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碾碎刀意!

第150章 碾碎刀意!

一刀在手,萧寒整个人气势陡然大变,惊世的刀气滚滚蒸腾,如长江大河般冲出,在萧寒头顶形成一股扭曲与狂暴的浪流,内藏霸意与无上战意。

萧寒的双眸,亦变得冷若止水,紧盯夏风。眸子中,也折射出来衍生出刀意的锐芒。

一名刀客应有的素质,从萧寒身上彻彻底底的绽现而出。思维运转能力被提升至巅峰状态。心境如日照晴空。

“哦?”夏风稍微错愕了一个呼吸,旋即,眼睛微微一眯,脸上绽放出来享受与陶醉的表情。“好…太好了…深藏不露…一开始,就给人制造出来假象,让人误以为是一名体修…而事实上,真正压箱底的本钱,是刀…一名领悟了刀意的刀客!越来越有意思了!今次南域预选赛,让我感觉到非常无趣与枯燥。现在好了,终于来了一个像样的……刀客!剑客与刀客之间,是天生的宿敌!萧寒,你给我带来了惊喜!你知道我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吗?”

夏风眼睛一睁,眸子中剑气如潮,倾国倾城,就单单这目光,便可以杀人。“我最喜欢斩杀刀客!以剑破刀,生平最大快事!天上地下,古往今来,刀,不如剑!”

夏风的剑势,也在节节攀升,冲上云霄,天剑凌云,唯我独尊!

整个擂台,彻彻底底被刀势与剑势填满了!

风声鹤唳!

草木皆兵!

这一战,已然成为南域预选赛迄今为止,最强一战!

巅峰之战!

……

观众席。

在场观战者,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目瞪口呆,旋即是此起彼伏的议论与喧嚣声……

“萧寒竟然是刀客!太出乎意料了!在他身上,本感觉不出来一丝一毫的刀客气质,但是一刀在手,头角峥嵘。气势一下子凌厉起来,无疑是绝世刀客!”

“论手段,萧寒此子,可算是今次南域预选赛之最了!简直就层出不穷,永远都留一手似的,让人彻彻底底看不透他啊!”

“刀客对剑客,永远都是拥有最大看点的决斗。惊爆眼球。而且,刀客与剑客之间,一旦对上,都会拼命的。几乎不死不休。刀与剑,水火不容啊!”

“不过从气势上来讲,还是夏风占据很明显的上风。夏风的剑意。已臻至中期。就不知道萧寒的刀意,达到了什么程度…”

……

云雨宗坐席。

“想不到萧寒师弟的刀法,凌厉如斯!终于能够在气势上,同夏风抗衡一二了!不至于像刚才那般狼狈!”东方禽眸中,又再度燃烧起来了希望之火。

方凌也是神色微动,旋即低声道。“小成期刀意,对决中期剑意…这…”

“方凌师弟。你也拥有万中无一的剑意。同无数的刀客战过。你有何看法?”东方禽快速出口询问。

“刀意与剑意,都是虚无飘渺之物,领悟起来非常困难。然而,从无到有,领悟出来刀意与剑意之后,要巩固与加深意境,更是难上加难。别看小成与中期,相隔一线。但却是天堑!这个关口,不亚于肉身境与真气境之间的距离!而,中期与大成之间的差距,用凡人与仙人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方凌口气认真的道。

刀意与剑意,从无到有很难,一旦领悟。小成与中期的差距,如若肉身境武者同真气境武者的差距!中期与大成的差距,更是凡人与仙人之隔!

“也就是说,萧寒师弟依旧没有太大的机会?只能够稍微抵抗片刻。终究还是要输?”东方禽的心,再度揪紧。

“认真来说,萧寒师弟的刀意,是小成圆满,正在向中期进军。如果他能够在夏风的剑意压迫之下,冲开那天人壁垒,飞升至中期刀意,那或可能翻盘。否则,只能够靠妖族秘法,出奇制胜了。”

“刀意小成飞升至中期?方凌师弟,以你的经验来看,有几成把握?”

“千分之一。”

“……”

……

虚空看台。

“乌兄,你瞧瞧,老夫就说萧寒这少年还有底牌吧?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有意思啊,刀意很成熟啊,不像是刚刚领悟的。这小子,连老夫都没看出来,竟是刀客!”天魔老人在一旁摇头晃脑。

乌云雨的情绪,略微镇定了几分。

萧明初也略微松了口气,但依旧不敢将紧绷的心弦彻底放松。“现在局面非常危险了,双方祭出了刀意与剑意,那九成九会拼命了。气机牵引之下,要么是刀意碾碎剑意,要么是剑意斩灭刀意,很难有第三种结果。”

“这两人之间,必死一人。”大日天子笑了一下。“当然,我更加看好夏风。傻子都知道,中期剑意,稳稳压死小成刀意。”

“的确是这样的。”龙骨圣刀深以为然道。“小成和中期,天壤云泥!”

