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彻底惹怒

... 彻底惹怒

“砰”一声巨响,楚卫民一脚踹开房门,杀气腾腾的大步走向蹲坐在**的一航,冷硬刚毅的脸上除了愤怒还是愤怒。

一航吞了吞口水,从他刚刚看到那个拖油瓶摔下楼梯的的那一刻就后悔了,就害怕了,可是这会儿面对爸爸的怒气更让他害怕。

身体不自觉的瑟缩一下,一航不敢直面楚卫民的怒气,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去。

“说,当初你答应过我什么?”看到一航一副做错事的模样,楚卫民不仅没有平息心中的怒火,反而怒火更炽。

一航咬唇,低着头的他不言不发,如果说以前爸爸为了那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来质问自己,那么他可以理直气壮的反驳,他当初答应他只是不做危险的事情,而他确实没有做出危害那对母女性命的事情。可是眼下……他真的做不到那样的理直气壮和心安理得了,他的确是对悦悦做了危险的事情,他的的确确就是伤害了悦悦,这是不争的的事实,他无从辩驳。

“为什么你就是不能让人省心?为什么你就是不能安安分分的过日子?为什么你要破坏这一切?”楚卫民愤怒,可是毕竟眼前的这个才是他的亲生儿子,所以愤怒中还有着压抑的痛心。

“我……爸爸,我真没想过要害她跌下楼,我只是想吓唬吓唬她,没想到她会摔下去。”一航再倨傲,毕竟也只是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面对爸爸的怒火和责怪,他惊慌着,磕磕巴巴的辩解。

“这一年,你使的坏还少吗?为什么你就不能以正常

冷静的思维和心境去看待小雪和悦悦?这一年来你不断的捉弄悦悦,他们有责怪过你一句吗?他们都敌对你仇视你吗?身为楚家的男人,你的心胸怎么可以比一个女人还狭窄?”楚卫民只觉得心中的怒火跟血压都在蹭蹭蹭的往上飙升,心脏急速的跳动着,带着不正常的律动和速度。

“爸爸,你怎么了?”一航惊叫从**跳下来,面前那个上一刻还生龙活虎的怒吼训斥自己的爸爸,下一刻就脸色煞白的捂着胸口弯下了腰。

“闭嘴,不要说话。”楚卫民冷汗涔涔的往身后的单人沙发坐下,一航急切担忧的呼唤反而让他一阵阵耳鸣更加的不适,于是皱着眉神色痛苦的喝斥,但是明显中气不足。

“……”一航不知所措的赤脚站在地板上,心中有委屈,有伤心,有担心,还有不甘。

楚卫民用力按着心脏,缓了好几分钟等疼痛过去缓过神来,伸手抹去额头的虚汗,气虚却强硬道,“过完暑假,我就送你去英国读书,等你长大了不再这么幼稚了再回来。”

想来想起,只有把一航这个祸害送走,要不然这一家子谁都别想过安稳舒坦的日子。今天悦悦的手臂骨折了,虽然楼雪没说什么,但是他不做出惩罚不表明态度的话,只会在他们俩之间埋下炸弹,本就不算稳固的婚姻会有随时爆炸的可能性。

一航是男孩子,是楚家唯一的继承人,把12岁还不到的他送出国去的确有些不近人情。可谁说这样的历练不是一件好事呢?男子汉总要经历磨练才能养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