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层出不断的恶作剧

... 层出不断的恶作剧

癞蛤蟆的杀伤力远不及蛇,不过它浑身疙瘩黄黄绿绿的颜色实在丑陋,光是在视觉上就赢了,给人强烈的冲击。

不过这一次,不是出现在悦悦房间里,而是出现在楼雪的**。

楼雪尖叫过后就让仆人捉走了,为了避免他们父子再起争端,她并没有把楚一航这种无伤大雅的恶作剧告诉楚卫民。

但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楚卫民还是知道了,不过他并未声张,也没有小题大做。既然楼雪选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么他又何必非要打破这维持的如履薄冰的和平呢?

但是这样的恶作剧时常发生,并且似乎会永无止尽的延续下去。

悦悦的裤子被剪了个不大不小的洞,刚好在屁股上,纱质的小裙子绷线了,结果悦悦在学校当众出丑了,闹了个大红脸,小家伙哭了整整两天不愿去上学。

悦悦午睡醒来发现自己的脸变成了包公脸,额头还有一轮明月,醒过来往镜子前一站,再度失控尖叫出声。

悦悦早上赶着去学校的时候发现昨天带回家做的手工制止不见,最后在花坛里找到了纸船的残骸。

悦悦一出房间就踩上一滩花生油,然后华丽丽的滑到,小屁屁痛的三天下不了床。

悦悦喝完牛奶发现杯底有一只大蟑螂,更恐怖的是那只蟑螂的脚还在一抽一抽……

这样的恶作剧层出不穷,悦悦疲于应付,刚开始还会找楼雪哭诉,可是楼雪并未声张只是让她要忍耐。久而久之,小悦悦就变的有些

麻木了,除了有遇上真的恐怖的颤抖的事情,一般情况下她都会冷淡以对。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一年,一航的这些小伎俩跟恶作剧楚卫民也是有所耳闻。本来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直到一航又过分的吓的悦悦从楼梯上滚下来,摔断了手之后,楚卫民便再也不能保持沉默了。

其实当时一航只不过想吓吓那个臭丫头,近来她越来越无视自己了,就戴上鬼面具出其不意的从悦悦身后大叫一声跳出来。悦悦根本没想到身后会有人,还用那样凄厉的声音喊自己的名字,当时吓的就懵了,也跟着惨叫一声,下意识的朝前想逃跑,小小的身子就这么扑通扑通滚下楼梯,一直滚到楼底下才停止。

一航愣愣的站在楼梯最高处,被这出乎意料的状况吓傻了,瞪着楼地下那个一动不动,全身的力气似乎在瞬间被抽空,手脚发冷。

悦悦摔的晕头转向,鼻青脸肿,浑身疼痛……浑浑噩噩之际什么都看不清楚,一直到感觉左手手肘处钻心刻骨的痛楚传来,她终于声嘶力竭的哭喊出来。

悦悦凄厉的哭喊声很快引来了所有人的关注,也惊的一航差点从楼梯上直接跳下来,第一次他看着悦悦泪流满面的小脸觉得心虚,火烧眉毛似的逃回自己的房间。

悦悦摔到楼底下,身上多处擦伤,额头碰上一个硬币大小的口子,最最严重的是左手骨折。

这一次,楚卫民不能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了,从医院回来的他直接怒气冲冲的杀进一航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