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强势(64)

第228章 强势(64|172)

这安公公是一名太监,阉人,这一点毫无疑问,但这并不代表他愿意在大庭广众之下,当面被人称之为‘阉人’。

这是奇耻大辱啊!

一下子,安公公那白净细嫩的脸皮,就变成猪肝色,气得全身**颤抖,喉咙里,就迸发出来咯咯咯的声音;站在龙船上的一群真气境武者,个个都怒火冲天,龇牙咧嘴,就要扑杀向萧寒。

萧寒则是云淡风轻的抬头望着安公公,平静道。“阴阳人。”

“你!!!!”安公公目眦欲裂,“你…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阴阳人。居然想让我下跪?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你是个什么东西?敢要一名妖侠下跪?”萧寒不停的冷笑。

也对,妖侠不受到世俗法典的约束,别说是一个太监了,就算是一国之君,也没有资格让妖侠下跪。这安公公,无非就是欺辱萧寒年幼无知,刚刚成为妖侠,想要强行吃死萧寒,不过没想到,萧寒并不吃这套。

“既然口口声声要我下跪,想羞辱我,呵,那么…还是你们跪吧。统统跪下来。”萧寒慢条斯理的道。“我看阉人肯定是不能够成为妖侠的,群仙之下是妖侠,妖侠之下是众生,既然你不是妖侠,那么,你向我下跪,倒也合情合理。”

此言一出,整个药王谷鸦雀无声!

狂!

肆无忌惮!

那淡漠的口气,嚣张的态度,微微挑起的嘴角。简直傲慢到了极致!狂妄到了极致!

人人都知道萧寒最近名声鹊起。但对于药王谷与云雨宗的普通弟子来说。他们还没有见识过萧寒的手段,这回,算是亲眼目睹了。的确令人发指,居然面对东域强国,吞天帝国的圣旨,视而不见,反而要吞天帝国的使者对自己下跪。

“哈哈哈哈!咱家没有听错吧?你这是在作死啊!!!!”安公公尖声阴笑起来。

就在这时!

“下来吧!”

萧寒右手猛然抓了出去!

顷刻之间,灭绝星光涌动。无尽璀璨与绚烂的光束,从萧寒肌肤下面冲了出来,细细密密的冷尘埃与星沙在翻滚。萧寒的气质,瞬间由平淡趋于绚烂,如神祇一般。双目却很安静,静如明月。

“轰~~~~~”

一掌拍向龙船!

150万鼎的恐怖力量,浓缩在一点,骤然爆炸开来!

这一掌打出,风起云涌,力压苍穹。虚空坍塌,这是纯粹的力量。丝毫没有真气的波动,但极伟岸,仿佛能够破掉一切真气!一下子打得空间寸寸龟裂!

“噗嗤~~~~~~~”

一声爆响,那龙船被拍得四分五裂,包括安公公在内,船上站立的十几名真气境武者,顷刻之间就被生生的拍了下来!

“轰!轰!轰!轰!轰!”

安公公与那些真气境武者,纷纷坠地,被强大的力量波动,硬生生摁在地上,全身骨骼多处龟裂,都跪在地上,不停的咳血。就连那两头拉拽龙船的凶蛟,都被萧寒的力量镇压,匍匐在地上,瑟瑟颤抖。

“一群渣,连那些参赛者都不如,也敢跳出来吠叫?”萧寒冷冷的道。

一掌拍出,一群真气境,全跪!

四下里更是鸦雀无声,人人都用惊恐不已的眼神看着萧寒。就连蛰穴在药王谷大殿内的公孙谷主,以及一群药王谷真传,都已经被震慑住了。

萧寒太强势了!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啊,彻彻底底就是大力碾压一切!

“咱家…咱家和你拼了~~~”安公公一边吐血一边哀嚎,身躯扭动,就想站起来。

“跪!”萧寒一指碾出,隔空一摁,硬生生将安公公的双膝,摁入地面数尺,安公公嚎啕大哭,“栾少!栾少!你可要为咱家做主啊!这小子太霸道了!”

