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我来啦…(3)

第286章 我来啦…(3|171)

南域。

烽火帝国。

云雨山脉。

古藤伴老树,小桥流水,优美逶迤的山岭,蜿蜒盘旋,犹如一条正在酣睡的蛟龙。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白云弥漫,霞雾缭绕,一个个山顶探出云雾处,似朵朵芙蓉出水。

一朵仙韵飘渺的白云,冉冉飘行盘旋在云雨山脉上方。在这朵白云之上,站立着当今云雨宗最杰出的几尊领袖人物!

乌云雨!萧寒!东方禽!方凌!除去一向闲云野鹤,浪荡在外的萧明初之外,云雨宗四大巨头,同时返回。

“呼~~~~~~~”萧寒俯视云雨山脉,微微吐出一口浊气,本来绷紧的心神,现在也是得到了大大的缓解。悄然茕立,许许多多记忆的碎片,如潮水般漫卷而至。使得,萧寒想起了在云雨宗的一点一滴。以前,萧寒对自己活靶子的身份,自伤自怜,愤愤不平,而如今,心境提升,再度返回云雨宗,居然对那段经历,产生了一种释然。并将其视为生命中最宝贵的一段回忆。

萧寒呼吸着云雨山脉独有的熟悉气息,耳听山涧泉水流过的声音,一种莫名的情愫,充盈萧寒全身每一个细胞,使得萧寒突然间涌起来一种极为强烈的感动!他产生了一种对云雨山脉的孺慕之情!

“这云雨山脉,我生于斯长于斯,它是的我故乡,我这一生,必然会守护它!”这个时候,萧寒才明白了。为何乌云雨真气境界强横无匹,在妖侠排行榜上。身居高位,却一直守护着云雨山脉,这里,同样也是乌云雨的故乡啊!

“萧寒,你仅仅只有数天休养时间,此番回到宗门,本宗也就不伸张了。也省得弟子们叨扰你。你就安安心心静养吧。和你的两位娇妻,好好缠绵。本座也不会来打扰你的。”乌云雨对萧寒一笑道。

“多谢宗主。”此言,正中萧寒下怀。他即将要去完成一个几乎必死的任务,临行之前,他亦不想太过张扬。他只想安静的度过这属于自己的几天时光。

“萧寒师弟,你现在速速返回你的山峰吧。”东方禽也是笑着催促道。

……

云雨宗。真传弟子山峰。

萧寒的山峰。

萧寒所在的山峰,位于云雨山脉内围,也是奇峰突起。险峻挺拔,而景致也极美。瘦竹藤斜挂,丛花草乱声,树高风有态,苔滑水无声。在峰顶,矗立着一座雕花木楼。那是萧寒的居处。

此时,两位亭亭玉立,姿容绝美的少女,正在木楼旁边,百无聊赖的荡着秋千。也彼此低声交谈。

其中一位白衣飘飘的丽人,她一身洁白的罗裳令她犹如洛神出水。飘然欲仙,她的肌肤晶莹剔透。雪白得近乎透明。以至于她那纤长秀美的可爱小手上,一根根静脉都若隐若现。当真就是冰肌玉骨。而且,这白衣丽人拥有一种特别的气质,这是一种集圣洁高贵,典雅端庄于一身,其中还糅合着矜持与淡雅的气质。真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

而另一位红衣少女,在秀色方面,也不遑多让。她双瞳灵动,面若桃花,脸颊上偶尔会绽现出娇靥晕红无伦的色泽,绛红轻纱掩映下,若隐若现的娇挺雪峰,更是会令所有正常男性,血脉愤张。

这两位少女,自然就是萧寒的妻子了。景烟雪,蓝溪溶。

她们自被萧寒从药王谷接到云雨宗后,就一直住在萧寒的山峰,萧寒离开云雨宗,闯荡江湖的日子里,整个云雨宗上下,对她们,都极为照顾,除了每时每刻都在想念萧寒之外,她们亦是习惯了云雨宗的生活。

“溪溶师姐,大叔已经去了好几个月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烟雪很想他哩…”景烟雪明媚俏皮的眸子中,流露出来与她的性格觉不相符的忧郁与眷恋,“大叔快快回来啊…不知道,是不是大叔闯荡江湖,遭遇到了风波险恶…他可不能够出事啊…万万不能够……”

“嗯…我也想他了。”蓝溪溶相比较景烟雪而言,心智要成熟许多,她收敛起来相思之苦,反而安慰景烟雪道“烟雪不用担心,他是最强大的男人,而且气运遮天,他是妖侠,妖侠是这世上,最强的人,他一定不会有事的,就算遇到险恶,也逢凶化吉…他会回来的。”

