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车祸昏迷

... 车祸昏迷

大少爷出车祸了……

这短短一句话,如平地一声惊雷,炸的悦悦耳朵嗡嗡直响,还曾一度怀疑自己幻听。

虽然楚一航从小不待见她,两个月前还对她最初那种无耻的事情,可是他毕竟是待自己视如己出的楚爸爸唯一的儿子,他毕竟是她名义上的哥哥。

再说她也不是那么残酷无情的人,可以眼看着他死而漠不关心。

不是漠不关心,反而是惊慌失措,心急如焚,慌乱间手忙脚乱不知道该怎么办,悦悦草草拿起自己随身携带的包包就跟着女佣让司机送去一航所在的医院。

在赶往医院的路上,悦悦大概了解到楚一航在应酬回来的路上出的车祸,应该是一航当时在打电话,一时没留心从岔路上猛然急速钻出的重型大卡车,而一航当时的车速也不慢,所以两车就这么重重的撞在了一起。一航的车子瞬间变成废铁,人卡在座椅和方向盘之间动弹不得,重型大卡车的司机倒是只收了一些皮外伤,可是一航被急救人员救出撞毁的车子时已经血肉模糊、昏迷不醒,尤其是卡主的双腿,有可能保不住了。

悦悦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她无法想象,那么不可一世的男人要是失去双腿下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会是怎样的情景。再或者,一航还能不能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都是未知了。

可是楚爸爸跟妈妈此时不知道在哪个国家呢,根本没法联系上,要是楚爸爸回来的时候知道一航不在了……天哪,这叫身体本就不堪重负的楚爸爸

如何承受晚年丧子之痛?

悦悦顿时害怕到四肢冰冷,那样可怕的后果不敢去想,唯有祈祷上苍保佑,保佑楚一航的伤没有佣人告知的那么严重,保佑楚一航能好起来,保佑他的生命他的双腿……

一路上心情忐忑焦虑,悦悦赶到医院的时候才觉得事态真的严重到超乎了她的想象,比她害怕担忧的更加严重,严重一百倍。

医院手术室门口聚集了很多人,有以臣及其父母,有公司的高层,有管家佣人,有记者,有警察,悦悦看到这么多人一下子候着双腿发软,如果不是身边的佣人及时扶了一把,她想大概她会当场跌坐在地。

以臣也是一脸凝重,见到悦悦只是象征性的打了一个招呼,看得出来他的心情沉重,此刻并未有心情来招呼她。

以臣的父母以及管家正在想尽一切办法联络出国的楚卫民和楼雪,可是手机始终打不通,想了各种方法都联系不上。

悦悦从警察和记者口中大概了解到,当时一航开车速度很快,但是并未喝酒,从他的手机通话记录可以查到当时他正在跟一个叫做陈思雨的女人打电话,可能是注意不集中,所以未能避开侧路上冲出的重型大卡车。一航的悍马当场撞成一堆废铁,一航身上大面积刮伤,最严重的就是双腿,小腿骨骨折,加上伤口感染,面临截肢的危险。头部受到猛烈的撞击,至今还昏迷不醒,从车祸到现在已经过去六个小时了。

悦悦一口气提不上来,终于坚持不住,狼狈虚软的跌坐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