此时,那双手背负,站在宝辇香车之中的栾少,就定睛看着萧寒,“果然不愧为今次妖侠选拔赛最抢眼的参赛者,虽然真气修为一塌糊涂,但肉壳如人形蛮兽。不过,还是不够看!萧寒,本人乃是上一届妖侠选拔赛,脱颖而出的妖侠。本人五年前成为妖侠,两年前在妖侠排行榜上争夺到名次,8498名,栾绍雄!你竟敢打伤安公公,罪该万死!本来,对付你这种没有排名的菜鸟,本人不屑于动手,不过,你太猖獗了,本人有必要教会你如何做一个内敛的人!免得你以后出去,被人打死!”

话音刚落,他全身燃烧起来48枚五角星真穴,光束冲天,曦霞漫卷,身边无数水云缠绕。

“切~~~8498名…”萧明初发出来一声讥笑。

“哦?你们几个,在嘲笑本少?”栾少看向萧明初,“真不知道你们有何嘲笑的资格!你就是那个什么萧明初吧?听说你也是一尊千古巨头。不过,你多少岁了?本少才多少岁?你修行了多少年月?本少才修行多少年月?你一尊活了几百上千年的老古董,有什么资格嘲笑本少?本少今年也就是二十八岁,修行到你这般年龄,至少也是一尊千古巨头!今日的事情,你们是不是要插手?如果你们不顾身份,横加插手,那本少认栽了,拍拍屁股就走人!”

“哈哈哈哈!”萧明初大笑起来。“居然拿这种话来挤兑我们,使得我们自重身份,不方便插手。真是可笑!大约你以为,你以二十八岁之龄,成为一名妖侠,并在妖侠排行榜上,获得一个席位,你就真把自己当成什么天才了…哈哈哈哈…萧寒师弟,动手!”

就在这时!

赫然之间,只见萧寒双手连续结印,一枚枚仙气飘渺的字符。若穿花蝴蝶一般。在萧寒双手之间盘旋飞舞。顷刻之间,萧寒结出一道大阵,数亩地大小,当空笼罩,直接罩住拉拽栾绍雄那辆宝辇香车的两头五色神牛。

顷刻之间,这两头上古血脉遗种,迸发出来撕心裂肺的惨嚎声,阵法稍微一转动。庞大的身躯竟然抽丝剥茧,直接化为一缕缕曦光与宝霞,如一道道水柱,冲向萧寒!

“轰!轰!轰!轰!”

无尽曦光融入萧寒四肢百骸,五脏六腑,筋骨肌肉,每一个细胞!

这些曦光,乃两头五色神牛的生命精华,血脉基因所化,被万兽吞噬诀强行摄取。融入萧寒躯体之中,使得萧寒炼化!

萧寒全身细胞膨胀。通体舒坦,力量节节攀升!

他虽然没有长高一寸半寸,但气势暴走,整个人指天踏地,犹如一尊荒古巨人,衣袂翻卷,头发猎猎飞扬!

四面八方的人,都不由的退开几步。

“这是什么功法!居然有淡淡的仙气!”萧明初只觉得惊心动魄!

说时迟那时快…

“噗~~~~~~”失去了两头五色神牛的拉拽,那辆香车顿时往下坠落,栾绍雄大惊,萧寒趁机右掌一拍!

这一掌的力量,比起刚才,更胜一筹,一下子击穿长空,山崩地裂,甚至将一大团空气都打得凝固起来!

