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刀客VS剑客!

第149章 刀客VS剑客!

在死亡小组的最后三轮比赛中,萧寒居然抽中了夏风!

名剑山庄怪才,一梦四年,醒来后绝世无双的妖孽剑客!

全场观众都惊骇住了!

本来,萧寒的表现,堪称惊艳,连连击败对手晋级,势如破竹,已经被视为本届南域预选赛头号黑马。如果运气好,甚至在死亡之组拿到一个正赛名额,都不是不可能。但偏偏遭遇到夏风!

夏风在之前的比赛中,太轻松了,面对任何对手,都是一剑破之,不可能出第二剑。即便是种子选手秦竹,也是仅仅只用一剑。他锋芒之盛,绝世无双,谈笑间就能够摧枯拉朽的战败任何对手。一人一剑,十分的出尘。甚至于,在他出剑的时候,嘴角会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这个微笑,已经被诸多观众,命名为……剑神的微笑!

……

观众席。云雨宗阵营。

“这…这…这简直太晦气了!碰谁不好,就偏偏碰夏风!”东方禽简直就要抓狂了。“方凌师弟,你是剑修,你比我看得准,你说说,这一场,萧寒师弟有多大胜算?”

方凌的神色,极为严峻,近乎脸罩寒霜。“剑修比同阶真气境武者攻击力更高,认真来说,剑修并不是那么可怕,可怕的是领悟了剑意的剑修。更可怕的是,领悟了中期剑意的剑修…这一场很糟糕。萧寒师弟的肉壳十分强横,但…剑气与刀气,是专破肉壳防御的。特别是剑意,将毕生真气攻击与精气神凝聚于一点,斩灭虚无,磨灭一切昨日……”

“夏风的剑意,已经臻至中期?”东方禽语音颤抖。

“我确定,他已领悟中期剑意,拥有庞大的精神力。达到了万物皆可为剑的无剑之境。而且,意发并进…”

“方凌师弟,何为意发并进?”

“意念至,剑至,也就是说,他想要杀人的时候,他的剑已经刺入敌人身体。”方凌眼角肌肉跳动了几下。“单从剑意的角度来说,夏风此人,已经比我略胜一筹。”

“难道说,萧寒师弟,一点胜算也没有了?”东方禽只感觉到自己的心下沉再下沉,几乎跌落谷底。

“用动静如幻。或许能够躲开夏风的倾世一剑。”方凌言简意赅道。

“北玄妖皇的动静如幻?舍此别无他途?刚才萧寒师弟领悟出来的拳法,有真龙气息,天子大势,难道也不能够抵挡?”

“剑气,可破各种大势。搅乱风云。”方凌摇了摇头。“看看萧寒师弟怎么应对吧。”

……

虚空看台。

“好!非常之好!”大日天子如释重负的笑了起来。“萧寒此子,能够在战斗之中,不断提升战力。这很不错。站在客观的角度讲,本人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妖娆。但一切都到此为止了。遇到夏风,萧寒没有任何挣扎的余地。唯有死。”

“哈哈哈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墨尘厉声咆哮起来。“萧寒此獠,丧心病狂,杀我皇儿,而他此时此刻,将被夏风所杀!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啊!”

名剑山庄庄主,西门飘雪,落落寡欢而坐,一言不发,此时,也是罕有的开口道。“三剑。夏风三剑击杀萧寒。三剑足矣。”

“西门庄主,你这话。未免说得也太满了吧?”萧明初极为不满的道。

“夏风是未来的剑神,萧寒是凡人中天才。但神终究是神,人终究也只是人,人与神的差距。本座说三剑,已经是高看萧寒一眼了。”西门飘雪说完,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诸位,为何我门下弟子萧寒,每一轮都遭遇劲敌?这是何故?”乌云雨也是再也难以保持淡定,直接看向一群老古董。

“乌宗主,请冷静。选手之前的对决,是随机而定,并不是我们这些老家伙暗箱操作。”一名气息如上古凶禽的尖嘴老者,淡笑解释道。

“哼!”乌云雨极为不满。

“好了,乌兄,你也不要争执。”天魔老人在一旁劝慰道。“先看下去再说,或许,萧寒能够再度绝境逢生。老夫就感觉到,这少年底牌层出不穷,让人难以看透。说不定这一场,还会有惊喜。”

