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欺负我们没有靠山?(4)

第287章 欺负我们没有靠山?(4|171)

面对自己的一对娇俏可人,性感惹火小娇妻,萧寒是烈火焚身,根本无法自持了。猛地扑了上去!

此时此刻,什么真气修行,什么妖力妖法,什么妖侠塔高层的威逼利诱,什么必死任务,都统统抛诸脑后,唯一剩下的,就是满脑子旖旎与缠绵,无法遏制。

要知道,在上一世,地球上,萧寒虽也不是什么千年老处男,不过似景烟雪与蓝溪溶这一级数的绝世尤物,却也只是在画片电视上见过,万万没有染指的机会。可如今…

美人就在床榻之上,玉体横陈,罗衣半解,娇喘吁吁,心甘情愿,任由萧寒采摘,令得萧寒如坠梦境,一时间恍恍惚惚,不知道自己是在天上,还是人间。

如此美人,平素淡妆素裹已是荡人心魄,值此轻纱蔽体,峰峦幽谷若隐若现之际,再加上犹如贵妃出浴般娇慵诱人的绝世风姿,哪能不叫人血脉贲张?

而且,还是两个美人儿哩……

萧寒扑了上去,手忙脚乱,开始在两女身上摸索搓揉起来。

“大叔…”景烟雪芳体轻颤,星眸微睁,媚眼如丝,眼睛中全部都是媚喜之意,另外还有情深万种,千肯万肯…

萧寒一手炮制景烟雪,嘴上也没闲着,已是痛吻蓝溪溶。

三五两下,在两女半推半就之中,两位美人儿那薄如蝉翼的透明轻纱,就已经被褪去。显现出来了一丝不挂的绝美女体……

她们羊脂美玉般雪白无瑕的冰肌玉肤细嫩娇滑,吹弹可破。天鹅般优美挺直的白皙玉颈,浑圆玉润的细削香肩,盈盈如织,仅堪一握的纤纤细腰,婷婷玉立,修长优美的雪白**,真的是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让人鼻血狂喷!

“咕咚~~~~咕咚~~~”萧寒是不由自主的连连吞咽口水。口干舌燥,如火如炽。而淡雅如仙的两位清纯佳人,也早已是羞得耳根尽赤,娇靥晕红……

“烟雪,我先和你…嗯,我来了……”

“大叔,你。你,你要轻轻的…唔~~~~~~痛~~~痛吖~~~~~~~”

……

“溪溶,该你了,让烟雪休息一会儿,我还未完…”

“嗯…嘶……”

“很痛?”

“没…没有……吖!!!!有,有。有一点点,大叔你慢点…”

……

一室皆春。

萧寒这一夜,没有消停。也幸亏他精擅灵龟真气,可以将肉身力量封住,否则。在这种激动难以自持的时候,以萧寒那恐怖的肉身力量。很可能会玩出大事。

饶是如此,两女初尝雨露,恩爱缠绵,郎情妾意之下,到后来已经百般逢迎,竭力讨好,这样就不免落红斑斑,不住的呼痛连连,嘤咛喘息,你侬我侬…

值此,萧寒与两女,心身交融,再也不分彼此。

………

炎火城。邵家。

邵府之外。

“两位朋友,不知道如何称呼?邵家邵云帆,学艺云雨宗,这里有礼了。”阿丑刚刚一出府邸,就与那两名在此监视了数个月的名剑山庄真传弟子,遭遇到了。

阿丑也是执礼甚恭,将自己的姓名,宗门来历,一一自报。

“哦?云雨宗的弟子?也是一尊真传。”其中一名白衣剑客,乜斜眼睛着阿丑,眸中闪动着显而易见的不屑与讥讽。“在这世俗的小小家族之中,出一尊真气境,也的确是千古罕见的事情。而且,就不说世俗家族了,就算是在宗门之中,出现了真气境,也是大事。不过呢…你身上有浓郁的药味,而且,全身才盛开一枚真穴,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是依靠外力,强行提升到了真气境。呵…这就没什么大不了啦。”