“噗嗤!”一声巨响,那宝辇被拍成粉碎,栾绍雄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硬生生被萧寒从半空中拍了下来,在地上砸出一个人形凹坑,不断的抽搐吐血,想爬起来,半天也爬不起来。

“排名8498名,就想找萧寒师弟的麻烦?真是不知死活!”东方禽冷笑道。

“萧寒师弟,你刚才施展的,是什么功法?”方凌蹙眉问道。

“小弟刚刚学会的一种炼体功法,一时技痒,忍不住使用了出来,”萧寒微微一笑。这时,那两头五色神牛的血脉基因与生命精华,还远远没有被萧寒的躯体炼化干净,因而,在萧寒的肌肤下面,不停的滚动,隐隐约约,还不断发出哞哞哞的惨叫声,情况十分古怪。

“这…这是什么功法…居然能够生生炼化蛮兽…”萧明初都有些惊骇了。

“嘿,大师兄,小弟无意中学会的一门小小功法,难登大雅之堂,雕虫小技罢了。”萧寒随意打了个哈哈,转移话题道。“大师兄,貌似妖侠排行榜上,8000~10000名,我都可以战胜。”

萧明初知道萧寒这厮是在故意岔开话题,他也不说破,顺着萧寒的话头道。“萧寒师弟,事实上,在妖侠排行榜上,第7000~10000名,流动性都非常大,处于这些名次上的妖侠,会经常更替。也就是说,有许许多多妖侠,都有能力挑战7000~10000名。所以说,处于这些名次的妖侠,基本上屁股坐不稳,就会被其他妖侠战下来,取而代之。”

顿了一顿,萧明初笑道。“好了,萧寒师弟,去接新娘子吧!”

……

因为萧寒的强势,使得烽火帝国的迎亲队伍,统统跪在当地,无比的屈辱,那墨尘皇帝,并没有亲临,否则,下场只会更惨。

萧寒以一己之力,几乎是砍瓜切菜般收拾了烽火帝国一群真气境,甚至连那妖侠栾绍雄,都败在萧寒手中,毫无反抗之力,这使得药王谷一方,很快认清楚形势,药王谷谷主,公孙老头,亲自出殿,将景烟雪与蓝溪溶,交给萧寒带走。

……

等到萧寒等人返回云雨宗,萧寒才将两头五色神牛彻彻底底炼化干净,肉壳力量,从150万鼎,提升至155万鼎。

使得萧寒初尝这门‘万兽吞噬诀’的神妙。

这也更加坚定了萧寒立刻就要动身去大荒的决心。

回到云雨宗之后,萧寒禀明乌云雨,他和景烟雪,蓝溪溶两女,暂时算是订下婚约,等到萧寒从大荒回来,再完婚同房。

……

夜。

在萧寒的山峰,诸多真传弟子,内门弟子,外门弟子,在此热闹庆祝了几个时辰,才消散退去。

此时,在峰顶,萧寒已经腾出来两座别院,分别给蓝溪溶与景烟雪居住。

三人坐在峰顶的一个凉亭之中。

景烟雪与蓝溪溶,都身穿大红袍子,满脸娇羞。溶溶月光,脉脉含情,一种温馨而微妙的异样氛围,在三人之间流转。

萧寒坐在两女中间,他想了一想,左右手分别抓住景烟雪与蓝溪溶的柔荑。

两女满脸羞红,微微低头,但手却是任由萧寒握住。

萧寒满手温香软玉,心里愈发的快活起来,低声道。“我明天就会去大荒,你们乖乖呆在云雨宗,等我回来。”

“大叔,你要去大荒做什么啊?”景烟雪眨了眨明媚的眼睛,好奇的问道。蓝溪溶亦是深情款款的凝视萧寒。

“去历练啊…”萧寒柔声道。“我要不断的变强,才能够保护你们,不是么?”

“嗯嗯,那我们可以和你一起去么?”景烟雪道。

“不行,大荒太危险了,你们不能去。好了,今晚我陪你们看星星看月亮,明天一早,我就出发了。”萧寒笑道。

听到萧寒这么说,两女都安静了下来,静静的依在萧寒怀中。

ps:感冒了,头晕,感觉很不在状态,赶紧去吃药睡觉,争取明天能够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