乌云雨淡淡的摇了摇头,不过,激动的情绪,也很快平息下来。

“宗主,你看?”萧明初极为紧张的看向乌云雨。

“事实上,本宗最不愿萧寒碰到的,就是夏风与季如水。”乌云雨低声道,“甚至于,碰季如水,亦要比碰夏风好一些。夏风的剑意,杀意慑人,一出手就要人死命,可谓非常极端。”

……

死亡之组坐席。

剩下的选手,大多数用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萧寒。

只有莫清瞳与朱胖子,眼中绽现出来了一些担心。

少妇季如水,也终于将注意力放在比赛中,看了看夏风,又看了看萧寒,温婉的眸子中流露出思考与评估的表情。

“上擂台吧,萧寒。”夏风朝萧寒微微点头,旋即双手背负,化为一道剑光,射入擂台。

观众席上,有着许多夏风的拥趸,立即爆发出来如雷的喝彩声。因夏风是剑修,气质十分出尘与飘逸,又白衫如雪,所以获得了现场许多女性观众的青睐与崇拜,就看到许许多多的女子,血脉喷张,脸如霞烧,粉拳紧握,替夏风摇旗呐喊助威。

夏风孤鹤一般傲立在擂台上,背上一口青钢剑。一人一剑,无法无天。

萧寒并没有出现情绪与意志崩盘的状况,也是身形一动,直接闪到擂台上。

“萧兄小心。”莫清瞳与朱胖子,同时提醒道。

擂台上。

两人遥遥对立。

夏风站在当地,他长身直立,白衣如雪,如亘古以来就屹立在那里的雕塑一般。他气质出尘与骄傲,还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寂寞。

一种绝世剑客屹立于峰巅,高处不胜寒的寂寞。

他还没有拔剑,但是他整个人的气势,就如同一把利剑。要把苍穹刺穿!

在他身体周围,产生了木叶萧萧,落英缤纷的幻象。在他的剑意影响之下,天地都黯然失色,日月星辰无光,天地之间,突兀显现出来一种昏暗的颜色。就好像是黄昏。诸神的黄昏。

“萧寒,你本应该走得更远,”夏风开口了。“可惜你遇到了我。事实上,我非常欣赏你的潜力与战斗时的冷静。但我们遭遇了,注定有一个人将倒下。我们之间的境界,相差并不大。但你没有机会,因为剑修,是在任何武者中,攻击力最强的一种职业。有人说,剑修的防守是很薄弱的,但至强的剑修,又何须防守?”

他侃侃而谈。指点江山。

“嘿…你和那个周锋一样。总是啰啰嗦嗦,说一大堆废话。试图直接瓦解我的意志与精神。不过一点用都没有。”萧寒笑了笑,“据说,剑修善于找到敌人的弱点,一击致命。你是想用攻心之术,直接让我的心灵露出破绽,对吧?那你要失望了。我萧寒虽也有些奇遇,不过一身战力。是靠自己一刀一枪一拳一脚拼出来的。而你夏风,据说是沉睡了四年,醒来后,惊才绝艳,一步登天,由废物一跃成为名剑山庄一等一的妖孽。你的这身修为,来历非常微妙。我始终认为。只有在生与死之间磨砺与积累出来的战力,才是最可靠的,而不是你这种突然发迹的角色…”

“够了!闭嘴!”夏风眼神微微一变,下一刻。他右手直接抓住剑柄。“你值得我拔剑…”

“剑修又怎样?给我死!”

赫然之间,萧寒暴起出手!肉壳力量全开,光芒万丈,身躯一动之间,直接撕裂空气,碾向夏风,右拳凝聚数十万鼎的力量,就要一拳轰出,镇压万古!

就在这时……

夏风全身每一个毛孔中,都绽放出来无上剑气!

这剑气切割空气,切割空间,切割时间!

竟然将擂台上的光线,全部扭曲!

整个擂台,似乎都一下子被黑暗笼罩!

“嗯?我的五感,似乎都被这一剑切断了!他的剑意,似乎影响到了我的精神!”萧寒只觉得整个世界了无生机,到处枯萎,陷入了永恒的黑暗之中。

……

观众席。

“擂台怎么黑了下来?”

……

虚空看台。

“夏风的剑法意境,太高了!中期的剑意加持在剑法之上,的确鬼神莫测,甚至有一种无视天道规则的味道。无法无天。”

“剑意切断了萧寒的五感…这就是领悟了中期剑意的可怕精神力。”

……

擂台上!

