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没有等到人

没有等到人

悦悦虽然不情愿,可是不可否认,楚卫民对她很好,在她从未见过亲生父亲的生命中,楚卫民几乎就是她的父亲了,所以即便是为了这个善待她爱护她的男人,她也应该跟楚一航好好相处,即使是要忍耐他的坏脾气和恶作剧。

悦悦不情不愿,甚至带着一种莫名的恐慌情绪随着妈妈一起下楼等着即将要回家的楚一航。

可是十一点过去了,十二点过去……一直等到下午两点,大门口还是不见那辆熟悉的悍马载着楚一航进来。

楚卫民紧抿着唇,表情从期冀到忐忑,再由忐忑到紧张,最终全部换为愤怒是失望。

他知道,一航还恨着他这个父亲,所以不愿回到这个家来。

是的,是恨,从一航无力抗争只能服从被送去英国的决定后,他从孩子眼里读到了深刻的恨意。一航一定以为他这个自私无情的父亲宁可要外人,宁可护着悦悦也要把他送到遥远陌生的国度,让年纪小小失去母亲的他只能凄苦孤独的生活在异国他乡。

悦悦有些担心的看着眼前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的楚卫民,十二年的岁月让原本强壮刚毅的中年男子变成了身体虚弱的老年男子。半白的头发,眼角额头的皱纹,失去光泽的皮肤,黯淡无神的双目……这些都是岁月划过的痕迹。原来在不经意之间,那个能为他们母女撑起一片安逸天空的楚爸爸老了。

是的,爸爸。早在十二年前,楚卫民将折断手的她温柔的背回家时,她就改口叫他爸爸了。她不知道如果自己的亲生父亲活着会是什么样,因为她从没见过,可是楚卫民给她的感觉就是父亲的感觉,所以她毫不犹豫的喊他楚爸爸。

“涛,要不打个电话给司机问问,看看是么时候到,或许路上遇到什么事情了。”楼雪看着坐在沙发上闷声不吭的楚卫民脸色越发难看了,便柔声建议。

楚卫民可不能再受什么刺激了,年前因为应酬多喝酒喝的酒精中毒,连带有轻微的中风,医生说以后不能再受刺激,不能再喝酒,不能再过度劳累了。

楚卫民有些发白的嘴唇抿的更紧了,似乎蕴含着极大的怒气,以及……无奈。

最后快速从沙发上起身,恼怒一哼,“不用了,我们别等那个逆子了,吃饭。”说完率先走向餐厅,他早就打过电话给司机,可是除了第一次电话是通的但是没人接,之后打过去就是关机了,从头到尾就没有联络上司机过。

“楚爸爸,你别生气,我想子……一航哥哥兴许有什么事,可能晚饭就回来了。”悦悦上前扶着气的有些颤巍巍的楚卫民,青涩纯美的脸上绽放一抹可心的甜笑。

“还是悦悦乖,知道要体恤楚爸爸。”楚卫民扭头看见悦悦的笑容,心中一暖,怒气便消了不少,有些感慨的叹道。

“慢慢来,一航是个重感情的孩子,他只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楼雪在另一边扶着楚卫民,温柔的拍拍他的手背安慰。

“好了,不说了这些不开心的事了。咱们去吃饭,不去管那臭小子了。悦悦赶紧吃饭,马上高考了,现在学习任务老重了,别给耽误时间了。”楚卫民深吸一口气,不愿那些烦心纠结的事情扰的全家不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