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等等!(29)

第365章 等等!(29|178)

还未等萧寒反应过来,颜郎就触发了一个空间传送阵法。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颜郎点燃了一张妖符。

迷蒙空间之力,以颜郎的身躯为中心,辐射开去,将萧寒与一群终极变异妖皇,笼罩在其中。

轰隆!轰隆隆!

仿佛整个时空,都加快了流动!

强大的空间风暴,都在萧寒耳边旋转,萧寒紧守心神,以不变应万变。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地一下,萧寒就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海市蜃楼之中。身穿大红袍子,言笑蔼蔼的颜郎,以及数十头终极变异妖皇,也是站在萧寒身旁。

“银面,到了。这便是妖都第三层了。属于妖族十大帝盘踞之地,也就是这个位面,你们妖族最神圣之地,哈哈哈…平常时刻,你们这些妖皇级,就算是变异妖皇,几乎都没有资格来此。今次,乃是本人生辰,十大帝,也就破例了,允许许许多多妖皇级,来观礼。”颜郎洋洋自得。对,他在这妖都受到的尊敬,可比在妖侠塔,要高出甚多。能够被这个位面最强的妖族待若贵宾,这也算是天大的本事了。

“走吧~~~”颜郎带着萧寒等,就随意徜徉在这片空间的悠悠白云之间。

萧寒不动声色的行走在颜郎身后,举目四顾。就看到了无边的白云漂浮在虚空之中,处处都是云海。而在云海之间,一座座巨大的岛屿,上古妖山,耸立着。各种宫殿。妖禽。妖兽,都腾云驾雾奔跑。而白云之中,也是蕴含着极为尊贵的妖族气息,至邪至阴。

甚至于,萧寒还看到了一条条的暗金色妖蛟,妖龙,出没在云海之间。时而窜出云海,时而隐藏到云海之下。比这些妖蛟与妖龙更加可怕的。是一头头巨大的妖鹰,妖鹏,妖鹫,羽翅遮天,散发着古老的妖气,一定是上古时期就孕育出来了的妖族飞禽,拥有悠长的寿命,翱翔天际,发出惊慑九天的妖啸。

巨大的空间!

滚滚妖云!

一座座的妖山,妖岛!

还有数不清的上古妖族生灵!

这就是妖都第三层!

“此处。大约就相当于妖侠塔的最顶层了吧?”萧寒心中默默比较。

在极目尽头处,群山之间。凸显出来一座巍峨的五色妖殿!像是虚悬在山巅!只见,这五色妖殿的上方,悬浮起来密密麻麻的妖族符文,这些符文,就组成了大量的阵法,四周虚空妖气聚而不散,妖风妖火妖雷妖电妖冰,妖金妖木妖土妖水妖光……等等等等,都在五色妖殿周围,尽情的显现了出来。甚至于,还有一道道长长的银河,光华璀璨,围绕妖殿,当真就是蔚为壮观!

而且,萧寒就真切的感觉到了,在那五色妖殿之中,蠕动着十团遮天蔽日,万马奔腾,恐怖无比,滚滚滂沱,极为可怕的气息!

这十团妖气,扭扭曲曲,形成了密密麻麻的上古妖文,冲天而起,随意变化。残忍,狡诈,凶狠,暴戾,怨恨,无敌,到处震荡。给人带来一种天妖降世,魔灭人间的味道。

萧寒就稍微观察了一下,发现与自己同来的变异妖皇们,现在个个都瑟瑟发抖,面如土色,浑身不自在,似乎连心脏都缩了起来,产生了一种本能的畏惧似的。就连颜郎,面部表情都极为收敛。不过萧寒心脏之中的妖蛋,对于这十团妖气威压,似乎也并不太过怵怕,只不过是浓缩成了微尘,深深藏匿着,但传递出来的朦胧意志,不但使得萧寒没有受到妖帝气场的影响,反而有了一种很奇怪的蠢蠢欲动。

“妖族十大帝…”萧寒看向那群山之中的五色妖殿。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心脏位置。“这个秘密,已然是暴露了。不知道那妖族十大帝,会不会当面直接镇压剖析我……”

旋即,萧寒又用眼角余光扫了扫颜郎…“颜郎,你将成为我逃离妖都的唯一砝码…生死存亡,就在眼前了……”

然而,就在这时……

密密麻麻的妖光,从那五色妖殿中弹丸一般跳跃而出。每一缕妖光,都化为一尊妖皇!全部都是终极变异妖皇!数量超过1000!

整个妖都,精锐尽出!前来迎接颜郎!

“恭迎颜郎大师!恭祝颜郎大师千秋圣寿,福寿无疆!”

上千终极变异妖皇,一起呐喊,声势极为强盛。

“好,好,很好,”颜郎微微发笑,右手忽然一扬!

