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迫不及待

迫不及待

这样的巨响令楼雪和女儿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楚一航的不欢迎和厌恶非常的明显,看来一航跟他妈妈的感情很深,是绝对不能接受她这么一个半路杀出来的“妈妈”的。

巨响过后,一直躲在妈妈身后局促不安的沐梓悦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小小的瓜子脸,大大的眼睛,小小的粉唇,就像个惹人怜爱的洋娃娃,沐梓悦紧张的看着楚家豪宅的豪华客厅,下意识的紧紧揪紧怀里的小熊。

“这孩子,雪儿你多担待,别跟他一般见识。”楚卫民棱角分明的刚毅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可是转过身面对楼雪的时候却是和颜悦色的,“悦悦快过来,叔叔给你准备了你爱吃的糖醋排骨。”

“看你说的什么话,我一个大人还能跟孩子计较么?”楼雪坦荡爽朗一笑,随即弯下腰将坐在地上的悦悦抱起来,跟着楚卫民的脚步一齐走向餐厅。

悦悦今年六岁,她就是楼雪跟她第一任丈夫留下的遗腹子,过完暑假就要升小学一年级了。

悦悦一直等一航孤傲清瘦的身影消失在楼梯上,惶恐不安的情绪才淡去,白皙尖瘦的小脸满是对这个陌生环境的不安,如惊弓之鸟一般,一双惊恐的眸子不安的打量着屋子里的一切。

刚刚站在楼梯上的哥哥好凶,俊秀的脸上充满不加掩饰的厌恶,她真怕他会发飙,像以前妈妈嫁的每一个爸爸那样,会劈头盖脸的打骂她。

还好,那个哥哥虽然很不欢迎她跟妈妈的到来,可终究没有对她们动手。

从出生到现在,她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只要有口饭吃,只要没有殴打谩骂,悦悦就会觉得到了天堂,就会觉得非常的满足。

可是……她不知道妈妈这一次能留在这个叔叔身边多久,一天,两天?还是一年,两年?

不,她不知道,她也控制不了。

楚卫民对悦悦很友善很温和,他看出这个可怜的孩子的胆怯,那种楚楚可怜的感觉让他忍不住会和颜悦色,温柔耐心。

一顿饭吃的很安静,看似很和睦,小小的悦悦第一次吃到这么丰盛美味的晚餐,很多菜她都没见过,好奇心渐渐取代了她的不安和局促。

晚餐后,楼雪刚刚带着悦悦到特别为她布置的公主房后就被楚卫民使眼色催着回房了,楼雪顾不得年幼的女儿到了陌生的环境的不适应,就撇下她跟着楚卫民回房了。

一进房间,楚卫民就迫不及待的一边吻着楼雪,一边撕扯彼此的衣服,他们都等了太久,都错过了太久,所以不想再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

当年他们谈恋爱的时候还年轻,并未有什么逾矩的举动,连牵手都甚少。可是却在重逢的第一天就纠缠在了一起,享受着迟来了十年的**,本来还不知道怎么跟林美娴开口离婚的楚卫民在两个月得知妻子患上了绝症,没几个月的生命了后就索性不提离婚的事情了。只要等着妻子一死,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娶楼雪回家了,他甚至还觉得自己不提出离婚让林美娴以他妻子的身份走完生命是他对林美娴最后的仁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