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生辰正日!(28)

第364章 生辰正日!(28|178)

今次与颜郎一见,竟然发现了颜郎丹田之中的秘密,与那第六道破碎的封印有关!

与万仙大阵有关!

这样的话,一个几乎完美的计划,在萧寒脑中,酝酿开来……

“在颜郎生辰正日,那十尊妖族大帝,会出席。”萧寒双目精光连闪,许许多多的细节,都被思考计算。“我心脏之中的秘密,已然被那十尊大帝洞悉。要知道,妖蛋,本就是属于妖族的秘密,因而,妖族十帝,对于这个秘密,肯定要比妖侠塔塔主更清楚。我有一种预感,妖族十大帝,一定会在颜郎生辰正日当天,对我出手……至于怎么对付我,嗯,以它们通天彻地的能力,随意拿捏就行了,我也无法反抗……”

“所以,我必须要在那天逃出妖都!”

“逃匿之时,最好是挟持颜郎!”

“颜郎,对于妖族来说,还有巨大的利用价值,我若挟持颜郎,必然会令妖族十大帝投鼠忌器,对于我逃出妖都,肯定有所帮助。反之,如果直接杀死颜郎,那么,不但妖族十大帝会暴起出手灭杀我,就连颜郎手下那无数的傀儡妖皇,都会发疯……”

“挟持颜郎?”

言念及此,萧寒心头微微一动,左手一翻,一块不大不小的妖皇晶,出现在掌心。

这妖皇晶,呈现出来一种土黄色,光泽柔润,没有瑕疵。一缕缕幽幽淡淡的妖气,渗透出来,隐隐约约。处处都响彻起来女子幽怨的吟唱声。

在这块妖皇晶的内部。有这一个小小的四合院。

“嗯…这个……”萧寒的精神波动。射入这块妖皇晶。

“这是击杀掉神力妖皇之后,从它妖体内,爆出来的一块妖皇晶。这块妖皇晶之中,封印的一门妖法,并不是攻击性妖法,也不是防御性妖法,而是一门‘囹圄囚禁类妖法’。”

萧寒的嘴角,勾勒出来一抹淡笑。“‘绝望妖院’…这门妖法。是将战斗力比自己弱小的存在,强行囚禁在这块妖皇晶之中的四合院里,使得无法逃脱。事实上,就等于一个可以随身携带行走的监狱。”

“不过呢,小小四合院,也关押不了多少人。而且这门妖法,对于神力妖皇来说,也显得极为鸡肋。毕竟,妖族生性是极为凶残的,遇到对手。直接搏杀,使得殒命。那是它们的原则。将对手关押囚禁起来,似乎也是多此一举。特别是,只能够囚禁比自己战斗力弱的对手,这就更加是多此一举了。比自己弱的,一巴掌打碎不就行了?因而,这门‘绝望妖院’的妖法,或许神力妖皇,都罕有运用。”

“认真来说,若换在平时,我也不屑于炼化这种妖法,但是此时此刻……有了这‘绝望妖院’,就能够毫发无损的挟持颜郎,还能够将他带回人族世界。颜郎的炼丹之术,也是一门逆天绝技,说实话,与其毁了他,倒不如将他永生永世的囚禁起来,为我所用!成为我萧寒的御用炼丹师!”

萧寒玩味的摩挲着这块妖皇晶。

下一刻……

这块妖皇晶,射入妖帝手掌!

妖光蒸腾,赤霞宝曦翻涌。

“铿!”

这块妖皇晶,镶嵌进入左臂妖帝手掌的第13个凹槽之中!

炼化!

一串串明悟,涌入萧寒脑域!

“以我目前的境界,二次变异,虽然妖帝手掌的品质提升了数倍,但境界还是不够,镶嵌炼化12块妖皇晶,差不多就是极限了。不过,这门‘绝望妖院’的妖法,比较鸡肋。使得这块妖皇晶,还不如我之前所击杀的普通血脉的高级巅峰妖皇的妖皇晶。譬如什么音吼妖皇晶,白骨妖皇晶……这样一来,勉勉强强,镶嵌炼化这‘绝望妖院’,倒也不会影响其他12门妖法的运转……”

很快…

第十三道金色光圈,以萧寒的左臂为中心,逐渐成型,往外弥散开来。

“嘿嘿…快要成了!”萧寒不由一笑。“这门妖法被小爷我掌握之后,嘿嘿……颜郎,你就等着永生永世被囚禁吧!”

……

三日之后!

妖都三层!

五色妖殿之中!

妖族十大帝,正在虔诚祷告,祈福,弥散出去自己的信仰之力,感应冥冥之中,上界,妖神的意志!

忽然之间!

一道霞光,从九天之上激射了下来。

刹那之间,整个五色妖殿之中,显现出来了天花,纷纷乱乱,缤纷坠落,居然神圣无比!不过很快,这道从九天降临下来的霞光,急遽蠕动了起来,又有庞大的妖气,弥散了开来,铺天盖地,席卷整个妖都三层!

这幽暗的五色妖殿之中,居然一下子闪出一团亮光,这团亮光就好像永恒的极光,把妖殿照亮!

