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诡异的死城!(51)

第334章 诡异的死城!(51|171)

颜郎今次生辰盛典的诸般试炼,仿照人族妖侠选拔赛,也是层层递进,各种冒险,各种惊奇,各种闯关。不过这盛典的过程,也并不繁琐,总共才三道关口。第一道关口,自由杀戮,剔除一些中,低级妖皇;第二道关口,五道大门后面各有难度不同,死亡率不同的试炼场。拿出23枚宝药作为赏赐;而第三道关口,也就是最后一关!将所有参与盛典的妖皇级生物,统统传送到一座城池,在城池中相互竞争,杀戮,寻觅7枚宝药!当然,这最后一关的最大看点,则是追杀一头被大帝击伤的变异妖皇!在这头变异妖皇身上,有着足足20枚宝药!而且,杀死这头变异妖皇,还会另有重赏!

“最后一次试炼的规则,本帝已经向你们宣布…嗯,开始吧,现在,将你们全部传送过去…哈哈哈,到了那座城池,你们各安天命,各自寻找机缘吧!最后提醒一次,那头变异妖皇,虽然被本帝重伤,但你们若不组队,遭遇到它,是必死无疑的…哈哈哈哈……”妖族大帝的笑声响起。

下一刻……

“轰!轰!轰!轰!”

密密麻麻的妖气,玄奥的妖字符文,从九天之上,冲刷下来,将整个平台都包裹住了!

“那头受伤的变异妖皇,到底是什么级别?是一次变异,还是两次变异,亦或者终极变异?”萧寒心念电转。“这最后一次试炼的重中之重,莫过于找到那头受伤的变异妖皇,将其击杀,看看能够从颜郎那里,拿到什么特殊的奖励。那些宝药。我现在倒不是很看重了…另外,那7头混入盛典的变异妖皇,也不可不防。而且,这些愚蠢的普通血脉妖皇级生物,诸如玄黄妖皇之流。一定会组队围杀我。无妨,到时候全部打爆便是……”

一道道妖符,如瀑布般浇灌在萧寒身上,使得萧寒全身涌起一种破虚而去的感觉,那是汹涌的空间传送之力。

在萧寒身旁,诸多的妖皇级生物。也是按捺不住,三五成群的交谈起来……

“如果将那尊受伤的变异妖皇杀死,就能够得到20枚宝药!太可观了!”

“对,好处不止于此,更重要的是,会得到颜郎大师的青睐。以后平步青云,不在话下。”

“组队吧!我们组队,合作,同心协力,这样才有机会猎杀那受伤的变异妖皇。”

……

处于这平台之上的妖族,包括萧寒,逐一消失。尽皆被传送到平台前方,极目尽头处的那片迷蒙云海之中。

在这片云海之中,有一座妖城!那便是盛典最后一次试炼的地点!

“嗯…”妖族大帝那古老沉雄的嗓音,微微叹息。“这些小家伙…呵,如果本帝告诉它们,它们所要猎杀的受伤妖皇,是一头诡诈凶残的终极变异妖皇,那就不知道,它们还会不会有勇气,参与这最后一次试炼了……罢了。这最后一次试炼,应当是极为精彩与刺激的,也会充满了阴谋与死亡,特别是……试炼之中,还混入了几头变异妖皇…这就更加有意思了。希望。给颜郎大师,带去一场视觉上的饕餮盛宴吧!不过,本帝倒不看好,在这些普通血脉的小家伙中,诞生出来,猎杀那受伤终极变异妖皇的存在,即便是组队。呵,那头终极变异妖皇的本命妖法,非常特殊,就算是遭受到围攻,都可以轻松应付,除非,将它的秘密看穿。但本帝并不看好这批质素并不是很高的普通血脉……或许,会团灭吧……不过也无所谓了,这些普通血脉的家伙,全部死亡,对于我们妖族大业,也不会有丝毫影响,最重要的是,颜郎大师开心就好……”

……

妖都!

第二层!

颜郎的山庄!宫殿之中!

一块巨大的光幕之中,显现出来,那个平台上的所有景象。

平台上,每一头妖皇级生物的动作,神色,甚至于面部表情的细微变化,都从光幕之中浮现出来。

颜郎优哉游哉的坐在一张雕花木椅之上,手捧青花瓷茶杯,怡然自得的品茶,观看这一场他亲自设计的盛典。

“呵…五个试炼场,也淘汰了不少普通血脉妖皇级生物,不过,最后一次试炼,难度应当还要增大,不知道能够活下来多少。狩猎那受伤的变异妖皇?哈哈哈哈……与其说是狩猎,倒不如说是互相猎杀。那家伙很阴险,它的本命妖法,即便是在终极变异妖皇这个层面,都是极为出色的…”颜郎笑着品评。“很厉害的一门本命妖法啊…可惜了……”

“大师,最后一次试炼,难道,是要猎杀它?”站在颜郎身后的一名变异妖皇,脸容剧变。“那…那可是…可是很难杀死的一头终极变异妖皇啊…它如果是全盛时期,恐怕瞬间就能杀光这群普通血脉的妖皇级生物……”

“哈哈哈哈……可是它现在受伤了,妖力远远无法达到全盛时期,这使得游戏变得充满了悬念……这样才有意义……哈哈哈哈……很久没有看到过这种精彩的场面了。追逐,惊险,发现,猎杀,阴谋,机遇……”颜郎深深的闭起了眼睛,脸上满满的都是享受的表情。

就在这时!

