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萧寒,我要你跪下!(8)

第568章 萧寒,我要你跪下!(8|198)

东域。

萧寒与珈蓝子,已然是从南域,辗转到达了东域。

在南域,萧寒一共找到8位仙人,分发出去了8个进入绝刀仙帝宝藏第二层的名额。

“珈蓝兄,看来,降临下来的许多仙人,滞留在南域的,还是极少数……”萧寒笑看珈蓝子。“珈蓝兄,此处是东域。乃是我们位面,疆域最辽阔,国度最多,宗门最繁盛,民众最富庶之地……东域的面积,可比南域大了许多……”

“嗯…这东域的确气象万千…疆域足足比南域大了数倍不止……南域与东域相比,就好似乡旮旯与大城市的差距。难怪那么多仙人,都聚集到达了东域…”珈蓝子也笑道。

“对…”萧寒微微点头,而后,精神波动稍微一散开,便是惊呼道。“东域隐匿了不少仙人!小弟就发现了许许多多蛰伏在红尘中的仙气!”

“萧兄,不要打草惊蛇,我们挨个寻觅这些仙人…”珈蓝子连忙道。

“小弟知晓…”萧寒精神波动开始细化,逐一扫查,赫然……

“嗯?!”萧寒脸容剧变!

原本,萧寒一直是轻松自然,极为从容,然而,此时此刻,萧寒的面容,变得冷厉暴怒!眼角肌肉,都是不断的抽搐!瞳孔收缩,绽现出来了杀意!

“哦……”珈蓝子的目光,也凝聚起来。“想不到…终究还是遭遇到了害群之马…”

萧寒的目光,凝聚到达了东域某一隅的龙鳞帝国!

此时,在龙鳞帝国疆土上空,盘旋着死亡气息,一道道冤魂,还没有散尽。似乎在虚空之中,隐隐约约还传递出来一阵阵不甘的哀嚎,愤怒,咆哮。凄吼……

在东域其他各国各地。几乎都是艳阳高照,晴空万里。但是单单龙鳞帝国,却是有成片成片鹅毛般的雪片在飞旋。整个龙鳞帝国,简直就处于一种压抑与悲愤的氛围之中,死气沉沉。

而且。在龙鳞帝国层层叠叠的死气之中,冲出来一道仙气!

这道仙气,有一种锋芒毕露的气势,冲天而起,无所顾忌!如果说,萧寒所遇到的神算子,他的仙气是温润;饕餮子的仙气是醇厚;息壤子的仙气是骄傲。那么。现在从龙鳞帝国冲出来的这股仙气,就是霸道!无人无我!横行无忌!

而且,这道仙气之中,还蕴有如渊似海的杀意!

盘旋在龙鳞帝国上空的冤魂怨气。就欲冲向那道仙气,进行撕咬,报复,然而,仙气稍微一绞,所有冤魂怨气,统统化为虚无。

……

“妈的!”突兀,萧寒忍不住切齿痛骂出口!“终于遭遇道一位在世俗之中,大开杀戒的仙人!就堂堂皇皇的虐杀凡人……可恶!”

萧寒气得全身颤抖,因为,他的精神波动如光束般凝聚照射进入龙鳞帝国之后,仔细勘察,也就大约知道了在数天之间,龙鳞帝国死亡的凡人数量……

“死了上万人!!!!”萧寒暴怒了。

珈蓝子的脸色,也冷峻不已,眼神之中,滋生出来一抹杀气。“真是丢我们仙界的脸!在仙界不算什么角色,恐怕长期被压制,不得宣泄。如今降临到了世俗之中,就放开手脚,虐杀凡人……这纯粹就是无能的表现!萧兄,我大约已经知道那家伙是谁了…罢了,我们现在直接进入受到那家伙祸害的国度……直接剥夺他进入绝刀仙帝宝藏第二层的名额!进行驱逐!”

“驱逐?数天之间,连杀万人!我凡人的性命就不是性命?仅仅只是剥夺名额,将他驱逐?”萧寒狠声道。

“萧兄…你的意思是?”珈蓝子眼睛微微眯缝。

“杀!”萧寒断然道。“屠杀这尊仙人!”

珈蓝子微微迟疑了一下,而后点头。“既然事先已经答允了萧兄,在人间作恶的仙人,犯下了罪行,论罪也应该制裁……那么,等会,就由为兄动手吧……”

“走!!!!”萧寒愤愤不平的驾驭真气寒冰螭龙,直接降临龙鳞帝国!

……

龙鳞帝国!龙鳞之海!

一片汪洋大海的底部!

此时,在万米深的海底,一尊绿衣男子,盘膝而坐,在他的身前,一口利剑,插在海底礁石上。

“咕咕咕~~~~~咕咕咕~~~~~~”

绿衣男子,全身气息逼迫而出,压制得海水朝四面八方排开,咕咕冒泡。

一些巨型海鲨,海鲸,章鱼,不敢靠近这绿衣男子,这绿衣男子散发的气息,就如荒古神兽,又如逆天杀神,使得这些海底巨兽,都远远躲开。

“哦~~~~~~”猛地,那绿衣男子眼眸睁开,剑光爆射!

“噗!噗!噗!噗!噗!”