就在这时…

“是啊是啊,我会回来啊,嘿嘿嘿…”萧寒的声音,在两女身边响起。

“啊?!大叔!”景烟雪与蓝溪溶,异口同声的惊叫了起来。她们从秋千上跳了起来,不停的揉着眼睛,看着几乎从天而降,出现在她们身边的萧寒。

她们几乎不敢相信萧寒的出现。宛如身在梦中,但又不愿醒来。

“你…你真的回来了?真的是你?”景烟雪双瞳之中,顷刻之间,盈满泪水。

“回来了!”萧寒露齿一笑。

忽地!

景烟雪娇躯一蹦,竟然直接跳入萧寒怀中。萧寒本能的张开双臂,立刻就温香软玉抱满怀。

“烟雪,你也太不矜持了…你看看溪溶…”萧寒‘抗议’了起来。

“大叔,人家想死你了!”景烟雪喜极而泣。这时,蓝溪溶也是走了过来,轻轻伸出玉手,将萧寒的一只手握住。

三人同时进入一种快美难言之境,完全的陶醉了。

………

南域!烽火帝国!名剑山庄!

作为烽火帝国最顶尖的宗门之一,如果抛开妖侠之间的比拼,名剑山庄看起来,是要比云雨宗鼎盛了许多。盖因为,名剑山庄的无论是在入门弟子,外门弟子。内门弟子,甚至于真传弟子的数量上。都要远远的超过云雨宗。名剑山庄的妖侠,也有好几尊,不过,历史上,也并没有出现如云雨宗萧明初一般的天纵奇才。

当然,妖侠几乎是不会参与宗门之间的竞争,所以说,单论宗门底蕴。坦白的说,名剑山庄的确是要胜出云雨宗一筹。

这名剑山庄,也是修建在一条连绵起伏的山脉上。在山脉之上,高低起伏,分布着……名剑宝殿,藏剑阁,剑经阁。埋剑谷,剑冢,以及诸多演武场,庄园。

此时,天气已经到了深秋,名剑山庄内外树木的树叶都大量脱落。显现出了一派萧条,满目肃杀,而整条山脉,光芒冲天。这并不是普通的光芒,而是剑光!倾世剑光!可以说。整个名剑山庄,是氤氲在一道道剑光之中。“噗嗤嗤,噗嗤嗤~~~~”,漫天的枯黄落叶,被剑光绞成粉末!

而且,如果有修为高明的剑修来到名剑山庄,就会发现,在山体中,布置下来了一座厉害的剑阵,剑气纵横,宛如有千轮明月,在山脉各处悬浮,散发出来极为犀利的剑气,这是名剑山庄的守山大阵。这剑阵,极为厉害,易守难攻,宛如天险,只要有敌人敢攻打名剑山庄,这守山剑阵一发作起来,密密麻麻的剑气一绞,不管有多少敌人来犯,全部都要化成粉末!

可以说,名剑山庄上的诸多布置,无一不是显示出来这个屹立万年的大宗门之底蕴!

名剑山庄,庄主居住的主峰!

宏伟的大殿之中。

在大殿正前方,设立一张王座,这王座之上,高踞一名白衣如雪的中年男子,龙盘虎踞,手中捧着一个茶杯,淡漠品茶。他全身上下,剑气滚动,这剑气堂堂皇皇,霸绝天下,有一种切割万物,斩杀一切的痕迹。中年男子傲气十足,眼眸之中,有剑意在生灭,符文交织,似乎封印了剑之王国在瞳孔之中,目光中激射出来的剑气,都足以杀人。

名剑山庄庄主……西门飘雪!也是资深妖侠!在妖侠排行榜上,拥有一席之地!

在西门飘雪下首,坐着十几尊剑修,个个也都是剑气逆天的存在。都是这名剑山庄当今的长老,执事,手掌权柄之人!

“庄主,我们已经耗费许多人力物力,到处搜寻邵云蓉,依旧无果。”一名长老,眉头紧蹙。“看来…邵云蓉服用下去那慢性毒药之后,心存死志,已经悄悄躲藏隐匿起来,可能是在等待药性彻底散发,静静死去。”

“哼!邵云蓉真是吃里扒外!居然为了一个外人,背叛了名剑山庄!”另一名长老,眼中杀气凛凛。“真是作死!庄主,依老朽所见,就不要再去寻找邵云蓉了,让她去死!而且,就算找到她,她也是毒发身亡,无药可医!”

