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你以为老子不敢杀你?(12)

第295章 你以为老子不敢杀你?(12|171)

化符境之下,皆为蝼蚁!!!!

西门飘雪的绝杀一剑,他依靠这一剑,闯下了万世不朽的名头,一生中风风光光,耀武扬威,但是,这一剑斩杀在萧寒身上,不但没有刺穿萧寒的防御,反而有剑气反弹回来,将整个名剑山庄,轰得坑坑洼洼,不知道倒塌了多少建筑物,也不知道死伤了多少弟子。

这一剑,在萧寒眼中,彻彻底底成为了一个笑话!

一个极为拙劣与幼稚的笑话。

“这…这…这…这怎么可能……”西门飘雪心神崩溃!“我…我乃是剑修,修行高深奥妙的剑诀,我以攻击力见长,我的攻击力,在扩穴境之中,都算是比较突出的。我这一剑,就算不能够击杀萧寒,也会使得他狼狈招架,甚至于刺伤他,可…可…可为何,他却生生抵挡住了…只有化符境以上的强者,才能够毫发无损的抵挡我这一剑,难道萧寒…不!他不是化符境…他决计不是化符境……”

西门飘雪,失魂落魄!

这时,四面八方隔岸观火看热闹的精神波动,也窃窃私议,狂热的议论起来……

“怎么回事?这萧寒,居然依靠纯肉壳力量,抵挡住了西门飘雪的逆天一剑,他…他到底有多强?他说什么化符境之下,皆为蝼蚁,难道他的战斗力,已经达到了化符境?”

“肯定达到化符境了!否则不可能这么轻松,抵挡西门飘雪的极限攻击。太厉害了,简直逆天啊,这萧寒就是个妖孽!十足的妖孽!他才多少岁?满打满算,也就是二十岁出头,居然拥有堪比化符境的手段……古往今来,在我们这个人间界。没有出现过这种人物啊……”

“怪不得他敢单挑名剑山庄满门…怪不得啊,原来手段这么强硬。完蛋了,如果妖侠塔高层,不及时出手阻止,名剑山庄就毁于一旦,西门飘雪也会被杀死。”

……

此时,站在西门飘雪身旁的真气境。大多数都一脸死灰。彼此飞快的交换眼色。

很快……

“庄主,抱歉了,从现在开始,我脱离名剑山庄。就去做一名江湖散修,自立门户。”

一名白衣中年剑修,双手一拱,对西门飘雪说道。而后,他胆战心惊的看向萧寒。“萧,萧寒,这……”

“好,你走,我不会伤害你。”萧寒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白衣中年剑修。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而后化为一道剑光,遁走千里。

“庄主,我…我也准备去北域,投靠我的堂叔了。抱歉。”

“多谢庄主这么多年的栽培,我……我这也去了。”

“庄主。我父皇一直让我回去,继承他的王位,虽然只是南域一小国,但也统御数千万人口,我必须回去,帮助父皇治理国家…”

……

一时间,萦绕着西门飘雪的真气境剑修,就一下子走了一大半,只剩下数十名死忠,还团团保护住西门飘雪,用充满了恐惧与仇恨的眼神,看着萧寒。

“树倒猢狲散…”西门飘雪,死气沉沉的脸上,显现出来了穷途末路的悲壮。“萧寒…萧寒…你这小畜生…你竟然…竟然坏我根基…你不得好死啊……”

就在这时……

“轰!轰!轰!轰!”

在名剑山庄的山体之中,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冲出来九九八十一道匹练般的剑气!整个山体内部,都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瞬息之间,剑气勃发,剑啸天下,冲天而起,八十一道剑光之中,都有明月蟠绕,循环不息,绽现出来了纵横天下的剑气波动。十分的凌厉。能够镇压鬼神!

“嗯?”萧寒微微一愣。

“守山剑阵,捍卫名剑山庄,诛杀小畜生!”西门飘雪厉声大吼。

“守山剑阵,捍卫名剑山庄,诛杀小畜生!”

“守山剑阵,捍卫名剑山庄,诛杀小畜生!”

……

西门飘雪的一群死忠,也是狂热的咆哮起来。

终于,他们发动了守山剑阵!

……

“名剑山庄,将压箱底的东西都拿出来了!守山剑阵!这守山剑阵,乃是西门飘雪当年在一处上古遗迹之中,找到的一页残卷,他耗费了一甲子的光阴,搜集了无穷无尽的天材地宝,珍贵的材料,以九九八十一口绝世宝剑为根基,布置在山体之中,一旦激发剑阵,就能够引动惊天慑地的剑气攻击,绞杀万物,杀人杀鬼,斩灭一切!”

