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弟子要去灭门!(7)

第290章 弟子要去灭门!(7|171)

这白衣剑修招供出来的话,使得萧寒顷刻之间,暴怒癫狂!心中杀机,无法遏制的喷涌了出来!

事情的始末,来龙去脉,萧寒已然是了然于胸!

邵云蓉的确是失踪了!

而且,她的失踪,竟然是名剑山庄一手造成的!

当邵云蓉成为妖侠之后,不但没有得到宗门的培养与尊重,反而遭受到了迫害!戕害!

当然,萧寒扪心自问,之所以造成如今这般恶果,与自己,也脱不了干系!

坦白的讲,名剑山庄要对付的人,是他萧寒,而并非邵云蓉。邵云蓉只是一个被利用的工具而已。若然,邵云蓉乖乖听话,对萧寒投毒,那名剑山庄决然不会为难她,反而会将她视为铲除异己的大功臣!甚至于,西门飘雪还会耗尽一切资源与人脉,培养邵云蓉。毕竟,邵云蓉是名剑山庄当代的唯一一名妖侠。世俗宗门,要出一尊真气境,是很困难的,而出一尊妖侠更是难上加难,凤毛麟角。邵云蓉没有理由不被宗门重视……

可她偏偏不听话!

她万万不肯加害萧寒!宁愿自己服下毒药!

“吼!!!!”

萧寒爆发出来悲愤的吼叫声,五内俱焚…“云蓉!你为何如此对我?你…你为什么要服下毒药!你风华正茂,前途无量,为什么要为了我,断送掉一切!”

“我萧寒何德何能,值得你如此对待我!”

一下子,萧寒脑子里,又回忆起来临别时,邵云蓉噙着泪的一番话……

“萧寒,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今生今世,我不会做出任何伤害你的事情。我…我…我知道萧寒你有一天,一定会名动这片山河,叱咤风云,纵横天下。成为妖侠排行榜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云蓉只是希望,在那个时候,你…你偶尔,还能记得云蓉…”

现在,品味这一番话的每一个字,萧寒都有一种揪心般的痛楚!整个人。似乎都要被撕裂了!

字字珠心啊!

而且,在临别时,邵云蓉还放下矜持,主动亲吻了萧寒一下…

那是怎样一个吻?

诀别之吻?

生死之吻?

刻骨铭心之吻?

萧寒终于体会到,邵云蓉当时的心境了!

“是…是什么毒药?云蓉服用下去的。究竟是什么毒药?”萧寒颤声问道。

“咯咯咯…咯咯咯…”那名白衣剑修,脖颈被萧寒生生捏住,眼珠子都差点从眼眶之中崩了出来,他就看到,此时此刻的萧寒,状如野兽,极为癫狂,可怕的杀气从萧寒躯体之中,辐射而出,笼罩刑室。使得整个刑室,给人一种修罗地狱的可怕错觉!

那白衣剑修瞬间失禁,屎尿都喷了出来。

“说!”萧寒厉声道。

“是…是…腐心蚀骨丹……这…这是一种药性至阴至邪的慢性毒药…浸水便化,无色无味…服用…服用下去之后…药性…药性…会一天一天渗入根骨,足足三年之后,才会发作,药石难医…”

“也就是说,云蓉现在还有两年多的寿命?”萧寒咬牙切齿。“腐心蚀骨丹?解药呢?西门飘雪手头上,一定会有解药吧?”

“没…没…此药没有解药…”那白衣剑修,一边飚尿。一边眼泪鼻涕齐流。“我…我太爷爷是名剑山庄长老,他…他就告诉我,这腐心蚀骨丹,是西门飘雪庄主,多年前,在一次拍卖会上,高价购买的秘药,是…是人族历史上最大的叛徒,也是最伟大的炼药师,颜郎的作品…颜郎…他亲自炼制的毒药,除非…除非……除非他自己又炼了解药,否则,这世界上任何一名炼药师,都不可能…不可能化解此毒…一般的毒药,就算没有解药,但是偶尔找到什么天材地宝,大约也能够解毒,但是…这腐心蚀骨丹…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是颜郎炼制的毒药……在丹药界,颜郎就是这世界上最大的权威…无人可撼动他的地位……”

“颜郎?!”一听此言,萧寒心中惊骇不已。

颜郎的事情,妖侠塔高层,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此人,在炼丹制药方面,的确是妖孽,是无敌的。他甚至可以左右这个世界人族与妖族之间的大格局。那么,萧寒也很明白了……颜郎炼制的毒药,那真的就是无解了!

“难道,我就要眼睁睁的看着,云蓉在三年之后,香消玉碎,毒发身亡?不!万万不能够啊!云蓉是因为我,才深陷死局,她宁愿自己求死,也不加害我,这份深情,我萧寒万死不能够补报!不行!云蓉不能够死!颜郎?对!颜郎炼制的毒药,别人不能解,但是他自己,一定可以轻易化解的!我今次要去妖都暗杀颜郎…这是救云蓉的唯一机会!”