“依靠外力晋升的真气境,以后修炼,处处都是瓶颈,每冲开一枚真穴,都难如登天。这一生就算是得到无数天材地宝,都不可能达到真气二段,三段。”另一名白衣剑客,也指点江山。

“多谢二位教诲。”阿丑微微一笑。事实上,在黄太渊帮助他冲击真气境之时,就已经把外力提升境界的弊端告知了阿丑。阿丑是经过权衡之后,这才心甘情愿,接受黄太渊的鼎力相助。

也对,如果黄太渊不出手,阿丑就靠自己的天分才情,那这一生一世,几乎是不可能触摸到真气境的门槛,就连半步真气,也都是千难万难。

“呵…我就说嘛,云雨宗的底蕴,也不过如此,很难出一尊真气境,除非是依靠什么外力与天材地宝,拔苗助长…”一名白衣剑客,一看阿丑的真气境界也不过如此,而且神情气质,也不显得凌厉,就算当面受到讥讽,也没有发作的迹象,因而就忍不住夸夸其谈起来。

“二位可以随意数落在下,这没什么。不过,请不要辱及师门。”阿丑顿时脸色微微一变。

“哈哈哈哈…”两位白衣剑客,相视一笑。似乎是看到了一件很可笑的事情。

“也就是真气一段,开一枚真穴,而且还是依靠药物,居然也口口声声维护师门,还敢在我们面前咆哮…很无知啊,此人真的很无知。”

“这种人,也就在肉身境面前装一装,行走江湖,也是草包一个。”

……

“罢了,两位朋友,你们近来,一直在我邵家府邸之外盘桓,这…如果是朋友,尽可以进入我邵家做客,我邵家扫榻相迎!如果有其他目的,我邵家也不是任由欺凌的家族!”阿丑正色道。“对,在下的修为,在两位朋友看来,的确不堪一击。不过,在下好歹是在云雨宗修行。还请两位给几分薄面。就算两位不给云雨宗面子…唔,在下的堂姐邵云蓉。是名剑山庄的弟子,也是真传弟子,更加是一名妖侠…”

“哼!”一听此言,两名白衣剑客,立时勃然色变!

“不知好歹的东西,居然拿宗门出来压我们?邵云蓉?哈哈哈,名剑山庄的叛徒,也抬出来压人?”一名白衣剑客。眼中登时杀气腾腾。

“师弟,闭嘴!”另一名白衣剑客,疾声喝止,旋即对阿丑呵斥道。“滚回去!这炎火城并非你邵家独霸天下,我们在炎火城中逗留,与邵家无关,你。速速滚回去,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什么?什么叛徒?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阿丑惊骇无比,往前踏了一步。“请两位说清楚……”

“滚开!”一名白衣剑客雷嗔电怒。“依靠外力晋升的真气境,垃圾都不如,也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放肆?滚远点!”

话音刚落。他右手食中二指,并成剑诀,当空划出!

顷刻之间,一小片空间内,剑光纵横。剑气无双,风火怒号。一道大拇指粗细的剑气,一下子就朝阿丑刺杀切割了过去,噗呲,噗呲,噗呲,空中全部都是游丝似的剑气,无声无息,润物无声。

阿丑根本就难以抵挡,胸口被这道剑气一杀,全身如中雷击,一下子倒飞了出去,口中连连吐血。

阿丑摔倒在地,连吐三口血!

