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你就是传说中的阉人?(63)

第227章 你就是传说中的阉人?(63|172)

东方禽与方凌,携带聘礼,高调进入药王谷,宣布萧寒与景烟雪,蓝溪溶二女的婚约。

并且终于将萧寒已成妖侠之事,公诸于世!

整个药王谷,鸦雀无声!

“为什么…萧寒竟能够成为一名妖侠…噗~~~~~”那司空寂,狂喷一口鲜血,昏死在地!

景烟雪与蓝溪溶,更是激动得不能自己!喉咙都噎住了,说不出话来,只觉得满心都填满了舒服受用的快意,如坠云雾之中。

就在这时…

一股浩瀚的气息,从药王谷一座大殿中升腾而起,强大的气流爆发出来,天地灵气组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当中又药香四溢,还蕴含了春夏秋冬四季变化的痕迹。

一尊白衣少年,就施施然从气流漩涡之中走出来,身躯稍微一动,一小片范围内的天象,就产生出来波动,春雨缠绵,夏雷迅猛,秋霜铺地,冬雪盈野,尽在其中。

“东方兄,方凌兄,别来无恙啊。”这白衣少年,微微一笑。

“嗯…风少凌,你好。”东方禽与方凌同时对白衣少年点头。

“多年不见,两位仁兄依旧是光彩夺目,修为又精进了不少啊。遥想当年,小弟与两位仁兄,组队猎杀妖皇,若然不是两位仁兄多有照拂,小弟恐怕已然殒命了。”白衣少年笑道。

“风少凌,今次我们过来,并非与你叙旧,公孙谷主呢?怎么不出来?”东方禽微微蹙眉道。

“哦…谷主他老人家,正在闭死关,今次是要炼一炉秘药。非同小可。”白衣少年淡笑道。

“原来躲起来了。”方凌冷笑了一下。“当初在南域预选赛时,我们宗主曾与公孙谷主约定,若然萧寒师弟成为妖侠,便亲自登门造访,迎娶景烟雪与蓝溪溶两位师妹。公孙谷主也口口声声答应下来。不过现在。事到临头,公孙谷主竟然借故躲了起来,真是笑话!萧寒师弟成为妖侠一事,普通人不知道,公孙谷主还会不知道?公孙谷主早不闭关,晚不闭关。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闭关,真是……哈哈哈哈,滑天下之大稽!”

“呃……”方凌字字诛心,说得风少凌哑口无言。

过了几个呼吸,风少凌才喟然道。“实不相瞒,烽火帝国当今皇帝。墨尘陛下,已经颁布下来圣旨,三日之后,迎娶景烟雪与蓝溪溶两位师妹为嫔妃…这个…希望两位不要让我药王谷难做…谷主选择闭关,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哈哈哈哈…”东方禽狂笑起来。“世俗之中的皇帝,算得了什么?我就不明白了,公孙谷主也是妖侠。为何甘愿投靠墨尘?好了,言尽于此,三日之后,萧寒师弟会亲临药王谷,萧寒师弟现在是妖侠,也不受到世俗法典的约束,墨尘在妖侠排行榜上的排名,也没什么大不了,想要横刀夺爱,抢走萧寒师弟的女人。他还没有这个本事。走着瞧吧。”

说完,放下聘礼,方凌与东方禽,飘然离去。

“云雨宗的人,也太强势了!”药王谷一些真传弟子。纷纷表现出来不满。

“听说云雨宗的宗主乌云雨,在妖侠排行榜上,名列前茅,首席弟子萧明初,也不是等闲之辈。不过,萧寒是什么东西?也就刚刚成为妖侠,有什么底蕴到我们药王谷耍横?”