顷刻之间,七彩流光,从颜郎手中散射出来,每一缕光华,都演化为一枚丹药,都送到那些终极变异妖皇手中。

“一些丹药,能够滋养你们的妖体。小小玩意,送给你们玩玩吧。”颜郎傲然一笑。

“多谢大师!大师福寿安康,寿与天齐!”上千终极变异妖皇,再度发喊。

下一刻,一道彩虹桥,从那五色妖殿中延伸出来,到达了颜郎脚下。

颜郎微微一笑,一步踏出,踏上虹桥。并对萧寒道。“银面,我们进入五色妖殿。唔…你切莫紧张,你如今的地位,也是非同小可,批量缔造妖帝的计划,你是重中之重,那些大帝,必然不会为难你的。”

“是,大师。”萧寒也是踏上虹桥。不过,心中却是不以为然……‘老子心脏之中,有着比那个计划更加神秘与尊贵的宝贝,那些大帝不会为难老子?你是不知道,老子已经被它们用妖识扫查过了……’

不过,萧寒现在也是不动声色,见步行步,就紧紧跟随在颜郎身后。

在经过那上千终极变异妖皇身畔之时,萧寒就感觉到了一阵阵充满了敌意与杀气的阴冷气息。笼罩向自己。

眼角余光一瞟。看到许多终极变异妖皇。都是龇牙咧嘴,似乎恨不得立即扑上来撕裂自己!

也对,萧寒杀阴雷妖皇,黑雨妖皇,神力妖皇,龙象妖皇,妖庙妖皇……这可都是打妖族十大帝脸的勾当,而且。他号称潜力最大的变异妖皇,这又是在打无数天生血脉尊贵变异妖皇的脸了。

因而萧寒来到这妖都第三层,不会有好脸色给他看。

但事到如今,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颜郎领头,麾下数十头终极变异妖皇,以及萧寒,行走在后面。

七彩虹桥,通往五色妖殿。

越接近五色妖殿,寸寸空间里蕴含的威压就越强大,几乎是要压迫得颜郎座下那些终极变异妖皇。喘不过气来,要窒息。足足行走了上万步。终于,一行人到达了五色妖殿堂的正殿之中!

此时,正殿之中,布置下来了为颜郎庆生的场面,许许多多的坐席,摆设开来,还有无数妖媚可人的女性妖族,环肥燕瘦,脂粉飘香,在张罗着,摆放美食糕点,一切都按照人族世界豪门大户人家的规矩来操办。山珍海味,珍馐佳肴,流水似的端了上来。

而且,整个正殿之中,千条瑞气,万重霞光,朦胧幻影,海市蜃楼,到处弥散。足足十尊水晶王座,悬浮在虚空之中!

每一尊水晶王座上面,都端坐着一头不容亵渎,深渊一般的恐怖生灵!它们都散发着高傲与尊贵的气息。桀骜不驯。而且,这十头仿佛太古生灵的存在,每一个,都只是影子的状态,看不出具体形象来,但是全身散发出一种刺目的金光,如烈日一般耀眼,光芒万丈。在这些金光之中,徜徉与游荡着所向无敌,横扫诸天的妖气。如果凝聚目力,勉强看进去,就可以看到一重重的光圈,直接渗透到达这妖都三层的遥远时空深处,还可以看到,在金光之中,凸显出来朦胧的人形虚影,如深渊,如魔域,如妖界,深不可测。这十团虚影,就好像某种冥冥的妖族规则演化出来的存在。看似近在咫尺,其实这十团光影,却宛如在茫茫千百亿重平行时空的深处,普通生灵就算是寻找一辈子都寻找不到它们的真实位置。

“这就是妖族十大帝,千百亿年来,这个位面最可怕的妖族…是这个位面妖族的领袖……厉害,太厉害了,就只是这气息,都要比当初我所见到的人族妖侠万古巨头上官无敌强盛……几乎就是和那塔主,分庭抗礼!”萧寒心里也开始紧张起来。他现在最担心的,这妖族十大帝,会直接对自己暴起出手。

“呼~~~~~~~”萧寒尽量平稳下来呼吸,心神沉浸在心脏之中,灵龟真气牢牢封住妖蛋。但是此时此刻,妖蛋上足足有六道缝隙,使得妖蛋泄露出来的气息,比之从前,更胜一筹,萧寒是极为辛苦,隐隐约约,就有一种压制不住,快要崩掉的感觉。当然,这是在面对妖族大帝,才有的紧迫感与窒息感。

“银面,你太紧张了…哈哈哈哈…无妨,无妨。”颜郎侧头看了看萧寒。他也是察觉到了萧寒的紧张状态。

“颜郎大师…”忽地,那十团光影之中,其中一团,就开口道。这声音,不沾染任何世俗的感情,冷漠到了极致。它缓缓抬起右手,朝颜郎挥手致意,手掌的每一根指头,都似乎是掌握了一种妖道规则,或是炼狱,或是妖火,或是轮回,或是夺舍,或是冤魂,或是怨气……“大师,今日是你五万岁的寿辰,你来到妖都,也有无数的年月了,为了我们妖族的崛起,立下了不朽的功勋。本帝代表我们这个位面的所有妖族,恭祝大师你千秋圣寿,万古长春。希望大师与我们妖族,永远都是盟友,永远都是朋友…”

萧寒就感觉到,自己面对这尊大帝,完全没有任何抗衡的能力,它妖气纵横十万八千里,主宰天下,就是一根指头,自己也万万抵挡不住呀!

