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双

第85章 美女上门

第八十五章 美女上门

屋漏偏逢连夜雨,王猛现在的处境就是如此,当他还在为自己身为公主的婚事烦恼时,他的正身身体开始出现了状况,刚开始稍好一些,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身体会频烦的出现一些小症状,如时不时的手脚感到疼痛,在下雨天时整个人的头会感到昏沉。

这些症状让王猛不得不去找医疗师,可是结果都是无题,因为各个医疗师都说他并没有病,没有病自然就不能治了,所以最终这个难题又留给了他自己。

通过诊治得出没病,王猛就知道坏了,因为他基本可以肯定这和自己练的功是脱不开关系的,所以他不得不来练功室练练,他不会蠢的讳疾忌医,解铃还需系铃人,既然是功法的原因,他当然要从这上面下手,他可不会傻的退却,要是病入膏肓了,那到时就是想挽救都没得救了。

所以刻下他就来到自己书房里的练功室练功了。

练功室极其简单,可以说就是一间石室罢了,王猛修建它的原因,为的就是让自己练功,他不是那种会假装风雅的人,所以整间石室内,除了一个石床外,别无他物。

王猛盘膝坐在石**,长长吁了一口气,虽然明知道刻下的他若是修练冥想,势必会导致自己体内的伪魔力和斗气相冲,可是这始终是要解决的问题,他不得不来一个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好在隆多的事情因为他用公主地身份出面。所以处理的相当快速,至少来说,他不需要担心俗事了,能够安心的练功。

在试着让自己的心静下来后,王猛开始冥想了起来,刚开始练,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相反整个人的精神感觉还非常好,只是略微过得一会。王猛就开始在心中叫苦了,因为体内的伪魔力和斗气开始动起来了。

叫苦归叫苦,王猛的心神却还是放在自己地体内,他清晰的看到自己体内地伪魔力和斗气交错在一起,就如两具一丝不挂的男女**交缠在一起,别提多欢了。

一联想到这,王猛脑海里不由回想起和艾米拉**的画面。那是他人生的第一次,那种感觉太妙了,他到现在还能清晰的记得艾米拉那娇躯的滑嫩感,那柔软中充满着弹劲的玉女峰,那光滑如玉柱地一双美腿……

“我靠,这个时候还来想这个,找死啊!”在回想中升起渴望的王猛被体内交缠的伪魔力和斗气所带来的痛楚惊醒,不由破口骂道。慌忙收回心神,停下了修练。

这一停,王猛只觉全身酸痛,要多难受有多难受,当真是置身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境地,而他的身体更是不禁一软。向后倒了下去,靠在了青石岩的墙壁上。

喘着大气,王猛脸上不禁变得凝重了起来,自从他修练龟息法以后,他的呼吸一直是极为均匀地,就算是和不断变强的小绿干上一架,他也会心不跳气不喘可是现在,仅仅是这一折腾,他就气喘吁吁了,这让他觉得留给自己的时间没有多少了。

王猛脑海里仔细思索着这一切。现在的他。在多日来在皇家秘藏里看书,已然有了思考的好习惯。略一思索,他不由想起能够带来辅助功效的黑色晶球暗涌。

“负负得正,它们就是一丘之貉,说不定还真能得正。”王猛心道,从空间戒指里把暗涌给拿了出来,看着多日未见地暗涌,莫名的,王猛心里居然涌起了一丝亲切感,这让他感到非常的奇怪,奇怪之余,他又不禁兴奋了起来,因为不管什么,就是这股亲切感,那也预示着暗涌真的对他现在的症状有些帮助。

没有一丝犹豫,王猛拿着暗涌,照着往常修练冥想的行为练了起来,这一练,他整个人的感觉非常好,不过他却不敢过早开心,因为还仅仅是一个开始。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在王猛担心中,奇迹般的,体内的伪魔力和斗气居然和平共处了,这个现象让王猛感到极为的兴奋,而他终于也开始去寻找为何如此地原因,当他以大局观地眼光去看时,才发现原本在不知不觉中,斗气的容量比起伪魔力来要大上许多,而这或许就是为什么他会开始出现一些隐疾地原因,也许就是伪魔力和斗气二者不平衡所造成的。

王猛心里越来越明朗,当下试图去寻找为什么自己在用了暗涌修练冥想后,伪魔力和斗气却出人意料的安静了的原因,不过在寻找中,他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殊之处,心里也只能猜测这可能是暗涌增加了他对伪魔力的控制。

“哎,老子真是秀逗了,没事练什么屁的新功法,早知当初就应该等完全融合记忆后,修练那些高级的功法就好,要不然以老子的资质,说不定要不了多久,就是一大宗师了,现在这样子,虽然老子仍然是高手,可是却总是有挂的可能性啊。”王猛心里叫道,不过他也知道,如果不练这狗屁的新功法魔法洗涤,说不定早在当时就被希贝尔的一群手下给揍死了。

或许是很久没有修练冥想的缘故吧,现在在暗涌的帮助下,王猛越练感到人越舒服,不一会就进入状态里了。待得王猛醒来,王猛只觉全身通体舒畅,说不尽的写意,这让他感到惊奇无比,因为这种感觉,很久没有再出现过了。

稍微一检查自己,王猛就明白了过来,原来他的精神力在这修练中,已然由一个初级魔法师进入到了中级魔法师的精神力,踏入一个新的境界,自然会产生水乳交融的感觉,他也就见怪不怪了,当下把暗涌收好,然后步出了练功室。

这一出,王猛才发现此时已是日上三竿,知道自己又练过头了,当下就打算去向梅林请下安,可是还没走几步,家里的仆人就走了过来,道:“少爷,有一位自称是艾米拉的女子要见你,夫人叫我来请示你。”

“艾米拉?”王猛疑道,他不记得自己有认识这么一个女子,道:“她是谁?”说着才忆起自己这样问真的是有些蠢过头了,人家都说了叫艾米拉,他还这样问,这不是废话吗?

仆人倒也没有在意,道:“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