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替阿丑出头!(5)

第288章 替阿丑出头!(5|171)

南域。云雨山脉,云雨宗。!

在云雨山脉内围,一共有97座直入云霄,雄奇险峻的山峰,这便是云雨宗的真传峰。每一座真传峰,供奉一尊真传弟子。值得一提的是,前不久,依靠妖侠黄太渊,以外力与药物,强行提升至真气境的阿丑,现在也成为了云雨宗的真传弟子,也获得一座真传峰,拥有数百婢女,数百仆人。

这些真传峰,都十分宁静,不受到外界气候的影响,四季如春。山峰绕薄烟,绿树缠青藤,流水潺潺,飞瀑彩泉,有许许多多仙猿,仙鹤,老虎,狮子,独角兽,在山上走来走去,不怕人。真个是灵秀仙根,景致瑰丽。

就其中一座真传峰,山峰上栽种了争相竞艳的百花与数百上千种药材,许多灵兽都在欢欣鼓舞,一条苍龙般的石台阶,从山脚起,往上蜿蜒,高耸入云端,直接通向山顶的无数宫殿与阁楼。

时值深秋,黄叶飘零,到处一片残秋的景色,但是这座真传峰上的树木却是郁郁葱葱,到处烟霞涌起,流泉飞瀑,好一派仙家福地的景象。

这座真传峰,属于云雨宗一名资深的真传弟子,‘吴溪,所有。这‘吴溪,,早在百余年前,就踏入了真气境,也算是叱咤风云的天才人物,在南域几大宗门,也曾名噪一时。不过并不是妖侠,但是经过几个甲子的修行,现在也是真气五段巅峰的人物,距离扩穴,一步之遥,当然,这一步最终能不能踏出去,还是未知之数。不过,行走江湖,受人尊敬,一生之中也斩杀过不少妖族。

夜。

明月高悬,如水的月光,倾洒在这座山峰之上。

凉亭之中,几对俏婢在烹茶奉上精美糕点,悉心服侍着。吴溪与其他几名云雨宗真传,正在赏月。

“呵···吴师兄,世事变迁,风云变幻莫测,我们都万万想不到,在我们云雨宗居然会涌现出来这么一位天才。而且,这天才,是活靶子出身一步步打出来的。真是万古罕有。”一名中年儒生,全身宝光流动,微微一笑。“萧寒师兄,已经是我们云雨宗新一代的领军人物了,他年纪轻轻,就在妖侠界,干出这等大事,连妖族巨擎,青龙妖皇都死于萧寒师兄之手,啧啧……”

吴溪,也是个中年男子神色十分精干,眼眸之中,滚动着睿智的光芒。“萧寒师兄的崛起事先是有征兆的,也不是突然崛起。你们仔细想想就明白了,今届的妖侠选拔赛,号称妖侠界历史上最残酷,难度最大,死亡率最高的一届。

萧寒师兄,居然能够在这种级别的比赛中力压群雄,大出风头

以第一人的气势,成为这一次选拔赛的首席妖侠,无人不服,无人可与之争锋······哈哈哈哈,我跟你们说,在未来,萧寒师兄将越来越强盛,气运遮天,名动山河,成道做祖!”

其余几名真传,无不点头。

“嗯,萧寒师兄崛起,也就是我们云雨宗崛起。宗主与大师兄,都是手段遮天,通天彻地之人,只不过太淡泊名利了,与世无争,他们太低调了,因而,我们云雨宗在烽火帝国五大顶尖宗门之中,显得一直都是不上不下的。萧寒师兄为人励精图治,敢打敢拼,是霹雳火爆的脾气,当萧寒师兄执掌云雨宗大权之时,恐怕,我们云雨宗会直接压制其他几大宗门。”一名黄衣男子,连连笑道。

“对了,听东方师兄说,萧寒师兄今次,也是返回了云雨宗,要不然,我们找个时间,去拜访萧寒师兄。如何?”一名红衣美妇道。

吴溪笑着摇头道。“不可。今次萧寒师兄回来,并不张扬,显然是不想我们去滋扰,他也图个清静,我们不要贸然去搅了萧寒师兄的雅兴…再说,萧寒师兄新婚…呵呵,我不说,你们都懂的。”

那红衣美妇噗嗤一笑。“萧寒师兄血气方刚,这几日,恐怕是…下不了床了哩……”

“哈哈哈哈哈……”

“对了,吴师兄,你对那阿丑师弟,也格外照顾,甚至于,还将你亲自炼制的几道传讯灵符,也送给了阿丑师弟,看来,你是想通过阿丑师弟,攀上萧寒师兄这高枝。我们云雨宗上上下下,也都知道,阿丑师弟与萧寒师兄的关系,那是亲如手足。”一名青衫男子,微微一笑。

吴溪并不否认。

就在这时…

“嗯?”