一丝丝绝世无敌,震破乾坤,横推三千大世界的意志,笼罩了下来!

一头妖帝猛地尖叫了起来,“妖神大人的意志降临!是妖神大人的意志亲自降临!我们的虔诚,接引到了妖神大人的一丝一缕意志!这使得,我们有希望构筑‘妖神祭坛’啊!”

“诸位大帝,跪下,跪下,速速跪下,迎接妖神大人的意志!虽然仅仅只是一缕意志,但也是尊贵无比的!万万不能够懈怠啊!” 那桫椤妖帝,也是诚惶诚恐的叫唤了起来,全身都在颤抖。

“妖神大人在上!恭迎妖神大人的意志,降临我们这个普通的位面,作为妖神大人您最虔诚的子孙信徒。我们祝愿妖神大人您。千秋万代!寿与天齐!永恒无敌!横扫人族群仙!诸天万界。雄霸独尊!”

包括桫椤妖帝在内,所有的妖帝,全部都跪了下去,对着这缕妖神意志深深的膜拜。五体投地。身躯瑟瑟颤抖。

数十个呼吸之后。桫椤妖帝颤颤巍巍的道。“好了好了,现在释放出来妖识,构筑‘妖神祭坛’!”

“是,是的,桫椤大帝。”其余九头大帝。都是战战兢兢,唯唯诺诺。

很快!

十尊大帝,各自释放出来妖识,十道深如渊海的妖识,融入到妖神的这缕意志之中。

“噗嗤!噗嗤!噗嗤!”

密密麻麻的上古妖文,鱼龙蔓衍,宛如海市蜃楼,在萦绕着妖神意志。

很快,这些妖文,以及十大帝的妖识。就化为脉络,线条。开始组合起来。

就组成了一层又一层的亭台楼阁。在这些亭台楼阁之中,耸立着一座青铜大殿!

大殿耸立,下面有九千九百九十九级白玉台阶。白玉台阶的两侧,有着密密麻麻的浮雕。这些浮雕的内容,浩瀚邪恶,无边无际,狰狞恐怖。而且,在台阶两侧,还插着无数的妖刀,妖斧,妖钩,妖索,妖剑,妖锤……等等千百妖族兵器,给人一种无比庄严,肃穆,杀气森森的感觉。 这大殿,太深幽,太神秘了。浓烈的杀气在翻滚,五颜六色的妖气在涌动,任何人族,妖族,一旦处于这座大殿之中,肯定都会心胆俱裂,神魂哀嚎,全身哆嗦,内心深处,一定会升腾起来无法抗衡,只能够臣服,甚至于只能够被处死的念头。在每一级的百玉台阶上,还遗留着斑斑驳驳,古老的血液,像是诛杀了远古蛮荒巨兽与太古凶灵,所留下来的,四面八方,十分的惨淡。远古沧桑的气息弥漫而来。

“终于请下来了伟大‘妖神祭坛’!”那桫椤妖帝,声音都是激动颤抖起来,“这妖神祭坛之中,蕴有一丝丝妖神大人的意志,到时候,直接笼罩那银面妖皇,不管银面妖皇身上的秘密,有多么的神秘莫测,都会现出原形!原形毕露!”

“对!在我们妖族,妖神大人,就是规则!就是始祖!没有什么能够挣脱妖神大人的控制与驾驭!”

忽地,这妖神祭坛,化为一缕缕流光,融入到了桫椤妖帝的识海。

这妖神祭坛,本就是十尊大帝的妖识幻化而成,所以,桫椤大帝能够直接收取。

“仅仅还有两天,便是颜郎大师的生辰正日了…”桫椤大帝,站了起来,身躯巍峨,双手背负,披风翻卷,妖气腾腾。“那银面妖皇的秘密,就快水落石出了!”

……

两日之后!

妖都二层,颜郎的山庄,就热闹了起来。

此时,颜郎穿了一身喜气洋洋的大红袍子,精神抖擞,气贯长虹。被一大群终极变异妖皇,众星捧月的簇拥着。

“大师,恭贺大师,千秋圣寿,万古长春!”

“恭贺大师,祝愿大师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

“哈哈哈哈哈~~~~~~好,好,你们都有心了。”颜郎和颜悦色,朗声大笑,意气飞扬。“银面何在?”

“大师,银面在这里。”萧寒一步走了上去。“大师,祝愿您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哈哈哈哈~~~”颜郎不停大笑,他的眼眸之中,也是有着一些不易察觉的疲倦,但是都被一种愉悦的神采给遮掩住了,“银面,今日,本人要当着妖都所有高层的面,赠与你一件礼物!”

“大师,那…那宝药?果然炼制成功了?”萧寒声音微微一抖。

“哈哈哈哈!嗯!走吧,我们现在去那第三层!”颜郎笑道。

“好,好,很好,宝药炼制成功,那‘绝望妖院’,我也已经完美炼化掌握……”萧寒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所有的图谋,计划,就在这一下了!”

忽然,颜郎袖袍一挥,似乎是激发了什么传送阵法,一圈圈混沌空间之力,以他为中心,弥散了开去,将萧寒与诸多终极变异妖皇,都覆盖住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