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 凡人们,这,就是天!(7)

第567章 凡人们,这,就是天!(7|198)

1级仙体!对应1级真仙!

每一尊1级真仙,他们的仙体,都可称之为1级仙体!

1级仙体的纯肉壳力量,大约是1~10仙龙之力。也就是凡间10万亿鼎~100万亿鼎的力量。但凡达到了1级仙体,世俗之中,任何凡人,不能够破防。只不过,现在萧寒的肉壳力量,仅仅只有5万亿鼎,远远还没有达到锻造凝练1级仙体的火候。

“这……萧兄,这‘土神降魔镇妖珠’,是仙界小有名气的法宝,就算是1级,2级真仙,亦无法将其炼化。必须要达到3级,甚至4级真仙,并且血脉基因之中,有着大地星空属性,这样才能够尝试炼化

。而且,即便是4级真仙,要将这‘土神降魔镇妖珠’炼化干净,也需要耗费数年光阴苦功……”珈蓝子斟酌道。“萧兄若能够炼化这‘土神降魔镇妖珠’,轻轻松松缔造出来2级仙体,没有任何悬念。而且,炼化‘土神降魔镇妖珠’缔造出来的仙体,属于特殊仙体,品质凌驾于普通仙体,比如,同样是1级仙体,但是大地属性的星空主宰体,各方面都会超过普通1级仙体至少一倍以上……只不过……”珈蓝子哑然一笑。“萧兄,若说你能够服用仙丹,这已然是骇人听闻的事情了,传播到达仙界,连无数仙帝都会震惊;但你若连仙器都能炼化……那可就是万古罕见的怪事了……凡人炼化仙器…啧啧,想都不敢想……”

萧寒也明白了,仙体,也有区别。

普通仙体。

特殊仙体。

比如,萧寒现在的两种仙体雏形……

雷神霸体与星空主宰体,一旦彻底锻造成功。正式成就仙体,那么,品质都会凌驾于同阶普通仙体。

特殊仙体,前途无量。

“萧兄。修行。要一步步的来,循规蹈矩。稳扎稳打,最忌贪功冒进。”珈蓝子语重心长的道。“萧兄,不如暂时将那‘土神降魔镇妖珠’,重新滴血。祭炼成为你的法宝。虽然以你凡人的资质底蕴,不能够尽善尽美的发挥这件法宝的全部威力,但也足够你自保一二。”

“珈蓝兄见识高明,说得极有道理…那么,我们再度寻找散落天涯的仙人吧。赏善罚恶,赐予名额,亦或者驱逐…至于‘土神降魔镇妖珠’。我也不急于祭炼成为我的法宝。”萧寒暂且忍耐住,不在珈蓝子面前再度提起炼化那枚‘土神降魔镇妖珠’的事情。不过,萧寒内心深处,却是心痒难挠。

“咻~~~~~~~~~~~”寒冰螭龙横过天际。萧寒的精神波动。渔网一般撒开。分布到达这位面的各个角落,寻找仙人气息。萧寒也一边寻觅,一边笑道。“珈蓝兄,如果我们所找到的每一尊仙人,都如神算子,饕餮子,息壤子般纯善豁达,光明磊落,那我们接下来的任务,便要简单容易多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每一个仙人都循规蹈矩,都如愿以偿获得名额,那我手中的名额,也不够分配……”

寻找仙人。

就这样,萧寒与珈蓝子,跋山涉水,足迹遍布大半个南域,在几天的时间内,又寻觅找到了足足5尊仙人。其中3名男仙,2名女仙。这5名仙人,脾性都极为温和,见到萧寒之后,也以礼相待。而且,他们降临到达这位面之后,都规规矩矩,没有做出半分出格之事。这使得,萧寒挑剔不出来这几尊仙人任何一丝瑕疵。5个名额,分别发放给这5尊仙人。

如今,便足有8名仙人,从萧寒手中,拿到了进入绝刀仙帝宝藏第2层的名额。而萧寒为诸多降临仙人预留的名额,还剩下192个。

在这几日之中,萧寒独处之时,亦不时取出‘土神降魔镇妖珠’,翻来覆去的把玩,几乎爱不释手。曾经有数次,萧寒都差点没有克制住,要尝试炼化。不过,这‘土神降魔镇妖珠’,气息太过凶猛霸烈,远远不是‘土皇炼体丹’能够比拟

。这‘土神降魔镇妖珠’的每一缕气息,都如仙山般厚重,压得萧寒喘不过气。而且使得萧寒产生一种错觉,即便自己有不灭金身护体,但若草率尝试炼化‘土神降魔镇妖珠’,便有爆体而亡的危险!