忽地,吴溪眉头一掀,一张灵符从他躯体之中,冉冉升腾,下一刻,这张灵符被细细密密的真气萦绕,一下子燃烧了起来。

在灵符燃烧的过程之中,一道衰弱的嗓音,就随之响起,传递过来了一些语音讯息……

“吴师兄,小弟阿丑···吴师兄,说来惭愧,小弟家族遭遇到一些事情,有两名不知来历的真气境,在小弟家族府邸之外,鬼鬼祟祟监视,小弟出去交涉,一言不合,他们将小弟打成重伤···还望吴师兄替小弟主持公道…···这···也不知道小弟的兄弟萧寒,有没有返回宗门······”

“是阿丑师弟从他的家族,传回来的讯息!居然被打伤了!哼!阿丑师弟,乃是我云雨宗真传弟子,这也敢打?”

吴溪勃然大怒,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

其他几名真传弟子,也是站了起来。

“吴师兄,看来,我们有必要去阿丑师弟的家族,炎火城邵家一趟,替阿丑师弟出头了。两名不知来历的真气境?有意思啊···真是有意思,这么多年了,还没有人在烽火帝国的地界,公然打伤我云雨宗真传弟子。”一名黄衣真气境,眼睛里酝酿出来了浓浓的杀气。“就算是其他四大宗门的真传动手,也必须要拿个说法出来!”

“走吧,吴师兄,我们一起走一趟。”

“等等···”忽地,吴溪眼神一动。“阿丑师弟身上,有着许多疗伤圣药,一时片刻,他性命无虞。这样…过几个时辰天色一亮,我就去萧寒师兄的山峰,将这件事情,告诉萧寒师兄。嘿嘿···萧寒师兄的手段我们都清楚,那是极为凶残的,在妖侠选拔赛上,神挡杀神,而且连青龙妖皇都敢去猎杀,现在,有人打了他的兄弟这······啊哈哈哈哈哈……这不是找死么?”

云雨山脉。萧寒的山峰。

清晨的第一缕曦光,爬上了山峰。

萧寒慢吞吞的摸下了床。

**,景烟雪与蓝溪溶早已经累瘫了,如烂泥般软在榻上,沉沉睡去。她们的嘴角,都浮现着痛与快乐并存的笑意。粉脸上,泪痕斑斑,也是幸福的泪水。!

“昨晚我会不会太猛了·…把她们都弄得…”萧寒轻轻掀开被褥,就看见她们红肿之处,心中微微掠过一抹歉然。

“让她们多睡一会儿吧,”萧寒蜻蜓点水般在两女脸颊上轻轻一吻

而后活动了一下筋骨,走向屋外。

萧寒坐在山峰一块岩石之上,看着冉冉升腾的红日。

有了昨晚与两女的缠绵萧寒的心境,已然是十分平和,对于即将要去完成的必死任务居然也有了一丝丝的信心,心灵之中,再度栽种下来必胜的滚滚信念!

“我一定不能够死在妖都!为了我自己,也为了烟雪与溪溶…”萧寒嘴角,扯出一抹淡笑,脑海中,也回忆起来了昨晚两女的痴缠和百般逢迎,以及那蚀骨销魂的快乐…

萧寒放空心灵完全沉浸在一种宁静与充盈的快乐之中。

过了一会儿,萧寒从怀中取出自己的妖侠令。打开传讯功能。

‘莫清瞳······萧寒,你怎么老是不联系人家呢?人家给你留言,你也不回,你真是不给清瞳面子哩!下次碰头,清瞳好好和你算账!咯咯咯…好了,清瞳要和人组队,进入一座上古遗迹宝塔冒险了,萧寒,清瞳现在正在积累,要准备扩穴了,厉害吧?好了,等今次冒险结束,清瞳会来找你的。,

‘朱胖子······老大,在什么地方潇洒啊?胖子这段时间,跟随父亲,以及父亲的几个好友,一群资深妖侠,在北域一些古迹中历练。啊……那边出现了一头高级妖皇!老大先不说了······,