“西门飘雪是拼了老命了,把守山剑阵都启动了…”

……

四周的精神波动,纷纷议论。

说时迟那时快,九九八十一道剑气,忽地组成一道形似天龙的剑光,长达百丈,一下子杀向萧寒!

这守山剑阵,激射出来的龙形剑光,威风凛凛,一剑劈下,剑势滔天,颠倒阴阳,搅乱乾坤,剑气四处震荡,如宇宙风暴,席卷星空,横扫八荒!

“萧寒惨了!这守山大阵,是靠无穷无尽的极品真气灵石,以及这条山脉下面的矿脉为能量,激发出来的,一般的化符境,都可以轰杀!萧寒的肉壳虽然强横,但未必能够挡得下来,就算能够抵挡,肯定也是身受重伤。”

“对,传说之中,在名剑山庄下面,埋藏了几条龙脉,这几条龙脉,就等于是整个名剑山庄的气运所在。事实上,这几条龙脉,就是极品真气灵石矿脉。不过呢,这守山大阵,每发动一次,都会抽取无穷无尽的能量,虽然名剑山庄储存了许许多多的极品真气灵石,而且还有几条龙脉,但是肯定也不可能连续催动剑阵。以名剑山庄的资源来说,顶多就是催动三次,四次。一旦这几次杀不死萧寒,名剑山庄就再也没有任何资源了。”

……

“萧寒!你死吧!死在守山剑阵的攻击之下!”西门飘雪的双眼里,再度燃烧起来自信。“就算是一般的化符境,都难逃一死。我不相信你还能够安然无恙!”

“庄主,这么一发动守山剑阵,等同于是在消耗我们的资源与底蕴,根据我们名剑山庄的底蕴来说,只能够发动五次剑阵…庄主,五次之后,名剑山庄万年的积累。就将告罄。所有的弟子,都将失去修炼的资源……”一尊名剑山庄长老级人物,忧心忡忡。

“闭嘴!现在是生死攸关,整个名剑山庄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就算耗尽资源,也要斩杀萧寒此人!不过,各位放心,不用五次,就是一次,两次,足以杀死萧寒。消耗几成资源,我们耗费上千年,就能够补充回来。”西门飘雪冷漠道。

说时迟那时快。龙形剑光吸走了天地之间所有的生机。就要一下子笼罩住萧寒!

“守山剑阵?给我破!”

萧寒的身躯,依旧是纹丝不动,他嘴角一扯,左臂轻轻一抬!

顷刻之间,萧寒左臂妖光爆闪。?绽放出来万古妖芒,93000条妖脉中蕴含的所有妖力,统统输入青龙妖皇晶,直接触发‘青龙附身’这门妖法!

这一招,可以使得萧寒全身化龙!

肉身在一定时间内,转化为太古青龙体质!

“轰!”一块琥珀色,瑰美绝伦,无瑕无垢的妖皇晶,在萧寒左臂闪亮起来。若世间最华丽的宝石。在琥珀色妖皇晶中,封印了一条狰狞与邪恶,煞气惊天的青龙!这青龙每一块鳞片之上,都布满了妖孽与至邪的妖族符文,似乎还有无数妖族在祈祷与吟唱。

一下子,这块妖皇晶之中封印的狰狞青龙,就强行挤了出来,融入萧寒的躯体!

合二为一!

顷刻之间,从萧寒的身体上,散发出来滔天的妖气,间中夹杂太古龙吟,天空和太阳,都完全被妖气遮蔽了,天地似乎都一下子陷入了无边无际,令人绝望的黑暗之中。

“吼!!!!”

萧寒全身**起来,疯狂的力量,山崩海啸般滋生了!使得萧寒全身气势,节节攀升,永无止境!

在萧寒的身体内部,也是天翻地覆!一道道的太古能量,在燃烧,在净化,在充斥,在狂啸奔腾,使得萧寒体内的每一条经脉,都等于是一条条的巨龙。

下一刻……

“噗!噗!噗!噗!噗!”

在萧寒的肌肤表面,生出一片片熠熠生辉的青色龙鳞。

他的躯体开始拔高!

萧寒的头部,变成了一尊龙头!他全身覆盖青色鳞片!“噗嗤”一下,一条青色龙尾,也抽了出来!

顷刻之间,太古蛮荒的伟岸气息,彻彻底底爆发了出来,席卷天地!

龙吟阵阵!

……

终于!

萧寒的整个躯体,转化为一头太古青龙!

足足百丈长的青龙,盘踞在天空之中!

这青龙,身似长蛇,麒麟首,鲤鱼尾,面有长须,犄角似鹿,有五爪,相貌威武,授命于天,威泽四方。

他明显带有上古遗种的恐怖力量!