“给我破开!精神力!我萧寒的精神力也不弱!”

萧寒强行催动精神力,渐渐的,他双目就要撕开这满世界的黑暗。

就在这时,一点剑光破空而来!

这道剑光惊艳至极,如同焰火一般绚烂与瑰丽,凌厉肃杀,如天外飞仙,一剑光寒十九州!

这一剑已经快到让人思维跟不上了,如同梦魇!

意发并至!

他想杀你,剑已刺入你身体!

这一剑使得整个擂台又重现光明,但是所有的光明,在这一剑之下,都如同背景与陪衬。

夏风持剑在手,观众席上,许许多多的人,都看见了夏风嘴角那抹微笑。

“剑神的微笑!”观战者心中都不由的叫喊起来。

而且,在观众席上,许多妖侠,都在扪心自问……这一剑,我能抵挡么?

……

云雨宗坐席。

电光火石之间,东方禽与方凌,心中都浮起一个意念……就凭借这一剑,事实上,夏风已经有资格成为一名妖侠了。根本不用再去考核什么了。

……

擂台上,就在夏风将要一剑洞穿萧寒身体的时候,萧寒的思维终于恢复运转,在生死一线之间,不灭金身狂涌而出,金光粼粼,耀眼生辉!

密密麻麻的骨文绽放了出来。禅音四起!

“噗~~~~~~”

这一剑斩杀进入不灭金身迸发出来的金光中,那滔天的剑气,竟然直接绞碎了不灭金身!

“好强的剑意!这剑气中,蕴含了中期剑意,淬灭虚无,将攻击凝聚于一点,可以穿透我的不灭金身!事实上,其他任何真气攻击,我的不灭金身都能挡一挡,但就是剑意,鬼神莫测,委实难以抵挡。即便是小成期剑意,应该也不至于让我如此狼狈。可惜,这家伙是中期剑意……”

萧寒这些思想,也就是半个呼吸不到,便在脑中划过。

虽然,不灭金身无法彻底抵挡这一剑,但也为萧寒赢得了一丝丝活命的时间,他身形爆退!

但夏风一剑又一剑,第二剑已经如跗骨之蛆,连环杀来!

萧寒祭出真龙,天子大势加持!

然而,天子大势亦被切开!

大势,本是虚无,然而,剑意却偏偏可以洞穿虚无!

萧寒想都不想,直接又将螭龙放出,紧接着又将灵龟真气放出,一张古老的龟壳挡在身前。

这几下兔起鹘落,令人眼花缭乱。

“铿!铿!”

剑意连续洞穿螭龙与龟壳。

这时,萧寒人已经离开剑意笼罩的范围。

夏风持剑而立,并不追赶。

萧寒将天子真气,螭龙玄冰大真气,灵龟真气,统统收了。

两人遥遥对立,相隔十几丈,彼此对视。

“嗯,不错,手段很多,花样百出,居然挡住了我足足四剑!你足以名动这片山河了!”夏风眼睛里盈满了骄傲,“四剑都杀不死你,你是异数。足以自傲。很可惜,你即便遭遇火烈太子,都不可能被逼得这么惨。只可惜,我是剑客。如果你也是剑客,亦或者说,你是一名刀客,那你不至于这么狼狈。可惜了。很遗憾。”

“是么?”

萧寒调整了一下呼吸。

下一刻……

“铿!”

一口单刀从萧寒真穴中跳跃出来,被萧寒握在手中。

一大片空气,立即被无形刀势切割成锯齿状。

萧寒手持单刀,浑身气势暴涨,那孽龙一般的刀势,节节攀升,永无遏制!

“铿!铿!铿!”

观众席上,许许多多佩戴了单刀的观众,他们的刀,都发出轻微的悸动,似乎是要与萧寒的刀共鸣!

一刀在手,萧寒霸意狂飙!

“嗯?”夏风瞳孔收缩,“你是?”

“刀客。”萧寒淡然道。

……

虚空看台。

“什么?剑客遭遇刀客?萧寒居然是一名刀客!!!!”

“有刀意!不是一般的刀客,是领悟出来了刀意的刀客!”

“太…太精彩了!”

……

……

……

PS:一张4000字送上。今晚上要出去和朋友聚会。估计更新不了。在家关了大半个月,人也很萎靡了,借此机会,出去放放风,希望大家能理解。欠的章节,我牢记在心!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