“索性,找个借口,将邵云蓉的家族,也铲除掉,斩草除根!既然邵家出了一个头生反骨的贱骨头,那就应当承受这样的惩罚与恶果!”

“灭了邵家!这种世俗中的家族,可怜巴巴的送族中弟子来修行真气,早就应该有誓死效忠宗门的觉悟,居然还敢违逆!这还了得?将邵家连根拔起,以儆效尤,就看看以后还会不会有不听话的弟子!”一名长老,杀性极重。

“嗯…”西门飘雪,将茶杯放下,摇了摇手。

全场安静下来。

“本座就听说,萧寒此人,近来风头很盛,他在成为妖侠之后,居然去往大荒,猎杀了一头高级妖皇,青龙妖皇。”西门飘雪淡漠道。

“这……”

全场所有名剑山庄长老,噤若寒蝉。

“是不是很厉害?”西门飘雪眼中剑气暴走。“坦白的说,本座也不得不承认萧寒此子的逆天。那青龙妖皇,血脉尊贵,拥有变异的概率,比一般的高级妖皇凶残了许多。就连千古巨头李繁铭,亲自出马,都铩羽而归,居然…萧寒这小子,将青龙妖皇给灭了。就连本座,单对单的情况下,都绝不是青龙妖皇的对手。必须要组队围剿,才有猎杀的可能性。萧寒这家伙……不管萧寒是使用了什么法子,总而言之。青龙妖皇是死在他手中,这一点已经得到证实。关于这件事。在妖侠域,流行着许多版本,最靠谱的版本,便是,云雨宗萧明初出手,与萧寒一起,合力击杀了青龙妖皇……萧明初也是千古巨头,非同小可。有能力与青龙妖皇抗衡。”

“庄主,如果是萧明初也出手,那么,萧寒的天赋,也就不是传说中那么高了…”一名长老结结巴巴的道。

“不,萧寒在成长。迟早有一天,会强到我们无法去抗衡。”西门飘雪眼中。折射出来了深深的忧虑。

“这个…庄主,老朽的意思……虽然萧寒毁掉了夏风,断了我们名剑山庄的未来。不过呢…既然萧寒如彗星般崛起,已经养成了气候,无法遏制,索性…我们…我们不如与他。言归于好…”一名长老道。

“言归于好?”忽地,西门飘雪,爆发出来了盛怒。“本座也想言归于好!但是,你们认为,萧寒会言归于好么?本座就问问你们。烽火帝国,五大顶尖宗门。哪一方的综合实力最强?”

几名长老深思熟虑一番。其中一个就道。“庄主,不得不说,如果是将妖侠也考虑进去的话,无疑是云雨宗,云雨宗宗主乌云雨,虽然排名不是非常高,但其战斗力,已经无限接近万古巨头了。而且,云雨宗首席大弟子萧明初,也是强横的千古巨头。就是这两尊大高手,是云雨宗最可怕的底蕴,坦白的说,他们拥有横扫烽火帝国其他几个宗门的实力。当然,抛开这两人,云雨宗就是垃圾。”

“哼!”西门飘雪冷哼一声。“乌云雨与萧明初,都极为可怕,但是,万年以来,烽火帝国五大顶尖宗门,一直保持一种均衡,没有谁去打破这种均衡。究其原因,就是乌云雨与萧明初,都是闲云野鹤之人,淡泊名利。尤其是乌云雨此人,本座排名与境界,比他差了许多,然而,本座就算当面与他争吵,呛了起来,他也是一笑了之,什么都不会计较。他们也什么都不争。然而,萧寒此子不同!此人桀骜不驯,快意恩仇,杀伐果决。他的天分才情,不会输给萧明初,比起乌云雨年轻时,亦不遑多让,以他成长的速度,迟早是要接管云雨宗的。到时候,由他掌权,你们认为,他不会对付其他四大宗门么?况且,名剑山庄与萧寒本人,早就有了仇怨。当他得势的一天,就不会像乌云雨与萧明初那么好说话了,一定会将矛头指向我们!”

听闻西门飘雪所言,长老们都默认了。

的确,乌云雨与萧明初,与世无争,但是萧寒无论是在南域预选赛还是正赛上,都锋芒毕露,杀人无算,如果有一天,萧寒得势了,肯定会压制烽火帝国其他几个宗门,甚至有可能对烽火帝国皇室出手。

“现在,我们要做的,是趁萧寒羽翼未丰之前,将其毁掉!”西门飘雪,一下子站了起来,“要对付萧寒,最好是从邵云蓉身上下手,找到她,以她为诱饵,布下圈套,使得萧寒入毂!找!一定要找到邵云蓉!”

