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你会娶我的对不对

你会娶我的对不对

陈思雨懒洋洋的倚在一航宽阔厚实的怀里,纤长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抚着他的胸膛,慵懒绵软开口,“皓,再过半年你就毕业了,有什么打算吗?不会准备一直待在英国吧?”

一航闻言,微微睁开睥了陈思雨一眼,将她心中的小九九看了个透,沉默了一会儿才用健硕的手臂搂紧陈思雨的纤腰,大掌在她丰臀上轻轻一拍,“你放心,我答应过你会回去,也会娶你,就绝不会食言。”这辈子,他最恨的就是像他爸爸那样的负心汉,他绝不会变成跟爸爸一样的人的。

闻言,陈思雨娇媚一笑,一颗悬着的心也算是彻底的放心了,双手搂着一航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唧”亲上两口,撒娇道,“亲爱的,我饿了……”

“拿起吧,我带你出去吃东西。”一航冷硬俊美的脸上并未有太多的情绪,看不出喜怒,也完全不像刚刚才沉溺在疯狂的抵死缠绵中的人。

其实这些年在国外他是孤独的,也是寂寞的,幸好陈思雨这个儿时的玩伴每逢暑假寒假都会过来找他,平时也关怀他生活上的琐事,联络的紧,才稍稍排遣了他的一些寂寞。

随着年龄的增大,两人对两性关系的认知也有了变化,有身体上的接触也是理所当然,顺理成章的事情。

一航记得,思雨十八岁的那年寒假来英国陪他过年,年轻青春的身体在一起很容易碰撞出火花,然后擦枪走火。

他记得,那个时候的思雨是那么的青涩美好,像一张纯白的画纸,等待着他的泼墨晕染。

他清晰的记得她生涩笨拙的反应,以及进入她身体的那一霎那遇到那层膜的阻碍,身下的她吃痛皱眉的表情……

为了让思雨适应自己,让她缓释疼痛,他也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耐心和温柔,他们之间的第一次完成是并不是那么的完美,可是历时却是最久的,也是最值得珍惜怀念的。

事后两人光**身体在被下相拥睡去,带着满足和疲惫,以及拥有彼此的喜悦和感动。

掀开被子,露出雪白褶皱的床单,以及身旁熟睡的女人的修长美腿,还有床单中央一小滩干涸的红褐色血迹。

大概是他掀被的动静吵醒了陈思雨,只见她睁大一双迷蒙的大眼,一副不知道身在何处的迷糊样。

这样带着困顿睡意的思雨非常可爱,清纯而魅惑,引的晨起的他小腹冒起一阵火,身体的某个部位支起了小帐篷。

陈思雨因为他的露骨的眼神而羞红了双颊,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去,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看见床单上留下的象征着第一次的证据,她的脸上一闪而逝一丝感伤和迷茫。

“怎么了?”一航敏感的觉察到陈思雨的情绪变化。

陈思雨抬起头,拉过一航的手覆在在自己的脸上,认真而固执道,“如果一个男人要了一个女人的第一次,那么就应该负起男人的责任,娶这个女人为妻。所以,一航,你会娶我的对不对?”