名剑山庄庄主西门飘雪,感觉到了萧寒的刀意,微微一睁眼,扫了擂台上的萧寒一眼。旋即重新闭上眼睛,淡漠道。“还很稚嫩。”

一名金发碧眼中年刀客,全身刀意古朴与深邃,眼中有刀的世界在幻灭。“萧寒这少年,如果拜在本座门下,几年之内,必成一流刀客。在妖侠排行榜上,得到一个名次,都不是不可能。”顿了一顿,他看向几名老古董。“诸位,这一场,能否作罢?夏风与萧寒,都是难得的良才美质。事实上,两人的战力与天赋,已经超过大量低级妖侠。现在,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刀意与剑意的对抗,玉石俱焚,非同小可。两名绝世妖娆,折损了任中一个,对于我们整个南域来说,都是无法弥补的损失。”

几名老古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也焕发出来思考与矛盾挣扎的表情。

一名老古董低声道,“要不…终止比赛?我们南域比不得东域与大荒。他们那边天才少年如雨后春笋般诞生,死几个无所谓。我们南域是死一个少一个。萧寒与夏风二人,老夫舍不得他们任何一个夭折。他们以后。都会是优秀妖侠,拥有斩杀妖皇的潜力啊……”

几名老古董点头。目光同时看向一名秃头老者。

秃头老者气息沧桑,眼中有史诗般的光芒在滚动,他沉声道。“现在终止比赛,对他们日后的发展,将非常不利。他们的战意已经宣泄出来了,不能够戛然而止…两大天才。留下一个吧。与其得到两尊中庸的天才,倒不如取一尊日后有可能证道的惊世之才。”

“哎…真是残酷啊…”几个老者不敢忤逆秃头老者的意思。

“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没什么残酷不残酷的。这是游戏规则。”秃头老者淡漠的很。

……

擂台上。

萧寒与夏风,现在都纹丝不动。他们并没有拔刀拔剑对轰对砍。

他们都在攀升自己的气势。

刀客与剑客之间的对决,非常有意思。并不是一定要短兵相接,才算搏杀。似这般气势上的抗衡与争锋,反而更加凶险万分!

夏风的剑势很狂暴。如长江大河,惊涛裂岸,卷起一波又一波巨浪,一时间又化作千万条银蛇,漫天滚动,每一条银蛇中,都蓄满了移山填海与破灭虚无的可怕剑意。随时随刻。撕裂苍穹,切割万物。

这使得夏风愈发的出尘了。他双眸深处,似乎都隐藏着一个又一个古老剑国,他的气息无瑕无垢,饱满圆润,身躯稍微一动,就像是要羽化飞升般。

而且,夏风的剑势。暗合天道,与天地自然,非常契合。到达后来,他剑势之盛,渐渐与天道融为一体,使得,他的剑便如天!无迹可寻!高高在上!而且。暗中还蕴含着一种凌驾天道的味道。

“我的剑道,并非传承自名剑山庄。我修炼的是‘天剑’,以天为剑。你与我为敌,便是与天为敌。”夏风傲然道。

“那我就逆天!”萧寒也在催动刀势。

但是在夏风的天剑之势干扰之下。萧寒的刀势显得非常孱弱,如日薄西山,似乎也一直成不了气候。不能够壮大起来。

这使得萧寒一直处于下风。在势的对抗上,可以说,萧寒是被压制住了。

忽然之间!

“轰!”

萧寒30枚真穴中,曦光与宝霞绽放,天子大势席卷而出,铺天盖地!

那灿若霞辉的天子真气,喷薄而出,化形为一头真龙,盘旋于萧寒头顶。

天子大势与萧寒的刀势结合,使得产生了一种天子带刀,君临天下的霸势!

刀势与剑势之间的对抗,萧寒的劣势,得到了一些扳平。

“哦?气势上来了?刀势中有了一些君臣之道的霸意,想要我的剑势臣服?哈哈哈,天子刀势,依旧无法逆天。好了,结束吧!萧寒,你的刀势,想必,已经达到巅峰,那么,在这一刻杀掉你,你应死无怨言。而且,也能够使得我体验到最大的快感……”

夏风嘴角,勾勒出来一抹微笑。

这是一抹很神秘的笑容。似乎有点不属于凡人凡间。

是剑神的微笑!

夏风要动手了!

下一刻…

夏风终于出剑了!

一剑杀来,带着天威!似乎是一大片天穹朝萧寒镇压下来!

这一剑就是天!

天剑!

这一剑打破了世俗的所有规则,重新制定了属于这一剑的规则。

而且,这一剑蕴含了中期剑意,可以将人的思维都定格与杀灭,让任何人都思维停顿,任由宰割。而且心甘情愿,因为人力不能胜天,更不能逆天。

观众席上的许许多多妖侠,潜意识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一剑,我挡不住!充其量,看看能不能活命,但是抵挡,万万不能够!