………

云雨山脉。云雨宗。萧寒的山峰。

夜。

夜凉如水。

月光曼妙。

夜色是那样的迷人,天上一颗颗宝石似的星星闪闪发光,像是神秘之眼,眨呀眨的,又像情人温柔的眼睛。弯弯的月亮像一只小船,在天空中自由自在的划行。山上的昆虫在呢喃,像是最美丽的情歌。

凉亭中,萧寒坐在中间,景烟雪坐在左边,蓝溪溶坐在右边。萧寒倚红偎翠,乐不思蜀,心里甜丝丝的,彻彻底底放下了所有的顾虑。

而且,萧寒也是血气方刚之人,有两位娇妻在侧,说实话,也无法把持了。

萧寒将景烟雪的娇躯一掰,大嘴就凑了上去,直接吻住景烟雪的樱桃小嘴,起初也吻得极为生涩,但是很快,就大肆侵略,舌头也是滑入景烟雪那甜腻的口中。一阵疯狂的索取。

将景烟雪吻得快要窒息。

蓝溪溶在一旁,看得又是紧张,又是期待,又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刺激。

吻完景烟雪,萧寒头一回,又抓住蓝溪溶。大快朵颐。而且,萧寒知道。自己将要去完成那该死的任务,生死未卜,现在,美人当前,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直接上下其手!

很快,未经人道的蓝溪溶,就软化在萧寒怀中,娇喘连连。粉脸霞烧。

……

“大叔…你…你现在已经是妖侠了,而我和溪溶师姐,只是肉身境,我们的身份,与你相差太过悬殊了,你…你会一直这样对我们么?你会不会抛弃我们?”景烟雪软倒在萧寒怀中,可怜兮兮的问道。

“嗯…不会的。”萧寒很是认真的说道。

“可我们知道。妖侠之中,也有女子,而且有许多绝色佳人哩…”景烟雪嘟囔着嘴道。“就算不是妖侠,在真气境之中,也有很多更加适合大叔你的女子。”

“你们就最适合我了。”萧寒一脸正经。

“你是在哄我们哩…”蓝溪溶嫣然一笑。

“其实不是啊…”萧寒稍微辩解道。“溪溶,烟雪。我认识你们,是在肉身境的时候,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成为真气境…现在我成为真气境。也成了一名妖侠,的确。也遭遇到许多女子,她们修为比你们高,姿容也未必逊色于你们,不过呢,我不喜欢她们。一旦成为妖侠,许许多多事情,就带有了功利色彩。我喜欢你们的单纯,你们的天真,你们的傻兮兮…放心吧,我萧寒永不负你们…”

两女听到萧寒如此说,芳心烂醉,都闭上眼睛,沉浸在那难言的幸福之中。

“咳咳…这个…我们就别浪费时间了,嗯…”忽然,萧寒隐晦的道。“让我们去做一件更加有意义的事情吧!”

两女娇躯一颤。

“大叔…你,你要干嘛呀?”景烟雪红着脸睁开眼睛道。不过也媚眼如丝,很显然,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我可不相信你们不知道!哈哈哈!今晚,就交给我吧!”萧寒大笑一声,直接将两女扛在肩上,朝木楼走去。“今晚,我要将你们,变成我的女人!”

“我们早就是了啊。”蓝溪溶忽然噗嗤一笑。

“大叔,你要怜香惜玉才好…烟雪听说,第一次,会很痛的…”

………

夜。

烽火帝国,炎火城。

邵家府邸。

邵家当代族长,邵老爷子,以及邵家家族之中,各个派系的骨干,都云集在大殿之中。

红烛高烧。邵家所有成员,以邵老爷子为首,脸上都是喜气洋洋。

他们如众星捧月般,将一名白衣少年,拥在中间。

这白衣少年,二十多岁,丰神俊朗,肌肤白皙,眉毛修长,双目之中,蕴含着善良与飞扬的神采。

而且,他全身有淡淡的珠光宝气在流动,那是真气波动!

这少年,显然是真气境!

