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被他责骂

... 被他责骂

可是外面实在太冷了,想着这么晚了楚一航应该已经休息了吧?

悦悦蹑手蹑脚的进屋,尽量不发出一丁点声音,走进漆黑一片的客厅,摸了摸饿的咕噜噜的肚子,她决定去厨房找碗泡面来祭奠五脏庙。

忽然,“啪嗒”一声,客厅顿时亮了起来,悦悦长时间在黑暗中的眼睛一下子不适应这么明亮刺眼的光线,下意识的伸手挡在眼前,清澈的大眼微微眯起。

“你还知道要回来。”一个听不出任何情绪的冰冷声音轻轻响起,却惊的悦悦整个人忍不住跳了起来。

悦悦回首,看到楚一航一身浅灰色的睡衣,就站在她身后一臂之遥的距离。

“啊……”悦悦的心吓的一下子停止了,低呼一声,快速后退好几步,警戒的盯着楚一航。

这么晚了,他怎么还在客厅?还穿着睡衣,灯也不开……难道他特地在这里等她回来?

不,不会的,这个陡然升起的念头令悦悦的心漏跳一拍,快速甩了甩头,试图将这个念头甩在脑后。

一航冷冷的站在原地,看着悦悦对他避如蛇蝎的行为,心里划过一丝淡淡不悦,“以后放了学马上给我回来。”

一句话,语气非常的强硬和理所当然,却听的悦悦火冒三丈,为了躲避他在夜里吹的冷风,这些天来所受的委屈和辛苦,一股脑的爆发了出来。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轮不到你来管我。”悦悦不顾一切的吼了出来。

大口的喘着气,小胸脯一鼓一鼓的,因为喊得太用了,小脸涨得通红,吼完还泄气的轻咳两声。

客厅里静悄悄的,一直到悦悦吼完的余音消失,空气似乎凝固了,安静的连呼吸声都那么的清晰。

等到吼完才后悔已经晚了,悦悦怯怯的瞄了一眼楼梯,她准备好要是一航有所动作她就以最快的速度冲回房间然后将房门反锁。

一航静静的站着,冷硬俊美的脸上面无表情,甚至连眼睛都没有动一下,深邃黝黑的眼眸仿佛漩涡一样,要把人的灵魂都吸附进去。

悦悦一颤,连余光都不敢去瞄一航了,磨磨蹭蹭的朝着楼梯的方向靠过去。

一航愤怒至极,大步走过去,一把钳住欲要上楼的悦悦的皓腕,再用力一扯,悦悦就像个没有生命的娃娃一样被扯了下来。

“扑通”一声,悦悦跌的眼冒金星,还没等她缓过神来抗议,一航夹杂着怒火的怒吼劈头盖面的冲来。“你以为我喜欢管一个不相干的人?不要因为在这个家里住了十几年就真把自己当做楚家大小姐了,你只是那个狐狸精寄养在这个家的外人而已。”

那样毫不留情的话批判的悦悦的脸一阵白一阵红,难堪和羞辱的感觉让她几乎要逼出眼泪了。可是她不愿在这个自以为是,思想狭隘的男人面前示弱,眼泪不会获得他的同情,只会让他对自己更加不屑而已。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地上爬起来,悦悦忍着左腿被楼梯硌着的疼痛,骄傲的挺直背脊,努力压抑心中的委屈和眼中的泪意一字一句说道,“我从没想要做楚家的大小姐,我早晚有一天会离开这里,不再让你见着难受,也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管我的事。”

说完,悦悦提了提手中沉重的书包,慢慢朝着楼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