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彻底暴怒,灭你满门!(6)

第289章 彻底暴怒,灭你满门!(6|171)

萧寒从真传弟子吴溪处得知自己的兄弟阿丑,竟然被两名来历的真气境打成重伤,顷刻之间杀气暴走,驾驭真气,就朝炎火城邵家飞去。

萧寒愤愤不平。

阿丑的脾性,萧寒最为清楚不过。他不可能主动惹事,就算他现在已经踏入真气境,都未必会去欺辱肉身境,比他弱小的存在。说白了,阿丑的天性,还是怯弱的。

现在被打伤,肯定过错不在阿丑一方。

“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强凶霸道…”萧寒嘴角,扯出一抹狞笑。不过很快,他的情绪,就平复了下来。

“三天之后,我就将去往妖都,这一去,就不知道何时能够回来。这是一条充满了凶险与死寂的不归路…就趁此机会,见见阿丑师兄,将几门真气功法传给他吧,也不枉费我与阿丑师兄相识一场。”

萧寒心念已定。

当初,萧寒还是肉身境之时,便与阿丑结伴同去过炎火城邵家。不过那时候骑乘蛟马,披星戴月,兼程赶路,历经数天,才到达炎火城;而如今,萧寒境界臻至真气五段巅峰,稍微放出真气,御空飞行,也就是几个时辰,能够赶到炎火城。

午后。

车水马龙,繁华盛世的炎火城。行人熙来攘往,处处都是堂皇店铺,处处都是身穿绫罗绸缎的才子佳人。这炎火城无一处不彰显出来歌舞升平,太平盛世。

此时,炎火城之中,一名全身气息普普通通,身穿素色衣衫的弱冠少年,不疾不徐的行走着。

萧寒已然是到达了炎火城。

这是萧寒第二次来到炎火城。

左顾右盼,一时间,使得萧寒有一些恍然如梦······‘遥想当初,第一次来到炎火城·正值邵家族会,我在那次族会之中,替阿丑师兄出头,与各大宗门的肉身境天才·逐一对战,也击败了云蓉,出了一番风头…不过呢,好景不长,炎火城闹了妖族,一夜之间,就连连发生灭门惨案·整座城池,风声鹤唳,黎民百姓惶惶不可终日···后来·又出现几名妖侠,想要屠城,如果不是我方凌师兄,在关键时刻出现,呵……恐怕,此时此刻的炎火城,早已经是一片废墟了······,

萧寒看到脸上洋溢着满足笑容的商贩,看到梳着羊角辫的粉嘟嘟小女孩,看到调皮的小男孩手里拿着糖葫芦在闹市之中奔走······

“他们都是平凡至极的人·但无一不满足这种生活状态,他们都浸**在幸福之中···”萧寒心中生出感慨,“但是这种幸福·必须建立在没有妖族入侵的前提之下,一旦闹了妖族,城池毁灭·生灵涂炭,只在朝夕之间…···说起来,如若炼药师颜郎不死,有朝一日,无尽的妖族,可怕的变异妖皇,妖族大帝·一定会侵犯我人族领土,将这些无辜的普通人·视为口粮,恣意蚕食···…哎,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杀死颜郎.……”

“罢了,不要乱想了,我自己都朝不保夕,何必为旁人担忧?”

萧寒甩了甩头,此时,气象万千,巍峨庞大,占地面积数万亩的邵府,已然是出现在萧寒视野中。

萧寒微微一笑,三步并作两步,进入到达邵府。

邵府内!

阿丑所在的房间。

萧寒已然是坐在床沿,与躺卧于**养伤的阿丑,交谈起来。

而房间内,邵家,以邵老爷子为首,举族的重要人物,统统到齐!全部都是唯唯诺诺,微微弯腰,毕恭毕敬的态度。

“萧寒少侠,没想到您真的来了…呵,之前云帆还说您现在成为妖侠之后,行踪无定,还···还担心您不在云雨宗呢…”邵老爷子讨好笑道。

“老爷子别来无恙。”萧寒一笑。“阿丑师兄虽然受伤不轻,不过,他服用了疗伤圣品丹药,并没有什么大碍。而且,阿丑师兄是真气境,伤势恢复起来,一天比一天快,大约一周的时间,就能够痊愈了。”