“哈哈哈哈…好啊!云帆!你真是我们邵家,最优秀的孩子!你与云蓉,同样出色!哈哈哈哈!现在,你不但将脸上的暗疾治好了,而且还踏入了真气境!真气境啊!对于我们这些世俗的家族,就如同仙人一般!崇高无上!平时,我们谈论真气境的时候,都是膜拜,绝对不敢去奢求与想象,但是现在,我们邵家,也出现了真气境,而且,一出就出两尊!哈哈哈哈!邵家真的好生兴旺啊!”邵老爷子,满脸红光。

原来,这白衣俊伟少年,居然是邵云帆,也就是阿丑!

“爷爷,孩儿的脸伤,以及现在的真气境修为,都是兄弟萧寒所赐,也不是孩儿的功劳。”阿丑谦逊道。

“呵,孩子,不管怎么说,这就是你的气运。你遇到了贵人!哈哈哈!当初族会,为父就知道,那萧寒,绝非池中之物,现在想来……哈哈哈哈,孩子,萧寒就是你的贵人!真是贵人啊!”阿丑的父亲,看到自己的儿子,出人头地,现在也是老怀大慰,眼窝中,都蕴含了泪水。阿丑的母亲,更加是在一旁抹眼泪,当然,这是幸福的泪水。

“萧寒?萧寒,这更加非同小可啊!”邵老爷子,瞪大眼睛,“云帆,爷爷我听说,萧寒是妖侠!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妖侠,好像是很厉害的那种…你攀上萧寒,真是我们邵家之幸事!啧啧,妖侠啊,这可是传说中,斩杀妖魔的大能,个个都是通天彻地,每一个都非同小可。就算是见到一国的君主,妖侠都不用行礼的,反而受到最大的礼待!云蓉也是妖侠,不过,地位肯定比不了萧寒……”

“那是当然,我的兄弟萧寒,那是极厉害的。逆天的人。听说已经在妖侠界,闯荡下来了不小的名声,好像还猎杀过什么妖皇。萧寒以后,肯定名动山河,叱咤风云!”阿丑脸上,全部都是自豪。

这时…

“父亲,这段时间,下人们就禀告,老是有两名男子,在我们府邸外盘桓,似乎是在监视我们邵府。我曾派过下人去接纳,结果碰了一鼻子灰,梁管家还被掀了一跟头,真是…哎,那两人,高傲得很,都不用正眼看人的。也不知道是敌是友…”邵老爷子的一个儿子,就愁眉苦脸的道。

“嗯,爷爷,让云帆出去瞧瞧吧。就看看是哪一路的朋友。”阿丑站了起来。

现在,阿丑成为真气境,胆气也比以前足了,而且,他脸上没有了毒疮,整个人玉树临风,也就不是以前那个怯弱的阿丑了。

“行,云帆,你以后肯定是要主持邵家的,现在你亲自出面,去探问一下对方的来路。”邵老爷子连连发笑。

“行,孩儿这就出去看看。”阿丑转身而去。

………

云雨宗。萧寒的山峰。

木阁楼内。

一间香气腾腾的屋子里。

屋子正中,是一张很大很大的床榻,上面铺开了大红色鸳鸯戏水被褥。

此时此刻,在床榻之上,景烟雪与蓝溪溶,玉体横陈,娇羞无限…她们都已经沐浴过了,身上穿着薄如蝉翼的小衣…

整个房间内弥漫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诱人脂粉香气,以及从两女身上散发出来的处子体香。

加了名贵香料,熊熊燃烧起来的烛光之中,喜庆的大红色柔软床褥,粉红透明的巨幅纱幔,再加上景烟雪与蓝溪溶那经香汤沐浴后更加撩人的淡雅体香,虽是深秋萧条的季节,但是屋内却是一片春意盎然……

萧寒站在床榻边,目摇神驰,口干舌燥,虽说他早已见识过这一对绝色佳丽那令人心魄震撼的绝世美貌,但今次还是首度看到她们以一袭浅色,几乎透明,薄如蝉翼的轻纱裹住曼妙惹火的玉体…这又是一番引人入胜的光景啊!

窄小的轻纱下,使得萧寒能够看到她们的玉肌雪肤,幽谷峰峦玲珑浮凸的身段,盈盈仅堪一握,纤细如织的柳腰……

萧寒有了一种呼吸急促,简直快要窒息的感觉!这是极美妙的感觉!而且,全身上下,都燃烧起来莫名的火焰,想要直接冲上去,将两女融化掉!

也不知是两女沐浴后的诱人红晕,还是因为面对即将承受的狂风暴雨而芳心怯怯的羞红…她们的脸色,都如玫瑰花一般娇嫩,水润水润的…

“不行了!受不了啦!我来了!”萧寒再也无法把持,发出了一声咆哮!直接扑了上去!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