“狗仗人势罢了!不过,乌宗主应当不会直接插手这种事情,辱没了他的身份。”

……

风少凌眼中掠过一抹权衡与担忧的神色,旋即,身形一闪,直接回到药王谷大殿。

风少凌站在一间房门紧闭的房间外,低声道。“谷主,弟子已和云雨宗的方凌与东方禽交涉过了,不过,他们的态度极为强硬,绝不肯轻而易举善罢甘休…而且,萧寒最近风头很盛,意气风发,必然不肯吃瘪。谷主,要不然…咱们…推掉烽火帝国墨尘陛下的婚约吧。毕竟,墨尘虽为世俗中的皇帝,九五之尊,但是他在妖侠排行榜上,名次远远不如乌云雨,甚至远远不如萧明初。墨尘陛下此人,也有一些狐假虎威,仗着自己在世俗之中的权势,不把云雨宗放在眼里…”

“咳咳~~~~~”房间里,传出一把苍老的咳嗽声。“哎…少凌,你以为本座愿意投靠墨尘么?实在是形势所迫,我们药王谷出来的弟子,虽然擅长炼制丹药,不过战斗力无法同其他宗门的强人相提并论,因而,有史以来,药王谷诞生的天才,在妖侠排行榜上,就一直居于末流。本座之所以勉勉强强,能够排列进入前5000名,也是因为本座炼制出来的各种秘药,替本座结下不少善缘。本座思前想后,我们药王谷的弟子,实在没有底蕴在妖侠排行榜上,与人争锋。索性,就退出妖侠排行榜,回归世俗,投靠帝国,安心炼药。”

这苍老的声音,也有一些万念俱灰的味道。“本座已经将妖侠榜上的排名让出来了。不争了,不争了。”

“按理说,本座是不应该为了墨尘陛下,去得罪乌云雨的,毕竟,乌云雨此人,虽然一贯低调行事,但实力强横,远远超过墨尘,稍微一动手,绝对秒杀墨尘。但是……烽火帝国的祖地,是在繁盛的东域。东域‘吞天帝国’,国力鼎盛,人才辈出,不是我们南域这种小旮旯里的帝国可以比拟。就听说,在‘吞天帝国’境内,大小宗门的数量加起来,都过百了,诞生出来了大量妖侠…现在,墨尘,已然是搭上吞天帝国这条线了!近几日,有吞天帝国的使者,专程从东域远道而来,与墨尘洽谈认祖归宗一事。”

“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墨尘陛下,敢和乌云雨叫板,原来是抱了大腿。”风少凌恍然大悟。

“墨尘知道萧寒成为妖侠之后,必然要来我药王谷迎娶景烟雪与蓝溪溶。因而故意刁难,强行迎娶景烟雪与蓝溪溶,摆明车马,就是要和云雨宗唱对头戏。没有吞天帝国撑腰,你以为墨尘敢这么蹦跶么?他又不傻!说起来。萧寒这少年,在南域预选赛中,将墨尘的亲生儿子,墨真太子,生生崩碎,这可是不死不休之仇啊…因而。墨尘一定会阻挠萧寒迎亲。而且,说不定以后还有刀兵相见的一天。”

“嗯…如果吞天帝国力挺墨尘,那么,墨尘,足有本钱向云雨宗叫板。东域强国,盛名无虚。诞生出来许许多多的妖侠,其中一些老古董,肯定不输给乌云雨与萧明初。”风少凌点了点头,“那么,谷主,我们现在怎么应对?”

“隔岸观火吧。让他们两家去争,我们不要插手。谁有本事。谁就带走景烟雪与蓝溪溶二女。”

……

烽火帝国,皇室,御书房!

烽火帝国当今皇帝墨尘,正在客客气气,十分殷勤的服侍两名男人。

其中一个,是个老者,面白无须,一张脸十分白皙,像是剥了壳的鸡蛋,找不出一丝皱纹。最奇特的,是他的嘴唇上,似乎还涂抹了胭脂,红彤彤的,十分骇人。

这老者。捏着兰花指,正在翻看一本古册,傲气凌人,阴阳怪气的说道。“墨尘陛下,咱家已经查阅与核实过你们这一脉的族谱了,的确,是当初我吞天帝国一名皇子,从东域远走南域,繁衍出来你们烽火帝国。你们的本源,是在东域。”

“是,是,安公公,今次,朕就有认祖归宗的意思。”墨尘连声道。显得有些低三下四的味道。

“嗯…”那老者‘安公公’,颐指气使道。“听说,你们烽火帝国五大宗门之一,什么药王谷,今次也要归顺我大吞天帝国?”