“啊···太好了,云帆没事,那就太好了。云帆孙儿,可是邵家未来的掌舵人啊,万万不能够有事。”邵老爷子长长的舒了口气。

“萧寒少侠,那两名打伤云帆的真气境,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已经在邵府之外,监视了几个月之久了…这…”阿丑的一名堂叔,忧心忡忡道。

“无妨。我会处置这件事情。不管他们是什么来路,既然打了阿丑师兄,我萧寒自然千百倍的打回来。这烽火帝国,舍云雨宗之外的四大宗门,我萧寒现在,倒也不怵任何一个。”萧寒淡漠道。

萧寒的话,显得极为狂妄,但是他的口气却是轻描淡写,绝对不是在吹嘘,亦不是在恐吓,而像是在平静的诉说一个事实。这也对,萧寒连大日天子与应战天之流,都能够击败,在这烽火帝国境内,的确,能够压制住萧寒的人,不多。

一听此言,邵家上下,脸上纷纷流露出来激动亢奋之色。他们现在更加确定,邵家是找到了一个大得不能再大,硬得不能够再硬的靠山!

一个强硬的靠山,对于这种世俗家族的重要性,那是难以言喻的。

“噗~~~~~萧寒少侠,别人打了云帆,您要千百倍的打回去,那…咯咯咯…他们打了云帆一拳,您就要还他们一百拳,一千拳,他们哪里受得了您这样打哩···怕是三五两下就打死了…”一名美妇,忍俊不禁,笑了出来。

萧寒也一笑,旋即忽然正色道。“老爷子,云蓉近来,可曾返回家族?”

“啊?云蓉?云蓉自成为妖侠之后,就没有回来过了,我们也无法与她取得联系···”邵老爷子也一脸错愕。“怎么,萧寒少侠,莫非,云蓉…云蓉有什么闪失?”

“哦,没什么。我只是随意问问。老爷子放心,云蓉身为妖侠,受到妖侠塔庇护·行走江湖,谁不给她面子?而且,她气运昌盛,不可能出事的。”萧寒连连安慰。

这时·**的阿丑,眼神微微一变,咳嗽了几声,“爷爷,你们…你们可否先回避一下,孙儿有事情,要单独与萧寒师弟谈。”

“好·好,我们先告退。”邵老爷子连连点头。很快,屋子里的人·全部退散,就只剩下阿丑与萧寒。

“阿丑师兄,恭喜你,你也踏入真气境,成为了云雨宗的真传弟子。”萧寒由衷祝福道。“阿丑师兄,依靠外力成为真气境,据说修炼起来,处处受制,处处都是瓶颈·不过,你放心,小弟会想办法·寻觅宝药,帮助阿丑师兄,突破层层桎梏。使得修炼之途·也一帆风顺。”

“萧寒师弟,这···我阿丑能够拥有今天的一切,都是拜你所赐,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阿丑这条命,是萧寒师弟你的!阿丑热泪盈眶。!

“哈哈哈哈···阿丑师兄·太言重了。啧啧,脸伤治愈后·阿丑师兄也的确英姿飒爽,比起小弟,只差那么一点点而已······哈哈哈哈……”萧寒打趣道。

阿丑也是哑然失笑。“萧寒师弟,论修行天赋,你高出我几百上千倍,不过论样貌,你恐怕不及我…哈哈哈哈…···好了,不开玩笑了,”忽地,阿丑脸色一变,压低嗓音道。“萧寒师弟,有一件事情,非常古怪,是与云蓉堂姐有关。”

“什么?云蓉?”萧寒心尖一颤,“什么事情?”

