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一生的噩梦

... 一生的噩梦

寂静的深夜很快沸腾起来了,漆黑一片的楚家豪宅很快亮起了灯火,光**相拥睡去的楚卫民和楼雪听到这惨烈凄厉的叫声惊得差点从**跳起来。

很快,楚家沸腾起来,在悦悦贴着房门不敢动弹死死盯着那两条高高昂起头盯着她不断吐信子的黑蛇时,门外的走廊想起了一阵嘈杂纷乱的脚步声。

“悦悦,悦悦,你怎么了?快开门。”门外响起了楼雪的声音。

可是死死扒着门的悦悦根本一动也不敢动,停止了尖叫的她已经全然吓傻,四肢冰冷僵硬,此刻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悦悦,悦悦……”得不到任何回应,楼雪心里更加担心了,伸手用力的敲着房门。她的女儿呢一直是个安静乖巧,不让她操心的孩子,要不是真的害怕是不会发出那样尖利的惨叫的。

可是房内依旧没有任何动静,死寂一片,就像里面没有人一样,一点生气都没有。

楼雪慌了,敲门的力道也就更加重了,咚咚咚,这样沉重而剧烈的声响,就像敲在人的心上,沉重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小雪,别急,备用钥匙马上送过来了。”楚卫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沉声安抚眼前着急的楼雪。

钥匙很快送来,楚卫民接过果断的****锁眼,扭动门把,然后重重的撞进去。

抵着房门吓的一动不敢动的悦悦被猛烈的力道撞到在地,一个倒栽,向前趴倒……

然后那两条高高

昂起头的凶猛黑蛇就在靠近脸的几厘米之外吐着蛇信子,“啊……”悦悦手脚并用的往后倒爬着,这一次喊出后的声音沙哑暗沉,就像喉咙里梗了棉花一样,即使拼尽全力也只是发出微弱的声音而已。

两条黑蛇以为受到攻击,闪电般火速朝着悦悦游过去,悦悦吓的一下子失去了力量,再也爬不动。眼看着两条蛇就要咬上自己,悦悦再也经不住吓,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悦悦!”第一个冲进房的楚卫民看清房内的蛇后,眼疾手快的一把抱起晕厥的悦悦快速退出房间去。

将晕过去的悦悦塞进身后忧心不已的楼雪手中,楚卫民冷硬刚毅的脸上闪过一股深沉的愤怒,不过转瞬即逝,快的让人来不及捕捉。

“小雪,你照顾悦悦,让管家去打电话把家庭医生请来。”楚卫民快速交代着,可是他的双脚站在原地没动,因为他还要留下来处理这里的烂摊子。

楼雪看到自己怀里的女儿,苍白的脸上满是泪痕,双目紧闭,一副受到了极大打击的可怜模样。噙着泪,楼雪低头吻了吻悦悦冰冷的额头,触及一片冰凉的潮湿,这个孩子吓的浑身是冷汗。

接下来,楚卫民带着仆人将悦悦房间的两条黑蛇处理了,家庭医生很快赶来,给悦悦打了点滴,一直到凌晨三点,楚家才恢复安静。

这一夜,是楼雪抱着昏睡的悦悦一起度过的,流着泪的眼,就这样一直无神的望着天花板,等着黑夜被白天替换,等着天空一点一点的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