“什么?!!!!”

一头站在颜郎身后的变异妖皇,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那道光幕,妖指伸出,颤抖的指向光幕。“大师!那…那…那个佩戴银色面具的家伙!是它!就是它!它…它竟然通过了死亡试炼!它竟安然无恙的通过了死亡试炼!也就是说,上官无敌……上官无敌……”

“嗯?”颜郎身躯一震。“这怎么可能,明明看到那银面家伙,被上官无敌击杀,身躯都被打碎了。这……”

颜郎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光幕,旋即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果然!听着,马上去那特殊空间,寻找上官无敌!另外。这佩戴银色面具的小妖皇,必须加倍关注!竟然通过了我设计的死亡试炼……好,好,非常之好…它到底是用什么法子通过的?”

顷刻之间,颜郎那苍老与睿智的眼眸之中,一下子爆射出来浓得化不开的好奇与震惊!

………

此时此刻。萧寒被那玄奥的空间波动,传送到达了一座城池。

这城池,一片死寂!

城池很大,但了无生机,那古色斑驳的城墙,那积满尘土的街道。在街道两旁,有空荡荡的酒楼,有胭脂铺,有酒坊,有名为‘满春院’的媚俗破败妓寨,还有兵器铺子,马厩。飘散着药物残余袅袅香味的丹药铺子……

风吹过,就有红色破烂的灯笼,满街飞荡。

绕过长街,还会看到一些腐烂的白骨,散落在墙角,白骨之旁,还放置着行乞用的钵盂,竹竿等工具。

“这里,好似一座死城…”萧寒漫步行走。在城池之中,有黄沙漫卷。冷风嗖嗖,四面八方,还有赤霞雾霭在涌动,遮蔽视线。整个城池,弥漫着一种衰败的气氛。但仍然残留着昔日的一些繁华……譬如。萧寒走到一片民居,就看到一些朱漆大门的豪宅,大宅门外面有许多威武的镇宅狮子,镇宅貔貅,但现在都歪倒在一边。宅院里,花草枯萎,但从屋子里的家具陈设来看,无不诉说着当年这宅邸主人的富贵奢华。

很奇怪,萧寒独自在城池之中行走,却没有看见其他妖皇级生物,更加没有看到那7头混入盛典的变异妖皇。就好像,整个城池,就只有萧寒一个人的存在,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半点生气!

“真是奇怪,刚才在平台之上,足足有数千的妖皇级生物,与我一起传送到达这城池,但是为何,现在却不见它们?”萧寒踱步行走在一条空旷的长街上。这长街,似乎在很久以前,是一条热闹的商业街。萧寒就看到,长街两旁,有很多铺面,还有数不清的摊铺。萧寒走到一个摊铺前面,随手抓起一件物事,原来是一个积满灰尘的拨浪鼓。萧寒随意摇晃了几下,而后又拿起一张彩绘面具……“这城池越来越奇怪了,这里明明属于妖都范围,为什么出现一座很明显是人族居住过的城池?”

现在萧寒可以肯定一点,这里绝对是人族的城池。

“难道是妖族大能,将一整座人族繁华城池,挪移到了妖都,而后害死了城池中的所有人族?”萧寒猜测。

足足几个时辰,萧寒满城游走,与此同时,脑子也是在飞快的运转。“现在不管那么多,最重要的是,找到那头受伤的变异妖皇,将其击杀!那头受伤的变异妖皇身上,有20枚宝药,我杀了它就万事大吉了!以我现在二次变异巅峰极限的妖力,要追杀一头受伤的变异妖皇,这应该不成问题。至于在城池中寻找那零散的7枚宝药,我没有兴趣!”

忽地,萧寒盘膝而坐。

“哼!那受伤变异妖皇,一定是深深的隐匿在这座城池之中!嘿嘿,它瞒得过其他妖族,却瞒不过我萧寒!”

萧寒的心神,直接沉浸在心脏妖蛋之中,一种玄妙的感应能力,直接弥散而出!

“这世界上,或许没有任何一头妖族,可以瞒过妖蛋的灵识感应!”萧寒很有自信。

以萧寒的心脏为中心,一股股感应波动,涟漪般散发了出去。

赫然!

