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破解秘密!(52)

第335章 破解秘密!(52|171)

颜郎生辰盛典的最后一关试炼,将萧寒与诸多妖皇级生物,传送到达了一座了无生机的死城!

这死城的气氛,极为的妖异诡秘,处处透出来慑人心魄,暗藏的危机。

在这座死城之中,隐藏着一头被妖族大帝击伤的变异妖皇,对于今次试炼来说,最关键的任务,便是找出这头负伤变异妖皇,进行击杀。

然而……

“真的好奇怪,我心脏之中的妖蛋,对于感应妖族,那是得天独厚,从来没有失过手,然而这次……”萧寒狐疑不定。

按理说,只要那头负伤变异妖皇,存在于这座死城,那么,妖蛋就一定能够将它揪出来,就算它伪装得再完美,都会原形毕露。

可直到此刻,萧寒催动妖蛋,四处感应,却终究没有锁定这头负伤变异妖皇的准确位置。

认真来说,并不是妖蛋在死城之中,感应不到妖气,而是……妖气太飘忽了!太飘渺了!仿佛随处可见!又仿佛无处不在!

有时候,妖气出现在民宅中;

有时候,妖气出现在废弃的丹药铺中;

有时候,妖气出现在荒僻的巷尾;

……

但是,当萧寒瞬间冲过去,将出现妖气的建筑,拍成废墟的同时,那些妖气,却又消失了,无影无踪。

诡异!

着实太诡异了!

就在这时,萧寒听到东南方向,传来了短促的妖族惨叫声,他心神一紧,直接循声而去。

这是一座古旧的庄园。环境倒也雅致,庄园外面有垂柳,还有一条蜿蜒清澈的小河。

刚才萧寒所听到的惨叫声,就是从这庄园的位置传递过来!

而且,妖蛋一感应。这庄园之中,有着很明显的妖气波动,似乎在庄园中,隐匿了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妖!

“出来受死吧!”萧寒微微恼怒,左臂妖光一闪,手中立刻多了一口圆月似的弯刀。弯刀之上,镶嵌着一枚活灵活现的妖眼,静静的凝视着这个世界,择人而噬。

灭世妖刀!

“咻~~~~”

刀光一闪,灭世妖刀斩杀出来一道璀璨夺目的刀芒,空间塌陷。光线扭曲,整座庄园,瞬间被空间碎片绞成齑粉,统统被吸进萧寒手中的弯刀之中。庄园,变成一片凹地,寸草不生!

但是,庄园之中的妖气。却在萧寒发出攻击的一瞬间,诡异的蒸发了!

“这…不可能吧!”萧寒简直无语了。“我的攻击速度,非常快,蛰伏在这山庄之中的凶妖,不太可能在我攻击的瞬间,一下子逃匿…这…古怪,太古怪了……”

萧寒在原地停留了十几个呼吸,而后才摇着头,往前面走去。

半个时辰之后,萧寒脚步停顿。目光骇然!

“这…这是怎么回事?”此时此刻的萧寒,完全的惊骇住了!简直就是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在萧寒眼前,出现了一个古旧庄园!朱红色大门!庄园外有一排垂柳,还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

这庄园,就是半个时辰之前。被萧寒一刀斩碎的庄园!

萧寒不会看错!在这庄园的朱红色大门上,有几个随意刻画上去的妖符记号!之前被萧寒毁掉的那庄园,朱红色大门之上,也是有着这样的记号!一模一样!

“我…我明明将这庄园,切割成了齑粉…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我往前直走了很长一段路,为什么又回到了原点……回到了这个庄园……迷宫?”萧寒现在背脊骨都凉飕飕的。他缓缓走近那朱红色大门,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掌,轻轻触碰了一下……

不是幻觉!

的确是那古老的木质庄门!