邵云蓉现在,几乎属于失踪状态,而且,萧寒心里一直有一种隐隐约约不详的预感······而且,萧寒仔细回忆,当初他在妖侠塔,与邵云蓉分别,临行时,邵云蓉主动来找萧寒,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而且最后,还大胆亲吻了萧寒一下。

“萧寒,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今生今世,我不会做出任何伤害你的事情。我···我···我知道萧寒你有一天,一定会名动这片山河,叱咤风云,纵横天下,成为妖侠排行榜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云蓉只是希望,在那个时候,你···你偶尔,还能记得云蓉···”

这番话,就是当日邵云蓉所说。

在当时,萧寒只是觉得极为古怪,但也并没有深究,直到昨晚,萧寒体会到了男女欢爱,男女之情,现在回忆起来这番话,似乎品味到了一种特殊的味道。

萧寒甚至感觉到,在邵云蓉临别的话中,有一种诀别的味道!

“阿丑师兄,到底什么事情,你快快说来!”萧寒颤抖不已。

“萧寒师弟,昨夜,我与那两名不明来历的真气境,当面对质。我就感觉到,他们是老于江湖之人,绝非是初次行走江湖的菜鸟,当然了,能够修成真气境,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人物。这些都没有什么。但是,当我报出云蓉堂姐与名剑山庄的名头时,他们竟然无意之中,说出,云蓉堂姐是叛徒···这···这我就搞不懂了,云蓉堂姐是什么叛徒?背叛了谁?而且,那两人,身上剑气锋锐,明显就是剑修。他们的气质,与云蓉堂姐,有那么一丝丝的吻合,有一种师出同门的味道。也就是说,那两名白衣真气境剑修,极有可能,是名剑山庄的真传弟子。他们口口声声说云蓉堂姐是叛徒,那么……是否意味着,指摘云蓉堂姐,背叛…背叛了名剑山庄?可是,这…这一点又是极为说不通的。云蓉堂姐在剑道上的天赋,在名剑山庄年轻一代,自夏风之后,无人可与之争锋,况且,她又是妖侠,其价值,肯定是超越了夏风······成为名剑山庄新一代的领军人物,地位与萧寒师弟你在云雨宗,一般无二,她一定会受到名剑山庄的大力栽培,她没有理由背叛宗门啊···”

这番话,说得萧寒心神巨震!

“叛徒?疑似名剑山庄的剑修?监视邵府?”

一个个念头,潮水般纷至沓来,使得萧寒脑子一阵混乱。

“莫非,这些事情,都与云蓉失踪有关?莫非···云蓉与名剑山庄,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

数十个呼吸之后……

“好了,阿丑师兄,这件事情,交给小弟处理,今晚,小弟就亲自会会那两名剑修。关于云蓉的事情·我会让他们一一吐露出来!”

夜。

邵府外。广场。

两名白衣剑客,出现在广场,目光看向邵府。

“师兄,这么监视·真不是办法。邵云蓉师姐,肯定不会回来了。”

“不要闹腾。就安安心心在此守株待兔吧。上面派我们在这里守着,也不是没有道理,邵云蓉师姐,一旦返回炎火城,我们都一定能够察觉到她身上的剑气波动。我们都是名剑山庄同源,彼此感应·十分准确。说不定,有那么一天,邵云蓉师姐·真的会返回炎火城,这不是不可能……”

就在这时……

一名弱冠少年,身上全无真气波动,从邵府内,缓缓的走了出来,走向这广场。不是萧寒是谁?

“哦?”两名白衣剑修,都同时发现了萧寒。

“一个普通人?”其中一名白衣剑修,脸色十分疑惑。“这是什么意思?昨天出来一个废物,但好歹是真气境·今天却来了个普通人。这邵家有点意思。

两名白衣剑修,相视一笑,双手环抱·也朝萧寒走了过去。

“哦···你们两人,便是昨天暴打我兄弟的家伙?”萧寒神色淡漠,脚步一停·就看向对方。

“哈哈哈哈···对,昨天那小子,依靠外力晋升真气境,事实上是个废物,我们出手教训了一番。不过也手下留情,要不然,他早就横尸就地·这也不是给废物面子,而是给云雨宗面子。怎么·你想要怎么样?莫非你想替他出头?哈哈哈哈,我看你浑身上下没几两肉,就是个弱不禁风的书生模样,莫非,你是想唇枪舌剑,与我们理论什么?哈哈哈哈哈······真是······”这两名白衣剑修,显然是没有见过萧寒。

