“滚吧!”萧寒笑了笑。“口头上的威风没什么。既然你如此说,那我倒非常希望能够和你分到一组。嗯……宗主,预选赛,擂台之上,可以杀人么?”

“可以。”乌云雨点了点头。清淡如水。“刀剑无眼。生死各安天命。”

“好。弟子明白了。”萧寒深深的看了看皇袍年轻男子,舔了舔嘴唇,眼中杀机满盈。

“父皇,我们走。”皇袍年轻男子也看了萧寒一眼,而后便带着皇帝离开。

“这名太子,倒有一些实力。并不是皇室的纨绔。”忽然,乌云雨笑了笑,“萧寒,这名太子,体质特殊,同时修炼了两门真气。而且,他开了39枚真穴,是真气四段巅峰。你如果真和他分到一组,要小心点。他应可算是今次参加南域预选赛的种子选手之一了。”

“弟子明白。”萧寒点头。“弟子心中并无恐惧。相反,弟子极希望分到死亡之组。”

“哦?”乌云雨笑看萧寒。

“呃…宗主,弟子一身修为,各种武技,现在似乎陷入一个瓶颈,需要惨酷的战斗,强强对话,才有望冲开瓶颈。”萧寒目光中,全部都是战意。

“哈哈哈哈哈!好!很好!五天之后,再看看分组吧!”乌云雨洒然一笑,目光中,全部都是欣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