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他搬回家住了

他搬回家住了

悦悦僵立在原地,只觉得有一股寒气从脚心冒起,刚刚楚一航临走前的那一眼,让她毛骨悚然。她想破脑袋都不可能想到,她跟楚一航分开了十二年再度相见,竟会是以这样的方式,竟会这么的……友好?

“悦悦,你怎么了?快进去吧,雪姨已经问过我好几次有没有看到你了,赶紧进去吧,别让她担心了。”楚以臣小声的提醒呆若木鸡的悦悦,飞扬的桃花眼正惊艳的打量着悦悦,平时悦悦不化妆不打扮就是一副单纯青涩的学生模样,可想不到曾经那个爱哭鼻子的丑小鸭已经养成如此令人惊艳的美丽白天鹅了。

楚以臣是楚一航的堂弟,也就是楚卫民的弟弟楚卫国的儿子,年纪与悦悦相仿,只虚长了两岁,还在读大学。

悦悦伸头看了一眼宴会厅里面嘈杂熙攘的人群,心里莫名的觉得恐慌,摇了摇头道,“以臣,你跟楚爸爸跟妈妈说一声,就说我头疼,先回去了。”别说那人头攒动的宴会厅让她莫名觉得压抑,就算那个宴会厅只剩下楚一航一个人,她都是没有勇气走进去的,毕竟小时候被整的阴影太过深刻了,面对楚一航就是会觉得莫名的恐惧。

“你怎么啦?怎么会突然头疼?要不要去医院?”以臣一听信以为真,马上关切走近悦悦,双手不自觉的扶着悦悦的肩膀。

“就是有些头疼,大概最近学习太累了,没事,我回去躺会儿就好。”悦悦心虚的说着,其实她也真的是头疼,头疼该怎么面对楚一航,这个与他没有任何血缘却在法律上切切实实的哥哥。

“那我送你回去。”以臣马上义不容辞的说道。

“不用了,我下楼去找司机就好,你赶快进去吧,一会儿叔叔婶婶该找你了。”悦悦勉强一笑,手不着痕迹的从以臣掌中抽出。

“你真没事?”以臣皱眉,悦悦提醒的没错,一会儿他老妈找不到他又该唠叨上好几天。可是眼前悦悦身体不舒服,他又不放心,于是再三确认悦悦一个人回家可不可以。

“没事没事,记得一会儿跟楚爸爸和妈妈说一声别让他们担心了。”悦悦敷衍着,抓起放在沙发上的手提袋就脚底抹油开溜了。

“哎,这么急干什么……”以臣的话还没说完,悦悦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电梯内了。

天宇集团周年庆结束后没多久,楚卫民便把公司丢给楚一航全权打理,自己则带着楼雪周游列国,全世界旅游去了,一圆他多年前多楼雪的承诺。

等悦悦得知两人要出国旅游的时候已经是临出发前的隔夜了,本来辛苦学习了一天的悦悦也没太在意,两个大人走了那便留她跟一屋子的仆人一起生活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她都已经是成年人了。

可是等到第二天傍晚的时候楚一航带着行李搬回家住的时候,悦悦就再也轻松不起来了,只睁大一双惶恐而无辜的大眼,警戒的盯着目不斜视,旁若无人的回到他房间的楚一航。

冷硬俊美的脸上面无表情,眼角余光冰冷的扫过那个似受了惊的小鹿似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