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依依惜别(13)

第296章 依依惜别(13|171)

“噗嗤~~~~~”

萧寒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将西门飘雪捏爆了!

这一下子,就使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鸦雀无声!

四面八方,数百道看热闹的精神波动,都被深深的震撼住了,不能自已。

西门飘雪死了,无数的极品真气灵石,剑诀图谱,绝世宝剑,地图,特殊钥匙,天材地宝,还有他的妖侠令,都从他崩碎的躯体之中,跌落了出来。西门飘雪本不应该死的。他绝对不应该死亡!

要知道,妖侠塔高层,都已经亲临,干预这件事情,那么,西门飘雪就绝对不应该死。西门飘雪是名副其实的资深妖侠,在世俗之中,也是一大宗门的创始者,一生之中,也斩杀过不少妖族,立下盖世功勋。他是这个世界的特权者,就算犯下了滔天的罪行,也不应该死,最多也就是接受妖侠塔高层的制裁。谁都没有权利这样当面斩杀他。

妖侠界有明文规定,妖侠之间,是不能够私斗与仇杀的。

萧寒居然在妖侠塔高层眼皮子底下杀人,这是干冒天下之大不韪,西门飘雪以这样的方式被杀死,可以说,是整个妖侠界的耻辱!现在,四面八方看热闹的精神波动,个个瞠目结舌,看着满目疮痍的名剑山庄,又看看天地之间散落的西门飘雪,西门无情,刑九悠的尸体碎片…这些看热闹的精神波动,竟然都生出一种兔死狐悲的味道。现在都恨不得发疯,歇斯底里。想要冲上去围杀萧寒,这是妖侠界的奇耻大辱,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事情。萧寒这是在明目张胆的破坏规则。

“萧寒!你实在太放肆了!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这是在颠覆妖侠界的规则,破坏妖侠界的平衡,你杀了西门飘雪,你这一出手,就已经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你是把自己的退路给封锁死了。妖侠塔高层一定会制裁你的!你这是在自寻死路。你为什么做事不留一线?”一团精神波动,散发出来老成持重的声音。

下一刻,空气扭曲,一道席卷天地的气息,凭空降临,而后,破空走出来一尊白须老者。神光淋淋,真气波动如潮汐,是扩穴境的人物。他就是刚刚忍不住出言呵斥萧寒的那团精神波动,现在一现身,就怒目圆瞪的看着萧寒。“萧寒!大逆不道之人!”

“切…”萧寒不屑的看了看那老者,“我做事留一线?西门飘雪为什么不做事留一线?你没有听到他说么。他与我结下了深仇,想方设法,都要算计我,而且,他还不敢与我单打独斗。而是唆使与逼迫无辜的云蓉,对我投毒。这叫做留一线么?西门飘雪。就是咎由自取。我是被逼无奈,被迫自卫。这个西门飘雪欺辱我,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让他看看什么是凶神恶煞,什么是虽远必诛。怎么,你想多管闲事?好,你站出来,我一并将你打死。如果你不敢,你就不要在我面前唧唧歪歪,老老实实的滚回去。你再朝我咆哮,我就杀了你。我萧寒说话算话。”

萧寒现在也是豁出去了,反正他即刻就要去往妖都了,是生是死,听天由命,临行前,也绝对不介意再杀几个人。

萧寒这番话,彻彻底底将嚣张跋扈,百无禁忌,演绎到淋漓尽致。

这么一来,虽然四面八方的精神波动,都对萧寒满腹怨气,但是也个个敢怒不敢言。

“你!”那老者,被萧寒的一番话,直接噎住了!他雷嗔电怒,不过,掂量了一下,终究还是不敢再对萧寒咆哮,也生恐被萧寒干掉。他目光看向那团至高无上的精神波动,妖侠塔高层,就深深鞠躬,颤颤惊惊的说道。“高层,您也亲眼看到了,萧寒此人大逆不道,当着您的面,都敢灭杀西门飘雪,真是无法无天,您赶快出来做主,主持公道,萧寒此人已经入魔,而且他还擅长高级妖皇的手段,必须要将其诛杀,才能够维护我妖侠界的威严。”

“请高层做主,制裁萧寒!”

“请高层做主,制裁萧寒!”

……

无数的精神波动,都在请命。

“嗯…都噤声,本座自有主张。”高层正色道。“西门飘雪,嗯,此人该杀。死在萧寒手中,的确是咎由自取。”

这句话,简直就是石破天惊!一石激起千层浪!

事先,没有任何人能够想象到,高层会说出这种话!

“西门飘雪,私通妖族,正在密谋叛乱,这件事情,我们妖侠塔高层,已经通过调查取证,手中掌握了确凿的证据,这些证据,我们会择日公布。”高层严肃道。“背叛人族,勾结妖族,这是不赦之罪,株连九族都不为过。萧寒杀西门飘雪,虽然手段过于霸道,不过呢,也合情合理。”

这番话,再度制造出来震惊。

西门飘雪,居然私通妖族!

但是,在此以前,一丁点征兆都没有!