“是谁在搞鬼?是那受伤的变异妖皇?”在极短时间内,萧寒收摄心神,索性就盘膝坐了下来,脑子里抽丝剥茧的分析起来。

………

妖都2层。

颜郎的庄园。

宫殿之中。

宫殿中间的大光幕,分割成了数十块小光幕,每一块光幕上,都在上演着妖皇级生物们的最后试炼。

颜郎与诸多侍奉他的变异妖皇,就亲眼看见,一群一群,组队的妖皇级生物,被死城之中的建筑物吞噬,亦或者是被长街小巷吞噬……

“大师…看来,它们都无法发现死城的秘密。全部都要葬送在死城之中。”一头女性变异妖皇,摇了摇头。

而颜郎的目光,却死死盯住其中一块光幕上,萧寒的景象。此时的萧寒,似乎是被困在那垂柳小河庄园附近。

“唔…大师,那银面小妖皇,也陷入了迷宫,而且,他也没有能够发现秘密。”另一头变异妖皇,上前一步,恭敬说道。

就在这时,从庄园外,走进来几头变异妖皇。

“大师,上官无敌,已然是…是消失在那处特殊空间之中。也就是说,银面小妖皇,在那处特殊空间,与上官无敌对峙,结果,银面小妖皇,闯过了死亡试炼,而上官无敌,却消失了…”一头变异妖皇,惊骇欲绝的禀告道。

“哦?消失了?”颜郎眼睛微微一眯,“真有意思,嗯…上官无敌,暂且抛开不管,现在,都盯住那银面小妖皇。说不定,它能够继续创造奇迹,闯过最后一次试炼……”

“大师,上官无敌是死了还是?”

“够了,上官无敌的死活,我并不关心,而且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我最感兴趣的,是那银面小妖皇!”颜郎的双瞳之中,精光爆射。

………

死城之中!

一群妖皇级生物,面容之中,显现出来绝望之色,一个个的,都颤抖着往后退缩着。

“哈哈哈哈…你们这些普通血脉的垃圾。”那足足觉醒70万条妖脉的终极变异妖皇,黑雨妖皇,面容极为狰狞与邪恶,一步步的走向这群普通血脉妖皇级生物,杀机毕现。“你们若是安分守己。不来参加这狗屁盛典,也就没事,本皇也不屑于杀你们,但是你们太愚蠢了!对姓颜的溜须拍马…你们,都只是普通血脉,这注定。你们在妖族之中,属于垫脚石一般的存在!你们还妄想篡改血脉,妄想逆天变异?真是太愚蠢了!死吧!杀光你们!就能够破坏掉颜郎的盛典!哈哈哈哈哈!统统都死!”

黑雨妖皇,仰天咆哮了起来,终极变异妖皇的狂暴妖气,一下子涌出。直接覆盖了那群普通血脉妖皇级生物。

“不!为什么!为什么会有变异妖皇混进盛典!为什么!”那群普通血脉妖皇级生物,都发出来绝望的哀嚎声。

但是下一刻…

“噗!噗!噗!”

这群普通血脉妖皇级生物,妖体都爆炸开来,漫天妖血横飞。

……

“可恶!”那草帽尖脸男子,终极变异妖皇,妖域妖皇,行走在一条长街上。这长街,似乎永无尽头,它已经在长街上,行走了足足五个时辰!

“这迷宫!给本皇破!”

一道强盛的妖芒,直接轰向长街,将整条长街,切割成了一片废墟,终于,他走出长街,眼中煞气狂暴。“是黑雨妖皇!它在杀戮参加盛典的普通血脉妖皇级生物。本皇感应到了……可恶!一定要找到黑雨妖皇,宰杀它!它竟然敢破坏颜郎大师的生辰盛典!罪不可恕啊!”

……

萧寒依旧是盘膝坐在那庄园附近,脑子里不断的跳出各种分析。

就在这时……

“嗯?妖气?”妖蛋传递出来警兆!

“嗷~~~~~~”

整座庄园,猛地化为一张血盆大嘴,就朝萧寒吞噬!

萧寒左臂妖光稍微一闪。妖帝手掌打出,将这血盆大嘴,崩碎为一片虚无,凶戾的妖气消失。

但是紧接着……

“嗷~~~~~~~”

“吼~~~~~~~”

……

一时间,庄园外的小河,杨柳,以及小河对面的一排民居,甚至于数里开外的铁匠铺,裁缝铺,都全部化为一张张妖嘴,朝萧寒迅猛咬来,如同一头头煞气冲霄的妖兽!

“噗嗤!噗嗤!噗嗤!”

萧寒祭出灭世妖刀,将这些妖嘴,统统杀灭!

