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双

第123章 惊变

第123章 惊变 穿越成双 青豆

当一切归为平静后,法蒂妮和安帕斯坐在了大厅上,安帕斯看了一眼法蒂妮,出声道:“法蒂妮,你怎么看?”

“主教,你怎么看呢?”法蒂妮并没有回话,而是反问道。

安帕斯沉吟一声,道:“此人所表露的气息都是暗系魔法,从气息中可以看出,他所掌握的暗魔法和黑暗教会的魔法是有关联的,可是跟着他来的人,却没有一丝暗黑气息,也许,他是再掩饰身份。”

“原来主教大人也看出来了,只是我觉得事情倒未必不可能是暗黑教会的人干的,暗黑教会虽然被灭,可是仍有少量的余量,他们苟活在暗中,鲜有露面,此人能够击杀实力接近法神的希澈大神官,虽然是在圣灵龟的帮助下才如此,可我并不认为这是运气。”法蒂妮淡淡道。

安帕斯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道:“的确,以希澈大神官的实力,一个人要想隐藏自己原本的实力出手,的确是难以对付他,所以一切都是假象。”

“假象不假象那是你的事情,恶魔之门的事后天就要办了,对于圣女,我想要严加看侍,至于询问口供,我想那也没有必要了,一个即将死去的人,又能询问出什么呢?”法蒂妮站起了身。

安帕斯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情我同意你,我将会加重防护,断不让此发生意外。”

叱的一声,暗之传送门在空中消失了。王猛一行人已然落在了城外地山头上,王猛气喘吁吁的依坐在一棵树干上,不由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汉水,他看了远方的帝都一样,叹息了一声,朝边上的汉默等人道:“计划失败了,看来再也改变不了结果了。大文学”

汉默看出王猛是因为使用暗之传送门而体力消耗过度。道:“我们已然尽力,救不出公主。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不过我得谢谢你,是你的暗系魔法,使得他们会对我们地来历不确定。”

“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的。”王猛笑道:“要不这样,大家都得死,不是吗?汉默!”

汉默沉吟了一声。道:“地确如此。”

“好了,你们回去复命吧。”王猛淡淡道,说着闭上了眼神靠在了树上,开始冥想了起来。

汉默一脸复杂的看了王猛一眼,没有说话,而是朝边上的其他人一挥手,然后众人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只是他们没有发现,在他们刚起身时。王猛那线条优美的身躯一软,居然栽倒在了地上,他整个人更是与夜色完全的融合在一起。

“想不到暗元素也将要消失了。”王猛心中苦笑道,这一次,他并没有再感受到任何的痛苦,相反。整个人的心反而非常平静,他蜷典在地上,只觉整个世界都变得安静了起来。

恍惚间,王猛有了一种濒临死亡地感觉。

不过这一次,王猛并没有感到害怕,相反,他很平静的接受着这个感觉,慢慢的,在安祥中闭上了眼睛。

“啊……”

梅林尖叫着从**半坐了起来,此时的她。大文学满脸是汗水。一脸的惊魂未定,她喘着大气。拿起边上的衣服披上后,就径直朝王猛的房间走去。

就在刚才,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她刚和艾米拉和黛安娜吃早餐,却听到二女说她们分别怀孕,而在这个高兴地时候,格雷特却带着下人走了进来,确切来说是带着王猛的尸体走了进来,说王猛意外的死在城外。

随后梅林在看到自己儿子的白眼后就吓醒了过来,这一醒,她就一直感到眼皮在跳,整个人都惶恐不安,她来到了王猛的房间,伸手敲门,咚咚的敲门声传入了里面,在许久之后,才听到黛安娜那还未睡醒地声音传了出来:“谁啊?”

“是我。”梅林焦急道:“麦哲伦这孩子回来没?”

