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双

第124章 无奈

第124章 无奈 穿越成双 青豆

蔚蓝的天空中,白云飘徐,那丝轻盈的风,就如一个精灵般穿梭于大地中,无忧无虑的逛着。

法斯长在窗前,一脸的愁色,今天,他那个最疼爱的女儿即将永久的离开了他,作为一个父亲,他是失败的,因为他在明知自己的女儿即将落入虎口,可却无能为力,可是他能吗?在救人失败后,他其实试着努过力,可是没用,大局以定。

他非常清楚这件事的后果,一旦恶魔之门开启,别说他们法兰克国,就算是整个大陆,都将会陷入万劫不覆之地,他曾经义无反顾了一次,要想再来一次,又谈何容易呢?

“孩子,不要怪父皇。”法斯长叹一声道。

在法斯忧虑的时候,格雷特等人也在忧虑,格雷特看着面前听到他所说的话脸色沉下来的黛安娜和艾米拉道:“我不知道大哥怎么样了,不过他就象空气一样在人间蒸发了,也许,他出事了。”

“你也说是也许,再给我调查此事。”黛安娜严道。

艾米拉道:“这件事情和国王有关,我叫我父亲去打听一下情况。”

“嗯,的确,大哥应该是和国王以及教会牵扯上的。”格雷特点头赞成道:“最好能够询问相关人员,就算不能问国王,也可从他的侍卫们嘴中探听一下口风。”

有些事情终究是注定,在这个时候。安帕斯等人已然准备好上路了,由于有众多神官在,安帕斯一行人在其中几名**师神官所布的魔法传送阵下,很轻易就来到了斯达拉山脉上。

和别地地方不同,斯达拉山脉上,狂风肆意咆哮着,吹的众人的衣服列列作响。大文学而在这寒风中,众人都会感到一股阴森之意。

天很蓝。云很白,可是斯达拉山上,却是呈一片灰蒙色。

一道被暗幽之火所弥盖的大门树立于虚空之中,大门全体通黑,只有暗幽之火在风中的火苗变化。

“妈的,这就是恶魔之门了吗?”公主看到眼前的黑门,心中忍不住叫道。这个被暗幽之火所弥漫地大门,就是即将让他踏入死亡之路的钥匙,可是她现在根本无从反抗,因为她并不傻,就算反抗了,那也只是徒废力气罢了。

轰轰,就在这时,空中地恶魔之门缓缓打开了。露出了那暗无天日的黑色空洞,一时间公主就仿若见到了那传说中的黑洞一样,光是看着里面,都会觉得有一股瑟意。

而在这个时候,芙娃和伊贝尔驾起公主朝恶魔之门行去,边上的安帕斯和一干神官开始念诵了。让公主有点感觉象和尚在给死人练经超渡一样。

在芙娃和伊贝尔驾着中,公主缓缓的逼近了恶魔之门,越逼近,她越觉得一股寒意涌上心头,死亡是离她如此之近,她又怎么能够坦然面对。

冷汗从额头上冒了出来,因为对于死亡的恐惧,公主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脚步。

“抬起她。”法蒂妮在此时出声道,她地威仪让芙娃和伊贝尔都没有犹豫的照她所说的去做,抬起公主朝恶魔之门行去。可是明显的。她们的身体在颤抖,事实上。对于恶魔之门,她们也怕。

“妈的,老子不干了。大文学”公主破口叫道,就打算争脱芙娃和伊贝尔的束缚逃走,可是这个时候,一道光网从天而降,生生罩在她的身上,下一刻,她就感觉到自己全身无力,而在此时,法蒂妮地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把她扔进去。”

芙娃和伊贝尔稳了稳心神,虽然心里有些不忍,可她们还是照着法蒂妮所说的去做了。

“啊!”当公主被掀入恶魔之门时,本能的,她发出了一声尖叫,而在她整个人进入恶魔之门时,众神官开始使用起神力来。

山林中,在昨天大雨过后,一切都变得明亮了起来。

那被雨水所冲洗的绿叶,是那么的绿,上面晶莹剔透的露珠在轻风中颤抖着,闪烁着空中照耀下来地光芒。

空气是那么的新鲜,山林中的小动物都透出来喘起。

而在这之中,一声刺耳的声音却突然从地底面传了出来,众多小动物都恐慌了起来,纷纷避走,而在它们还没有避走开时,扑的一声,一棵树下的地面突然弹了开来,一道绿色的身影从地面飞了出来。