萧寒双目之中,都淌出泪来!

不过,萧寒心境异于常人,在经过阵痛与悲愤惶惑之后,萧寒立即沉静下来。“看来,妖都之行,迫在眉睫了!现在,不提暗杀颜郎这个任务,就算只是为了云蓉,我也必须去往妖都,寻到颜郎。云蓉一女子,为了我,都能够毫不犹豫的服用毒药,我堂堂男儿,若不敢去解救云蓉,岂不教天下人耻笑?好!去妖都!万死不辞!”

至此,萧寒对于妖都之行,已经全然没有了任何的顾虑与忐忑,有的,全部都是决心!

这庞大的精神信念,一阵波动,赫然之间,萧寒的第51枚真穴,隐隐约约膨胀起来,似乎有了一种要炸开的迹象。

“看来,我刚才这个誓死闯妖都的心念,又使得我的精神,晶莹通透了几分,绽放出来万古罕见的神光,照耀心灵,再度完成积累,使得我的第51枚真穴,也有了快要被冲开的迹象……不过我暂且不能够冲穴,必须要隐忍住,否则,妖都之行,有所阻碍。”

萧寒心神一动,灵龟真气涌动,将第51枚真穴的位置,牢牢封印。

“你…你究竟是谁?你…是邵云蓉师姐的什么人?好了,你要我们说的,我都一一说了。你打伤我们的事情,我可以不予追究,现在,你放过我们吧…行走江湖,多一个朋友不多,少一个仇家不少,你没有必要意气用事…你要知道,名剑山庄,屹立万年,也有底蕴……你……”那白衣剑修,连连开口。

“我是谁?我就是萧寒,你们名剑山庄的死敌,你们庄主西门飘雪,千方百计,想要谋杀的人…”萧寒冷笑了一下,甩手就将那名攫住脖颈的白衣剑修扔开,大踏步往刑室外走去。

“萧寒!你就是萧寒!你就是杀人无算,穷凶极恶的萧寒!”两名白衣剑修,失声尖叫了起来。

“把他们囚禁起来,囚禁真气境的活儿,你们都没干过,不过无妨,你们将这二人全身骨头,全部打碎,把他们全身经脉,全部挑断便可。”萧寒对刑室中的两名赤膊大汉吩咐道。

“不!!!萧寒!你!你竟然如此对待我们!你不要一意孤行!快放了我们!你这样做,是与整个名剑山庄为敌啊!我们庄主更加不会放过你的!甚至于,还可以向妖侠塔高层投诉…使得你被严厉制裁!”那两名白衣剑修,悲恸嚎哭了起来。

萧寒稍微停顿了一下脚步,漠然一笑。“现在不是西门飘雪放不放过我了,我将灭掉名剑山庄满门!亲手将西门飘雪击杀!另外呢…向妖侠塔高层投诉我?尽管去投诉吧!”

说完,萧寒头也不回,径直离开刑室。

萧寒丝毫也不担心,妖侠塔高层会对自己怎么样!

对,萧寒近日就将前往妖都,暗杀颜郎。这暗杀颜郎的计划,妖侠塔高层,已经策划了数万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可以完美伪装成妖族,混入妖都的唯一人选。他们岂可轻易放手?总而言之,妖侠塔高层,至少目前看来,不会为了一个名剑山庄,一个西门飘雪,来制裁萧寒。

萧寒的利用价值很大。

……

“西门飘雪…名剑山庄……”萧寒盘膝坐在邵家府邸一间厢房,双目喷火。

“云蓉,你真傻…现在,你在什么地方?”旋即,萧寒的神思,又飘忽到邵云蓉身上。

不由自主,萧寒掏出妖侠令,打开传讯功能,对邵云蓉传递消息……

“云蓉,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真的太傻了,为了救我,将自己陷入绝境…现在,你听我说,当你接收到这条留言,你立刻前往云雨宗,我的宗主会照顾你的。而且,你放心,我会替你找到解药!我萧寒发誓,就算粉身碎骨,都要获得解药!决计不会放任你不管,不会置之不理!若违此誓,我萧寒堕入十八层地狱,万劫不复!”

发送完这条留言。萧寒又对乌云雨传讯……

“宗主,弟子现在想从你处得知,名剑山庄的实力情况,西门飘雪在妖侠排行榜上的名次,以及他的境界战力,另外,也请宗主告诉弟子,名剑山庄诸多长老,名宿的实力情况……”

发送完这条讯息之后……

等待了数十个呼吸。

“萧寒,你询问名剑山庄的事情,这是为何?”

“宗主…”萧寒目光中杀气蒸腾。“弟子要去灭门。亲手宰杀西门飘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