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阴奉阳违

阴奉阳违

有些事情一航不明白,也不明白他跟美娴之间的婚姻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可是有些真相他不会跟一航说,这孩子性子倔,可是对母亲的依赖和爱太深太浓了,他不能在孩子失去了母亲之后再把那么不堪的真相告诉他,告诉他其实他的母亲是一个卑鄙阴险的女人。不,他做不到,就让一航活在对母亲的美好的悼念中吧,就由他来做这个恶人吧。只是……小雪和悦悦是无辜的。

一航怔怔的听着,脑海中忽然闪过那个小拖油瓶刚刚那一连串凄厉惊恐的尖叫,她一定是睁大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其实那两条黑蛇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恐怖……

那个小丫头是那样的小,长的比同龄的孩子都要瘦小,她甚至还不到他的胸口……

楚卫民看出一航的犹豫,于是再接再励道,“像今晚这样危险的事情我希望不要再发生第二次。”口气是不容置疑的强硬。

一句话,又惹得一航的叛逆细胞跃跃欲试,他嘴硬道,“要我跟他们友好相处不可能。”

“我不需要你展现你的友好,你只需要跟他们和平共处就可以了,以后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好吗?”这样叛逆桀骜的楚一航身体里有友好的因子吗?他很怀疑。

“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也必须答应我一件事。”一航眼睛闪了闪,沉默了一会儿开口,小小的年纪就懂得把握机会争取利益,掌握了一般性的谈判技巧。

楚卫民眉毛一扬,闪过一丝惊讶,想了想点头,“你说。”

“我可以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像今夜这样危险的事情,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不能让那个狐……女人住进妈妈的房间。”一航俊秀的脸上非常严肃,这是他的底线,那个妈妈住过的房间埋藏着妈妈的过去,是不能让他人入侵窥探的领地,他必须为妈妈捍卫守护。

楚卫民紧锁的眉心缓缓舒展开来,他终于知道一航在意别扭的是什么,不让小雪住进他妈妈的房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一航不愿意别的女人取代他妈妈的位置,不想让小雪住进去可以理解,那就换个房间好了,反正小雪也不见得多喜欢那个曾经住着其他女人的房间。

沉默了许久,一航虽然一副强势固执的样子,可其实心里没有底,藏在袖中的双手紧紧握拳,紧张的掌心一片黏湿。“怎么样?”

楚卫民犀利的眸子牢牢盯着已经长大自己胸口的儿子,似乎在考虑着一航的条件,最后在一航紧张的注视下点头,“好,一言为定,我希望你能记住今晚所说的,是个男子汉就不要出尔反尔。”

说完,楚卫民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一航的房间,带着绝然的姿态。

一航静静的站在原地,一直到楚卫民的身影消失在房间内,才缓缓跌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天知道他刚刚跟爸爸对峙的时候有多紧张,心里像打鼓一样,一直很怕这个严厉不苟言笑的爸爸,从出生到现在还从没有忤逆过他的意思过,更别说像今晚这样剑拔弩张的对峙。

不过……楚一航俊秀青涩的脸庞闪过一丝狡黠,他刚刚承诺的是不再做危险的事情,至于那些不危机性命无伤大雅的恶作剧么……

哼哼,他可就无法保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