‘霍妩……萧寒师弟,一切安好吧?我结识了几位扩穴境妖侠,她们对我都不错,视如姐妹。萧寒师弟,我告诉你,我已经一举踏入扩穴境了!很奇怪吧?我为何进步斐然。嗯…···萧寒师弟,我得到了一枚上古奇果,炼化之后,凭空得到几个甲子的真气功力,冲开了诸多真穴,第一次扩穴,成绩马马虎虎,扩穴5次…我身上沉积的毒素,也慢慢的消散···呵,失去的生命潜力,在一点一滴的恢复,都是那上古奇果的功效哩……,

听到昔日同伴们的留言,萧寒心里,满满的都是暖意,莫名的感动,充塞胸臆。

“呵,看来大家的气运都很不错。清瞳从那上古遗迹宝塔中出来后,肯定积累就够了,可以扩穴了;胖子和他父亲,老一辈的妖侠,一起结伴历练,肯定获益匪浅;没想到,霍妩师姐的气运,是最好的一个,得到了上古奇果,因为服用秘药而透支的生命潜能,在大幅度恢复,而且还增加几个甲子的修为,居然都已经扩穴了,真的一飞冲天。可以在妖侠排行榜上,获得一个名次了······”

萧寒笑得很愉快,也为同伴们高兴。

“云蓉呢?最近,我每一次打开传讯功能,都会收到清瞳,胖子,霍妩师姐的留言,但是云蓉只给我留过一次言,就再也没有了音讯,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她最近怎么样了?”

念头一动,萧寒就给邵云蓉发去了讯息…···“云蓉,你在什么地方?”

可是,这消息发出去,如石沉大海,萧寒再度发了几条讯息,依旧没有回音。似乎,邵云蓉是将妖侠令传讯功能,直接关闭掉了。

“怎么回事?云蓉居然学我一样,关掉了传讯功能···她现在究竟怎么样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萧寒现在,居然非常想念邵云蓉,想要见到她,亦或者至少是听到她的声音,报一声平安也好。

就在萧寒一个人暗暗为邵云蓉揪心着急的时候······

“咻~~~~~~~~”

一道流光从天而降,真气波动闪烁不停。

那真传弟子吴溪,已然是到达了萧寒的山峰。

“萧寒师兄,您好。在下吴溪,”吴溪双手一拱道。

“嗯?”萧寒收回思绪,就看向吴溪。“你好。”萧寒这次回来,只有几天的休息时间,现在,已经过去2天了,还剩下三天。他是非常珍惜这几天时间的,有人过来叨扰,萧寒本能的产生了一些不快。

那吴溪,也是七窍玲珑之人,鉴貌辨色,就发现了萧寒的不悦。他赶紧道。“萧寒师兄,在下亦不是存心要来滋扰,只不过有要事禀报,这才斗胆前来,叨扰之处,萧寒师兄莫怪。”

吴溪这么一说,萧寒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就笑着解释道,“抱歉,我是因为几天后,要去完成一个极为凶险的任务,因而这几日,心态略微有些急躁,想要安静。刚才失言了,师兄勿怪。”出于礼节,萧寒也称呼对方为‘师兄,,他倒不是妄自尊大的人。

“好说,好说。萧寒师兄,那我就长话短说了,刚才,我就接到阿丑师弟从炎火城邵家发回来的传讯,阿丑师弟,被两名不明来历的真气境,打成了重伤···现在,躺在**咳血,不过萧寒师兄不必担心,阿丑师弟,倒是没有性命之虞,只不过心中肯定憋屈,想要找人出头……”吴溪简明扼要道。“我心想,萧寒师兄与阿丑师弟,情同手足,因而特此过来通报萧寒师兄一声,萧寒师兄若没有空去处置这件事情,我自当立刻前往炎火城邵家……”

“什么?阿丑师兄被人打了?”赫然之间,萧寒眉头一蹙,勃然大怒。“阿丑师兄一向与人为善,几乎不可能惹是生非,脾气可比我好了十倍百倍不止,居然被人打得吐血?岂有此理!”

“轰~~~~~~~·

在萧寒体内,一下子爆炸出来滚滚雷音,四面八方的空气,骤然浓缩,萧寒的气势,变得拔地倚天,肉身力量稍微释放,空气都扭曲不停。

吴溪骇然一退,心中震惊,无以伦比……‘想不到萧寒师兄的修为,已经达到了这种变态的地步,这气势,与荒古蛮兽,不相上下啊!,

“师兄息怒!”吴溪噤若寒蝉。

“谁打的?罢了,我现在立刻赶赴炎火城!”萧寒身躯一动,全身真气喷射,他驾驭真气,呼吸之间远遁而去。“请吴师兄禀明宗主,小弟这就去炎火城,替阿丑师兄出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