四面八方,无数的海洋巨鲸,大海龟,章鱼,被切割得支离破碎,兽血狂飙。

“刚才,竟然有一道精神力,隔空十万里外,在扫查这龙鳞帝国……这道精神力,极为强大,居然能够发现本人的仙气波动,而且,也扫过了这片海域……不过,这精神力,并非仙人释放。是凡人……”绿衣男子,眼神之中,燃烧起来了亢奋的火焰,整个人的面容,都显得极为的妖异。“哈哈哈哈哈哈……拥有如此庞大精神力的凡人,在这位面,也就是他了……”

“萧寒!!!!”

“哈哈哈哈哈!位面领袖?位面之王?垃圾!在本人面前,这萧寒,比猪狗还不如!”

“他那里,的确有着进入绝刀仙帝宝藏第二层的名额。但是,他是什么东西?凡人;我本人乃真仙!岂有真仙去拜访凡人的道理?如今,我在这国度,大开杀戒,就是要逼迫萧寒主动现身!”

“届时,我要在这个国度。所有凡人面前,狠狠的羞辱他们的领袖,萧寒!”

“想让本人停止杀戮?那么……萧寒,你向本人下跪吧!哈哈哈哈哈!”

绿衣男子的声音。都有些歇斯底里了。

就在这时。在绿衣男子的脑中,不由的闪过了一些往事回忆片段……

“神剑子。你剑术未精,竟敢邀约本人上生死擂台,现在,你败了。不过,大家同为剑宗弟子,本人又是你的师兄,因此,就不取你的性命了,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就罚你在山门前当众下跪吧。让我剑宗上下。都看看你的丑态……哈哈哈哈哈……”一名白衣飘逸剑修,一剑将身穿绿衣的神剑子刺伤在地。

在神剑子的喉咙之中,迸发出来的野兽般的凄厉嚎叫声。

“神剑子,我知道你不服气。不过,你今次不跪,本人现在就将你碎尸万段!生死擂台上,你败了,我杀你,理所当然!你跪是不跪?”

“我……我跪~~~~”神剑子全身瑟瑟抖动。缓缓低头,目光之中的怒意,足以淹没一切!

……

龙鳞帝国,皇城。

皇城之外,数十万人嚎哭!

整个皇城,到处遍布残尸碎片,血腥味冲天而起。

萧寒与珈蓝子,一脸肃穆,径直走入皇宫。

“哎,竟然酿成这般人间惨案…”珈蓝子连连摇头。“那家伙,论罪,的确该斩。”

萧寒一言不发的行走,偶尔,空气中还会有剑气波动余韵,带着剑术的奥妙,仙气的味道,切割过来,萧寒亦是用手一一抓破。

……

皇宫内!

“萧寒领袖!萧寒领袖!您一定要为我们龙鳞帝国做主啊!”龙鳞帝国的皇帝,全身披麻戴孝,嚎哭不已,文武百官,妃子婢女太监,也都个个哭成泪人,而且,一个个的,脸上全部都是写满了极度的恐惧与崩溃。

龙鳞帝国,哀鸿遍野;皇宫,如丧考妣。

此时,萧寒正在竭力安抚众多快要哭得昏厥过去的人。

而珈蓝子,则是全身裹在一层层厚厚的麻布披风之中,只露出一双眼睛,全身气息,似木似石。在珈蓝子的眼睛之中,也酝酿着愤怒。

“萧寒领袖,那家伙……他一来到我们龙鳞帝国,便找人比剑……他的手段,极为残忍……与他比剑,必死无疑……他连斩我国最负盛名的58名剑修,于昨日,还将一名妖侠斩杀……昨日,他的剑气波动,造成了极大的破坏……生生虐杀了数万无辜平民……许多灭门惨案,都是在昨夜发生的……萧寒领袖,如今,我国已然陷入巨大的恐慌之中,我们已然是向妖侠塔请求支援……而且,今晚,那家伙又将再度出来挑衅……萧寒领袖,您一定要拯救我国啊……”

“陛下请放心,我一定不会放过那家伙的!”萧寒咬牙切齿道。

“哈哈哈哈哈哈~~~~~~~~~~~~~”赫然,一把冷漠孤傲的嗓音,无中生有,响彻回旋在龙鳞帝国皇宫区域……

“你就是萧寒对吧?哈哈哈哈哈!区区一凡人,自以为有一些天赋,就小人得志,你不会放过我?哈哈哈哈!今日,我会让你当着全天下凡人的面,对我下跪!舔我的脚趾头!哈哈哈哈哈!废物!”

这声音一传达出来,那皇帝与皇宫内的所有人,都如小鸡般簌簌乱抖起来,吓得魂飞魄散,犹如陷入了噩梦之中。

“萧寒…萧寒领袖…就是……就是此人……”皇帝瞪大眼睛道。

……

“妈的,不要装神弄鬼的!出来吧!”萧寒全身气势喷张,如天神下凡。“滚出来!”

“如你所愿~~~”那声音淡漠道。

下一刻……

“轰!!!!”

龙鳞帝国皇城上方,庞大的剑气漩涡,凭空诞生,八方风云涌动,一尊绿衣少年,背剑,缓缓从这剑气漩涡之中,走了出来,俯视皇宫方向。“萧寒,今日,我要你跪下!”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