极度危险的气息,充塞了整个天地!这股气息无比邪恶,透射出来凶残成性的杀气,又高高在上,代表了尊贵,目空一切,无视一切生命,唯我独尊,有一种凌驾于所有生命之上的威严!

一念之间,萧寒榨干所有妖力,打出来青龙妖皇的本命妖法,青龙附体!

“嗯?这是?”忽地,萧寒就感觉到,这一次施展青龙附体,竟然比第一次施展出来,力量上要强大了许多,防御力也增强了!

如今,变身青龙后的萧寒,稍微一击杀,力量就无限接近1亿,而且,防御力极度变态!

“对了,我知道了,上一次在对决大日天子等人时,我的肉身力量,才1400万鼎,所以将肉身体质转化为青龙体质之后,也就只能够爆发出来5000万鼎上下的力量,而如今,我的肉壳力量。达到了5300万鼎,根基无比雄浑,再度打出来青龙附体,肉身体质一转换,青龙的力量也水涨船高,提升了,接近1亿。”

“我完全明白了。肉身力量越强横。根基越雄浑,转化为青龙之后,爆发出来的力量也就越大。原来,青龙妖皇这道本命妖法。还有这样的奥妙……哈哈哈哈……力量接近一亿,现在遇到应战天之流,可以直接碾死了!不过呢,我变化为青龙,也仅仅只能够维持十个呼吸的时间。”

……

接近百丈的青龙,盘踞在名剑山庄山顶。使得整个名剑山庄,陷入黑暗与绝望之中,山庄之中的肉身境弟子,统统吓得抱头鼠窜。有的深深的匍匐在地上。有的吓得神经错乱,成了疯子,有的甚至直接吓死了。

西门飘雪与数十名死忠,全身血液凝固!

四面八方看热闹的精神波动,也是惶恐退避!

“铿~~~~~~~~”这时。守山剑阵激发出来的第一道龙形剑气,斩杀在青龙躯体上,爆发出来一声闷响,却连青龙的一片鳞片都没有击落!

“铿~~~~~~~”

“铿~~~~~~~”

“铿~~~~~~~”

……

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

守山剑阵,连续击杀出来5道剑光,统统杀在青龙体表,都被抵挡住了,连防御都没有破掉!

五道剑光斩杀完毕,守山大阵失去了能量供应,再也无法激射出来剑气。而且,这五道剑光,将名剑山庄的所有底蕴,全部耗尽了!

顷刻之间,名剑山庄上的灵花灵草,全部枯萎,生机盎然的山脉,变得死气沉沉,原本的郁郁葱葱,现在就开始褪色,变成一块块灰褐色的山石……

十个呼吸已过,萧寒的变身时间结束,龙体在空中,一阵**扭曲,萧寒由青龙变化回了人形。

这一番变化,也使得萧寒的肉身力量,被榨取了不少,整个人有点虚脱,不过,他现在底蕴太雄浑了,虽然虚脱,但是也还能够爆发出来2000万鼎上下的力量。

说时迟那时快,萧寒身躯一动,右手一抓,直接将呆若木鸡,满心绝望的西门飘雪抓住!

生生捏住脖颈!

“西门飘雪狗贼!”萧寒目光逼视西门飘雪。“你竟敢逼迫云蓉服用毒药,现在,云蓉只剩下三年寿命,虽然,我发下毒誓,要替云蓉找到毒药,然则,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如若失败,云蓉香消玉殒…好,好,不管怎么说,我就先宰了你!”

被萧寒彻彻底底的制住后,西门飘雪心中,涌动起来无边无际的绝望与恐惧,生命之中的威严与骄傲,已经被击碎成粉!

“萧寒!你,你先听我说,一个邵云蓉而已,也不值得你这么大开杀戒…你…你放过我这次,你放心,我会补偿你的,我名剑山庄,女弟子很多,你要多少,我送多少给你,如何?”西门飘雪的语气,终于软了下来,苦苦哀求。

……

这句话一出口,就宣告着,名剑山庄彻底失去了反抗的力量,被萧寒灭掉了。西门飘雪如砧板上的鱼肉,任由萧寒宰割。

“走!”西门飘雪的死忠,现在也不能够硬撑了,他们都明白,萧寒的实力太恐怖了,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想象,就连守山大阵,都无法伤到萧寒的一根汗毛…而且,守山大阵已经将名剑山庄的底蕴与积累掏空了。现在,名剑山庄就真的是名存实亡了。

一下子,死忠们都纷纷飞遁。

最后,西门飘雪身旁,真气境剑修,走得一个不剩!