更弱一些的观众,思维是彻彻底底跟不上这一剑的。

擂台上的萧寒。

“太快了!这一剑的速度,比我的刀速快!夏风的思维运转,也比我的思维快!我只能勉勉强强,捕捉到这一剑的一丝丝痕迹……拼了!刀意!给我斩杀!七碎刀诀!碎玉式!碎空式!”

“铿!!!!!!”

在如海般炽烈。如天般强盛的剑意之下,萧寒稍微捕捉到一点点痕迹,便寻隙杀了过去!

小成刀意与七碎刀诀,再也没有半点保留,倾巢而出!

空气中掠过一抹波纹,一道狂暴与霸绝天下的刀意,孽龙一般碾出!

擂台上的一大片空间。都滚滚散开!

在七碎刀诀之下,空间被刀光切成碎片,玉质碎痕到处蔓延,并且,碎空式不断禁锢空间,粉碎空间。破坏剑意!

这一刀,也是萧寒毕生刀道的巅峰!精气神与刀意的全面宣泄!

“噗嗤!!!!”

刀意与剑意彻彻底底碰撞在一起了!绞杀在一起了!

也仅仅就是一个呼吸不到,刀意被剑意全面镇压!

“噗~~~”

萧寒吐出来一口鲜血,全身刀势萎靡,他心念如电,直接收回刀意,全身金光绽放。要以肉壳力量碾向夏风。诸般手段,全部打出!

事实上,萧寒砍杀出来倾世一刀,就是为了争取到一丝丝的时间,而后以近身肉搏的方式,灭掉夏风。因为萧寒知道,自己的小成刀意,万万无法媲美与抗衡夏风的中期剑意。只有靠近夏风,用强盛的肉壳与他肉搏,这才是击败他的不二法门。

电光火石之间,萧寒的刀意败退,而他整个人已经朝夏风扑了过去!全身肉壳力量汹涌宣泄而出,金戈铁马,沉沉浮浮。漩涡四起,蘑菇云四处爆炸,在他身后,甚至出现了荒古巨兽咆哮的声音。他如人形蛮兽一般冲锋陷阵!

“哈哈哈哈…”夏风狂笑起来,“渺小的刀意!好了!碎裂吧!”

“轰~~~~~~~”

一道超出了任何世俗之美的弧线,囊括四海,灭杀诸天,一扫而过!

这弧线中,蕴含了天道,自然,天威,剑道,剑气,剑神,剑意,剑法……接近无敌!

冥冥中,仿佛响起无数剑修的虔诚咏唱声!

“噗!”

这一剑的速度,彻彻底底超过了萧寒的思维运转速度。

使得,萧寒本欲收回的刀意,还没来得及消褪,便被剑意拦截与绞杀!

“噗!!!!!!!!!!!”

隐晦的破碎声响起!

萧寒的刀意,被剑意碎掉了!

刀意化为斑斑驳驳的碎片,散落飘洒在虚空中,如一块块被击碎的瑰丽宝石!

“噗~~~~~~”

萧寒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口吐鲜血,冲向夏风的身形,一下子顿住与萎靡了,整个人后仰摔了出去,面白如纸!

萧寒手中单刀,被震成碎片,他全身刀势节节败退,仿佛被埋葬了!

“砰!”

萧寒重重摔在地上!

……

“哈哈哈哈……萧寒,你的刀意,已被我碎掉。即便我今日留你一条性命,日后,你也再不能修行刀道了,而且,刀意一碎,永远不能够修复与重拾。而你的心灵,也将出现无法弥补的破绽,从今以后,战意磨灭,成为懦夫,不敢再与人争锋了!哈哈哈哈!”夏风仰天咆哮起来。十分的得意。

……

观众席。

所有观众,全部站了起来!

“刀意碎掉了!天啊!萧寒的刀意被夏风的剑意直接碾碎了!”

……

云雨宗坐席。

“不好!萧寒师弟的刀意碎成齑粉!”东方禽跳了起来。

“这下子糟糕了。刀意与剑意的碰撞,最怕的就是这种结果,直接碾碎。这对萧寒师弟的打击,简直不是一般的大。以后他很可能在武道上,不进而退,甚至不进而灭……”方凌脸色铁青。

……

虚空看台。

“萧寒被废掉了。彻彻底底废掉了。”大日天子狞笑不已。“沦为废人一个!”

那金发碧眼刀客,眼中露出疯狂的惋惜之色。“可惜了。刀意不是一般的碎,而是碎得非常彻底,夏风的剑意太强盛了,将少年萧寒的刀意,碎得连一丝丝痕迹都不留下。”

“宗主,萧寒师弟还是败了…”萧明初站了起来,目光如炬。“现在最紧要的是保住萧寒师弟的性命。罢了,让他认输吧。”

……

……

PS:感谢贺盟再度飘红打赏。我欠他6章了。汗,努力,努力,一定要还账啊。月票欠的账,也要清还。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