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死亡之组!

第136章 死亡之组!(505加更)

萧寒是彻底明白了今次南域预选赛的规则。五天之后,是分组。分组完毕,便要开始擂台厮杀了!南域所有惊世之才,产生激战,竞争有限的正赛名额。那一定是极为惨烈与残酷的战斗。

在这五天中,萧寒也没有到宫殿外晃荡。在这段时间,他需要的是极度安静,保持心境的平稳,不起波澜。这样才能够在接下来的擂台战中,发挥出来最佳状态。

而这几天,萧明初,东方禽,方凌,甚至于宗主,都在奔波忙碌,动用人脉资源,替萧寒与霍妩搜集资料。尽可能掌握三万多参赛选手中,那些惊艳之才的情报。

第四天.

宗主乌云雨,召集萧寒与霍妩,进入正殿,商议明日的分组事宜。

萧明初,东方禽,方凌,亦带来了这几日所收集到的资料。

“明初,你将有用的资料告知萧寒与霍妩。”乌云雨对萧明初道。

“嗯,”萧明初点了点头。他看向萧寒与霍妩。“萧寒师弟,霍妩师妹,这几日,我们亦算是有所收获,现在,将一些有用的情报,给你们讲一讲。你们用心听。”

“大师兄,该不会是将三万多名参赛者的战力,都一一打探清楚了吧?”萧寒有点惊讶的看向萧明初。“这才短短几天时间哩…”

萧明初哑然失笑道。“萧寒师弟,事实上,不光是我们云雨宗的人在打听这些资料,几乎所有人,都在做这件事情。因而,看起来,三万多参赛者,要一一排查,是一件非常繁琐与冗长的事情,几乎不可能完成,但是大家伙聚在一起。彼此交换一下情报与资料,也颇有心得。”

“今次南域的年轻一代,实力强的有很多,为兄就不一一介绍了。就告诉你们最强的十人吧。”萧明初整理着思路,缓缓道。“三万多人中,不排除有一些深藏不露的家伙。但明面上,大家都知道的至强者。一共有十人。被好事者称之为十大种子选手,几乎是稳稳当当获得正赛名额的存在。”

“十大至强者?”萧寒与霍妩,都屏息静气,竖起耳朵。要知道,能够在三万多人中,被选出来。列为十大种子选手,这非常不简单。而且,这十大种子选手,是被诸多妖侠评估之后产生的,那决计没有水分。强就是强。盛名之下无虚士。

“在烽火帝国境内,有名剑山庄的‘夏风’,25岁。一梦四年,醒来后觉醒诸般剑道奥义,领悟出剑修梦寐以求的剑意,而且,剑意臻至中期,一剑逆天,一剑破尽虚无,一剑倾城。此子。十大种子选手之一,毫无悬念。”

“骄阳帝国。大日天子之徒,‘火烈太子’,20岁,真气五段,修行‘大日心经’,天生火属性体质。心性极残忍,不动手则已,一动手就要杀人。此子,十大种子选手之一。”

“骄阳帝国。星辰殿,周锋,27岁,自幼天赋异禀,以星光淬体,号称骄阳帝国最强体修,肉壳力量非常狂暴,徒手撕裂大鸾。而且,修行‘炼星斩魔刀’,炼化星光为刀气,刀光纵横数十里,斩人杀鬼,锋芒纯利。虽然没有领悟刀意,但星光刀气比一般刀气的品质,强了数倍不止。兼且,是炼体强人,刀枪不入,万法不侵,必然也是种子选手。”

“骄阳帝国,江湖散修,程风,29岁,身份来历不详,修炼魔功!练就一门独门大真气,‘魔炎大手印’。据说,此真气是程风幼年被仙人托梦传授,以二十七种魔花,三十三种大荒蛮兽之血,炼入本源真气,一旦施展开来,天降黑色血雨,鬼影重重,群星日月蒙蔽,毁灭万物。这程风,又一身份,是骄阳帝国一个杀手组织的金牌杀手,号称千人斩,出手从不落空。一身血煞戾气,意志不坚定的人与他对决,还没交手,精气神就被他的杀气冲垮了。”

“暗影帝国,天魔宗首席弟子,天魔老人得意门生,莫清瞳,19岁少女,修行天魔大世界。天魔大世界乃一门奇功,一旦施展,产生天魔力场,扭曲光线,破坏一切物质,吸收一切攻击,并且令敌人坠入天魔世界,产生精神幻象,甚至自残自杀。”

“落月国。南域中等国家,落月宗,皇室宗门。头号强者‘秦竹’,以26岁之龄,便成为拥有20亿人口的中等国度,落月国之头号高手。无出其右。真气四段巅峰。真气以音律的形势宣泄而出,催肠断肝,人称‘九指琴魔’。曾经一人击杀5名真气五段强者,名声鹊起。杀人时,以风雅著称,喜欢为死在其手中的敌人作诗。”