“是,药王谷当今公孙谷主,正有此意。公孙谷主,已经与朕达成共识了。三日之后,朕会派人去药王谷,宣读圣旨,使得药王谷获得名分,成为烽火帝国皇家御用宗门,而后,朕会携带药王谷所有门人,认祖归宗,迁徙东域。”

“好,墨尘,你不错,这药王谷,作为炼丹的宗门,对于我们吞天帝国来说,也有一些小小的价值。这样吧,三日之后,咱家亲自去药王谷,替你宣读圣旨。”安公公阴测测的道。

“多谢安公公!”墨尘感恩戴德,下一刻,他脸色微微一变,阴沉道。“安公公,朕在三日之后,还要在药王谷选妃,不过,朕就接到药王谷眼线传回来的消息,三日之后,云雨宗的萧寒,也会去药王谷…他扬言,要夺走朕的两名嫔妃,真是岂有此理!”

“云雨宗萧寒?”那安公公一愣怔。

“是,此人乃朕之死敌,亲手将朕的皇儿墨真击杀…朕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还有,朕本欲将幼女墨痕,送至东域,作为贡品,活祭先祖,可是,一切都被这萧寒给破坏掉了!他竟然劫持了墨痕公主,还击杀了朕手下的大将,妖侠南宫夜…全部都是弥天大罪啊!”墨尘痛心疾首道。

“萧寒?今次我没有时间去亲自观摩妖侠选拔赛,不过,萧寒此人的名字,我倒是听说过,据说,在今次选拔赛中,表现优异,”另一名男子,站在窗边,双手背负,他身穿一袭淡黄色衣衫,面如傅粉,目光如剑,脸上带着一股傲气,傲视一切,似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高高在上,似乎多看人一眼,都是一种恩赐,“也就是一个菜鸟罢了,再妖孽,能妖孽到什么程度?这个世界,妖侠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数百万是有的,但凡没有上妖侠排行榜的,统统都是渣。更遑论一只菜鸟了。三日之后,本人亦会亲自去药王谷走一遭,如果遇到那个萧寒,便稍微出手拿捏一番,教会他如何做人。”

“哈哈哈,真是虎父无犬子,栾少,您已经有了栾将军当年的风采了!雄风八面,无可匹敌!”安公公眉花眼笑的奉承道。

“有栾少出手教训那萧寒,再好也没有了!”墨尘大喜过望。“请栾少狠狠折辱那萧寒一番!”

“嗯…据说,那家伙击杀了我东域不少少年英杰,本人也就亲自掂量掂量他的分量吧。”那栾少,连连冷笑。

……

三日之后!

药王谷!

一大早。药王谷的气氛,就有些不同寻常,药王谷诸多弟子,忙着在谷中布置诸般事宜。

景烟雪与蓝溪溶,各穿了一件喜气洋洋的大红袍。被安置在一间小殿中,静候着。有一种待嫁闺中的味道。

不过,药王谷非但没有半点喜庆,反而充斥着剑拔弩张的凶险!

今日,前来药王谷迎娶景烟雪与蓝溪溶的,竟然有两拨人!

而且。这两拨人,还互有仇怨。

有可能出现抢亲的局面。两拨人大打出手。

而药王谷一方的态度,则是隔岸观火。不插手这件事情。

接近正午时分,药王谷外,敲锣打鼓,响起来丝竹管弦。琴瑟箫笛之音,很快还有鞭炮声齐鸣,热闹喜庆。

一下子,整个药王谷的外门弟子,内门弟子,真传弟子,都统统出去观望。

只见。云雨宗的迎亲队伍,已然是进入药王谷。

云雨宗的迎亲队伍,由大量外门,内门弟子组成,还有一些真传弟子。大红花轿,雄壮蛟马,一群精通音律的女弟子,手持洞箫,琴,瑟。筑,琵琶,胡琴,箜篌…卖力吹奏。

萧寒身穿一袭喜庆的淡红色袍子,丰神俊朗。坐在一匹蛟马之上。萧明初,方凌,东方禽,簇拥萧寒。

“云雨宗的人果然来了啊…这是要和烽火帝国皇室唱对台戏,针尖对麦芒啊…”