“只可惜,我的肉壳力量,如今仅仅5万亿鼎,还太浅薄了,加持了不灭金身,也抵不过这件仙器的猛烈……稍有不慎,直接爆体,那可不是好玩的。看来,只能够想到最妥善的炼化之法,才能够动手……”萧寒几次悬崖勒马,提醒自己,不要冲动。“正如珈蓝兄所说,仙器就是仙器,不是想炼化就炼化那么简单的……”

而且,萧寒现在已经否决了重新对‘土神降魔镇妖珠’滴血祭炼,将其炼为自己法宝的念头。毕竟是凡人,勉强动用仙器,也发挥不出什么威力。

因此,在萧寒看来,‘土神降魔镇妖珠’只能够用来锻造仙体,舍此再无他途。

“我若能有妙法炼化掉‘土神降魔镇妖珠’,那我至少缔造淬炼出来2级仙体!而且还是特殊仙体,这样一来,就堪比普通的3级仙体!今次降临下来的,全部都是2级真仙,我萧寒若能够拥有2级特殊仙体,未尝不能够与他们周旋一二!数年后到达了绝刀仙帝宝藏第二层,我萧寒亦不至于任由仙人拿捏宰割……”萧寒在寻觅仙人的途中,绞尽脑汁,苦思良策。

……

东域。龙鳞帝国!

月圆之夜!

皇城之巅!

此时,一尊绿衣背剑的冷漠年轻男子,双目之中,尽是奚落与狠戾的神色。他周身气势,如天剑一般锋锐,一剑光寒十九洲。而且,一道道上古剑气,从他的细胞毛孔之中喷射出来,就产生了日起日落。潮落潮涨,诸多异象。在他的身躯周围,都冲刷出来了一片片玉质纹理。而且,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剑气。亦正亦邪。非常可怕。这绿衣剑客,目光极为骄傲。君临天下,就遥遥看向站在他对面的一名中年剑客。那中年剑客,也气势不凡,但是在绿衣剑客面前。却显得黯淡无光。此时,中年剑客脸上,渲染出来如临大敌的神色,双目之中,透出来了愤懑之色。

在皇城之下,密密麻麻的人在围观绿衣剑客与中年剑客之间的对峙。每一个围观之人,在看向绿衣剑客的目光之中。都充满了仇恨,不过,一个个的,敢怒不敢言。也不敢说什么多话。

“年轻人,我承认,你乃是剑道方面,不世出的天才。你究竟是谁?在我们这个位面,没有你这一号人物!”中年剑客,咬牙切齿道。“在我们妖侠排行榜上,更没有你这号人物!你自数天前来到龙鳞帝国,大肆寻找剑客比剑。比武论剑,原属寻常。不过,你出手也忒狠毒了,与你比剑之人,统统逃不过一死……短短几天,死在你手中的剑客,已经58人!这其中,还有几名妖侠剑客,也死于非命……”

“哈哈哈哈~~~~真是蠢货。”绿衣冷漠年轻剑客,嗤之以鼻。“你们这位面的家伙,都是愚昧。既然选择修行剑道,便要有死亡的觉悟……死在他人剑下!这叫做技不如人!而且,本人与你们位面的垃圾剑客比剑,已然是将力量完全压制,仅仅凭借对剑术的理解与技巧,就轻而易举的将你们击杀

!你们……根本不配用剑!”

顿了一顿,绿衣剑客,抬起目光,看向清冷的夜空。“我要挑战你们这位面的所有剑修…将一个个不配用剑的鄙夫,统统制裁,处决……你们这位面,渺小凡人,居然修建庙宇,供奉那萧寒……萧寒,是什么东西?一只蝼蚁!猪狗不如!也敢接受供奉?切~~~~~~他既然号称位面领袖,那么,迟早得知本人挑战他整个位面剑修的讯息,到时候,他会赶来求恳我,求我不要再虐杀你们这些垃圾……哼,本座是什么身份?既然来到这位面,便只有萧寒唯唯诺诺如猪狗一般来祈求面见本座的道理,本人决计不会纡尊降贵,亲自去找他。到时候他必须跪下来求我,磕头,我才会考虑要不要杀尽这位面的剑修…”

“放肆!!!!竟然辱骂萧寒领袖!”中年剑客,再也无法忍耐,勃然大怒,终于破口大骂起来,“你修行剑道,应知道剑乃君子之道,剑者,应该心胸广阔,海阔天空,仁者无敌,而你却恣意欺凌杀戮比你弱小的存在……你这不是剑道,你这是邪道!你简直无法无天!天理不容!你这种人,必然遭受天道制裁!”

“猪狗不如的东西!!!!”绿衣剑客,已然暴怒不已,“你们在我眼里,一个个的,如畜生般!也敢同我讲‘天’?天是什么?你们永远不会明白!永远不会懂得!而本座,比你们懂得天!天,永远不会垂怜你们这些弱者,畜生!现在,本座就让你们看看天的力量!当然,这仅仅只是本座凤毛麟角的一丁点力量!是本座剑道杀意的冰山一角!”

话音刚落!

绿衣剑客右手食指,并指为剑,掐出一个剑诀。赫然!四面八方的星光,月光,空间,时间,统统蜂拥,汇聚到达他的指尖!

天地之间,一片黑暗!

唯有绿衣剑客的剑尖,绽放出来一抹光明!这是一抹妖异的光明!

“凡人们!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天!!!!”

一道惊艳的光芒,从绿衣剑客指尖爆射而出!

空间爆碎!

破碎与扭曲的空间,瞬间便将那中年剑客,绞成齑粉,渣都不剩!一波波强大的剑气余韵,四散波动,如涟漪般弥漫而出。

皇城下面,那些观战的人,一个个的,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身躯就被这剑气余波绞碎,纷纷炸开,如烟花般四溅炸开……

“凡人们,这,就是天!”

绿衣剑客冷笑了一下,凌空虚渡,离开皇城。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