“呵···一个真气二段,开了5枚真穴,一个真气一段,开8枚真穴,垃圾中的垃圾,也敢在我面前叫嚣?”萧寒一眼就看出这二人修

“什么,你能看出我们的境界?”两名白衣剑修骇然。

“好了,我有一些事情,要当面询问你们。不过呢,你们打了我兄弟,所以······先暴打一顿,再问你们吧……”萧寒弹了弹指甲。

“废物一个!”一名白衣剑客嘶声厉吼,踏前一步,戟指萧寒。“你是什么东西?竟敢语出威胁!”

“师兄小心,这家伙能够看出我们的境界,不是那么简单的!”另一名白衣剑修,眼珠子一转。身上剑气一下子爆发出来。“让我来试试你的深浅!”

几乎是在话音刚落,这白衣剑修就出手了!

身体一动,一道剑光从他躯体内刺杀出来,气势如虹,当空斩杀,杀向了萧寒!这一剑,使得天上的气象都似乎被引动,小范围内,大雪纷飞,给人一种寒冬的瑟冷,竟然在一剑之间,就逆转了季节!

这并不是他的功力有多么高强,而是剑术本身,极为厉害,是上乘的剑术!

只见,萧寒一动不动,肉身力量稍微释放出来一部分,一掌拍了下去!

“轰~~~~~~~~~”

这一掌,是纯粹的肉身力量,一拍而出,风起云涌,四面八方,产生了一道道磨盘似的龙卷风,前方的空气,突然塌陷,向萧寒的掌心凝聚,顷刻之间,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带!

“噗嗤~~~~~~~~~~~~~~”

所有剑光,大雪,剑气,剑术,剑招,一下子就被撕裂!成粉末…···!

“砰!!!!”

那名白衣剑修,一下子被拍飞了出去,满口牙齿,全部打碎,眼耳口鼻之中,鲜血狂喷,旋即,躯体之中…···

“噗!噗!噗!噗!”

骨骼爆裂之声,不绝于耳,也不知道碎了多少块骨头!

他如麻袋一般跌落在地上,不停的抽搐。

另一名白衣剑修,吓得失魂落魄。

“你也一样。”萧寒反手一掌,拍了过去!

“砰~~~~~~~~~”

也是牙齿全部打碎,全身骨骼炸开不少,横飞出去,昏死在地上。

邵家。

刑室。

冰冷的刑室之中,摆放了不少刑具。

扯皮铁链,枷锁,剥皮尖刀……在刑室之中陈列着至少99种可怕的刑具。

事实上,像邵家这种大家族,不可能是奉公守法,一代一代的发家。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这刑室一方面是为家族之中的害群之马准备的,还有,就是用来炮制对邵家不利的其他敌对势力。

两名白衣剑修,被五花大绑在两根铜柱上,全身捆满了铁链。

他们全身鲜血淋漓,牙齿全碎,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都还处于昏迷状态。

萧寒坐在一张木椅上,朝两名赤膊大汉挥了挥手。

“噗~~~~~~~·

冰冷刺骨的水,泼洒在两名白衣剑修身上。

“啊~~~~”

他们发出痛苦的哀叫声都醒了过来。

两名剑修一醒来,就本能的挣扎起来,全身真气涌动,狰狞的看着萧寒,发出愤怒而泣血的咆哮与诅咒:“大胆狂徒!你是什么人?你究竟是什么人?你竟敢对我们动手?你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该死!告诉你,我们是名剑山庄真传弟子!你敢动我们?邵家?一万个邵家,都不够我们名剑山庄灭的!”

其中一名剑修,还咆哮道。“我太爷爷是当今名剑山庄的长老,你敢动我?你死定了!你全家都死定了!”

他们满口牙齿都被打碎了说话关不住风,瓮声瓮气的,十分难听。而且全身骨骼爆碎,这么一奋力挣扎,不但挣不脱而且身上每一寸,都传递出来撕裂般的剧痛,一下子就哀鸣呜呼了起来。

“好了,阶下囚而已,现在,我来问你们一些问题,你们老老实实回答。”萧寒笑了笑。

“滚!你不用问了你这低贱的家伙,有什么资格盘问我们?无论你问什么我们都不予回答,你要问,你就去问我们庄主吧!”

