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破而后立,刀意重生!

第151章 破而后立,刀意重生!(求订阅)

擂台。!

擂台死寂,如鬼蜮,如坟茔。

的确如坟茔。

埋葬了一名刀客的绝世刀意。

萧寒趴伏在擂台上,身体微颤,大脑,一片空白,思维几乎被夏风一剑斩灭!

要知道,刀客的刀意,衍生于精神层面与灵魂。刀意被碾碎,使得精神都要受到磨损。甚至有可能成为白痴!

“我···我的···我的刀意被碾碎了…头…头很痛···”萧寒心中,发出来了悸吟与不甘。

但是这一败,的确无法避免。

夏风是剑意中期,萧寒是小成刀意。

小成与中期,等于肉身境与真气境的差距。肉身境强行对抗真气境,结果不言而喻······强弱悬殊太大了。而且剑修,非常极端,攻击力堪称一绝,但防御几乎忽略不计,彻彻底底以攻代守。剑意可以破势,破肉壳防御。

在擂台上弥漫的破碎刀意,终于一点一滴的灰飞烟灭。

整个擂台,不再有刀意的丝毫痕迹,剩下的,全部都是强盛的剑意。

夏风傲立擂台,剑已归鞘,双手背负,眼神居高临下,孤傲,不屑,掌握住了一切。是胜利者的姿态。

“听见了么?刀意被碾碎的一刹那,那凄美的声音···真是让我迷醉…”夏风脸现痴迷陶醉的神色。“那破碎声,如仙音一般,让人沉溺呢……萧寒,此时此刻,你便如死狗一般。你身上,一定有许许多多的秘密,换成其他人,一定想要在你身上得到什么。但我夏风不会。我夏风专注于剑,其他一切,视如粪土。嗯,我会让你安安静静的死去。你可以把这,当成是一种施舍。也应该感到荣幸。”

整个落霞山·一片阒寂!

人人看向擂台的眼神,都非常复杂。

死亡之组坐席。

剩余的选手,统统都站立着,目不斜视的看着擂台。

“糟糕了!萧兄的刀意都没碾成齑粉了…这对他打击太大了,以后很可能就一蹶不振,最终沉沦…不对!夏风会趁机斩杀萧兄···这该如何是好?萧兄这人,脾气挺好的,不应该死在这里啊···”朱胖子一脸紧张。下一刻·他居然抬头看向虚空看台方向,拉长嗓门大叫道。“父亲大人,请您替萧兄求情·使得他不至于死在夏风剑下······”

莫清瞳嘴里也念念有词,空气中绽放出来一些音符,送入虚空看台。

“这下子不死也是废人了,”火烈太子双手环抱,目光深深的看向夏风,用极低的声音道。“应当如何对付夏风这家伙?很棘手啊···当然,最好是不要遭遇这变态的家伙…”

云雨宗坐席。

“二师兄,三师兄,现在怎么办?”一群云雨宗真传·惶急不已。

“冲进擂台!将萧寒师弟抢出来!”东方禽厉声道。

“大家不要妄动。这擂台有大能加持了隔绝光幕,我们冲不进去。看看宗主与大师兄怎么应对吧!”方凌赶紧劝阻道。“贸然破坏妖侠选拔赛,会受到制裁的。大家不要冲动。宗主与大师兄·都爱惜萧寒的才华,一定不会坐视不理。”

虚空看台。

乌云雨,天魔老人·萧明初,几乎同时站了起来。

“段老,我门下弟子萧寒,刀意碎裂,已无再战之力,让他认输吧,本人将他带走。退出今届妖侠选拔赛。五年之后·再卷土重来。”乌云雨看向那秃头老者。

“嗯?乌宗主···”秃头老者微微一蹙眉。“少年萧寒,刀意已碎·即便是以你的手段,亦无法帮助他修复与重拾刀意。而且,他心灵将会出现巨大的破绽,五年之后,恐怕亦再也没有底蕴参加下一届妖侠选拔赛了…”

“无妨。总而言之,萧寒不能够死在这里。决不允许。”乌云雨的眼神,已经有些凌厉了,有凶狠的杀机在滚动。

天魔老人亦是一瞬不瞬的盯着秃头老者。“姓段的,可否给老夫一个面子。”

一名气息浩瀚的中年胖子,也站了起来。“噢···刚才我家的小胖子开口了,要替萧寒求情,段老,放过这孩子吧,反正他已经输了。没必要赶尽杀绝。”

秃头老者哑然失笑。“你们咄咄逼人做什么?放不放过萧寒,那是夏风的事,关老子屁事?够了,老子替你们求求情。”

大日天子与龙骨圣刀对视了一眼。大日天子冷笑道。“无妨,这小子活着更好,有许许多多的秘辛,需要从他口中盘问出来。”

一把至高无上的嗓音,神威浩瀚,从虚空中传递到达擂台之上……

“够了,夏风,你赢了,不要击杀萧寒。”

“哦?”夏风循声望向虚空看台,旋即嘴角一扯,弹了弹指甲,“我倒是可以放过这个废物,不过,需要他亲口认输,并且求恳我,这才能活命。”

“萧寒,开口求我吧。我可以考虑不杀你。”夏风看向萧寒,他脸上布满了揶揄的笑意。

而这时的萧寒……

就在萧寒的刀意碎得干干净净,再也找不出一丝一缕存在过的痕迹之时,在萧寒心脏中,迸发出来一阵阵悸动·`·

“嗡~~嗡~~~嗡~~~”

一团光茧飞旋而出,静静的在萧寒眼前展开,如一卷书画···

‘七碎刀诀第三式……碎意式,

是碎意式的修炼口诀与图谱,奥义。

这碎意式,在萧寒初成真气境的时候,便已经得到修炼方法。

但那时候,萧寒领悟不到其中的神髓。不能够参透奥义。而且,自己也不敢轻易自碎刀

此时此刻,萧寒的刀意化为乌有,这碎意式的修炼口诀下方,竟然又出现了几行小字……

‘破而后立,刀意重生!,

‘破而后立,天下无敌!,

“什么?破而后立?”萧寒心神巨震!