不过,妖侠塔高层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谕旨,不容辩驳。

这些精神波动,也是本能的选择了相信。

不过,也有一些精神波动,发出来了些许怨言。“可是,高层,就算西门飘雪私通妖族,罪不可赦,但是,似乎,似乎也轮不到萧寒来杀他吧?萧寒这么做,无异于是破坏规则……”

“规则?”高层忽然冷笑了一下。“什么是规则?我们的世界,人族与妖族并存,实则,是一个弱肉强食,物竞天择的世界,丛林法则,淋漓尽致。规则是强者为了碾压弱者,而制定的法则。当一个人的实力,达到了某种程度,就有权利打碎规则。建立起来新的规则。现实往往是非常残酷的。规则,是针对那些没有实力打破规则的人制定的。没有实力的人,妄想挑战规则,就是死路一条,有实力的人,挑战规则,规则想碾压他,那么,粉碎的就是旧的规则……萧寒是不是可以打破规则人?这一点。本座不需要多说,你们也应该明白。萧寒也就是二十岁出头,他就能够单挑整个名剑山庄,不费吹灰之力,击杀西门飘雪。而且,你们还没有得到消息,现在本座告诉你们。在最近的妖侠排名挑战赛之中,萧寒击败了大日天子,应战天等人,拿到了妖侠排行榜,1650这个名次。应战天是什么境界?化符境。萧寒在20岁不到,就能够击败化符境。你们听说过这种妖孽么?就算本座都闻所未闻!20岁不到,位列1650,你们也只能够仰望了!”

“再说,西门飘雪是犯下了弥天大罪之人,萧寒杀他。是在执法。”

……

“20岁不到,击败化符境……”

“20岁不到。就位列妖侠排行榜,第1650……”

“万古罕见的人物啊!”

……

四面八方,满腹怨言的精神波动,统统噤若寒蝉,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好了,你们都退下吧,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谁要是再敢纠结这件事情,本座一定严惩不贷,绝不姑息!当然,如果你们有实力挑战规则,本座一定会为你们制定出来新的规则!退下吧!都退下,本座还有事情与萧寒单独交涉。”

此言一出,这些看热闹的精神波动,潮水般褪去。

很快,这一片天地,就只剩下萧寒与那高层的精神波动。

“萧寒,本座已经完成了你的心愿,使得你能够手刃西门飘雪,这件事情,你还满意吧?”高层淡笑。

“嗯,多谢高层。”萧寒笑道。

“那么,你也应该安安心心,去完成妖侠塔高层,筹谋了数万年的任务了吧?”高层严厉道。“现在,就跟随本座回去,服用下去那枚秘药,而后,动身前往妖都。”

“好的,妖都之行,迫在眉睫,这一点,我知道,而且,我也心甘情愿前往妖都,不过,临行之时,我也想返回云雨宗,与宗主,以及各位师兄,还有我的两位妻子,最后道别。”萧寒道。

“好,你先返回云雨宗吧,处理最后的事情。”

………

云雨宗!

云雨殿!

花园中。

乌云雨坐在凉亭之中,翻看一本古书,云淡风轻。

东方禽,方凌,分别站在左右服侍。

萧寒已然是来到乌云雨身旁。

“萧寒,如果本宗没有猜错,你一定与妖侠塔高层,有什么秘密的协议吧?否则,高层不可能纵容你灭掉名剑山庄满门。现在,高层似乎是为了你,而破坏了一次规则。”乌云雨将手中古书放下,看向萧寒。

东方禽与方凌,也是看向萧寒。

“宗主,这件事情,恕弟子暂且不便明言……宗主,弟子马上就要动身,去完成那个任务了。这就是来与宗主,东方师兄,方凌师兄道别。”萧寒正色道。

“究竟是什么任务?”乌云雨严肃道。

“这……请宗主不要追问,弟子自有分寸。而且,并不是弟子不想明言,而是……这关系到一个秘密,宗主放心,弟子一旦完成任务,返回云雨宗之日,一定会将事情的始末,和盘托出。”萧寒认真道。

乌云雨凝视萧寒,数十个呼吸之后,他释然一笑,站了起来。“萧寒,你长大了,能够独当一面了,好!你什么时候去?”

“马上。”萧寒一笑。

“萧寒,祝你顺利完成今次任务。”乌云雨向萧寒伸出右手。

萧寒心神一震,也伸出手,与乌云雨紧握!

……

与乌云雨,东方禽,方凌三人,道别之后,萧寒回到自己的山峰,又与景烟雪,蓝溪溶,依依惜别。

萧寒费尽浑身解数,才哄得两女服服帖帖,不过,临行之前,也免不了抵死缠绵一番,大战几个时辰,弄得两女瘫软在床,萧寒这才恋恋不舍,亲吻两女额头,而后离开。

站在峰巅,萧寒打开妖侠令,精神波动一扫,向那高层传讯……

“好了,高层,我已经道别完毕,现在,可以传送到妖侠塔了。”

“很好。”高层笑道。

下一刻……

“轰~~~~~~”

一股莫名与伟大空间之力,直接从萧寒的妖侠令中爆发了出来,笼罩住萧寒,一大片空间泛起涟漪,将萧寒传送离开云雨宗。

……

云雨殿。

乌云雨双手背负,看向天空极远处。

东方禽与方凌,站在他身后。

“宗主,不知道萧寒师弟,要去完成什么任务…”东方禽微微蹙眉。

“一定是极为危险的任务。今次,如果萧寒能够活着回来,他的前途,将超出任何人的意料,他会一飞冲天……”乌云雨,目光深邃。“至于是什么任务,本宗也不敢妄加猜测…也还需要好好的推敲一番看看……”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