“谷主都回避了,咱们也别多管闲事,就让他们两家去斗吧。”

“不知道烽火帝国皇室的迎亲队伍,什么时候会来。”

……

“师弟,从今天开始,你就长大了啊…为兄颇感欣慰。”萧明初笑着对萧寒道。

“大师兄,你就别取笑小弟了。小弟将今次的迎亲,当成是订亲,把烟雪与溪溶娶回云雨宗后,小弟便要进入大荒,从大荒返回,才去完婚吧。”萧寒心中,显然已经有了计较。

“哦?拖这么久?早早洞房花烛,才是正经。”萧明初调侃道。

“大师兄…今次小弟接下来一个九死一生的任务,这个…贸然洞房,岂非…岂非太不负责了?好了,大师兄,小弟心意已决,明日一早,小弟便只身前往大荒。”萧寒说道。

“萧寒师弟,你真要去猎杀青龙妖皇?”方凌一蹙眉。

萧寒还未来得及回答,就在这时……

在药王谷上方,一阵强大的能量波动传来,真气冲天,使得处于药王谷的所有人,包括萧寒等人,都不由的抬起头来观察。

天边驶来一艘巨型龙船,能有十几丈长,由两头凶蛟拉拽,破空而来。

在龙船上,站着一群真气境武者,傲气凌人。

很快,在龙船后面,缓缓驶来一辆宝辇香车,车上站着一名淡黄色衣衫少年,大概也就是二十七,八岁上下,双手背负,举目望天,无人无我,孤傲到了极致。他全身真气波动如潮,头顶上方,甚至有星河滚动。

拉拽这辆宝辇香车的,是两头五色神牛,背插双翅,通体闪烁五种色泽,蔚为奇观,是上古血脉遗种。高价从大荒觅来。

“哦?烽火帝国皇室的人来了?”萧明初饶有兴致的看了看天上的龙船香车,摸了摸鼻子,“派头很大嘛…师弟,这是来和你抢老婆的人,哈哈哈,你自己看着办吧…”

“是,”萧寒舔了舔嘴唇,不动声色。

那艘龙船在药王谷上空停下,龙船之中,昂步走出来一名老者,面白无须,唇若涂朱,手捧一卷圣旨,阴阳怪气的道。“圣旨降临,药王谷所有门人,跪下接旨!”赫然正是那安公公,从东域过来的一名太监。

诸多药王谷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尽皆面面相觑。要知道,在此之前,烽火帝国皇室,也曾经降临下来圣旨,但药王谷弟子接旨,就从来没有跪过。

可今时今日,这太监竟然口口声声,要药王谷弟子跪下接旨。

这使得药王谷所有弟子,都懵了,跪也不是,不跪也不是。

“哼!”安公公目光俯视,就好像是什么王公贵族,到达了乡下巡视。“这南域,果然就是小旮旯小池塘,药王谷号称烽火帝国五大宗门之一,也如此的衰败,没有什么气候。怪不得要巴巴的投靠我们吞天帝国,举宗迁徙至东域。”

忽地,安公公看向萧寒一行人,立即尖声冷笑道。“哦?你们就是云雨宗的人吧?谁是萧寒?站出来。今次我吞天帝国颁布下来圣旨。不但是药王谷所有门人要跪,萧寒你也要跪。速速站出来吧。”

“嗯?”闻言,方凌与东方禽,勃然色变,就要发作出来,萧明初连打眼色,让他们不要焦躁。低声道。“让萧寒师弟自己应付吧。他现在也是妖侠了,不可能事事都让我们出头。宗主都说过了,让萧寒师弟放手而为,现在,我们就静观其变,看看萧寒师弟的手段。”

“嘿…”萧寒活动了一下筋骨,翻身下马,抬头看向天上的安公公。

“你就是萧寒吧?”安公公居高临下的看着萧寒,眼睛里面,全部都是不屑,像是在看一只可以随意揉捏的蚂蚁。“跪下。”

“呃…你就是传说中的阉人?”萧寒忽然认真的说道。“没有小鸡鸡?”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