“哈哈哈哈哈······就是我这个低贱的家伙,一招之间,就能够秒杀你们。”萧寒大笑起来。“这里是刑室,我也是刚刚才发现这个地方,很有点意思,很好玩的样子。嗯,有什么刑法,你们告诉这两位名剑山庄的大爷。”萧寒对两名赤膊大汉笑道。

“是,”其中一名大汉,声若洪钟,“割喉刑,它的要旨就是割断喉咙。与砍头刑不同的是,在此刑中,头和躯干并不分离,但这两种刑的行刑原则是一样的,因为犯人主要是由于窒息,失血过多以至脑部失血而死,其直接原因在于颈动脉和主动脉被切断······”

“剖腹刑,该刑是用利刃刺入犯人的肚腹并拉开口子,导致内脏受损而死。”

“木桩邢,这个是我们邵家自创的一种刑法,非常有意思,行刑方法在于将木桩插入犯人身体,最常见的是插入菊门,任其死去······”

“碾邢,碾刑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是用一种固定的重物压死;二是将犯人放在中间,两边同时用力并逐渐加码;三是用带有利物的东西轧碎或扯烂。在我们邵家,通常比较喜欢把犯人铺在尖刺上,然后用巨石碾过,如此犯人决无活机……”

这两名赤膊大汉,负责刑讯,人已经极为麻木,说起各种刑法,极为淡漠,给人一种恐怖绝伦的感觉。

两位名剑山庄弟子,现在脸色已经越来越青,全身簌簌颤抖起来。

“试试木桩刑,”萧寒笑了笑。

“是的,”一名壮汉从旁边取过一条圆锥形木桩,大约就是三尺长,手腕粗细,顶部是锥形尖刺。

“大爷,从什么地方刺入?”壮汉认真的问道。

“哦?这个还有讲究?”萧寒一愣。

“是的,大爷,一般犯人身上有孔的地方,都能刺入,譬如嘴,鼻子,耳朵,肚脐眼,还有排泄大便的菊门····`·”

“哦,试试从菊门入手吧。”萧寒笑了笑,旋即双手蒙住眼睛。“貌似残忍了一点,我不敢看呢……”

下一刻……

“不!不!不要!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不要刺我!!!!”

两名白衣剑修,都惊恐欲绝的大叫起来。

“呼···好,邵云蓉是怎么回事。”萧寒目光逼视两名白衣剑修。

“这···这···这件事情,是名剑山庄的绝密,轻易,轻易不能够泄露。”

“刺!直接刺入!换大一点的木桩!”萧寒厉声道。

“说!我说!我说!我们庄主要对付萧寒,而邵云蓉师姐,是萧寒的姘头,于是,庄主赐下来一枚慢性毒药,让邵云蓉师姐,诓骗萧寒,使得萧寒服下,三年之后,毒发身亡。但是邵云蓉师姐,背叛宗门,她自己服下这枚毒药,求死,而后消失,现在,我们调集人手,四处寻觅邵云蓉师姐,暂时还没有找到她的下落······邵云蓉师姐,是本宗的叛徒,为了保全萧寒的性命,不去谋害萧寒,居然自己服下毒药,想要自杀……”

“什么!!!!”

赫然之间,萧寒全身肉壳力量彻彻底底爆发,呼吸之间,形成风暴,一道道伟岸的力量,从他躯体之中爆炸了出来,将那两名赤膊大汉,都直接崩飞出去!

萧寒一把抓住那白衣剑修的脖子,“你在说什么?你说的是真的?”

“啊!!!!!饶命!放过我!我说的都是真的!是我们庄主,西门飘雪,让邵云蓉师姐去害萧寒,而邵云蓉师姐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她自己服下的毒药,没有人逼她!!!!!!不管我的事!”

“吼!!!!!!西门飘雪!!!!名剑山庄!我要灭你满门!!!!”

萧寒暴怒了!

彻彻底底暴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