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双

第86章 应邀舞会

第86章 应邀舞会 穿越成双 青豆

艾米拉不自在的坐在座位上,这样的原因是因为上座的梅林,自从她道明来找王猛的来意后,梅林便一直用一种感兴趣的眼光看着她,没有停过那怕那么一秒的时间。

“你和麦哲伦是什么关系?”梅林终于忍不住道。

艾米拉迟疑了会,道:“朋友。”

“朋友吗!”梅林声音略带兴奋道,这对于她来说,无疑是绝对的好消息,自己的这个儿子,每天不知道都干些什么,从来没见他和女子有来往过,如今一个年轻貌美,一看就知是贵族的小姐在面前说是朋友,那说明她有撮合的机会。

她实在是太希望自己的儿子早点成家,因为她真的想抱孙子了。

“对了,你结婚了没有,亦或是有没有中意的人?”梅林突然想起这两个关键的问题,不由再一次问道。

王猛刚走到房门前,听到这话,就忍不住叫了起来:“老妈,是不是接下来你就问对方会不会做我的妻子了。”说着一进门,看到坐在旁边的艾米拉,不由意外道:“是你。”

“怎么,你们不是朋友吗?怎么感觉好象不熟一样。”梅林听到自己儿子的调侃,也没有在意,她这个儿子一直就是这样的脾性,习惯了就好,而是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王猛想着自己刚才所说的话,再想着自己和艾米拉发生过关系,不禁感到了一丝尴尬。咳嗽了一声,道:“没有。”说着朝一旁有点不好意思的艾米拉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艾米拉看了梅林一眼,细声道:“有一点私事。”

“哦,对了,我忘记我还有些事,你们先谈。”梅林识趣地站了起来,朝外走去。在经过王猛的身旁时,还不忘拍了拍他的肩膀。抱以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后就离开了。

王猛看着梅林的背影,忍不住苦笑了起来,自己这个老妈自从在自己和她搬到帝都来后,经常会在他耳边唠叨婚姻大事,看这神情,在想着这一拍,显然是要他好好加油。可是现在他对婚事极为感冒,又哪里会有兴趣呢?

他始终是霍达之人,受不得什么拘束,看到旁边略带一丝不自在的艾米拉,笑道:“别介意,我老妈就这样,她一直就盼着我早点结婚然后给她生个胖娃娃。”

艾米拉哦了一声,也不想让自己和王猛尴尬。没有问原因,而是另寻话题道:“老妈是指母亲的意思吧?”

“嗯,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王猛并不想多在自己现代语言上多解释什么,直接点明道。

艾米拉犹豫了会,道:“是这样地,过两天我父亲将举办一场舞会。希望你能参加。”

“舞会?我不会跳舞。”王猛老实回道,按理他是公主,舞会宴会肯定没少参加,事实上,舞会宴会王猛这个公主是没怎么参加的,因为“他”实在是太美了,他若是参加宴会,邀请跳舞者势必络绎不绝,而正因为如此,他顶多就是出席一下重要地宴会罢了。

正说着。王猛却在皇宫中收到了一封律政署署长乔科的请柬。他看了一眼面前的艾米拉,忆起曾经看到她和律政署署长乔科手挽手的出现在某个宴会上。不由道:“能问一下,你的父亲是谁吗?”

“我的父亲是律政署署长乔科※#8226;法玛尔。”一说到自己的父亲,艾米拉不无自豪道,她地父亲原本是一三流破落贵族,其后凭借着自己的能力,让家族再次兴起,更是成为了法斯国王面前的红人。

王猛哦了一声,道:“想不到你还是律政署署长的女儿,幸好你没有因为那事恨我,要不然说不定我就会被扣上一个杀人的罪名锒铛入狱了。”

艾米拉被王猛一说,想着自己和王猛之间的事,脸不禁一红,细声道:“那事怎么能怪你?”

咳,咳,咳,王猛只是随意调侃,一说出来,才发觉这话委实破坏气氛,转移话题道:“这个舞会我会参加,不过为什么不直接命令下人来送请柬,而是叫你亲自上门呢?另外我还有一些不明白,我并不是贵族,仅仅只是一个商人,你父亲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邀我参加舞会呢?”

“我刚好来肯德基餐厅吃炸鸡,所以就顺道来送请柬了,至于我父亲为什么邀你,我不知道,不过可以很肯定的一点是,我父亲非常欣赏你,他倒很想和你见上一面。”艾米拉脸颊绯红道,她哪里会告诉王猛,实是她有点想他了。

王猛哦了一声,道:“这是我地荣幸,既然如此,那么后天我一定会准时出场的。”他却哪里知道,正是这场舞会,却让他最终登上了一个巨大的舞台。

艾米拉把请柬拿了出来,然后递给了王猛寒暄两句,就直接在王猛的相送下离开了。

而在此时,艾米拉的父亲乔科喝着从东方运过来的茶,朝一旁地萨琳道:“看来这孩子是真的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喜欢上肯德基餐厅的麦哲伦了,居然会以一个千金之躯去给他送请柬,这真是不能想象的事。”

“这孩子这一个星期来,成天魂不守舍的,恐怕是陷入太深了。”萨琳不无担心道,她已然从乔科嘴中了解到王猛的一些底细,所以她反而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搅这趟混水,因为她怕万一有一天,陛下因为公主的事而迁怒于这个自己女儿所喜欢上的人,那到时候自己地女儿恐怕也会遭到连累。

乔科岂能不明白自己多年老伴地心思,道:“这件事情你不用太担心,这事我考虑过,以陛下的为人,就算真地到了那地步,想来最先要做的也是劝服而不是镇压,这小子既然能够以一己之力建立了即将在全国乃至全大陆流行的肯德基餐厅,其中的利害得失应该能估算的到。”

“如果真的这样,或许他只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呢?”萨莉不禁反驳道。

乔科摇了摇头,道:“不可能,艾米拉是你的女儿,也是我的女儿,我当然不可能推她入火坑,我已然在举行这次舞会前就调查过,他以前是一个白痴,在恢复神智后,是一个极为勤劳孝顺的人,这一点他们村子里的人都非常肯定,作不得假,而有了这一点,我想就够了,你没有必要再苛求其他的了,这里是帝都,不是民风淳朴的村落,你应该明白,一个过于淳正或是老实的人,那是不可能会带给艾米拉幸福的!当然了,如果你真想这样的话,我不介意让艾米拉嫁给一个淳朴老实的平民。”

“要是这样的话,艾米拉恐怕会找你拼命了。”明白过来的萨琳笑道,不禁有些期待后天的舞会,她倒想看看这个能令自己女儿心动和让自己丈夫欣赏的人是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