“灵山帝国,第一大世家,‘季家’当代长女。季如水,29岁少妇,已经生育有三子三女。这女子性格温婉,但修为着实强横。修行一门上古真气功法,‘无字天书’,她真气化形为天书,内含各种绝杀大阵,聚灵阵,分水阵,五行防御大阵,七星北斗阵,无尽剑阵,万剑绝杀大阵……萧寒师弟,你最好祈祷,不要和这少妇季如水分在一组。否则,各种大阵镇压下来,你会非常头疼的。以为兄所见,此女是十大种子选手中,最难对付的一个。”

“灵山帝国,灵山太子,26岁,真龙血脉,跌落过上古巨龙血池,得到逆天奇遇。身上有龙气,气吞山河,横扫蛮荒,龙霸天下。”

“海神帝国,海皇宗,田园,25岁,修行海皇心经,一指可镇压海洋风暴。”

“李子奇,江湖散修,但据说是上古世家后代,21岁,修行飞刀,真气三段,此子境界不高,但飞刀如鬼魅,如飞火流星,列无虚发,号称杀人从不用第二把飞刀。萧寒,此子,你最好也不要遭遇。他号称南域年轻一代中最可怕的杀手。从没有人看见过他的飞刀是什么样子,因为看见过的人,都死了。这种人。不出手就不出手,一出手肯定是要杀人的。”

萧明初将十大种子选手的基本情报,告知了萧寒与霍妩。

“这十人,便是南域三十岁以下最强横的存在了,个个都是千年难得一出的奇才。当然,萧寒师弟,你是善于隐藏。而且,你刚刚才从大荒归来,所以,除了我们云雨宗有限几人,知道你的底细,外人决计不清楚你的真实战力。否则,你会是十大种子选手之一。但…很难挤掉以上十人中的任何一个。或可能,和他们并列吧。对了,那便是十一大种子选手。”萧明初哑然失笑。“为兄也没有想到,南域近年居然涌现了如此多的妖娆。萧寒师弟,每一个小组,只有3个名额。虽然为兄对你很有信心,但最好还是与以上十人避开。否则,即便你胜,都需要暴露大量底牌,甚至将你的妖法也动用,换来惨胜。预选赛只是一个开端,进入正赛,将更加激烈与残酷。暴露所有底牌。是极危险的事情。”

“舍此十大种子选手之外,次一点的强者,也大有人在,比如烽火帝国墨真太子,修行两种真气功法;还有药王谷最强天才司空寂,会炼制6种秘药,其中包括一些陡然暴涨战斗力的圣药。属于第二梯队的年轻人。数量庞大,为兄就不细说了。”

东方禽出声道。“也就是说,这十大种子选手,只要有三人以上被分在一组。就将成为名副其实的死亡之组。但这样的可能性不大,毕竟,有100个小组。不会那么巧合,将这些种子选手挤在一块。”

“不过也说不定。随机分组,什么样的情况都有可能发生。”方凌沉声道。

“只能说这十大种子选手,拥有进入正赛的资格吧。但最终能否成为妖侠,还言之过早。”乌云雨始终保持着淡定。“萧寒,霍妩,你们目光要放长远。这仅仅只是南域的至强年轻人。若进入到了正赛,你们便会遭遇北域,西域,东域,大荒…诸多强横变态的小家伙。事实上,按照以往各届的妖侠选拔赛来说,以上十大种子选手,都有可能成为妖侠,但这一届,不一定,这一届含金量很高,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萧寒师弟,你现在怎么看?”萧明初说完这一通情报,立即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拿起一壶酒,优哉游哉的喝了起来。

“小弟觉得无所谓。”萧寒舔了舔嘴唇。

“无所谓?”方凌与东方禽同时蹙眉。

“嗯…诸位师兄,宗主,不管怎么分组,以后进入到正赛,始终是要面对这些人的。那么,即便预选赛就提前遭遇他们,也无妨。”萧寒极为冷静,精神剔透,念头通达。

“好,萧寒,难得你保持了一份坦然心态,宠辱不惊,是大战前最好的状态。”宗主赞道。“好了,明天便分组了,一切答案,就将揭晓。”

第二天!分组日!

这分组,也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去观摩的。只能允许乌云雨此等执掌一方的巨头到场。

萧寒,霍妩,萧明初,东方禽,方凌,以及其他真传,留在宫殿中等待乌云雨带回来分组消息。

霍妩在大殿中走来走去,显得非常焦急与紧张。

萧寒倒是一如往常,坐在大殿中喝茶,同萧明初,东方禽,方凌,谈天说地。

下午。

乌云雨返回,他脸色略微凝重。

“宗主,分组情况如何?”萧明初第一个开口询问。

“霍妩的分组形势比较好,那一组强者不多,”乌云雨坐了下来,稍微蹙眉。“但萧寒,分到了死亡之组。几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大家都以为,100个小组,不太可能出现死亡小组。但事实上,世事无绝对,分组一下来,许多人当场就惊呼起来。嗯,出现了死亡之组。”

“呃?”萧寒一窒,旋即问道。“宗主,弟子被分到了死亡之组?”

“名副其实的死亡之组。本宗在知道结果后,都愣了几个呼吸。”宗主道。

“那弟子和哪些种子选手分到一组?”萧寒急忙问道。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