下一刻……

“嗡~~~~~~~~~”

一道灵光直接涌入萧寒灵魂之中!

这‘破意式,的整个光茧,都直接打入到萧寒那受创的灵魂之中!

轰隆!轰隆隆!

一接触到这股意念,顷刻之间,就在萧寒灵魂中散发出来了百转千回的刀道痕迹!无穷无尽的刀道奥义!刀道领悟!

刹那!萧寒如醍醐灌顶!整个人脱胎换骨!

那衰败与剧痛的灵魂,精气神,开始涅重生!

就好似,在萧寒灵魂之中,出现了一盏明灯,照亮了漆黑的夜晚,使得他看清楚前途发展的道路。摸索到了无上刀道的真谛与奥义!

“破而后立?破而后立?我明白了!我萧寒明白了!”

一朝顿悟!

在萧寒那近乎空洞的眼神中重新凝聚出来不朽的刀光!

“快快开口求饶。可以苟活性命。”夏风享受着胜利的果实,俯视萧寒,尽情的施舍与嘲笑。

观众席上也再度发出来了各种议论声…···

“真可怜啊。萧寒太可怜了。本来,也是一尊天才中的天才,至少在南域的年轻一代中,可以名列前茅。但现在,却惨淡收场。尊严都没有了,要跪地求饶,才能够活命。”

“真是让人扼腕叹息啊。这种天才,生不逢时啊。偏偏就参加这一届号称历史最恐怖与最强盛的妖侠选拔赛。如果是换成以往,这种妖孽早就成妖侠了。”

“也没什么。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夏风比他强,自然有资格侮辱与践踏他。”

就在这时……

“铿!铿!铿!”

死寂如鬼蜮的擂台上四面八方,竟然发出来刀鸣声!

紧接着,一点一点斑斑驳驳的刀光,如碎裂的宝石一般,横空出世,并悬浮在整个擂台,使得,这擂台犹如夜空一般璀璨了起来!

“是···是那些碎裂掉的刀意?这是怎么回事?”整个观众席,再度陷入安静之中。人人都瞪大眼睛看着擂台。

虚空看台。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整个擂台全部都是散碎的刀意?”一名老古董惊骇的叫了出来。

“这?”秃头老者一懵旋即语音发颤,“难道···难道是···…等等!我再看看1我再仔细看看!”

“哦?这是?”夏风也迷茫。

忽然萧寒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重新站了起来!

“铿~~~~~~~~~~~~~~~~~~”

整个擂台悬浮的刀意碎片,发出来共振声!

与此同时…

“铿~~~~~铿~~~~~~铿~~~~~~铿~~~~~~~~”

观众席上,所有佩刀的武者,不管是单刀还是柳叶刀,鬼头刀,厚背薄刃刀,奇门弯刀······所有的刀,统统自动出鞘,往擂台飞去!

“怎么回事?我的刀?”

“我的刀怎么失去控制了!似乎冥冥中受到了什么召唤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

“轰!!!!”

擂台上,所有的破碎刀意,第一时间,全部被萧寒的灵魂吸纳!

“砰!”

一股浩浩荡荡的气势,从萧寒躯体中彻彻底底爆炸了出来!

无上刀气,比之前更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刀气,从萧寒每一个毛孔中绽放了出来,萧寒脸上出现了觉悟的光芒!

他整个人的气势节节攀升,身体四面八方,全部都是铿锵的刀鸣声。

萧寒的目光也变得凌厉霸道,似乎洞穿一切。

锋芒毕露!

“噗!噗!噗!噗!”

一道道刀气,当空炸开,如神光绽放,顷刻之间,在天空中出现了纵横天下的刀芒大阵,有一尊尊刀仙,刀皇,刀客,行走其中。

刀气纵横十万八千里,屠杀诸天,破灭万古,毁灭乾坤!

“铿~~~~~”又是一口单刀,从萧寒真穴中跳了出来,握在手中!

“砰!砰!砰!砰!”

单刀在手,一种玄之又玄的气势炸了出去,使得悬浮在擂台之外的诸多刀形兵刃,统统炸碎!

一股摧枯拉朽的刀意,从萧寒身上冲出,犹如绝世孽龙出世,刀裂星河,绵绵不绝!

擂台上,刀势与剑势,瞬间分庭抗礼,互争雄长!不再是刚才那般,刀势孱弱,被苦苦压制,行将就木的惨状了。

“夏风,你要我跪你?我跪你妈!”萧寒眼中战意狂暴,“我萧寒破而后立,刀意重生!从今以后,破剑如破竹!”

虚空看台…

“刀意涅了!碎而重生!破茧成蝶!达到了中期刀意······这是万年都难得一见的事情!竟然发生在萧寒身上!”秃头老者歇斯底里道。“此人是妖孽!妖孽之才!我南域第一天才!彻彻底底的第一天才!”

“萧寒师弟的刀意,达到中期了!”萧明初颤抖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乌云雨狂笑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