就只剩下西门飘雪,孤零零的,被萧寒捏住脖子。生死被萧寒牢牢掌控。

……

四面八方看热闹的精神波动,唏嘘不已……

“名剑山庄完了,完败,被萧寒毁掉了。”

“萧寒此人,真的太凶残了,以弱冠之龄,一个时辰之内,就灭掉了一个屹立万年的宗门。啧啧,要是再让萧寒成长几年,十几年,那还得了?”

“早就听闻萧寒擅长妖法了,今日亲眼所见……他的妖法,彻底超过了大部分高级妖皇……此人厉害啊…给人一种无法战胜的感觉。”

“此人头角峥嵘。以后肯定是千古巨头…英雄出少年。只不过,身怀妖法,不知道高层会不会有意见。”

……

“萧寒,放过我,怎么样?邵云蓉是自己服下的毒药,我并没有逼她…我想,我们之间。可能是有一些误会。”西门飘雪连声哀求。他知道。只要萧寒右手一用力,他就彻底被捏爆,死无全尸,生死悬于一线。西门飘雪也只好说出生平从来没有说过的,低三下四的话语。

就在这时!

突然一股浩瀚的意念,从妖侠域方向,直接降临下来。这股意念,磅礴,虚无,是圣人教化天下,是春风浩荡宇宙,拥有仙人一般的手段。这股意念。浩浩荡荡。传递出来无敌的气息,贯穿了天地!

“嗯…”这股意念,发出来了一个声音。也就是一个叹息之音,就使得众生俯首,莫敢不从!

“是妖侠塔高层降临了!”在名剑山庄四面八方看热闹的精神波动。立即悚然惊呼道。

而这时,被萧寒捏住脖颈的西门飘雪,脸色再度一变,本来是苦苦哀求的神色,就变得狰狞起来,无穷无尽的怨毒与仇恨,都从西门飘雪的眼眸之中,爆射了出来,他龇牙咧嘴,如丧考妣的尖叫了起来。“高层!您终于到来了!太好了!这实在太好了!您再迟来一步,萧寒这小畜生,就要谋害本人……高层,您听我说,萧寒违背了妖侠界的规则,践踏名剑山庄,杀了我许许多多的弟子,还连续击杀两名妖侠,罪恶滔天,他已经误入歧途,成为了一个丧心病狂的大魔头,而且擅自使用妖法,简直就是罪大恶极,不可饶恕,高层,您看见了,您亲眼看见了,萧寒现在,又想杀我!高层,请您主持公道,将萧寒这小畜生,剥皮抽筋,将他全家杀尽,将他的宗门,都连根拔起。这种小魔头,他的家人朋友宗门,肯定没一个好人,全部丧心病狂……”

“咕咕咕~~~~咕咕咕~~~~~~~”西门飘雪喉咙里,迸发出来了古怪的声音,像是在笑。“萧寒,你完了,妖侠塔高层亲临,你完蛋了,一定会遭受制裁的,而且,你在妖侠塔高层面前,不可能杀得死我。高层神通广大,就算你杀死了我,他们一样可以将我复活……咕咕咕咕……萧寒,我就要看看,高层是怎么炮制你的!你犯下的罪孽,是不可饶恕的,不得善终。”

……

“这西门飘雪,终究还是得救了。高层来了,就不会允许萧寒再杀人。”

“萧寒完了,他犯下的过错,足以株连九族。就连云雨宗,都会收到牵连。”

“对了,这样的祸事,足以使得云雨宗宗主乌云雨,连坐,乌云雨调教无方,有可能被废掉修为。”

四面八方的精神波动,也小心翼翼的讨论。

……

“西门飘雪,你暂时不要说话。本座自然会处置。”那精神波动,发出来了声音。

萧寒一下子就听出来了,这精神波动,就是与自己商讨,威逼利诱,让自己去妖都暗杀颜郎的那位。他也亲口允可,让萧寒放开手脚,去杀西门飘雪,而且,还会给西门飘雪,安插一些莫须有的罪名。

“萧寒!哈哈哈哈哈!你快放开本座!小畜生!”西门飘雪,终于是如释重负,一脸狞笑。“放开本座!还不放开?难不成,你在高层面前,都敢杀人?哈哈哈哈,你有种就杀我!我倒要看看,你胆子到底有多大。哈哈哈哈哈!”

西门飘雪,现在彻彻底底,就是有恃无恐。

就在这时…

“你以为老子不敢杀你?老子今天来,杀的就是你!”萧寒也狞笑了一下。

猛地,他右手一捏!

“砰!!!!”

西门飘雪,爆了!

被萧寒生生捏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