密密麻麻的妖嘴,由建筑物,河流,树木,草丛,小山包,变化而来,潮水一般涌向萧寒。

不过,这些妖嘴的攻击力,对于现在的萧寒来说,并不算强,萧寒一口灭世妖刀在手,将所有妖嘴,全部绞灭。

与此同时,萧寒脑中,忽地被一抹灵光照亮!

“这死城之中,妖气飘忽不定,似乎任何一个建筑物,一片废墟,一草一木,都能够在不经意间,散发出来妖气,而且,任何一个建筑物,一片废墟,一草一木,都能够化为妖嘴,择人而噬……我似乎明白了!”

很快,在萧寒斩灭了一大片妖嘴之后,四面八方,变得阒寂。

“我似乎发现了这座死城的秘密!”萧寒的眼睛发亮。

然而,这个时候,远处走来两头妖皇!

“咦?锁魂妖皇,我们怎么一下子走到这里来了?我们明明行走在一条大河之畔,陷入了迷宫,足足走了几个时辰,都没有走出去,为什么现在却来到了这里…”

这两头妖皇之中,其中一个,就讶异道。

是玄黄妖皇的声音!

“嗯…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萧寒愈发肯定自己的猜测了。

就在这时……

“银面妖皇!哈哈哈哈哈!居然…居然与你遭遇!哈哈哈哈!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现在,本皇看你还怎么逃!”

玄黄妖皇,亦是发现了萧寒。

“锁魂妖皇,我们联手击杀这银面妖皇,它身上,有着一些秘密,将它击杀,我们分润这个秘密!”

“咻~~咻~~~”

玄黄妖皇与一名身穿铠甲的青年男子,一前一后,将萧寒包夹!

“银面妖皇,真是巧啊,偌大一座死城,处处都是迷宫,即便如此,还是让本皇找到了你,哈哈哈哈,看来,冥冥中,妖神都在安排,要让本皇杀死你,获得你身上的宝物和秘密!哈哈哈哈!你受死吧!”

玄黄妖皇,幽冷的看向萧寒,杀机暴走。

而萧寒,则是脱口而出道。“玄黄妖皇,我们的遭遇,并不是巧合,而是……那头负伤的变异妖皇,故意安排。那负伤变异妖皇,想要杀我,不过,我能够感应到它的偷袭,它似乎妖力不足,无法偷袭杀死我。因而,就故意安排了你们来杀我…”

“什么?银面妖皇,你在胡说些什么?”玄黄妖皇懵了。

“很简单!”萧寒竟然拍了拍手掌。“在这座死城之中,所有的一切,都被那负伤的变异妖皇所掌控!它能够制造出迷宫,困住我们这些进入死城的生物,它也能够在这座死城之中,随意操控任何一个建筑物,一沙一石,一草一木,对进入者,进行偷袭。”

萧寒的眼瞳,越来越亮,语气越来越肯定。“它还能够凭空制造出来建筑物。譬如,将这死城之中的某个建筑击碎,下一刻,那负伤的变异妖皇,又能够重新将这座被毁掉的建筑物制造出来……”

“而且,这座死城,很明显就是属于人族世界的一座城池,但却突兀的出现在了妖都范围……你们难道不觉得,这太突兀了么?死城之中,一点生气都没有,如果以前,这座城池中,曾经居住过大量人族,那么,即便这些人族死亡之后,肯定也会留下一些怨气在城池之中。但是,我却感觉到,整座城池,就是一潭死水,仿佛从来没有居住过任何人族。”

“所有的丹药铺,铁匠铺,庄园,民居,都是假的……”

“银面妖皇,你究竟在说什么?”那玄黄妖皇与锁魂妖皇,都完全没有听懂萧寒究竟想表达什么。

“嗯…简单的说,那受伤的变异妖皇,的确隐藏在这座死城之中,但是…它并不是隐藏在死城的某一个角落,而是……它就是这座城池!因此,我们进入城池之后,一切才会被它完美掌控,它可以轻松的制造出来各种迷宫,可以准确的捕捉到我们的位置,进行偷袭……嗯,现在这么说,玄黄妖皇你明白了么?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现在,你将被我捏爆!”

萧寒爽快一笑,脸上一片豁然开朗,一步踏出,朝玄黄妖皇走去!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