“嗯?左边那个废弃的酒楼之中,传递出来隐晦的妖气波动!”萧寒双目一亮!

“难道是那受伤的变异妖皇?现身吧!”猛地一下,萧寒左臂妖帝手掌,瞬间打出!

狂暴的力量,使得整个空间都向内坍塌!

“砰!!!!”

一掌将那整座酒楼,都打得粉碎!

不过……

“咦?那酒楼之中,妖气消失了!”萧寒一愣。

在萧寒打碎酒楼的一瞬间,萧寒心脏之中的妖蛋,再也无法感应到酒楼之中的妖气波动。之前那股很明显的妖气波动。似乎是一下子蒸发掉了!

“这?这可奇怪了,刚才,也并没有妖族从酒楼之中逃匿而出…怎么妖气突然就消失了,完全没有征兆。”萧寒不解。这种事情,他倒是从所未见。

萧寒站了起来。行走在长街上,心脏之中的妖蛋,四面感应。

“妖气!正前方的一个铁匠铺中,有妖气波动!”萧寒眉头一蹙!

“轰~~~~~~”

说时迟那时快,萧寒身躯一动,整个人已经碾开空气。瞬间冲到那个散发妖气的铁匠铺。一掌拍出!

“砰!!!!”

这铁匠铺,被萧寒的妖帝手掌,直接拍得陷落下去!就原先的铁匠铺位置,变成了一个数亩地大小的天坑!烟尘漫卷!

但是,在拍沉铁匠铺的瞬间,那妖气。又再度诡异的消失了!

………

十几头巅峰高级妖皇,组队,行走在城池之中的一条长街上,神色警惕。

“这是怎么回事?这城池之中,其他的妖皇呢?为什么好像突兀消失了一般…”一头红衣妖异年轻男子,神色紧张。“而且,在城池之中。散发着一种很危险的气氛…那头受伤的变异妖皇,究竟躲藏在什么地方?”

“哈哈哈哈…红莲妖皇,你不要紧张,这里,是一座死城而已。或许是迷宫吧。”另一头巅峰高级妖皇,笑了一笑。“本皇的本命妖法,就是追踪,本皇刚才已经放出妖法扫查过了,至少在数十里范围内,那头受伤的变异妖皇。并不存在。而且,这座城池之中,有一种空间波动,就好像天然的迷宫。”

“对!果然是迷宫!”又是一头巅峰高级妖皇,尖声叫道。“你们看!这个庄园。门前有一条小河,一排杨柳,我们刚才从这里经过,我在这红色大门上,做了一个记号,我们是笔直行走,并没有返回,可偏偏,居然又经过这个庄园!是迷宫不错!”

一群巅峰高级妖皇,围了过去,在这庄园的红色大门上仔细观察。果然,在红色大门上,随意刻画着一个记号。

“迷宫?怪不得我们找不到其他高级妖皇,原来是迷宫。如果是迷宫的话,就一定有规律……”那红莲妖皇,瞳孔微微收缩。

“嗯…迷宫一定会有规律的。这样,我们现在每经过一个建筑,就做一个记号,试试走出这个迷宫…”

“好!”

……

一群巅峰高级妖皇,纷纷转身,准备向前行走。

就在这时!

“嗷!!!!”

它们身后的庄园,赫然妖气翻卷,整个庄园,波动了几下,变成一张恐怖的大嘴,一下子吞吃!

“啊!!!!!”

惨叫声传来!

十几头巅峰高级妖皇,竟然直接被吞了进去!

一个呼吸之后,惨叫声消失,那恐怖的大嘴,又变回了古老破败的庄园。红色大门,门前有一条小河,一排杨柳。

“桀桀桀…一群普通血脉的废物…哈哈哈哈…本皇将这些家伙,全部吃掉,彻底破坏掉姓颜的盛典…桀桀桀……”

庄园之中,发出来令人毛骨悚然的阴冷笑声。

……

在城池的另外一个角落,依旧是十几头巅峰高级妖皇,也是神色警惕的走在一条宽敞的大街上。彼此也在交流着一些疑点。

就在这时!

“轰!!!!”

它们脚下的长街,猛地一抖动,长街变成一条猩红与邪恶的舌头!

就一卷!

“噗呲~~~~~~”

这十几头巅峰高级妖皇,被这长舌头裹住,一下子被卷进一张恐怖的大嘴之中。

很快,大嘴与长舌,重新变成长街。几个红灯笼,在街面上飘过……

“桀桀桀…真是废物啊…这些普通血脉的废物,怎么可能发现本皇妖法的独到之秘?哈哈哈哈……都是来送死的!!!!”

长街竟然也发出来阴测测的笑声,十分的得意。

……

“咦?”萧寒双耳微微一动。“我好像听见了有妖族在惨叫?”

萧寒循声走去。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