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在心里埋下仇恨的种子

在心里埋下仇恨的种子

“不,爸爸,求你不要赶我走。”一航一听,完全慌了,伤心而愤怒的盯着楚卫民流泪,却死死的咬着唇,倔强的不愿哭出声来。

他没想到这一次的恶作剧会导致这样严重的后果,可是他真的不是有意的,难道为了那对母女,爸爸就不要他了吗?他才是爸爸的亲生儿子啊。

可是爸爸不要他,不要他这个亲生儿子了,要把他送走,送到遥远的陌生国度。

这样的认知令一航伤心不已,可是撇开伤心,更多的是愤怒。他的爸爸,宁可要那个狐狸精的女儿也不要他。

可是不管是伤心还是愤怒,都被强烈的恐慌压下,他再桀骜再早熟,他仍旧是个孩子,一个没有任何自保或是自理能力的未成年的孩子,一个未满十岁的孩子。

一航慌慌张张的跑到楚卫民面前跪下,抱着他的腿哭道,“爸爸,我错了,求你别赶我走,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本来楚卫民心里还在犹豫,话虽然说出了口,但是毕竟是自己唯一的骨血,那还只是一个十二岁不到的孩子。可是看到一航流着泪一副孬种样就气不打一处来,心也瞬间狠了下来,语气强硬而绝然道,“我已经决定了,你必须去,过完暑假就走,如果不想去英国就换一个国家,随便哪个国家都可以。”

一航瞠大双眼,呆呆的看着自己的爸爸皱着眉头,用不耐烦、厌恶的语气打发自己,淌下的眼泪在这一刻凝固在了脸上。

爸爸说随便哪个国家都可以,用那种冷漠而不耐烦的语气,仿佛自己不是他的儿子,而只是一件垃圾,一件该被丢到太平洋的垃圾。

原来,他没有了妈咪,也没有爸爸了。

原来,他只是一个人了。

他的爸爸,已经属于那个叫楼雪的狐狸精了,是那个叫沐梓悦的拖油瓶的爸爸了。

这里再也不是他的家,这里再也没有他的容身之所。

一航忽然恨起来,刻骨强烈的恨起来,恨楼雪,恨悦悦,恨爸爸!

所以他不哭了,因为哭是没用的。所以他不求了,因为求是没用的。所以他不反抗了,因为他要逃离这个没有温暖没有亲情的冰冷牢笼。

楚卫民看着突然变成失魂木偶一样的一航皱眉,这孩子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不说话了,整个人呆呆的,像是掉了魂一样。

一航不顾爸爸的诧异,倏然直直的从冰冷的地上站起来,狠狠的擦去象征脆弱的眼泪。从今往后他不会再为任何人任何事哭泣,因为都不值得。这个世上没人爱他在乎他了,所以他要爱自己在乎自己,从今往后他只为自己而活。

楚卫民看着一航倔强的擦去眼泪,眼中流露着激赏,“这才对,这才像我们楚家的男人。”

“爸爸,那麻烦你安排一下,我想暑假就过去,适应一下环境也好。”一航冷漠而疏离的看着楚卫民,打断他对自己的赞赏,说完就决绝的转身离开。

楚卫民一阵错愕,刚刚一航转身的那一瞬间,他分明从那孩子眼中看到了深刻到令人发怵的恨意。

他是不是做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