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惊闻他要回来

惊闻他要回来

一出门悦悦就傻眼了,大家都脚步匆匆,似乎每一个人都很忙,有的人在打扫,有的人在花园修剪,有的人在厨房忙碌,有的人在收拾……一航的房间。

悦悦有些困惑,又好像有些明白,为了确定心中所想,悦悦抓住一个从她身边匆匆经过的仆人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怎么大家都很忙呢?”搞的跟过年似的。

“哦,小姐,今天是少爷归国的日子,所以先生吩咐我们一早准备起来。”一名女佣人说完便匆匆的跑开了。

悦悦却是被这句话当头一棒,敲的整个人傻掉了,久久回不了神。

她说什么?那个天天欺负她,喜欢恶整她的楚一航要回来了?

那个在她房间里放蛇,那个剪她衣服害她出丑,那个破坏她作业丢掉她书包,那个推她下楼害她摔断手的大少爷要回来了?

天哪,为什么所有人都知道了就只有她不知道?

哦买噶的,天要亡她么?

悦悦简直不敢想象,楚一航回到这个家里,以后她将面临什么恐怖的事情。

一想到楚一航要回来,悦悦一定反应不是跟大家一样开心和欣喜,而是恐惧害怕,继而衍生出无尽的慌乱。

是不是,她又要回到十二年前,过着每天被那个小恶魔作弄却敢怒不敢言,只能心惊胆颤小心翼翼的日子了?

慌乱之中,悦悦不知不觉走进妈妈楼雪的房间,门也没敲,直接闯了进去。

楼雪换好衣服正打算出房间,十点多了,照这个时间估计,一航应该快到家了,两个多小时前司机就打电话回来说接到少爷了。

“悦悦?你怎么了?”听到门把转动的声音,楼雪回眸望去,不是她预想中的楚卫民来催她下楼,而是自己的女儿悦悦,一脸惊慌失措的模样。

“妈妈,楚一航真的要回来了吗?”悦悦小脸煞白,睁大一双乌瞳颤着发白的唇问道。

楼雪一顿,随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从悦悦的表情也知道,她是绝对没有要欢迎一航回这个家的意思。毕竟当年悦悦可是吃了一航的不少苦头,他们也心知肚明一航是因为什么而离开这个家的,可是已经十二年了,真的已经够了。

悦悦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的妈妈,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细微变化,当她看到妈妈眼中那一闪而逝的无奈时,她便知道了答案,顿时血液逆流,像是跌进冰窖一样,难受却无能为力。

悦悦眼神一闪,心中一紧,却又只能委屈的低下头。

楼雪叹了一口气安慰,“悦悦,你别这样。这里毕竟是一航的家,而我们才是后来居上的闯入者,我们怎么能无理要求一航不准回他自己的家呢?”

悦悦只觉得脑袋被狠狠的锤了一下,嗡嗡直响,脑子一团乱,只能无意识的点头应了一声,“嗯……”

楼雪看到悦悦失魂落魄,魂不守舍的样子很心疼,可是她这个人很知足也懂得感恩,她不能因为要保护自己的女儿而剥夺原本属于一航的一切,那孩子……也是无辜的。

“悦悦,如果可以……妈妈希望你以后能跟一航好好相处。你们都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应该能理智友善呃处理好彼此之间的相处的是吗?”犹豫了一会儿,楼雪还是咬咬牙将心中的忧虑说了出来。

“嗯……”悦悦低着头,她的眼睛已经被雾气挡住什么都看不见,她只是觉得委屈,以前她受了那么久的折磨,可是妈妈始终叫她要忍耐。

右手不自觉的抚上左手手肘处,当她再度听到那三个几乎在她生命里冰封住的名字时,她还是会觉得那个伤口,那个曾经骨头断裂的地方……好疼,好疼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