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房间惊现黑蛇

... 房间惊现黑蛇

这将近四个月的时间里楚卫民没有去看过一眼那个害自己失去心爱女子的可恶女人,而天天跟楼雪见面、缠绵。

他们都太急了,不知道他们的这种急切在有形无形之中伤害了身边的人,譬如楚一航,譬如沐梓悦。

楼雪很感动楚卫民把主屋的布置都换过了,粉饰一新,就连那张属于林美娴的双人大床都换了,感动之余便跟快的沉溺在楚卫民制造的**漩涡里。

沉醉在**的**中的两人,都不知道房门外站着一个瘦削单薄的身影,小小的身子颤着,背脊却挺的笔直。

一航僵硬的站着,听着房间内传出的暧昧声音,俊秀的脸上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深沉,薄唇紧抿,一双晶亮的眸子闪动着复杂的光芒,有愤怒,又伤心,还有一些说不出意味的东西。

悦悦小小的身子站在布置的粉嫩梦话的偌大公主房里,一双灵动的大眼正好奇的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一切的一切都让她觉得新奇,美好的不真实。

这里一切美的像是置身在童话之中,唯美,梦幻。

悦悦心里有一个小小的期待,期待着这次这个梦可以维持的久一点。

躺在柔软到不可思议的单人公主**,悦悦睁着一双水灵大眼,长长的睫毛一扇一扇,虽然身体很累了,可是精神却异常兴奋,一点睡意都没有。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悦悦终于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似乎做了一个凌乱破碎的梦,梦里有一团阴影不断的

向她靠拢,再靠拢,还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嘶”声。

大概是梦境太过真实了,那种压抑而窒息的感觉让悦悦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被迫睁开干涩酸胀的眼睛。

“呼……”悦悦揉揉酸涩惺忪的眼睛,坐起半个身子。

终于可以挣脱可怕的梦境,悦悦不由的松了一口气,茫然的大眼环顾光线昏暗的房间。她从小恐惧黑暗,所以睡觉总会开一盏小小的床头灯。

“嘶嘶……嘶嘶……”梦醒了,可是梦中那可怕的声音并没有随着醒过来回到现实而摆脱。

悦悦的心脏一抖,伴随着一阵紧缩,手捂着胸口,想要按住那里快要狂跳而出的心脏。不知道为什么,这样阴冷恐怖的声音会让她联想到了一些不好的回忆。

可是因为房间里光线昏暗,什么都看不清楚,悦悦连滚带爬的从被窝里爬出来,因为是陌生的环境,手忙脚乱的她找了很久才找到开关开灯。

心里压抑着恐惧,可是她不敢尖叫也不敢哭,只因为这里是别人的家,可是身体因为害怕和惊慌瑟瑟发抖。

“啪”柔和的灯光随着开光声霎时照亮整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然后温暖柔和的灯光照进悦悦眼中时,她看清地上那两条蜿蜒匍匐着二指粗的黑色大蛇时,再也控制不住凄厉着尖叫出声。

“啊——啊——”

悦悦抱。着头厉声尖叫,怕蛇会攻击自己,所以一边声嘶力竭的尖叫,一边抱着头上蹿下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