“嗯,桫椤大帝,就不必见外了。”颜郎的眼神之中,也是掠过一抹激动。不过他故作云淡风轻道。“桫椤大帝。这便是银面妖皇。嗯…它的潜力,想必,你现在也是清清楚楚。”

“嗯…好,很好,很不错。”那桫椤妖帝,连声说好。“银面妖皇,你乃是我们这个位面的亿万妖族之中,彗星般崛起的天才…都说人族天才无数。多如恒沙,而我们妖族,也出了银面你这样的天纵神资,本帝也欣慰的很呀。”

“唔?”萧寒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这些妖族大帝,对待自己的态度,也十分的平静。而且,当面见到之后,它们并不放出妖识,扫查自己。

“大师。就坐吧。”那桫椤妖帝,也不多说。

很快。之前到五色妖殿外面迎接颜郎的上千终极变异妖皇,现在也是陆陆续续的返回,统统都入席。

颜郎也是带着麾下的数十头终极变异妖皇,坐了下来。

颜郎对于萧寒,的确极为重视,吩咐萧寒坐在他身边。

接下来,便是诸多妖族,向颜郎献上寿礼。

颜郎麾下几头终极变异妖皇,手持储物戒,将一份份厚礼,存放进入储物戒。

旋即,便是有许多女性妖皇,表演人族歌舞娱宾。在场的妖族,也都是品尝人族食物,饮人族烈酒,以人族的方式,与颜郎相处,以示尊重。都尽量不表露出来妖族的本性,甚至于个个都彬彬有礼。极为滑稽。

萧寒一直不动声色的坐在颜郎身旁,也不将面具摘下来。他越来越感觉到奇怪了,自从进入这五色妖殿之后,那妖族十大帝,竟然完全当自己不存在一般,不放出一丁点妖识来窥伺。也完全不查看自己的生机状态。

“这些大帝,明明就是知道我身怀重大秘密,它们怎么这般沉得住气……”萧寒反而越来越紧张了。他的目光,不由的看向颜郎,“妈的,索性,我就找个机会,直接将颜郎丹田中的宝贝夺取过来,炼入我身!而后将颜郎囚禁到‘绝望妖院’之中,杀出妖都再说!”

就在这时,酒过三巡,那些身穿彩衣,翩翩起舞的女性妖族,纷纷退场。

颜郎忽地站起身来,朗声道。“诸位妖帝,这银面,已然是本人的心腹,它乃是二次变异妖皇,还没有能够觉醒第60万条妖脉。它的潜力巨大,非同小可,因而,要觉醒第60万条妖脉,达到终极变异,是非常非常困难的。而今日!”

颜郎自信一笑,右手一翻,掌心多出一枚玫红色的丹药,能有拳头大小,竟然散发出来肉香。“今日,本人就要用这枚宝药,使得银面进入终极变异妖皇的行列!”

“哦?”此言一出,上千终极变异妖皇,都发出惊叹的声音,彼此交换眼色。

“这样么?看来,大师是极有把握了。”桫椤妖帝忽地怪笑了一下。

与此同时……

“嗯…准备动手!本帝已经迫不及待了!这银面妖皇一进入妖殿,本帝就已经感觉到,在它的体内,有一种极为吸引本帝的东西!上古妖宝!不过,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本帝断然不敢再用妖识探入它的妖体内了……那么,直接请出妖神祭坛吧!”

“好,桫椤大帝,动手吧!”

其余九头妖帝纷纷附和。

“哈哈哈哈……本人自然是信心满满!”颜郎笑了起来,“银面,你站起来,服用本人这枚宝药!可以使得你当众觉醒第60万条妖脉!”

“是,大师!”萧寒站了起来,心中也是终于闪过一抹心念……‘我服用宝药之后。立即动手!将颜郎丹田之中的宝物夺取,而后瞬间囚禁颜郎!这里的气氛太诡异了,压抑的很,那妖族十帝,看起来平静,暗中却一定在计算我……我多耽误一刻,便多一分危险!豁出去了!动手!’

“大师,在下这就服用宝药。”萧寒缓缓伸手,就要去接颜郎递过来的宝药。

“等等~~~~~~”桫椤大帝突兀道。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