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昏迷不醒面临截肢

昏迷不醒,面临截肢

这样浑浑噩噩的日子一过就是三天,因为一航的父母不在,无法决定是否截肢,只能等一航清醒过来征求他的意见。可是一航就是不见转醒,时间拖的越久,伤口感染的越来越严重,对一航来说便是危险,而这样的危险随时危及着他的生命

三天了,各大报纸大肆渲染,天宇集团少东,天才总经理楚一航车祸昏迷,极有可能死亡的报道满天飞。

渐渐的,记者不来医院了,警察也几乎不来了,除了管家和悦悦,还有以臣,大家几乎都放弃了,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外变的冷清起来。

其实,这三天虽然悦悦几乎一直在医院,可是至今都没能看到一航,只有医生护士从那件重症监护室进进出出。

这天下午,警察局的一个取证科的警察来医院找悦悦,拿出一枚闪耀璀璨的钻石戒指,说是在那一堆变成废铁的悍马商务轿车里找到的。

悦悦伸出颤巍巍的手从警察手中接过戒指,钻石璀璨依旧,折射着迷人耀眼的光芒,可是指环却已经磨损变形。

戒指冰冷的温度,令悦悦陡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令她心底冒起一股寒气,这股寒气逐渐扩大,最后演变为一种叫绝望的东西。

这枚戒指,一定是一航拿来准备送给陈思雨的吧?因为她听到警察说过一航车祸前最后一通电话是打给陈思雨的。

陈思雨跟一航小时候比较要好,经常来家里玩,悦悦对陈思雨的印象也仅停留在十二年前,那是一个非常明媚漂亮的女孩子。

可是……一航出车祸昏迷不醒三天了,悦悦几乎一直待在医院,可是来了这么多探病或探消息的人,就是没有一个叫出陈思雨的人出现过。

或许……一航的昏迷还有一部分原因出在陈思雨身上,悦悦几乎可以确定,一航打给陈思雨的这一通电话里两人交流的并不愉快。可是一航应该很喜欢陈思雨吧,从小就是这样,要不然一航也不会买戒指送给陈思雨了,毕竟戒指对于女人而言不仅仅只是一件单纯的礼物。

可是因为某些原因,一航准备的这只戒指并未送出手,而一航出事以来,陈思雨也并没有来表示过关心。

或许……他们俩之间发生了什么不愉快,正在闹矛盾。

悦悦想着,她应该去找陈思雨,或许陈思雨来了,一航就会醒过来了。

医院里有管家候着,悦悦让司机送她去找陈思雨,令悦悦怎么也想不到的是,陈思雨家的大门紧锁着,家里只剩一个看大门的老仆人,他告诉悦悦陈家全家移民加拿大了。

悦悦很失望,透过遮着厚重窗帘的窗户望去,陈家的客厅微微有些凌乱,大多的家具都在,看得出来陈家举家移民是在极短的时间内事情,走的比较仓促。

临走时,悦悦被老仆人喊出,老人颤巍巍的递过一封信给悦悦,说是让她转交给楚少爷。

悦悦的小脸霎时失去血色,她知道,这一定是陈思雨给一航的分手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