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带着恨意归来

... 带着恨意归来

沉稳大气的悍马以一种稳健,不疾不徐的速度行驶在高速公里,坐在后排座位上的一个黑衣男子靠着车窗,静静的看着不断倒退的护栏。冷硬俊美的脸上线条刚毅,一双深邃无波的眸子黝黑深沉,性感的薄唇紧抿,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并不算愉悦。

十二年,离开h市已经整整十二年,这十二年他每天活在仇恨的地狱里。今天他回来了,再次踏上这边熟悉却又倍感陌生的土地,属于他的和欠他的,他要一并讨回来。

换了个姿势,楚一航调整舒适的状态,翘起了二郎腿,姿态肆意而潇洒。

如今他已经二十三岁,是一个成年人了,他是金融学和国际贸易双修硕士,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没有自保和反抗能力的十二岁孩子。

沉静肃冷的俊美面容令前座开车的司机一阵阵发虚,刘忠在几年前就已经退休了,他在楚家开车也三年多了,平时负责接送夫人和小姐,今天是头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大少爷,看到少爷不苟言笑难免精神紧张。

楚一航哪管司机心里是怎么想的,面无表情的把玩着左手大拇指上的一只很酷的指环,轻轻的转动着,深邃的眼波一转,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

忽然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了一阵美妙动听的音乐,一航微微勾起唇角,俊美的脸庞顿时柔和不少,看起来更加的英俊不凡。

光听铃声就知道是思雨那丫头,这首歌是她非要在自己手机上设定的,说这样才特别,这样才能说明她在自己心里

与众不同。

掏出手机接通,还未等他开口,陈思雨清甜轻快的声音就从手机那端传进耳朵。“一航,下飞机了吧?抱歉没能来接你,今天我要参加毕业典礼,晚饭想去哪,我给你接风洗尘。”

陈思雨比一航小三个月,从小与一航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今天正是她大学毕业的日子。一航出国这些年,只有陈思雨坚持给他写信,打电话,网上msn聊天,寒暑假更会飞去英国陪一航,让他不再感到孤单,不再感到寂寞。

或许,这么多年,陈思雨是唯一一个令一航不会冷漠以待的人。

“行,等你一结束打我电话,我去接你。”语气虽说不上温柔,但是明显柔和不少,跟刚刚司机说话的口吻简直是天壤之别。

“行,你先想想要怎么庆祝,我这边一结束就去找你。”陈思雨的声音如沐春风,听着非常的舒服。

“嗯,挂了。”一航表情淡淡的挂断电话,冷硬俊美的脸似乎被这一通电话融化不少。

车子继续在平稳的行驶着,一航扭头看着车窗外那些熟悉的路标,再过十几分钟就该回到那个被他人占据的家里,忽然心里说不出的厌恶和疲惫。

“掉头,去松山墓园。”一航忽然冷硬的下达命令。

“嘎吱——”一声长长的尖锐的刹车声,一航一个前倾,车子猛的停下。

司机转头,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不确定的小声询问,“少爷,你刚刚说要去……松山墓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