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父母外出家里只有他们俩

父母外出,家里只有他们俩

十八岁的沐梓悦就像含苞待放的娇艳花朵,青涩,纯真,美好,这一切看在心中有怨恨的楚一航眼里全都成了不可饶恕的罪过,碍眼至极。

如果不是这个拖油瓶的闯入,那么他也不至于被爸爸发配到遥远陌生的国度独自生活,那个时候他还不到十二岁。

若不是因为心里那股深沉的恨意让他发了狠劲,他想,今天他就不会这么出色。

一对童年的宿敌,一个管家,一个司机,两个佣人,过起了表面看似平静实则波涛汹涌的日子来。

楚一航非常会统筹规划充分利用时间,年纪轻轻的他很快对公司的业务上手,将偌大的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他每天会按时回家吃晚饭,早上会悠闲的看报纸,还能抽出时间跟陈思雨约会,悦悦觉得这一点上楚一航要比楚爸爸厉害得多,楚爸爸经常有数不尽的应酬,会议,常常会搞的精疲力尽,可是楚一航应对这一切非常的轻松。

相比楚一航的轻松,悦悦就一点都轻松不起来,楚一航按时回家吃晚饭,她就只能在外面瞎晃打发时间,因为她不敢跟楚一航坐在同一张餐桌上吃饭,更不想一碗饭吃完才发现碗底有一只仍旧活着的蟑螂。

悦悦跟楚一航就像是老鼠跟猫,除非逼不得已,一般悦悦都会避着一航,不想跟他起正面冲突。一来,家里没有帮手她斗不过那个比她高出足足一个头的男人,二来,她答应过妈妈,以后会跟一航和和平共处。

但是一天两天这样还好,时间久了还真的吃不消,本来每天学习了一天精神高度集中了一天已经非常累了,放了学还要饿着肚子在外面晃荡,几天下来累极了。

这天,悦悦打电话回家得到消息说是一航又准时下班了,她忙跟管家说自己还要到同学家一起学习就挂电话了。

在学校的后巷晃荡到八点多,因为只是一条年久失修的小巷子,并未装路灯,黑漆漆的,风一吹有种阴森的感觉。悦悦实在害怕的受不了,于是就慢悠悠的朝着家的方向走去,为了耗时间,悦悦选择了步行,想着走回去也要两小时,那个时候楚一航应该不会在客厅了吧?

想是一回事,可真的执行又是另一回事,悦悦才走了一半的路,双脚就痛的走不动了,于是就往路边人行道的台阶上一屁股坐了下去。

四月的夜风吹在身上还是挺冷的,可是白天有阳光的照耀温度堪比夏天,悦悦出门的时候见太阳很大所以并未多穿,可是到了夜里薄款的开衫毛衣根本不抵寒气。

这会儿悦悦不断的搓着双臂,抖着双肩瑟瑟发抖,蹲在路边的她看起来像一只被丢弃的流浪小猫,无助的令人心酸。

大约歇了五六分钟,悦悦实在受不了夜里的寒冷,正打算打的回去,心里祈祷着楚一航已经回房了,那她又能相安无事的度过这一天了。

搓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悦悦试图以摩擦生热来取暖,不过效果甚微。不过来来往往的都是私家车,疾驰过她身边的时候掠过一阵阵风,让原本冻的瑟瑟发抖的悦悦更加的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