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初吻被他强夺

... 初吻被他强夺

刚上两个台阶,悦悦又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身对上楚一航的眼睛道,“还有,请你不要再用那种侮辱性的词来形容我的妈妈,她不是那种人。”

一航一愣,悦悦清澈的眼中蒙着一层水光,那种屈辱委屈偏又不愿屈服的倔强眼神让他一下子忘了要说话。

看着她彻底的无视自己,那么倨傲,一航刚刚息下的怒气又瞬间高涨。她以为她是谁?敢以这样的态度对自己?她不过是当年那个唯唯诺诺,受了委屈也不敢吭声的丑小鸭而已。

悦悦的倨傲,悦悦的反抗,都让一航汇聚起一种莫名的冲动。

带着怒气,一航迈开矫健的双腿大步上楼,在楼梯的转角处狠狠钳住悦悦的手腕,又是刚刚被抓的那只手,还是刚刚被捏痛的地方。

悦悦吃痛蹙眉,刚想开口表达她的不悦,可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一航用唇堵在口中,只留呓唔之声。

一航低头狠狠地吻住了悦悦娇嫩的红唇,软软的小嘴,带着一点甜甜的味道,柔软的不可思议,他忍不住伸出舌头描绘着她的唇,吮吸着,撬开她的贝齿,灵巧的舌钻了进去,汲取着她口中的芬芳,越吻越深,恨不得将这副而又纯真的身体揉碎在怀里。

悦悦涨红了脸,一航的行为让她觉得羞辱和难堪,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悦悦下意识的扭动身体,想要避开一航的吻,可是他的舌头那样霸道,强悍的占据了她的唇齿,连同她的呼吸一起夺去。悦悦情急的咬住贝齿,咬破了一航的舌,一航只是深吸了口气,没有退出,反而更加激烈的吻着她。

一航的呼吸混着男性的阳刚味道,还有淡淡的血腥味儿,那强势的吻,仿佛在她的脑海中放了一道烟花,让她迷幻失去了思考的力气,思绪渐渐地远离她,好似自己也随着熄灭的烟花而消逝,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一航的呼吸浓重,忍不住赞叹,她小嘴的味道真甜,身体好软,像水做的一般。小腹下紧紧的抽着,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想要身下的这个身体。

悦悦渐渐停止反抗,羞辱的泪水终于沿着腮帮落下,呜咽一声,“楚一航,你是个禽兽!”

推开一航,悦悦跌跌撞撞的跑回自己的房间,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甚至来不及卸下书包就把自己扔进柔软的公主床,小脸深埋在馨香的被褥之中伤心的哭泣。为自己的软弱,为一航的霸道,为刚刚的羞辱,以及为一些说不清的事情伤心着。

因为这一晚发生了这种令人羞恼又尴尬的事情,悦悦总是精神高度紧张,见针插缝的避免与楚一航单独相处。

那是悦悦的初吻,虽然是强行被夺,但是少女羞涩的天性让她觉得不好意思,也不敢面对楚一航。

好在楚一航似乎也挺忙,可能是楚爸爸的完全放手,也或许是楚一航刚刚走马上任还有不适应的地方,总之那晚过后悦悦就就没见见到楚一航。

转眼又到周末了,悦悦一到早起床,下楼的时候看见管家一脸的忧心,对着悦悦却欲言又止。悦悦善解人意的主动询问,“吴伯,有什么事吗?”

“悦悦小姐,少爷出车祸了。”

什么?车祸?

悦悦一下子愣在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