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不会承认她们是家人

不会承认她们是家人

是不是她错了,没有顾及到孩子的心情,她的女儿悦悦才六岁,还那么小,却要跟着她东奔西跑,颠沛流离。悦悦还是第一天到楚家,可是她却迫不及待的想要投入楚卫民的怀抱,只因他们分开实在太久了,可是她怎么能忽视自己的女儿呢?将她就这样抛在那个陌生冰冷的房间里。

楚卫民遣散仆人,只身一人来到一航的房间,来到唯一一个在这么混乱嘈杂的夜晚没有露面的人的房间里。

抬脚,用力一踹,一航的房门瞬间被踹开了。

如他所想,一航并未睡着,一个人安静的站在房间中间,桀骜不驯的看着自己。

那样倨傲叛逆的眼神,那样无所畏惧的姿态,丝毫不以为今晚他做的事情有什么不对。

楚卫民面无表情的脸上闪过一丝深沉的无力,他的儿子才11岁,是什么时候起变的这样愤世嫉俗,叛逆乖张了?

可是如果今晚他不能跟一航达成某种共识,那么像今晚这样惊心动魄的闹剧还会层出不穷的上演,如果处理不好,他以后都不要想过安稳的日子。

“为什么?”楚卫民不问是不是一航做的,而是认准了肯定是一航所为,开场白就是冷厉的质问他这么做的原因。

一航闪动着怒火黑眸划过一丝讶异,爸爸没有问是不是他捉弄了那个狐狸精带来的拖油瓶,而是很肯定的认为一定是他干的好事。

这就是他的爸爸,残酷的就连给他一次狡辩的机会都不愿意。

唇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一航再度毫不畏惧的迎上楚卫民隐忍着不耐的严厉双眸,大声道,“没错,就是我做的,这是我的家,我不欢迎外人住进来。”一航特地强调外人两个字,口吻是极度的嫌恶。

“他们不是外人,以后会是我们的家人,一家人。”楚卫民微微皱眉,然后波澜不兴的强调。

“不,他们就是外人,我是不会承认他们是家人的。”看到爸爸不为所动,那副笃定自信的模样,一航终于破功,冷静不在,只愤怒的咆哮着。

“一航!”楚卫民冷冷一喝,在气势上成功压倒了一航,令他不自觉的噤声。

一航咬唇,别过脸去不看楚卫民,俊秀的脸上有些明显的抗拒和厌恶。

楚卫民清楚,要是他今天不能说服一航接受楼雪和悦悦,那么以后同处在一个屋檐下的他们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看着这个年仅11岁却已经渐渐脱离了自己掌控的儿子,看着一航眼中那闪动的怒火和恨意,楚卫民在心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缓了缓语气道,“一航,你的妈妈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死了的人回不来,可是活着的人还要继续过日子。我知道你排斥小雪母女,可是他们是无辜的,尤其是悦悦,她才六岁,什么都不懂。你想想看,今晚那两条蛇真的要是咬到她了,会在这么小的她心中留下多么残酷恐怖的阴影。有些事情,并不是你眼睛看到的那样,用你的心去体会,你会发现,其实小雪母女都是非常善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