这是一只绿色的小乌龟,它那短手短脚让它显得是如此的可爱,只是它那一双充满火意的双眼却打破了它可爱地形象,令得它整张讨人喜欢地脸都变得狰狞了起来。

它正是小绿。

小绿在空中伸展着手脚,然后整个身形在空中一个旋转,霍然笔直钻入了地面,在地面里,王猛正安静的躺在那里,没有一丝生气,他地全身都有着如泥浆般的泥土,初一看,让人以为是死人。

小绿落在了王猛的胸口处,然后一道绿光从它身体里迸发了出来,这丝绿光逐渐放大,最后弥漫了整个山林。

当绿光一过,奇迹般的,原本身上满是泥浆的王猛此时已然被一层绿色的光芒所笼罩,小绿整个人躺在他的怀里,居然开始向他体内渗透,似乎准备和他融合一样。

嘀哒,一滴露珠从树叶中滴落了下来,在降落的时候,熠熠生辉,倒映着向王猛渗透的小绿,在落地的一瞬间,那里面的印象只有了王猛一个人,而小绿已然完全渗透进身体里面。

恶魔之门终于合上并消失,安帕斯等人不禁松了一口气,然后在原地商谈了会便离开了,在他们一离开后,法斯和汉默等人缓缓从旁边走了出来,原来法斯一行人在帝都魔法协会会长杰森所施的结界下,所以才没有被安帕斯等人发觉。

法斯看了一眼原本是恶魔之门所存在的地方,不由露出一丝感伤之色,然后呆站原地,思绪如云,在其身后的汉默等人都是明白人,知道法斯肯定是在回忆和公主的过往之色,自然没有吭声,而是安静的站在一旁。

此时此刻,黛安娜和艾米拉坐在大厅中,黛安娜刚拿起茶杯喝茶,莫名的,手一抖,茶怀却掉了下来,而边上的艾米拉此时此刻正拿着手上王猛送给他的水晶手环,这水晶手环是由无数个晶莹剔透水晶细珠,然后在用一种精致的软玉珠线连成,可是此时这个代表着永恒爱情的水晶手环却莫名的裂开了。

艾米拉心中不禁一忧,道:“难道他出事了?”

黛安娜想安慰,可是事实上她此时也是这么想,不知道怎么说。

而在此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二人不由自主的朝门外望去,却传来了格雷特的声音:“是我,格雷特。”

黛安娜连忙帮格雷特开门,一开门,她就直接问道:“怎么样?有消息了吗?”

“打听到一些相关的东西。”格雷特脸色有点难看道。

艾米拉此时站了起来,一脸着紧道:“是什么?”

“椰美公主今天被当作祭奠之品投进恶魔之门。”格雷特道,说着看到二女一脸的疑色,当下解释起恶魔之门的事件。

二人听到格雷特所说的,都是一脸的不解,不明白王猛的消失和此事有什么相关?

格雷特已然猜到了二人心中的疑惑,道:“如果单是这个,自然和大哥失踪的事情不相关,不过大哥不是曾经和乔科署长一起去过皇宫吗?其后又被陛下单独召进宫里,这本来就有眯问题,而且据我花重金从教会的一个出来采购的人打听得知,前天晚上有人袭击了教会,显然如果事情是真的,那么这些袭击教会的人应该是为了去救即将被当成祭奠品的公主。。”

“你是说他可能和陛下商讨参加营救公主的计划,然后又亲自参加了这件事情。”黛安娜玉眉紧锁道。

格雷特嗯了一声,稍微有一丝犹豫,然后道:“最坏的可能性就是大哥参加了这件袭击的事情,然后被教会的人给抓住了,亦或是因为事情的失败,被陛下给灭口了,不过这也仅仅是猜测,还不能肯定。”

“不管如何,既然如此,那要不叫妮亚去宫里打听一下。”黛安娜沉吟一声道,她这个提议立时得到格雷特的赞同,当下格雷特就去安排了,而黛安娜和艾米拉则都陷入了担忧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