“还没啊!”黛安娜打了一个哈欠道,然后穿着睡衣的她打开了房门,和艾米拉早就和王猛同床睡了,这已然不是什么新奇事。

梅林听到黛安娜的话,脸色不禁为之变得苍白,担心道:“我感觉这孩子出事了。”

黛安娜看到梅林一脸忧心的样子,笑道:“不用担心,他从来都是命大。”出奇的,黛安娜在说完这话时,整个人的心不禁为之一跳。

她也觉得有些不对,不过她不可能表现出来,毕竟要是表现出来,那肯定会对面前的梅林造成打击的,怎么着,她也得装作若无其事的安慰梅林。

轰隆,天空中突然一声惊雷打了下来,整个天空为之一亮,雷声轰隆不响于耳时,大雨倾盆而下,啪啪拍打在地上,击起了一层浓浓的水务,而狂风更是大作,吹得打开地房门哗哗作响。

黛安娜见此,感觉让梅林进来,好在她平素没少出席大场合,自然能言善道,在尽力下,还是暂时让焦虑地梅林心放宽了一些,只是在梅林那张忧虑的脸为之舒展一些时,黛安娜却不由朝窗外望去。

王猛无声无息地躺在地上,大雨降在他的身上,瞬间就侵透了他的衣服,更使得他的头发变得粘稠了起来,而奇迹般的,滋滋之声开始在王猛身上响起,王猛整个人的身体表面,居然凭空出现了无数的闪电。

这些闪电交叉互击着,让原本融于黑暗的王猛整个人的表面仿若渡上了一层莹莹的夜光粉,显得极为怪异。

慢慢的,王猛的整个身形的光芒开始渐渐变亮,一瞬间,他整个人都被圣洁的光芒所充斥,就仿若成了一个耀阳的太阳一样,而在这之中,那些落在他身上的雨水都缓缓的蒸发了,好在此时天际不时打雷,雷光让整个大地为之突明突亮,再加上那不绝于耳的轰隆之声以及大的让人不愿出门的雨,身呈异况的王猛并没有被人发觉。

如果有人发觉的话,就会很惊奇的发现,王猛的脸色苍白如纸,没有一丝血色,一旦触摸他的身体,更能感觉到他身体的温度已然冰冷。

只是奇迹般的事情在这时发生了,在王猛身下那被雨水打湿的土壤这个时候开始如水一样翻涌,然后似乎有生命力一般,如蔓藤一样蔓延上了王猛的身体,最后使得王猛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石蛹,只是一些都没有完,当石蛹一成,蠕动的声音传出,石蛹开始向地面陷下去,不过片会,就消失在了地面上,而王猛之前所呆的地面,也在一瞬间变得完好无损。

公主原本躺在雪白的**,可是此时她却不由站了起来,来到窗前,望着窗外充斥着雷电和大雨的世界,眉头不禁皱了起来,暗道:“妈的,老子出什么事了,为什么又会失去意识,这次不会真的挂了吧?”

回想着自己叫汉默等人离开时,体内伪魔力中的暗元素开始混乱,公主不禁感到不安了起来,这一次,比以往任何的不安都来得强烈,难道穿越的结果,就是自己死亡吗?

“妈的,早知不当这个狗日的圣女了,这下就自茧作缚了。”公主心中咒骂道,暗暗悔恨自己居然想到了用圣女来逃脱结婚的麻烦。

在这个时候,门悠悠打了开来,法蒂妮从外面走了进来,她看着站在窗前的公主,道:“在看什么,是在看那些来救你的人吗?”

“救你妈逼,老处女。”公主并没有回话,而是看着外面。

法蒂妮也不为公主的不理睬而动气,道:“不管怎么样,后天,你将会被投入恶魔之门,这已然是一个不可改变的事实,看在这一点上,我们将不会追究你的责任,但是可以告诉我,那想营救你的人是什么来历,是不是你父亲派来的人?”

公主没有回话,而是径直转过身来,然后躺在了**,道:“我累了,想睡觉了,麻烦你出去。”

法蒂妮一脸深意的看了公主一眼,没有多言,而是关上了门,离开了。

公主看着天花板,莫名的,心情总是提不起来,并不是为了自己即将在后天成为恶魔之门的祭奠品,仅仅是因为自己和另一个自己失去意识了,这一次与以往的任一一次不同,她发觉自己的心似乎有点沉入谷底了。

“希望不会有事!”公主淡淡道,迷人的眸子里流下了一行晶莹剔透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