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不敢回家

不敢回家

“悦悦,悦悦……”拦了十多分钟车没有拦到车,冻的一抖一抖的悦悦好像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喊她,便四下张望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嘎吱”一声,一辆白色的奥迪停在了悦悦面前,一张帅气阳光的脸从车窗里探出来,一双飞扬带电的桃花眼闪动着巧遇的惊喜。

“悦悦,你怎么在这?”以臣问完才发现悦悦冻的嘴唇发紫,小脸煞白,整个人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顿时皱着眉头担忧道,“你怎么了?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家?”

可是悦悦已经冷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紧咬着牙根,长时间不开口的喉咙似乎被冰住了,大大的书包挂在她的背上显得她尤其的瘦小。

“快上车,我送你回家,再过两个月不到就要高考了,可别这个时候感冒了。”以臣说着快速下车,走到另一边替悦悦开车门,动作快速而优雅。

他也是参加过高考的人,知道高考的辛苦,也知道高考的重要性,不仅要面对沉重的心理压力,还要面对艰苦的身体考验,正可谓身心俱疲,当初他看完还生了一场大病呢。

不过他也挺佩服悦悦的,学习成绩优异的她放弃了保送,而是选择跟她的同学一起经历这人生中的一个关键的考验。

虽然才21岁,楚以臣开起车来非常的稳重,看到悦悦冷的瑟瑟发抖,便贴心的开了暖气,五六分钟后悦悦就觉得身体暖起来了,人也不抖了。

“谢谢!”许久未开口,喉咙沙沙的,声音非常的暗哑。

“你怎么这么晚还没回家?不会学校要求你们留下补课吧?”以臣听悦悦开口,就关切的问出心中的疑问。

“不是,我不敢回去。”悦悦撇撇嘴,语气和表情都非常的委屈。

“明白。”以臣熟练的打着方向盘点头,帅气的脸上一副了然的表情。他认识悦悦实在一航出国之后,但是对于他们俩小时候发生的事情也略有耳闻,所以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对了,你今天怎么来这里了?”悦悦不愿多谈一航,便转移话题,心里庆幸今晚真是太巧了,要不然她极有可能冻死在路边。

“我回家偶尔也往这条路走,反正条条大道通罗马呗,咱两家隔得也不算太远啊。”以臣一边开车一边轻松的回答。

“也是……”悦悦淡淡一笑。

“要不是我今天突发奇想走这条路,你就站在路边吹冷风吧。怎么样,怎么感谢我救了你让你避免冻死在路边?”以臣故作坏坏的一笑,一双飞扬的桃花眼看起来更加的洒脱不羁了。

“等我高考完请你吃饭。”悦悦也不含糊,非常的爽快,对于她而言,以臣就是她的哥哥。

“行。”以臣想了想,爽朗一笑。

二十分钟不到,以臣就将悦悦送回了家,把她放在门口就匆匆离去了。

悦悦站在门口,看着黑漆漆的楚家豪宅,冷风吹来,被空调温暖的身体再度冻的瑟瑟发抖,心中有种强烈的抗拒走进那个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