“废物!连一招都挡不了,也是真气境?滚回去吃奶吧!”两名白衣剑客,扬长而去。

……

邵家府邸。

阿丑仰躺在**,脸色苍白,气息孱弱。

“云帆!云帆我孙,这…这是……”邵老爷子,惊骇不已,站在床边。

阿丑的父母,也是在一旁啼哭落泪。

“无妨,”阿丑勉强一笑。“对方也手下留情了,并没有下死手。孩儿初入真气境,开一枚真穴,而且,并没有修炼真气功法,所以,连一招都挡不住…真是汗颜。不过,孩儿身上有许多疗伤圣药,是一名叫做‘黄太渊’的大能,赐给孩儿,孩儿刚才已经服下去几粒圣药,调养几日,便无大碍。”

“可是,那两人,竟然当面击伤云帆孙儿你,而且,他们在我邵府之外,已是盘桓了数月之久,在监视,似乎有所图谋。这……这……万万没有想到,我云帆孙儿出去与他们交涉几句,就惨遭毒手……看来,是敌非友…”邵老爷子,又惊又怕又怒。

“此事,看来是要通知云雨宗与名剑山庄了,欺辱我们邵家没有靠山么?云帆乃云雨宗真传,云蓉更是妖侠!竟然敢动我们邵家的人?”阿丑的一个堂叔,愤愤不平的叫嚷道。

“名剑山庄?”阿丑眉头微微一抽,心中骇然……刚才,那两人竟然口口声声说,我云蓉堂姐,是什么叛徒…这?这件事情,肯定另有隐情!

“暂时不要通知名剑山庄。”阿丑当即开口。

“云帆孙儿,这,这是为何?云蓉对家族感情非常深,她知道家族有难,必然会舍身相助!这一点,老头子丝毫都不怀疑,毕竟是看着云蓉这孩子长大的。”邵老爷子疑惑道。

“这…爷爷,云蓉堂姐现在是妖侠,行踪无定,要联系云蓉师姐,一时半会,肯定联系不上。就先通知云帆的宗门,云雨宗吧!因为萧寒师弟这层关系,云雨宗上下,那些真传师兄,对孙儿也格外照顾……”

顿了一顿,阿丑叹息道。“要是我那萧寒兄弟在云雨宗,那就好了,以他的手段与能力,刚才那两人,随随便便就炮制了……兄弟,你在什么地方?”

“好!孙儿,你立即传讯回去,通知云雨宗,如果能够联系到妖侠萧寒,我邵家将无恙!而且,孙儿你与萧寒情同手足,他如果知道你被打了,必然替你出头!”邵老爷子激动道。

“好,不过我兄弟萧寒,多半不在云雨宗…”阿丑从怀中,取出一张符篆。

这符篆之上,有淡淡的真气波动在游走,如龙似蛇。

“这是我云雨宗,一位真传师兄,吴师兄,赐给我的一张传讯灵符……我现在就给吴师兄传达求救讯息……”

话音刚落,从阿丑身上,激射出来一缕真气波动,直接将这传讯灵符点燃。

丝丝缕缕的真气,开始燃烧起来,在空中形成一个巴掌大的符文,极为灵动。

“吴师兄,小弟阿丑…吴师兄,说来惭愧,小弟家族遭遇到一些事情,有两名不知来历的真气境,在小弟家族府邸之外,鬼鬼祟祟监视,小弟出去交涉,一言不合,他们将小弟打成重伤…还望吴师兄替小弟主持公道……这…也不知道小弟的兄弟萧寒,有没有返回宗门……”

阿丑飞快的说完一段话,那灵符立刻湮灭于无形。

“好了,爷爷,父亲,母亲,诸位堂叔,孩儿已经将求救讯息传给了吴师兄,吴师兄将在第一时间,接收到小弟的语音传讯……”阿丑略微松了口气。

“好,好,孙儿,你安心养伤。哼!云雨宗的真气境大能一来,我倒要看看,哪些人还敢不敢持强凌弱!”邵老爷子吹胡子瞪眼。邵家未来的继承人被打伤,这不啻于直接打邵家的脸!这令他极为不爽。

“欺负我们邵家没有靠山么?”阿丑的堂叔们,也是一个劲儿的叫嚷着。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